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Shop Now - 20% Off All Used Gear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90|回复: 0

斗过小三,灭过渣男,老公说我长了一张不好欺负的脸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4-6 17:15: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源 | 写故事的刘小念





  9岁那年,我爸妈离婚了。

  大约半年后,我爸组建了新家庭,并且有了他梦寐以求的儿子。

  我妈要了我的抚养权,但这并不代表她就能保护我。

  记得他们刚离婚不久,我下楼去玩。

  小区一个女孩对我说:“李亚楠,听说你爸跟小三生了孩子,不要你和你妈了,是这样吗?”

  我很愤怒,猛地将那女孩的自行车推倒,还把车筐给摔坏了。

  然后,那女孩的家长找上门来告状。

  我妈让我道歉,我梗着脖子嚷道:“是她先说闲话的,说我爸找小三不要你了。”

  这样有口无心的一句话,妈妈当着别人的面就哭了。

  事后,她几乎是用乞求的语气对我说:“楠楠,妈求你了,以后千万别再给我惹祸了。”

  离婚后,妈妈的眼泪特别多,胆子也变得特别小。

  单位的人把不属于她的活推给她,她心里不愿意,但还是默默承担过来,然后回家抱怨:“他们就是欺负我没老公。”

  买个肉被人宰秤,她敢怒不敢言,只对我说:“要是和男人一起去买,看他们敢缺斤少两。”

  每天她都会嘱咐我:“在学校千万别惹事,别人说你什么你就当没听见,惹不起咱还躲不起嘛。”

  这样唯唯诺诺,胆小怕事的妈妈,让少年的我既难过又无助,甚至自责。


  
  而无助的尽头是逞强。

  为了让妈妈安心,我特别勤奋地学习,努力保持班级前三的名次。

  记得初二有一次冬天放学,天已经黑了,我下了公交车后被几个社会小青年尾随,我拼命地跑,但还是跑不过他们,于是,我疯狂地往另一条行人相对较多的路上奔去。

  然后,看到迎面走过来一个中年男子,我上去挽着他的胳膊,大声喊:“爸,你今天怎么才来接我?”

  中年男子很快明白发生了什么,机智地回答:“今天下班晚了,爸爸保证以后绝不会再迟到。”

  等那几个小混混走远后,我对中年男子千恩万谢,他说:

“路上不安全,以后放学还是要让你家人来接你。”
 
 我用力点头,转身泪如雨下。

  爸爸再婚后很少来看我,妈妈呢,如果知道今天发生这样的事,除了哭,只会更加担惊受怕。

  那天,我一个人哭了很久,然后努力平复完情绪,才进家门。

  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最深切地明白,能够保护我的人,只有自己。





  在我心里,还是有点怪罪妈妈的吧,觉得她太软弱无能。

  可回到家,看她不停地给我夹菜,小心地问我在学校有没有被人欺负时,心里的怨气又让我过意不去了。

  妈妈虽然懦弱,可她却是这世上最爱我的人。

  而且,随着我一天天长大,我能够理解妈妈何以是这样的性格。

  从小到大,她都是被父母和哥哥保护着的小女儿,用她自己的话说,家里好吃好穿的永远都在她身上。

  结婚之前,她甚至连菜场都没去过,连面条都不会煮,她嫁给爸爸,也是父母为她精心挑选的对象。

  可是,随着有点小权势的外公外婆退休、离世,“家道中落”的妈妈也被重男轻女的爸爸始乱终弃。

  而这个世界上,最后剩下能够保护妈妈的人,只有舅舅。

  可他又能做什么呢?

  不外乎就是揍了我爸一顿,却也挽不回离婚的结局。

  难怪舅舅每次看到我,在心疼之余,不忘嘱咐:

“楠楠,照顾好你妈,女孩子要硬气一点,才不会被欺负。”
  

  
  


  舅舅的话对于那个年纪的我,很有“怂恿”意义。

  看着妈妈始终走不出离婚阴影的样子,我一直在寻找给她出气的机会。

  机会也算来得及时。

  有一次,我爸带着小三大摇大摆地来家里给我送东西,当时我不在,等回到家时,看到妈妈在抹眼泪。

  她说:“你爸刚才来了,给你从香港带了点东西,你没碰到他和那个女人?”

  我顿时知道他们应该是刚刚离开。

  于是,我迅速冲出家门,跑了很远终于追上了他俩。

  看我气喘吁吁的,我爸说:“这么急匆匆的干吗?”

  我二话没说,扑上去就把小三的脸给抓花了。

  要不是我爸反应及时,死命拉着,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干出什么来。

  那天,我爸逼我给那个女人道歉,我却用怒视的眼神死死盯着他,最后,他只好作罢。

  往家走的路上,我刚开始还有点脚软手抖,但慢慢地,就稳了。

  回到家,我迫不及待跟妈妈还原刚才的场景。

  我妈听了,无可奈何地说:“你又惹事。”

  我紧紧地攥着拳头,说:“妈,恶气该出就得出,我替你出了这口气,你心里是不是舒服点了?”

