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Shop Now - 20% Off All Used Gear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16|回复: 0

大叔回首往事,深情痛诉:我的妻子,是来渡我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源: 天空永远蔚蓝










 我是农村长大的孩子。小时候,家里人多田少,每人只有三分半田地。我们兄弟姐妹多,父亲又没有正式的手艺,做不了副业,仅靠家中的四亩薄田维持生计,一家人根本吃不饱饭。

  于是,13岁那年,我就跟着二哥和三哥去到离家几百公里之外的浮梁山区学徒维持生计。虽然当时那里也很贫穷,但毕竟人少地多,山上又有挖不完的资源,只要我们有力气,便就饿不了肚子。

  刚开始,我学的是篾匠,师傅很严厉。小小年纪的我,每天不仅要与他同工同吃同住,还要照顾他的日常起居。他所有的衣服,都是我洗,马桶是我倒,洗脚水是我端,饭菜是我添好。

  山区的冬天特别寒冷,尤其是早上,刺骨的寒风让人无处躲藏。我们做工的那个房子,又破又烂,在阴山面,要到下午一点多才看得到太阳。于是,在那里待了不到半年,我的两只手就快要毁掉了,脸上也长满了冻疮,两个耳朵垂子肿得像番茄一样大。


  


  有一次,三哥过来看我,他一眼瞧见我那个样子,当着师傅的面把我搂在怀里痛哭。后来,他实在看不下去了,又把我接到了他那边,跟着他一起在深山烧木炭。

  那里的条件更艰苦,地点也更偏僻,从下车到住的地方要走一两个小时的山路,只是我有三哥罩着。所以,我一般不用做太脏重的活,而且伙食也要好一些,基本上每个星期都能吃到野味和肉。

  可是好景不长,1984年的某一天,三哥带着7名工友上山砍树,回来的只有5个,三哥和另外一名工友被吓倒在树下,永远留在了那里,再也没有爬起来。

  三哥走后,我又在二哥那里待了半年,但因为受不了二嫂子的白眼(二嫂是当地人,二哥有点做上门女婿的意思,只是那个时候,他们还没有结婚),我又不得不去了另外一个地方,跟着一个当地的人养蜜蜂。

  从那以后,我的人生开始有了起色。

  养蜂人,为人老实本分,但读过不少书(至少有高中文化),我早先的很多文化知识,其实都是在那个时候学会的。不仅他本人会教我,他那比我小五岁的大女儿也会教我,还有他家里的书(有不少都是古书,因为住在山区,文革期间竟然没有被抄走)我也可以随意拿来读。

  就这样,我以学徒和学生的身份,在他们家一呆就是五年。一直到1990年,我应村里一位发小的邀请,准备离开那里去景德镇学画瓷。





  养蜂人听说我要走,便和他爱人把我叫到身边,很认真地告诉我:

  其实,这些年,我们一直都是把你当亲儿子看待。无论我在手艺上,还是师母在生活上,都对你不薄!你是一个聪明的孩子,我们也相信你一定能感受得到……还有小芹(他们的大女儿,后来成了我的老婆),她对你的意思,你也应该是知道的……所以,我们还是希望你能留下来。

  说实话,他们的意思虽然之前从来没有明说过,但我也早已心知肚明,他们的女儿小芹也曾经轻描淡写地和我提到过(想让我做他们家的上门女婿)。只是,因为自从有了二哥那件事之后,我就一直对给人做上门女婿的男人很反感,老家那边的人也有非议。所以,我是绝对不可能再次走上那条路的。

  于是,当即我就表明了态度。首先,很感激他们一家对我这些年的照顾。另外,我也感觉到了小芹对我的情谊,我本人也很喜欢她。但是,我绝不可能做上门女婿,而且我是无论如何都要离开那里的。

  就这样,我带着遗憾,非常尴尬地离开了那里。离开的时候,二老一声不吭,小芹想来送我,也被他们拦了回去。

  只是一年以后,小芹却突然来我做工的地方找我了。这一年,我23,她18,我们在景德镇的同一间作坊学徒画瓷,分别一年后的再次相聚,让我们的日子过得分外甜蜜。

  再后来,没过多久,我们就住到了一起。第一次发生亲密关系的时候,我就问小芹,你这样背着父母和我在一起,我也不可能和你一起回去,你真的不怕伤到他们吗?小芹说,没事,只要我们的感情是真的,他们是一定不会反对的!毕竟他们心底里还是喜欢你。

