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Shop Now - 20% Off All Used Gear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818|回复: 0

婚前我妈给我买了套房,并做了财产公证,婆家人知道后当场发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9-12 08:33: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sohu






01
结婚前,卢毅发现了陈姗的秘密。
他们一直租住的这套八十平米的房子,是陈姗自己的。
在这之前,陈姗一直说房子是她堂姐的,而他每个月还会像模像样地往陈姗堂姐的账户打2000块的租金。
那天,远在上海出差的陈姗急需一份文件,于是远程遥控卢毅去开自己的抽屉,没成想到,在那个常年带锁的抽屉最底下,卢毅看到一份白纸黑字的婚前财产公证书。
公证的不是别的,正是他们现在租住的这套房子。
卢毅从来没有想过,陈姗会是如此有心机的女人。
卢毅和陈姗恋爱三年,已经确定了婚期,只不过在房子的事情上,双方父母出现了分歧。
卢毅和陈姗的存款,是远远不够在这个城市买下一套新房的。卢毅的父母主张双方父母各出一半钱,给小俩口凑足首付,接下来的装修和月供由他们自己解决。
陈姗妈妈却死活不同意,她觉得,结婚买房应该由男方负责,这是天经地义的,你娶我们家女儿,连套房都不买,像什么话。
最后是卢毅的父母妥协,准备卖掉老家的房产,给卢毅凑齐首付。
对此,卢毅感到无比心酸,父母辛辛苦苦一辈子的家底子,眼看就要被自己结婚给掏空了。他提出暂时不买婚房,陈姗还没有表态,陈姗妈妈就怒了,她说:“哪有结婚不买房子的道理,没房子,这婚就甭结了!”
事到如今,卢毅才明白过来,陈姗和她妈这是把他当冤大头呢。
看着那一纸证明,卢毅觉得过去的三年时光,就像一个天大的笑话,当初爱上陈姗,是被她的天真和单纯吸引,如今才发现,那些表面背后是被一个戏精操控着。




02
陈姗出差回来后,卢毅第一时间就把那张合同摆到了她面前,问她是什么意思。
陈姗见瞒不住,便一股脑儿全盘交待了。
原来当初俩人恋爱时,陈妈妈体贴女儿,就用女儿的身份证买下了这套老房子,又不想让卢毅知道了有想法,便让陈姗一直瞒着他。这不,俩人要结婚了,这房子属于婚前财产,陈妈妈便自作主张将房子拿去做了公证。
两个人自打恋爱以来,还没有在经济上产生过分歧,一开始,陈姗也担心财产公证后被卢毅知道了,会伤了彼此的感情。
可陈妈妈一向强势,说一不二。公证这件事,陈妈妈的理由是,“闺女,女人和男人一样,你总得给自己一点依靠,退一万步讲,万一将来日子过不下去了,你还有个窝?这钱是我一辈子的积蓄,你就当这套房子是我的!”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陈姗也就妥协了。
陈姗的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便离婚了,陈爸爸有了外遇,几乎将家底子都卷走了。所以,对婚姻,对男人,陈妈妈从来都是小心翼翼,秉着一个怀疑的态度,她将这份怀疑一直延续到了陈姗的婚姻上。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妈,她心很善,她这样做是怕我吃亏!”陈姗试图安慰卢毅。
“你妈怕你吃亏,我就得当冤大头,那我每个月给你们家交房租又是什么意思?”卢毅火气很大。
“这些钱我一分都没动,就存在银行里。”说着陈姗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他,“每一笔都有据可查!”
卢毅钻了牛角尖,他觉得,如果不是自己发现了这一纸证明,陈姗和她妈肯定还要把这件事一瞒到底,想到这里,他就觉得心寒。
见卢毅脸色不好,陈姗唯唯诺诺地说:“我妈说了,这钱留着给我们买车,不够的话,她给补贴!”
卢毅一听这话火更大了,他甚至吼了起来:“你妈!你妈!什么都是你妈,你妈压根就瞧不起我,你们这样时时刻刻提防着我,这婚结的还有什么意思?难不成,过日子全靠算计?每天猜疑?”
说完,卢毅便甩门而去。


