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342|回复: 0

对老灯所爆反习派《政改计划》的看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8-4 03:05: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对老灯所爆反习派《政改计划》的看法——

诘问“不搞清算……”一

习近平大颜不惭地问:“苏联为什么解体,苏共为什么垮台?”还故高深曰:“其深刻的教训就是理想信念的动摇!”此说对不对且不论,只问:“一夜间便更换了大王旗的苏东,经了三十多年的人性回归,却又出现了普京这样的复辟狅,重在人类种性內分“敌我”,把消灭同类生命当为当然?我们就不能不问:这些国度既已回到了人本,又怎么能从人本再回到非人本的邪路上去呢?难道这就是伟大理想与崇高信念的不可战胜吗?

有一点可以同意包子:苏共之能成为“党”是由理想和信念的介入所合成。正是由于这点,习便犯了把理想信念当成“因”,把做为“党”的苏共当成“果”。因而就把理想和信念当成了“党”所以为“党”的“根据”。很自然地就把理想和信念的动摇理解成苏联解体与共党倒台的“原因”了。他所以会有这样的理解,是因他的后天意识没形成出理性或用为认识的能力:苏联解体与苏共倒台是苏联历史进程的实际事变,凡事变都必有形态,凡形态都是人的被动的感性所能直观,是人人能切实经验的。但因习没成熟出用为思想(即说理的)的能力),他就不知人心虽是用来思辩的,可人心也能感觉,只是心所能感觉的都属于生命的内在过程与心理状态,人心的内在过程与心灵的状态都属于时间,不属于外部空间中的事态。

所以理想与信念的动摇就只是习对直观到的外部空间事变发生的内在体验,所以理想信念的动摇与苏联解体和苏共垮台,实际上同是苏联社会历史的事变。不同的只是“苏联解体和苏共垮台”是外部空间的实际变化,是感性直观到的,而理想信念的动摇只是对空间变态的内在体验。二者在外延上虽不同,但在内涵上却是同一个。习的话看上去无逻辑矛盾,其实错了:只是矛盾存在于思想深处,只凭日常经验来活动的人是发现不了的。因包子没有成熟出理性能力,他就不知苏解体与共垮台和理想信念的动摇三者所说是同一个事实,同一个结果。不同的只是前是外空间中的,后者是内心的即时间中的。

“苏联解体和苏共垮台”是外部空间事实的状态,是感官可感觉的,因而只是“是其然”,可苏联和苏共为什么会解体会垮台?是以果来追因,回答的是“其所以然”。解体和垮台只指出了事态,构不成一个能解释的“理”,回答为什么解体与垮台却是一个“理”。

这里就有一个:什么是“理”的问题。因任何事物都只是“是”一事物,即只是“是”其然,即只指出一个对象。而理性是专门讲理的能力。何为“理”呢?即事物所以为一事物所据依的原则,即“其所以然者”。所以理想、信念的动摇也只是“是其然”即只指出一个结果,而非回答“其所以然”。因而理想与信念的动摇与苏共的垮台都是苏联社会进程中的事变,是同一个结果。

可见共产主义理想信念的动摇不是苏联解体与苏共垮台的原因,而是同一个社会进程中的同一个结果的空间可感性回答与内在体验性回答。

那什么是苏解体与共党垮台的原因呢?

我就来训导训导不教竖子的包子:苏联解体与共党垮台的原因不是理想与信念的动摇,而是理想信念的为什么会动摇!关键在于“为什么‘会’动摇的这个‘会’字的必然性上”。

包子所以把问题弄错,是因他只能经验直观,即只能外感不能内思。苏联解体与苏共垮台是人的耳能听闻、目可直视的外事态,他当然能看到。但理想信念的动不动摇,只是内心发生的体验,感官所不能观。他就把外感官直观到的事变当成了“果”,把内在的心灵体验到的理想信念的丧失当成了“因”。问题在于共产主义理想已经丧失,问题就存在在它为什么“会”动摇,为什么“会”丧失上?包子帝所以能把理想的动摇归结为苏解体与共垮台的原因,是因他先天地把共产主义理想为永恒的绝对的真理了。共产主义理想既已动摇,也就无庸置疑的证明了共产或社会主义做为理念不是普遍为真,不是必然真理!既不普遍又不必然当然只有垮台这唯一的路!

既然共产主义不是普遍真理,那它就理当垮台,必然垮台!为什么既垮了台又出现了复辟?这在理则上是不说不通的!

