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844|回复: 2

3位康奈尔学霸接连意外身亡 谁把名校生逼上绝路? (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6-5 11:02: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xmq 于 2021-6-5 11:04 编辑

北美留学生日报






2021年的毕业季来了,和去年一样,线上进行。

哈佛大学在官网上说,2020和2021届毕业生是“史上最不寻常的毕业生”,希望在将来,“能够迎接这两届毕业生回校,补办一场毕业典礼”。





native advertising



话说回来,有些人对毕业典礼没啥要求,能顺利毕业,已经不错了。

一些学生再也没有机会穿上学士服,坐在电脑前和同学们一起抛帽子了……

最近的康奈尔大学,多名学生接连身亡,让人不寒而栗。

今年4月9日,在艺术与科学学院攻读计算机的18岁本科生肖恩(Shawn West)最后一次出现在教学楼内,之后失踪。

第二天,他在宿舍内被发现“没有反应”,确认死亡。





学校为他降半旗,进行哀悼。





肖恩来自纽约布鲁克林,进入康奈尔之前,在谷歌做过程序员,喜欢开发电子游戏,翻新老式游戏机,用老式皇家打字机写诗。

他在校内加入了创造性俱乐部,滑板俱乐部和冥想俱乐部,试图把科技和滑板联系在一起,还希望有一天能教会电脑谈恋爱。

大家叫他“工程师诗人”,称他是“具有人文情怀的修补匠”。





一个月以后,康奈尔又接到了一个坏消息,大二学生菲利普 (Phillip Zukowski) 在伊萨卡瀑布景区身亡,调查结果为“非他杀”,还没有最终结果,警方请求公众协助调查。





菲利普毕业于纽约市皇后科学高中,入读格林内尔大学,随后转学到康奈尔。





大家对他最深的印象是“富有幽默感,笑声有感染力”,他能和陌生人快速交朋友,性格随和,态度包容。

他一直在摸索自己的职业规划,曾想做兽医,后来想成为社会工作者,申请大学的时候转向了计算机,因为好朋友学了计算机,他也想追随。

他想用电脑技术创建一个应用程序,专门辅助治疗大家的心理健康问题。



就在上周,康奈尔又公布了一条 Breaking news。

一名韩裔大二学生艾伦(Allen Hyunwoo Park)在宿舍内身亡,官方给出的死因为“严重的身体伤害”,媒体估计是自杀。







朋友眼中的他具有冒险精神,有很高的音乐品味和创造力,“记得每个朋友最爱听的歌”,还自己制作扬声器设备来写歌,分享给朋友。

他也是风靡校园的人物,被选为KASA的新生代表,是出色的游泳运动员,喜欢举办Party。

根据两位朋友透露的消息,他觉得在生活中有些迷失方向,计划下半年休学。

自杀对大学来说是敏感话题,会规避这个字眼,往往用“意外身亡”代替。

大家脑海中已经留下了许多名校自杀事件的印象,特别是博士生不堪重负选择自杀。

但在这三起自杀事件中,死者多为年纪轻轻的新生,20岁不到,有两人还没开始选专业,在校观察适应中,没有过多的学业压力,大不了可以改方向,转校,怎么也坚持不住了?

有人说他们承受力太差,在学校收到一点打击就退缩。

但你想过没有,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他们从小到大一路走来,已经有了太深的积淀——每一步都是致郁的。

名校,只是最后的导火索。

还记得上个月,普林斯顿的19岁美籍华裔张凯文(Kavin Chang)突然去世的消息吗?





他的死因同样归结于“意外”,但据他父亲在脸书上称,很大一部分是抑郁消沉。





学校也提议,大家把买鲜花的钱省下来,直接帮助学生们进行心理健康建设,是最重要的。



他曾是个全面的人才,专业为化学和生物工程,同时准备考取环境研究证书;合作出过一本关于蜜蜂的书;获得过国家游泳比赛的杰出奖项,也是出色的田径运动员……

张凯文合写的书

走到这一步的孩子,拥有怎样的家庭和教育?