  见妈妈的表情有所松动,我抱了抱她:“妈,咱跟那个男人两清了,以后,我罩着你。”

  从那之后,爸爸真的就很少再来看我。

  



  

  因为亲眼所见一个过于依附的女人,失去依傍后的那份慌张,所以,我一直是别人眼中特别要强、早熟的孩子,学习成绩一直稳定拔尖。

  高中时,就因为体育成绩不好,我每天所有课余时间都练习跑步、跳远,生生从不及格练成了优秀。

  别人家的父母总要提醒自家孩子好好学习,而我妈做的最多的,是让我休息一会儿。

  我立志将来要当律师,因为在我看来,那是一份非常有力量的职业。

  而像我这样的女孩,最需要的不就是力量吗?

 

  这样的力量不仅是学业上的,生活的能力也很重要。

  我不想像妈妈一样,因为灯泡坏掉而掉眼泪。

  她的样子,让我难受,说实话,也很心烦,我发誓自己将来一定不要活成她的翻版。

  所以,我不但学会了做饭,家里任何地方出现问题,都会想办法去搞定。

  包括热水器水管爆掉,水漫金山殃及邻居时,从处理现场到跟邻居交涉都是我来做的。

  这么多年,每次陪妈妈逛街,不管买多少东西,我都心甘情愿地拎在手里,让她两手空空地轻松行走。

  我妈问我:“你行吗?”

  我就做着托举动作说:



  
  


“没看出来我在练臂力吗?请叫我力大无穷亚楠李!”

  为此,我妈不止一次地说自己命好,养了个女儿不仅是小棉袄,还是金钟罩。

  而她不知道的是,她就是我的反面教材啊。

  我就是要这样训练自己的四体勤、五谷分,让自己不要像她那样,把安全感建立在别人身上。  

  2011年高考,我如愿考入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离当律师的宏愿又近了一步。

  但我没想到,人生不仅有理想和远方,还有抑郁症。

  在大二上学期,我发现自己有点不对劲,几乎每晚都会失眠。

  看到别人一起聊天,我总怀疑她们是在背后议论我。

  更明显的是,从前每天5点30分起床的我,那段时间成了起床困难户。

  周末没课时,我可以不吃不喝在床上躺两天。

  有次课间休息,我站在教学楼的七楼走廊看窗外,平时我都是极力远眺锻炼视力,但那天,我紧紧盯着楼下停靠的轿车。

  心里在想:如果跳下去,再砸在那车子上,那感觉一定很爽。

  等到上课铃声响起,我被自己这陌生而刺激的想法吓了一个激灵。

  有限的心理常识提醒我:我可能病了。

  冷静考虑之后,我没去校医院,而是去了武汉一家医院精神科。

  医生的诊断证实了我的推测。

  他帮我开了一堆的药,那些药都好贵啊。

  想到妈妈微薄的工资,再想到她如果知道我病了,首先活不下去的会是她,我在交费处把处方单撕得粉碎。

  走出医院,我去书店买了两本心理学书籍。

  是的,我决定自救。

  当时的想法特别丧:试试看,如果实在救不了自己,我再去死。

  那段日子,我除了看书,就是尽量让自己别离床太近,因为只要一躺到床上,我就一动不想动。

  因为失眠严重,我索性不再强迫自己非睡不可,同寝的人都睡了,我就搬个凳子去走廊看书,背法条。

  刚开始背不进去,我就小声地念,念着念着,天就亮了。  

  后来,当厚厚的民法书背到四分之三的时候,我每天晚上可以睡上三个小时左右了。

  好像能睡着一些后,我的精力和活力也就复活了一些。

  我开始每天跑步,不给自己设跑多少圈,只是跑到一点力气没有,瘫坐在地上为止。

  大概两个多月后,记得有天早晨,室友们起来集体声讨我,说我昨晚呼噜打的震天响,吵得她们都睡不着。

  我当时笑得跟个傻子一样。

  她们只知道我自律刻苦不走寻常路,但她们不知道一觉到天明对于我来说,是天大的喜讯。

  再后来,我开始在当时火极一时的某论坛上发帖子,把我从小到大的经历毫无保留地敲在上面。

  我不知道其中哪段为我的抑郁症埋下了隐线,但不管是哪一段,我都要说出来,然后放下。

  论坛就是我的心理咨询师。

  随着读者的增加,有好事者开始通过蛛丝马迹在现实世界里寻找我,这让我很反感。

  于是,我开始养成写日记的习惯,把自己想说的话与事,都写在日记里。

  然后,每年的最后一天,我会把那本日记烧掉,用这样的仪式清除自己的情绪垃圾。

  这招,真的很管用。

  就这样,我用将近两年的时间慢慢治愈了自己。

  当时的感觉特别嗨,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一个狼人,这辈子,好像再没什么能够打败我了。

  大四时,我开始在律所实习。

  毫不夸张地说,当时律所一共五个来自我们学校的实习生,我是其中最努力,也最优秀的。

  但最终,我还是亲手砸了自己的饭碗。

  临近毕业,律所只有一个签约名额。

  有一天,带我的师傅,也是律所合伙人在加完班后送我回学校。

  路上,他把车停下来,将手放到我大腿上,“语重心长”地说:“小李,马上要毕业了,咱们找个地方谈一下你下一步跟律所签约的事吧。”

  “把你的脏手拿开!”