因凡是普遍为真的原则都是先天的,是永远不会动摇的。如——

幼儿园里的包子,以及所有幼童,掰着手指弄清了的“1十1=2”怎么至死也不动摇呢?习包子们会反驳说:算术的计算太简单。其实错了:动不动摇不是因简不简单,而是因它在理上的真不真。自然世界里只有物,没有一种叫做“数”的存在,数只是对物在量上的抽象,“凡数都是理”,任何数学知识只要学了都永恒不变,再高深的数学命题也都一劳永逸,永不动摇,这里不存在简不简的问题,只存在道理上的真不真问题。传小包子在小学生时偷同学的铅笔、擦皮,此传言真假不详。但小学生们发生这样的行为却屡见不鲜,为什么小孩子都偷进自己的衣袋而不是别人的衣袋呢?就因人的生命都是以自身为始,而后往周围人辐射的,其意识能力又属于自身本体,当然以自身本体为关怀对象啦。这也是不移真理。

哥白尼歪打正着地发现了日心说,而且他怕教会迫害直到要死时才同意发表,延误了十年,可一经发表怎么就不动摇呢?就是那些想迫害他的宗教教士也不得不接受日心说,这是为什么?就因他的学说为真,谁见过动摇了的真理?所以凡在实际上发生了动摇的说教都统统不是真理。习包子既说了“一个深刻的教训就是理想信念的动摇”,他也就潜在地“承认了共产主义理想不是真知识或不是必然之理”,证明了共产主义是骗术,骗术能骗于一事一时,却不能永远地往下骗!

至此我已分毫不差地解释了习包子及共产党的满嘴谎言,且无人能够证偽。但这不是我的目的,我要解决的是——既然共产主义不是真理,那它就应当垮台,必然垮台,可为什么垮了台又出现了如普京的复辟这种怪事?这在理则上说不通。我向我的同胞们的呼喊是:苏东社会主义一夜垮台是事实,正是因为这些国度的人民没有或没来得及对实践的社会主义和社会主义做为理论做出真理性的清算。

请想一想,马克思主义发生在西方,却未在在西方而是在落后的奴农制的俄国掀起波澜。诞生于欧洲却没在本土生根发芽,却在最落后的东方札了根,可见欧洲本土的人不接受它,果决地拒绝了它。这里深藏着一个祕密,它是为什么?就因欧洲发生了四百余年的文艺复兴,从人生的各个角度对宗教专制主义发动了纯粹理性的清算与批判,希腊人的自由思考精神获得了持久的复兴,人是一切的根本与标准,得到了复甦与发扬,人性的觉醒上更是前所未有,人性成了社会的不可动摇的主题,特别是在社会构成的理论上出现了一批又一批,一茬又一茬的大师巨匠,欧洲大陸的理性主义,与英国的经验主义的互相交往与批判扫荡了一切人文上的垃圾,使专制主义的马学说难以立足。而苏东社会主义虽一夜倒台,却未能对共产主义文化与理论上的清算,特别是对共产主义这一侵略理论的清算,很多国家的政权还被共产主义的遗老所握有。既然共产主义不是普遍真理,那它就应当垮台,必然垮台,为什么既垮了台又出现了丧心病狂的复辟?就因为共产主义这一文化没有在理论上得到批判与清算!



因为只要造物主造出了人,人必是物质存在,造物主也天赋给人以潜能,潜能必然在后天里形成出意识,意识上的异同致成出政党。

且人的生命天然独立,个人的自主、自律能力只是生命独立性的构成部分——意识不能脱离开生命而自存啊,所以人类意识由于生命的独立性而只能各属各的,既可有同又可有异,意识的相同又相异便规定了政党的必然出现。虽说政党是人工产物,但党之做为原则却不来自人工而是先天就在的理念。人工所可能的只是在党这个纯粹原则前缀综合上做为主观理念的定语,使纯理念“党”成为可自由选择的、可经验的实际事实。因此在可经验的意义上说:理想信念是实际的党的主观原因。若原因动摇了,党也就瓦塌了。可习帝不明白“理想与信念的动摇”本身也是一个事实,即也是结果呀!理想与信念也就是“党”做为实际才构成的要素或成分,党的垮台直接就是理想与信念的动摇,党是整体,理想与信念只是整体里的组成部分,那有整体已散了架其构成成分还存在整体的事?也就是毛泽东停止了呼吸可他的心脏正在继续跳动这种事?所以苏共垮台就包括了共产主义理想与信念的无效。苏共垮台需要一个有效的原因的解释。这个原因就只能是共产主义理想与信念不是普遍与必然的真理,凡不具普遍与必然性的知识是注定无效的,怎么会不动摇呢?

须知:凡伟大又崇高的理想是永存不移,谁见过倒了台的真理?真知识是永远的,而不是X时可真X时可假的!所以凡是发生了动摇的理想信念必定不是真理想也不是有效信念。老夫铿锵掷地曰:苏共应该解体,也必然解体,苏共该垮台,也必然垮台!

共产主义是一种以侵略掠夺为初心,以欺骗、控制为手段的治术,而人类却是以生命独立为种性,是普遍的无例外的种性支撑起人类的普世价值,是生命的独立性支持出意志的自由性,生命独立性拒绝共产主义文化。所以要驱除马列复归人性——即生命独立。

人是自然的物种,自然的物种只服自然的规范,不接受任何违反自然的规则,如果人主观创立的制度、律法,能出于或符合自然法,便不会解体,因为人不是有目的地出生的,所以只要满足了人的往下活就一切都ok,在人的往下活之外提出的任何理想信念都必定要动摇,应于坚决地抛弃。所以反习阵营提出的“不清算”政策是不明智的,隐藏了深刻的危险。清算是必须的而且是严肃的不可动摇的!

我大体上接受习下李上,但反对“不清算”态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22-8-14 14:03 , Processed in 0.041321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