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983|回复: 0

菩提道有阻 菩提志无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10-11 18:23: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菩提道有阻
菩提志无碍
--2023四川度旅有感--
文 融瑞

十二年后,再到雅安金凤寺,看着熟悉的庙门,呼吸着依旧湿润的空气,却生出了陌生的伤怀。眼前的事物变化并不太多,那种看不见的气,却已是大大不同。十二年,足足一轮,能改变的太多太多。十二年前当家真勇师载着我们狂飙山路,谈笑风声的的场景还恍如昨日;十二年前知客真谛师的一团和气、细心周到,加上天生一副好相貌 给我带来的惊艳还未消散;

十二年前,大和尚慧真师跪倒在戴师面前悲凄喊出那声“大师兄”的一幕,那份伤感与激动太过深刻,震撼了在场的众人。我们旁听了这对初次见面却犹如故人的师兄弟几天里谈不完的往事,里面的信息量太大,通过真勇师的翻译(译方言),我了解到祖师当年经历的种种艰险不易,叹服祖师的志愿坚定,也赞叹上师当年护师求法的决心。拜别慧真师时,各种情绪涌出,湿了我眼眶,湿了我面颊,以致于模糊了戴师与慧真师的表情。我知道,将来可能再难见慧真师了。果然,一年后,这位朴实的老者、曾经见证了灵明祖师晚年种种的尼僧、90高龄的慧真师安详辞世。她已把灵明祖师所经历的种种委屈,把灵明祖师带病弘法的决心,统统倾诉给她的大师兄戴上师;灵师逝去后,慧真师为给楚禅师和灵明祖师建塔,拿着平反材料,与当时的当家师善乘一党斗智斗勇,以及长期坚守寺庙的不易,慧真师也统统向戴师倾诉了。她的使命完成,终于可以卸下这处处受限的色身。

然而我没有老人的那份豁达,每每在计算机上回放慧真师与戴师的聊天视频,心中还是难免有伤怀。十二年后的今天,旧地重游,眼前的改变牵扯着心中的遗憾.天王殿大门上,灵师亲手绘制的哼哈二将已完全被现代画匠的细致描绘给遮盖,工细有余而神气已失;观音殿前曾挂着的一幅幅楚禅法师、灵明祖师、贡嘎上师,以及他们供养人的旧照,现也都已被撤下。旁边慧贞师的寮房门静静地锁着。

观音殿二楼,灵明祖师晚年居住过的寮房已经被清空,家具都已经朽坏处理掉,堆放了些其他物品。祭奠祖师塔后,我们跟随着上师,在这空荡荡的屋子里流连了好久,希望能捕捉到些许祖师的气息。

祭塔那天下午,绵绵细雨久久不停,似在倾诉着灵师弘法路上的种种艰辛。我们拿着供品、“拜垫”,迎着细雨,踩着满是青苔的湿滑石阶上山。我走在队伍后面,登上塔下坪地时,上师已经坐在潮湿的石凳上掩面抽泣,融晋正悄悄给上师递纸巾。
(2010年戴德上师率弟子拜塔掠影)
仍记得,十二年前我们首次拜塔,那是个难得的晴天,当家真勇师陪同我们绕塔,绕着绕着,上师也几次禁不住扶着塔身默默抽泣,惹得弟子们也都湿了眼眶。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啊!而再次祭拜的伤感,较上次更甚。上次上师还志愿满满,要将灵明上师忍辱负重、艰难弘法的一生公布,让佛子们都能瞻仰她的慈光。真勇师当时也说预备重修灵师舍利塔,预计耗资20万。然而,随着慧真师的逝去,一切都物是人非。埋藏着灵师珍贵舍利的宝塔上,始终还是只刻着个藏文名字,连她在金凤寺用的法名都不能刻上,更别说灵师本来的法名了。这是灵师门下徒子徒孙的遗憾。即使我们将来能找到地方,为灵师另修纪念塔,这种遗憾与憋屈仍难平复。

多年前在电话里,真勇师首次告诉上师说,灵明师的名字不能刻到塔上了,理由是某某师爷不同意。上师几次在电话里据理力争,到后来闹得很不愉快,还是没个结果。当年没能刻上灵师本来的法名,那是慧真师在特殊环境下,势单力薄的无奈。多年后的今天,灵明上师的法名,仍然不能刻在她自己的舍利塔上。真谛师给出的理由是“大和尚(慧真师)操办的东西,我们晚辈不好动的,动不了的。”在这样荒谬的理由搪塞下,我们只能无奈叹息。

祭塔仪式中,我们一句句跟随着上师,在祖师塔下诵着祭文:“名门丽质兮,
宿植慧根
不畏强梁兮,
单骑西行
雪山闭关兮,
率先悟真
……我们每一位佛医弟子发愿永远紧跟戴德上师继承灵明祖师未了心愿,努力完成“显密兼修、即身生西”方针,这样方可继承灵明祖师遗志,告慰灵明祖师在天之灵。”这既是对灵明祖师的发愿,也是对我们自己的激励,激励我们将悲伤愤懑的能量,化为慈悲末世,努力修持,弘法利生的动力。

我们的声音在山间回荡,亦在我的心海萦绕不绝。如烟如尘的细雨飘落在我们身上,似灵师对佛子无声的安慰。随着修持的增进,所要面对的磨难与考验也越是增倍。只有迈过种种考验,我们才能得以升华,让自己的心量变得大些、再大些、更大些,参破一层又一层无明,跨过一重又一重屏障,才有机会通向圆满自性。