03
婚,到底还是结了。
俩人吵过之后,卢毅去网吧打了通宵游戏,还把手机关了,直到第二天才知道,陈姗住院了。
原来,卢毅离家出走之后,陈姗追了出来,可没有跑几步,肚子就疼得不行,再接着血就顺着裤管流了下来,幸好,被在附近巡逻的保安看见了,打了120。
到医院一查,才知道是怀孕了,还是宫外孕,卢毅的手机关机,陈姗不敢让妈妈知道引发更大的矛盾,最后叫了闺蜜来医院陪护。
得知这一切,卢毅后悔死了,他跪在陈姗的病床前,狠狠地扇自己的耳光,他恨自己不该抛下陈姗,陈姗也哭了,说不该瞒着他去做婚前财产公证,说到伤心处,俩人抱在一起痛哭流涕!
经此一动,总算是冰释前嫌。
陈姗出院后,下定决心要和卢毅站在同一战线上,她给妈妈施加压力,说如果非要让卢毅家买房子才结婚,她就当一辈子的单身妈妈!
陈妈妈眼看着自己的女儿胳膊肘子往外拐,痛心疾首:“闺女,你现在不听老人言,迟早有一天会后悔的!”
陈姗觉得自己这27年来,做的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听了妈妈的话,去做了那份婚前财产公证,以至于她和卢毅的感情蒙上一层灰,这辈子都不可能擦掉了。
这些日子以来,房子成为他们之间的禁忌的话题。她明白,如果非逼着卢毅父母卖掉老家的房子,买婚房,那么她和卢毅之间的感情就会大伤元气,很可能就散了。
陈姗和妈妈不同,她相信爱情,更相信卢毅,在她看来,有爱才有未来,而不是有房子,才有未来。
而陈妈妈则坚持认定男人会走,感情会变,房子不会走,价格不会贬!

04
很快,婚礼便提上了日程,关于房子,没有人再提。
对卢毅父母那边,两人达成一致,暂时不让他们知道,俩人现在住的房子是陈姗的,不,准确的说,是陈姗妈妈的。
婚后,卢毅还是那个卢毅,对她也是嘘寒问暖,百般照顾,但是房子始终是一根剌。有时候看电视,只要出现房子有关的话题,卢毅就会立马换个频道,朋友来家里做客提到房价,卢毅也会沉默不语,房子就像一个安置在他们婚姻里的定时炸弹,有事没事就警示这么一下。
陈姗甚至动了念头,去公证处撤销这份婚前公证,陈妈妈却死活不肯配合,她好像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出,早早地将公证书藏了起来。
如果不是这件事传到卢毅父母耳朵里,也许,他们的婚姻还能渐入佳境,毕竟他们之间除了房子,还有爱情。
那天上班,陈姗接到婆婆的电话,老太太直言不讳地问她:“你们现在住的房子到底是你的,还是租的?”陈姗还在努力组织语言,想着怎么解释这件事,婆婆说了一句“我知道了”,就将电话挂了。
陈姗连忙给卢毅打电话,这才知道,他有一次喝多了酒,和表弟抱怨了这件事,表弟转头就添油加醋的和自己的妈八卦了一番,这话自然就传到了婆婆那里。
卢毅叹了一口气说:“我妈这个人好面子,她这张老脸挂不住了,儿子被老婆像防贼似的。”
那天晚上回到家,陈姗听到卢毅在阳台上给婆婆打电话,两人聊了很久。
已经戒烟的卢毅,又开始抽起了闷烟。她不用问都知道,卢毅和婆婆说了什么。婆婆在亲人面前失了颜面,卢毅又何尝不是,他嘴上不说,但心里还是怪她的。
有一天,卢毅的哥们和老婆吵架,说是藏得私房钱被搜刮出来了,卢毅话里有话地说:“藏私房钱算什么。”
是啊,陈姗还藏了一套房子。
那天晚上,躺在床上的卢毅突然说了一句:“还是买套房子吧。”
陈姗小声地附和着:“不是说了,不提房子的事情吗?”
卢毅看着她无比认真地说:“我说的是买一套属于我们自己的房,户主是我们俩,只有这样,才能把所有的问题都彻底解决。”卢毅特意在“我们”两个字上加了重音。
话虽如此,可买房的钱从哪里来?两个人满打满算,加上陈姗存在银行里的房租,也不过才二十万,可这个城市随便一套房子,首付都要上百万。
想到这里,陈姗也锁紧了眉头。