  我至今都记得,自己当时在一秒钟内原地爆炸的状态。

  他也吓了一跳,但马上故作镇静:“你这小姑娘脾气也太火爆了,长辈对你的关心都看不出来,这个样子以后怎么混社会。”

  “怎么混跟你无关,你还是操心一下自己吧,人渣!”说完,我半分钟也没犹豫地下了车。

  第二天,我去律所收拾东西。

  跟大家告别时,我当着众人的面,给另外几个带我的师傅鞠了躬。

  然后,我用全律所都能听见的声音,曝光了昨天遭遇的咸猪手。

  我的那个所谓师傅,衣冠楚楚地站在那里,那张脸已经变成了酱猪肝。

  我借机对其他四位同学提出了忠告:“希望你们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职位,但也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至此,我丢了那份心心念念、志在必得的职位。

  同时也在小范围内留下了“不好惹”的名声。

  这名声,喜忧参半。

  喜的是,在我之后的职业生涯里,再也没遭遇过类似的骚扰。

  事实证明,做坏事的人永远比做好事的人心虚。

  忧的是,我也因为自己这份爆脾气毕业即失业。

  我住在关西小区不足20平米的出租屋里,找了份给几家私企起草各种法律文书的兼职。

  同时,在网上写一些法普小文章,赚点小稿费,还义务帮别人提供法律咨询。

  我妈亲眼目睹了我在武汉的悲惨生活后,召唤我回老家。

  她说以我的学历,回去考个公务员,再找个门当户对的人,可以过上光鲜体面的生活。

  我拒绝了她的提议,并且告诉她:“我对人生的要求从来都不是衣食无忧,江湖水深,我想学会自由泳。”

  我妈感慨我基因突变,说:“唉,怎么偏偏生了你这个心比天大的孩子。”

  其实,正是因为有她那样的妈妈,才养成了我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倔强。


  就这样,在武汉漂了两年后,我因为帮助一个初中女孩,打赢了一场校园性侵案而被现在的律所招纳。

  说来好玩,就因为那场官司,我还收获了现在的老公许世杰。

  他是我援助的那个女孩叔叔的同事。

  他参与了整个案件艰难的过程,对我的评价是:







“李亚楠,第一次见面时觉得,风大一点就能把你刮走,但是接触下来才发现,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么天不怕地不怕的姑娘。”

  记得最后一场庭审结束时,许世杰送给我和那女孩每人一束花。

  他说了句:“了不起,站出来,你们就已经赢了。”

  当时,我有点被这个男人感动到了。

  后来,他开始追我,一切也就顺理成章了。

  我要的,从来都不是一个能够保护我的人,而是一个能够真正懂我,把我的“不好惹”当成优点的人。

  我的人生有过其他追求者,他们跟我说最多的是:“你这么强势,让男人怎么活?”

  只有老许,会对我说:“燃烧吧小宇宙。”

  他会在看到关于“黑色生命力”的文章时,激动万分地转发给我:

  所以亲爱的,请温柔地爱自己,为你的内心积蓄光亮,唤醒你的“黑暗生命力”,这样,当我们走在人生黑暗时刻的时候,才能不怕黑......

  用他自己的话说:“老婆,你勇敢的一生,我是负责来助纣为虐的。”

  是的,他是我人生中为数不多鼓励甚至放纵我做自己的那个人。

  2021年1月4日,新年工作第一天,也是我正式成为律所合伙人的第一天。

  我妈接到这个消息,自然又成了那个水做的女人。

  她一连说了好几遍“我真没想到”。

  但我想说,我想到了。

  我有幸在年幼的时候就看到,当你软弱的时候,身边的恶人就特别多,所以,我一直拔苗助长般强迫自己走到今天。

  我虽然是个灰姑娘,但我不要水晶鞋,我只想亲手锻造一身铠甲,小马一样地试水人生的大江大河。

  然后,对于人生的任何获得,都毫无愧色地说一句:“我值得。”

  这,就是一个单亲女孩的艰难成长史。

  说出来,是对自己的一个交代。

  也希望我的经历,可以让跟我有同样精神体质的女孩看了,腰杆子更加挺起来。

  我不祝你们成长顺利,因为一帆风顺的人生本来就是传说。

  我只祝不管命运如何翻云覆雨,我们都有一张不好欺负的脸和一颗勇敢的心。
Acetag.com Smart Phone Accessories Free Shippi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hop Now - 20% Off All Used Gear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21-4-19 23:31 , Processed in 0.042557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