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742|回复: 0

中国年轻人为何不愿缴社保,周小川这回捅破窗户纸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5-11 07:49: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冰川思想库











只有正视了“年轻人为何不愿缴社保”的深层原因,以此为基础反思和重审现行的社保制度设计,养老金缺口危机才真正具备了得以解决的可能性。

年轻人不愿缴社保,已经是一个半公开的秘密。

但在公开场合,这仍然是一个讳莫如深的议题,有限的一些讨论,还是以批判年轻人为主:躺平、得过且过、对未来生活缺乏规划……

在某些舆论声音中,年轻人不愿缴社保,是一件对自己和社会都不负责任的非理性行为。

至于年轻人为什么不愿缴社保的深层原因,就这么被不知所谓的道德批判掩盖住了,似乎只要不讨论就不存在一样。

总之,社保没有任何问题,有问题的是年轻人。

当然,不愿缴社保只是一种意愿,社保有其强制性,大多数年轻人未必真能落实,有机会践行的更多是灵活就业者,但这的确是一种真实的情绪。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周小川在一次公开论坛(首届中国养老论坛)上,捅破了这层窗户纸。






native advertising




01

周小川退休以后很少就公共政策公开表态,但一说话就是直言不讳。

上一次,他引爆舆论的发言还是在去年2月,主题仍然是“养老金缺口”,当时放的话也很重:“不要认为养老问题还有拖延的机会,以后再做选择会更艰难。”

这一次,有别于主流声音对年轻人不愿缴养老金的嘲讽及批判,周小川对年轻人的挫败情绪表达了认可与共情。

周小川认为,养老金缺口压力正层层传导至年轻一代身上,“现在上有老下有小的年轻人觉得即使劳动再多,也很难买房、结婚、养孩子,干脆直接躺平”。

“站在劳动者视角,当衡量社保缴费贡献大于所获收益时,自然削弱积极性”,周小川认为,在现有名义个人账户下,个人缴费实际用以统筹基金,若过度突出现收现付制,即在岗职工缴费支付当期退休老人的养老金,面对持续攀升的抚养比,难免消解年轻人的制度参与意愿,甚至激化代际矛盾。

周小川说得很明白了,年轻人不愿意缴社保,不是年轻人的问题,而是制度设计出了问题。

所谓“现收现付制”,是中国社保的一种特殊制度设计。简单说就是,由于时代原因(社保制度还没出现),目前退休的老人当年并没有实缴社保;而现在年轻人缴纳的社保,也不会进入个人账户以供未来使用,而是在当年度就会“统筹”发给退休老人;而当现在的年轻人退休后,每月领取的养老金,将来自那时候的年轻人缴费。

也就是说,当年老人没缴的那一笔社保,导致中国社保的账上永远缺少一笔钱,或者说存在亏空,只能依靠一代代的“代际转移”来解决。

我曾和身边的老人讨论过这个问题,正在拿退休金的老人对此无不极其敏感,他们无法接受“自己是被年轻人养”这个事实。他们的反驳当然也有道理:我们年轻时为国家做了贡献啊,工资也很低,那时候也没社保,我们的养老金是我们应得的。

对此,我经常幽幽地说上一句:那也是国家欠你们的,不是年轻人欠你们的。

还有老人会说,老人多拿了养老金,不是正好帮年轻人养孩子么,殊途同归,左口袋进右口袋,又有什么可以计较的。





我还是幽幽地说:很多年轻人的父母生活在农村,根本拿不到多少养老金,他们一直抱怨“帮别人父母养老”。

在这个问题上,老人,或者说城市退休老人是现收现付制的既得利益群体,他们的养老金,经常比正在工作的年轻人还高出一截;而相应地,年轻人和中年人就是现行制度设计的利益受损群体。

年轻人(也包括中年人)面对的养老金窘境,可谓是“两面挨耳光”:一方面,他们要为现在的退休老人支付养老金,这导致他们无法真正拥有一个如银行储蓄账户一般的“个人社保账户”;另一方面,现在的生育率正在下滑,当现在的年轻人变老之后,从哪里找到足够的新一代年轻人为他们支付养老金。

“腹背受敌”之下,很多年轻人自然也就不愿意缴社保了,他们对未来缺乏清晰的预期,这也正如周小川所说:“如果我们都不清楚自己能拿到多少基础养老金,怎么能苛求(年轻人)不积极参与个人养老金计划呢?”