我在祖师塔下尽情地呼吸,似乎驱散了旅途中连日熬夜的疲累。下山的脚步也轻快了许多。但踩着湿滑的台阶下山,比上山要更难,我们还是分工一对一由年轻些的师兄护着年长的师兄慢慢走着,最终都安全着陆。

我们最后离开金凤寺那天,真勇师在寺中招待其他客人,始终未与我们照面。真谛师应邀与我们合影,并学着慧真师当年说的那样道:“欢迎你们经常回家,这里就是你们的家。”——然而,我听到这句话的感觉,与十二年前却完全不同。

此次度生旅行还是和过去一样,白天出行,晚上聚在上师房间的客厅,或做焰口法会,或畅谈佛法。谈话中,我印象较深的是,有位思维比较跳跃,说话很逗趣的师兄提了几个很有意思的问题:“我平常有用功在做施食,但是偶尔还会遇到冤亲债主来讨债,我走衰运时,甚至有寃亲到我梦里来。那为什么护法不能帮我挡住这些来讨债的?或者我可不可以这样子,我做好的功德,请护法帮我看管好,冤亲债主来的时候,该还谁多少,由护法帮忙分配给他们,让他们不要来影响我睡觉,不要影响我的工作和生活?……我这段时间努力修,可不可以一次性把冤亲债主都召来超度掉?然后我接下来的工作生活就可以不受冤亲债主的影响?……妖怪那么讨厌,我什么时候有能力对付妖怪?——比如我修那个法修多少遍,或者修多少年,就可以对付多少年的妖魔鬼怪。这有没有个标准?”

上师指出了他这种想法的症结所在,并认真回答了他的问题,让我们也颇多获益。其实这位师兄的想法很具代表性,现代人都讲实用主义。——我今天念了多少遍经文,我将会得到什么什么好处。我修了多少年的本尊法,我将会得到什么功能。我要修多少座施食,可以把我的冤亲债主都超度完。这位师兄也经常会在群里发这类量化的小文来激励同修。但是,修持功夫不是这种1+1=2的方式可以计量的。同样念一句佛号,你念的心力和他人念的心力就是有区别的;同样修一座本尊,你和他人修的相应程度就会有差异;同样做施食,你和他人召来的众生数量就会有差异,让众生获得饮食、财富、法味的量更会有差异。再加上宿世因缘、慧根的差异,每个人心量的差别,所以我们是无法简单量化,说你修多久就可以超度完所有寃亲,修多久就可以对付几千年妖魔的。我们坚持做施食,广结善缘,让寃亲、祖先都受益,确实可以把部分寃亲提前超度了,但说要把所有寃亲都召来,全部超度掉,这也是难而又难的。因为寃亲债主它本身也在因果轮回之中,它几时能够找到你,这都需要因缘汇聚。加之债欠又有大小、种类的区别,有的需要你深切忏悔、有的需要加倍还功德,很难简单量化。再说,我们宿世以来,无量的冤亲债主,即使你能一次性全部召来,你现在的能力也难全部超度走。修行到了罗汉境界,都还不见得还清所有宿债,又何况我等凡夫?三界之内,谁人不受因果牵累?菩提路上,自度度人,只管耕耘,莫问收获——这是先辈修行的智慧。

没有谁的菩提路是一帆风顺,一马平川的。释尊累世曾舍身嗣虎、割肉喂鹰,乃至成佛前以慈心三昧度化魔军魔众,成佛后在度众生的过程中,也都还会遇到种种障碍、违缘。而菩提行者也就是在这一次次的障碍、违缘中成长的。观世音菩萨当年发愿救度一切众生,但救度了无量劫后,发现众生还是造作恶业,升而复堕,菩萨就生了一丝退念,于是誓言应验,头裂千瓣。好在阿弥陀佛立即现身安慰,并摩其顶,传《六字大明咒》。于是,观世音菩萨心量更增,继续不知疲厌地投入到救度一切苦厄众生的事业中。

再说近代的虚云老和尚,不也是九磨十难,九死一生,照样难行能行,竭力度众。菩萨如是,祖师如是,凡夫亦如是,随着修持的增进,一层层魔考也都需要我们自己度过。不可能说请护法帮你把一切违缘都用你的修持功德去挡掉,把你安排得舒舒服服的,只需要打打座,参参禅就让修持提升了。修持路哪有这么好走的?要这般容易,那很多人不是早就成功了?

我们的灵明祖师,贡嘎活佛印证她成就第一,但她的弘法之路却是这般曲折艰险,听过她事迹的人,很难不动容。但她的弘法意志是何其坚定,即使晚年长期忍受着病痛的折磨,还受着同门的排挤与折辱,她弘法利生的心愿却始终不移。我们在灵明祖师塔下发下了“继承灵明祖师遗志,告慰灵明祖师在天之灵。”的誓愿,也就应该继承祖师这种无惧艰险,弘法利生的精神。在末法之中,排除万难,尽自己所能,荷担如来家业。只管耕耘,莫问收获。阿弥陀佛!感恩灵明祖师身体力行的教诲。菩提道有阻,菩提志无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24-6-14 10:20 , Processed in 0.041192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