张凯文出生在精英家庭,父亲就是普林斯顿毕业的,凯文从小学开始接受精英教育;

他在比佛利山庄读昂贵的私立小学,高中的暑假到密歇根大学实习,帮忙研究项目,提前修学分,还兼顾管理密歇根的“社区花园”。

与国内的鸡娃无两样,美国人早早就要为娃上名校做准备,金钱,精力,社交,一切资源火力全开,紧凑地运转。

孩子成为了机器,见人就笑,见题就解,各类加分活动来者不拒,最终如愿以偿敲开了名校的大门。

当名校的门一打开,他们发现,这份苦,是螺旋式的,没有尽头的。

长时间的压榨,一味忽略个人真实需要,危害最终会突破心理层面,渗透到身体健康上来。

他们既没有享受到快乐童年,又要继续在成人世界里厮杀,没有中场休息的时候,崩溃一触即发。

这些孩子,如果你问他们的内心真实感受,他们自己都不见得知道,因为常年的循规蹈矩,他们已经被培养得不痛不痒了。

年轻的留学生张一得,在美国学校因抑郁而自杀,让人倍感唏嘘。

父亲对他的教育绝对不能说是失败,从小全英交流,培养他独立精神,下地种菜养活他,捡破烂供他上学……

父亲这一代的无私忘我奉献,为了让下一代过上更好日子,飞得更高,没毛病。

电视采访中,张一得也说“感谢爸爸,他做的一切都为了我”。

但这份浓郁的爱并没能让他变得乐观积极,反而让他不堪重负。

但这些话,他临走前也没对父亲说出。

有时候孩子需要的,只是一个正常人的生活。








得了抑郁症的孩子,非常需要帮助,却不敢把这件事告诉别人。

为啥?

先来看一组他们的“鸡娃”成长轨迹:为让孩子上藤校,保住阶级或向上跃升,美国家长必须将失败率降到最低。

在美国,“幼儿竞争”从孩子2-3岁就开始了,经过智商测试,被评为“小精英”后,进入天才班,还要在课外请tutor,一对一辅导,进行超前学习。

特长不能落下,美国看重体育特长,篮球,曲棍球,游泳,拳击什么的走起。

没有休息时间,“快乐童年”无指望,“小小少年”更是充满烦恼。

学校对父母的履历要求也很严格,父母要至少一人有时间陪孩子听课,消遣,如果两人均工作忙碌,没空陪孩子,很有可能被学校拒收……

既要钱,又要闲,软硬实力都要抓,增加了头疼指数。

而美国毒品泛滥,阶级分化严重,对成绩以外的东西也很看重,在校是否受人欢迎也会成为评价标准,一些只会学习的人被称为 nerd(书呆子),受同学嘲笑。

美国高中有个臭名昭著的“金字塔”,从顶级到底层人群,等级结构清晰。

这种风气吧,学也不是,不学更不行,很容易扰乱一个人的注意力,抑郁症、躁狂症在青少年中频发。

硅谷富人区帕罗奥图市(Palo Alto),半年时间出现了三名高中生卧轨自杀的事件。

他们在全美顶尖高中就读,每天开着豪车上学,外表光鲜亮丽,交往的人群也都是商人政客,常人可望不可即,却走上一条不归路,也是常人想象不到的。





升学的压力,让硅谷自杀率,达到了美国均值的5倍!

考上名校后,人生的竞赛并未停止。

数据显示,美国大学的抑郁症、焦虑症频发,为校园最严重问题。

回到那个问题:为什么这些孩子不能向外界寻求帮助,非自己扛着?

因为如果你说了,大学很有可能会直接开除你!

大学的心理辅导师资力量普遍不足,很多人预约不上,致使抑郁症影响正常的学习和生活,最终导致留校察看,停学或开除。

被鸡娃千日,花了不少钱,成功与否就看此时,他们敢冒这个险吗?

于是,把心理问题搁置一旁。

“别多想,继续往前走就行了,” 是不得不采用的方法。

只能说,熬过的人,算幸运……

在一起又一起的自杀事件过后,我们希望学校真正重视起每个莘莘学子的生命,而不是意一句“意外”摆脱所有责任。

也希望学生们互相关心,帮助对方疏导心理问题。

更要提醒学子们,只有你自己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有时候学校、父母都帮不上忙;

所以,学会与自己相处,感受自己的需求。

放慢一步,前途会更光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5 11:42:2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学校肯定没有教导学生听信基督福音!误人子弟啊!

点评

能不能不装神弄鬼?难怪那个B老扣你后面!  发表于 2021-6-5 18:0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21-6-14 07:40 , Processed in 0.043636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