这当然是一个恶性循环,越多的年轻人(中年人)不愿意缴社保,养老金缺口就越大。但站在年轻人的角度,他们的利益权衡又有什么不对呢?

如果不愿意承认每一个年轻人作为真实个体的利益权衡,总是要靠“集体利益”“长远利益”来做舆论绑架,那就是一种PUA。而PUA一旦被勘破,就注定无法持续。

我想,这就是周小川此次发言的真意所在:正视年轻人的利益导向,理解他们的利益权衡。

只有正视了“年轻人为何不愿缴社保”的深层原因,以此为基础反思和重审现行的社保制度设计,养老金缺口危机才真正具备了得以解决的可能性。

02

周小川在这次论坛上也提出了养老金缺口的解决方案。

目力所及,这是我近几年来看到的最靠谱改革方案了。

周小川指出,现阶段更应重视“多缴多得、长缴多得”的激励性,据此,他提出了人账户养老金“供一配一”的设想,“等于个人储存100元,最终账户上有200元,并以此作为基数投资”。

周小川的“供一配一”设想部分参考了美国养老保险制度“401K计划”:员工每月从工资中拿出一定比例的资金存入个人账户,企业也按一定比例向账户存入相应资金。

如果周小川这一想法可以落实,自然可以突破现行“现收现付制”的弊端,重新激发年轻人和中年人的缴纳社保热情。

说白了,就是年轻人觉得缴社保划算了、透明了、有未来了,这三者缺一不可。

但周小川在一个关键问题上语焉不详:如果将年轻人和中年人缴金的一大部分拿去“充实个人账户”,年轻人的确有了未来;但谁来支付当下退休老人的养老金缺口呢?

这才是最为关键之处。

应对方案无非有三种:即刻推进延迟退休;财政补缺,资金来源可以是国企上缴利润,也可以考虑定向发债;逐步降低养老金发放水平,或至少冻结养老金的逐年增长。

但是,这三种方案哪一个不是知易行难?哪一个不是地雷阵蛟龙潭?何况,任何一种单一方案都不足以弥补缺口,需要三箭齐发才能真正见效。

从这个意义上而言,周小川的方案说到了点子上,真正解决了年轻人不愿缴社保的“动力问题”,但真要落地执行面临重重困难。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现收现付制潜藏的弊端,但又岂能是说改就改、一废了之的。

03

周小川的发言并没有引发多少舆论关注,其中一大原因就是被“抢戏”了。

在同一个论坛上,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朱恒鹏的发言引发了轩然大波。他认为,当前社保能扩面的空间是大量年轻的灵活就业者,但这一人群现在参保率、尤其缴费率仍低,“要调动年轻人的参保积极性,要让他们知道,自己所缴纳的费用,家乡的父母祖辈是能领到钱的”。

朱恒鹏的发言在社交媒体上被喷成了筛子,被视作PUA年轻人的最新例证。

本文的唯一男主角是周小川,这里也无意对朱恒鹏的发言做过多阐发。虽然朱恒鹏的方案也几乎没有任何可行性,但他至少有一点说对了:针对年轻人不愿缴社保,现行社保制度不改不行了。

几乎所有人都发现了问题,但有些人出于既得利益(比如拿高退休金的城市老人等群体),不愿承认问题,不愿接受任何付出代价的改革;有些人回避问题,还想依靠PUA年轻人得过且过(比如某些舆论);有些人直面了问题,但提出了啼笑皆非的方案(比如朱恒鹏);有些人提出了可以治根的方案,却千难万阻很难落实(比如周小川)。

所有人都不知道怎么办,这才是问题。

但年轻人也应该满意了,至少周小川提供了情绪价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24-5-27 01:14 , Processed in 0.042670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