  也许是因为我和小芹的感情感动了他们,也或许是他们早就在心里认可了我,1993年我跟着小芹一起回去过了春节。没等我们开口,二老就似乎已经接受和默认了一切,而且还安排我和小芹住在了同一个房间。

  春节过后,我和小芹就去办了结婚证。中秋节,又回到了我自己的老家简单地办了几桌酒席。

  小芹最懂我的心!清楚地记得,当时为了证明我和二哥不一样,不是在外面做上门女婿,她专门在酒席上不停地告诉大家:我们是在景德镇安的家,就住在……,大家有空到景德镇,一定要来家里玩。

  1996年,是我事业真正起步的元年。我和小芹学徒的那个老板,因为要移民国外,又不忍心把经营了那么久的事业丢给不负责任的外人,于是便以分期付款的方式把作坊转让给了我们。

  从此以后,我们的财运和事业都可算是一帆风顺。到了2004年,我们就已经在那里扎了下来,无论从原料到工艺,还是从制作到销售,我们都有了自己一套完整的渠道和人马。

  后来,我们又在网上率先卖起了陶瓷,虽然其间走过一些弯路,也吃过几次大亏,但总体上却有了很大的发展,也赚了不少钱。

  只是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在2015年我们准备举家移民新西兰的前夕,小芹被查出了肺癌。从发现到手术治疗,前后不到8个月的时间,她就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小芹走了很久,我都觉得像是做梦,人就像无根的浮萍。不但对生活和事业没有任何的激情,每天日子都过得浑浑噩噩,而且生意上的很多事情都交给了大哥的儿子去打理,从此事业一蹶不振。

  在我和小芹一起生活的24年间,我们先苦后甜,饱经挫折,人生一步步从无到有。我们一起省吃俭用扩大经营,一起挨家挨户地借钱还贷款,我被竞争对手关押在外半个月,她每天都以泪洗面……我一个寒苦出身,一无所有,只有小学三年级文化的农民,因为有了她和她的家人,才得于过上了后面的好日子。

  她不但帮助了我,还帮助了我老家的兄弟姐妹,在我人生每一个发展的关键档口,都有她不遗余力支持和信任我的身影。

  最近这些天,我每天都有梦见她,往事点点滴滴、历历在目。那些年,不管我们共同经历什么,面临多大的困难,她始终都义无反顾、不温不火地陪伴在我的身边。每当我快要撑不下去的时候,她每次都会帮我做出人生的正确选择,始终都是生命中最理解和支持我的那个人。

  可是我,却没有功夫陪她聊聊天,没能让她真正过上一天好日子。虽然后来我们有钱了,但那都只是银行里的数字,她是个傻女人,一分也舍不得花,我也没心没肺地忽视了她,甚至离我们那么近的黄山,她念叨了很多年都没有去成。

  后来,到了她快要离开的那半年,我们纵有再多的钱也已经花不出去了,就算每天花费两万多的治疗费,也挽回不了她的生命。

  她是带着无比的痛苦和不甘离开这个世界的!临别的时候,她的眼角还挂着泪水,嘴里还在不停地念叨让我照顾好自己。

  听我姐说,在她离走的前两天,她还在弥留之中特意叮嘱她,等她走了,一定要再帮我找一个心细的好女人,照顾好我的生活!

  是的,人生实苦,但我吃了大半辈子的苦,除了亡妻,没人能懂我!虽然我也不想人生就这么苦下去,可是有小芹作比较,又以我被她宠坏了的怪脾气,我又怎么可能找到合乎心意的好女人?又有哪个好女人会心甘情愿、心领神会地,如她那般对我好?

  昨晚,看到一位大学教授朋友发的朋友圈。他说:“人生在世,所有的劫难和福报都有定数!很多时候,它就因为生命中的某个人而起,也同时因为那个人而灭!”

  我反复咀嚼着这句话。小芹,她是来渡我的!


Acetag.com Smart Phone Accessories Free Shippi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hop Now - 20% Off All Used Gear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20-11-24 04:04 , Processed in 0.040668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