05
很快,卢毅的父母给出了方案:房子一定要重新买,但不能卢毅一家出这笔钱。
卢毅的父母说,房子是两人住,理所当然,俩人各出一半的钱,现在不是旧社会,担子不能都压到男方头上,这不公平。
陈姗怯怯地问:“老公,爸妈他们难道不知情?我们的钱可一直都是放在一起的。”
半天,卢毅才支支吾吾地说:“我爸妈的意思是,把我们现在住的房子卖了,他们再添一半的钱,给我们换一套大的,住着宽敞的。”
陈姗问卢毅:“这也是你的意思?”
卢毅点了点头:“就因为这套房子,我都快成你妈的眼中钉了,我每天睡在这里,非常的压抑,你难道就感觉不到?”
陈姗想说一句:你睡得压抑,是因为你妈,不是因为我妈,这话倒底没有说出来。
陈姗和妈妈提了卖房子的事,陈妈妈问她是不是卢毅的主意,陈姗连连否认,可急脾气的陈妈妈当天就给卢毅打了一个电话,将他骂了一个狗血淋头:“小卢啊,有些事情还是要分清楚一点,你现在住的是我的房子,怎么着,还想着把我这老本也给卖了?你这样可就不对了啊。”
卖房再换房这件事,在陈妈妈的极力反对下,顿时成了泡影。
但这以后,陈姗和卢毅的关系渐渐有了变化,首先变化的是,他们的钱不再放在一起了。
刚恋爱那会儿,卢毅每次发工资都会像献宝一样,告诉陈姗自己这个月又挣了多少。
那时,他们最喜欢的日子就是15号,这一天俩人发工资,他们会牵着手去银行存个定期。
看着数字在不断地递增,卢毅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我的就是你的,你的还是你的!”
经历了房子风波之后,卢毅不惜损失利息,将银行里的钱全部取了出来,一半给陈姗,一半自己留着,陈姗问他什么意思。
卢毅说:“以后咱们的钱,你的是你的,我的是我的。”
陈姗以为卢毅是在赌气,哄哄就好了,可接下来,就连家里买什么,吃什么,水电费都成了AA制,日子过得特别拧巴,好几次,陈姗想去打破这种僵局,都被卢毅一句话怼了回去:“你妈说了,做人还是分清楚一点比较好。”
更糟糕的是,卢毅越来越不爱回家了,一开始还借口说加班,后来干脆什么都不解释了,在网吧里,一玩就是一个通宵,陈姗打电话问他为什么不回家,他就会冷嘲热讽:“你能不能分清楚一点,那是你的家,不是我的家。”
陈姗这才发现,他们之间已经回不到当初了。
房子就像一个紧箍咒,牢牢地套在了两个人头上,谁都逃不脱。

native advertising



06
离婚是从陈姗嘴里说出来的。
换房计划失败后,卢毅借口工作忙住进了单位宿舍,陈姗没有刻意阻拦,她明白,一个人要走,想拦是拦不住的。
陈姗想,也许只有把房子卖了,她和卢毅才能重归如好。可她真舍不得卖房子,当初陈妈妈是按照她的喜好,一点一点将房子装修搭理出来了,房子里装满了她和卢毅的回忆。
婚姻就这样一直僵持着过,没有一丝一毫的转机,直到那一天的到来。
那一天,卢毅单位的分房计划公布了。卢毅幸运地抢到了一个购房名额,房子是一百二十平的大三房,他如约缴纳了房子的首付款。
这件事情,卢毅一直将她瞒得死死的,如果不是有同学和卢毅在一个单位,陈姗也许永远都不会知情。
陈姗打定了主意,她约了卢毅在单位附近的咖啡馆好好聊一聊,因为房子的事情,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好好说过话了,而且她还得到了一个重磅好消息,急于和卢毅分享,这或许可以缓和一下彼此的关系。
见面后,陈姗先是问了一句关于单位分房的事情,卢毅倒也没继续隐瞒,他告诉她,首付款是父母卖了老家的房子筹来的。
“对了,我花了四万块钱,已经在单位办妥了更名手续,房子写的是我父母的名字!”卢毅特意强调了一句。
陈姗没有想到,卢毅宁可花四万块钱去办更名手续,也不愿将房子落在自己头上,他是分得如此之清楚。
当然,陈姗也明白,卢毅这么做是为什么,只有房子写上他父母的名字,才和她一毛钱关系也没有。
而卢毅不知道的是,陈姗原本是要来告诉他,陈妈妈在市区的那套老宅子要拆迁了,可能会赔上三四套,她也已经做通了妈妈的工作,先把自己这套卖掉,然后和卢毅一起换套大的。
爱一个人首当其冲就是要信任他,陈姗爱他,所以,她心甘情愿,一套房子又算什么。
可是,卢毅呢?卢毅变了,变得虚伪,市侩,在他心里,爱情早已没了地位,房子才是高高在上的。


07
陈妈妈是在房产中介接到的女儿电话。
陈姗说:“妈,房子我不卖了,我和卢毅离婚了,以后我就守着你,咱们娘俩好好过。”
陈妈妈叹了一口气:“还是离了啊。”
记得那天摊牌的时候,陈姗问卢毅:“如果我妈同意卖掉房子,我们现在会怎么样?”
卢毅没有回答,他也不知道。
也许,就算卖掉房子,那根将他们穿透的刺,也没办法真的拔干净,就像他的父母说:“那娘俩一开始就防着你,是没有打算和你过长久的日子!”
人心隔肚皮,谁都看不见真心。她有她的难言之隐,他也有他的机关算尽。
陈姗终于信了妈妈说的那句老话:男人会走,房子不会!
这就是最真实的婚姻啊。


Acetag.com Smart Phone Accessories Free Shippi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hop Now - 20% Off All Used Gear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22-9-28 07:18 , Processed in 0.042318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