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611|回复: 1

5年拍下30万张长城照,他做的这件事,10年后才会有人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0-4 12:28: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mml 于 2020-10-4 12:50 编辑

二更公众号







在刚过去的10月1日,难得的国庆中秋双节同庆。

据天文学家说,“中秋和国庆同一天”在21世纪仅出现4次。上一次是2001年,未来还有两次分别在2031年和2077年,意义非凡。

而对于“长城摄影师”杨东而言,今年是他拍长城的第5年。每一年的中秋节他都漂泊在外,一个人爬上长城拍月亮。




外人听上去似乎很孤独,但他不以为然:“我在八月十五大团圆这天,来到长城拍旧时的月亮,会想到过去古人一代一代地守护着长城的场景,他们逢年过节也回不了家。虽然现在他们已经不在了,但他们留下了伟大的历史工程。”



《望月》

5年中,杨东跨越大半个中国,行程总计10万公里,拍下长城30多万照片。

春夏秋冬四季流转,他见证了长城这位忘年之交的美,风起云涌的它,云海缭绕的它,冰雪覆盖的它,咏梅绽放的它……










向左滑动·看《长城春夏秋冬》

当然,拍长城不只是拍下美景那么简单。长城作为中华文明的象征,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建筑,它承载着一代人的民族印记,杨东更希望把长城的内涵和精气神拍摄出来,这样才符合长城该有的样子。




“我去的怕不是一个假的长城吧?”

很多人见惯了节假日长城上人挤人的窒息画面,当看到杨东拍的长城照片后,都会惊叹一声。



事实上,杨东一张张绝美的照片背后,付出了常人所不能想象的艰辛。每一次幸运的喜悦,皆诞生于他“再坚持一下”的努力之中。



摄影讲究天时地利人和,有些照片一年可能只有一次机会拍到,甚至就那么一瞬间,错过了就不得不再等一年。好比长城春暖花开时节,花期很短,如果再赶上雾霾或六七级大风,花瓣一夜之间被吹落,他落得白跑一趟。



《金城咏梅》

这张金山岭长城云雾的照片来之不易,杨东去了20多次才拍摄到。





《长城晨韵》

冬天拍箭扣长城云海,杨东背上帐篷凌晨3点开始爬,他成为近百个摄影者中第一个到达的。不巧的是,当天大雪未停,达不到拍摄的预期效果。到第四天,大部分摄影师都扛不住了,只剩3位。

杨东继续咬牙坚持到第五天,天亮时云海果然出现了。按下快门的那一刻,所有的饥寒劳累都化成了喜悦。





《箭扣长城云海》

摄影有时候也讲究缘分,越强求什么越得不到,顺其自然反而就有意外惊喜降临。杨东在黄花城长城采风时,行摄整整一天却一无所获。当他正准备下山,偏偏“无心插柳柳成荫”,一张满意的作品便诞生了。




《少年游》

去年,杨东冒雨骑自行车,从河北跋山涉水赶往娘子关长城。好不容易抵达后,天已经暗了,他错过了最佳的拍摄时刻。

正懊悔之际,世界又为他打开了一扇窗,娘子关城楼上的景观灯瞬间亮了。他立马用了5分钟的时间,飞快跑到长城对面的锦河大铁桥上,按下这至今难忘的绚丽景象。





《娘子关夜景》

杨东最为紧张的一次,是背着器材在金山岭长城走了大半天也没找到理想的拍摄机位,坐在石阶上休息时非常困顿。猛然间,天空一大片乌云飘来,很像燃烧后翻腾的烟,他瞬间在脑海里构建出一副烽火台燃起烽烟的画面。

要知道,长城在过去作为民族的防御工事,燃起烽烟就意味着家国忧患意识,警示战事要来临。他赶紧拿出相机顺着长城奔跑,仿佛穿回古战场,触摸到了长城的生命。这才有了《大国战号》这张震撼的作品,至今他仍清晰地记得当时激动的心跳。


《大国战号》-忧患






对杨东而言,拍摄长城,拍的是建筑,更是自然;要的是景象,更是精神;拼的是技法,更是毅力;用的是镜头,更是情感。



为了捕捉一瞬间的灵感,杨东已然达到一种“不疯癫不成活”的忘我境界,不顾危险也要逼自己一把。





夏天拍摄条件非常艰苦,蚊虫叮咬是家常便饭,草又很茂密,长得比人都高,他一不留神就会迷路走错方向。

更可怕的是草上面的刺,他曾被野山枣树扎了10多个刺,忍痛继续拍摄,直到回到家才用针把刺一个个挑出来,残留的3个已经长到肉里,手上还被划伤了两大道口子,血流不止。





相比看得见的危险,无法预知的“敌人”才是最磨人的,堪称心理持久战。有次他拍完日出将要下山时,迎面撞上几头凶悍的野猪,他浑身直冒冷汗。下意识地他拿出三脚架准备拼命,所幸野猪识相地走开了。虽然有惊无险一场,但他还是要继续与内心的不安作斗争,担心下一个路口又遇见。

男人再强硬也不是铁打的,最开始杨东也有孤独的软肋。每当落日后,伴着小风嗖嗖,头顶飞过几只乌鸦叫声凄厉,他浑身鸡皮疙瘩直起。夜里有时会遇见绿色、蓝色、红色的鬼火,周遭空无一人,他吓得毛骨悚然。







但唯热爱以抵漫长。随着拍摄时间长了,杨东只要爬上长城看见敌台,就像找到家的感觉一样,孤独感瞬间烟消云散。

他喜欢挑战极端天气下的长城,记忆中他有三次后脑勺被半个鸡蛋大的冰雹砸起大包,就连雨伞都被穿透也在所不惜。

2017年夏季傍晚,他在河北独石口长城,冒着被雷电击中的危险,拍下罕见的“雷暴云”奇观,几乎是拿命换来的。



《历史的天空》

此外,在杨东的摄影生涯中,追着雪拍长城早已不下20次了。

玩摄影的人都知道,电子设备在低温环境下耗电量特别快,很可能会被冻关机。杨东在零下-28、-29摄氏度的嘉峪关,用无人机拍摄雪景就遇到了这个情况。眼见着太阳快落山,他便把平板电脑放进自己的身体里取暖。

恢复一点电量后,他用上半身唯一还没被冻僵的手指中指按下3张快门。说时迟那时快,电脑再次关机,他幸运地留下了这张照片。




事后代价也是惨痛的,他忍着奇痒无比的冻疮,继续在嘉峪关连续创作14天。




《雪后嘉峪关与祁连山雪山》

今年1月,杨东为拍摄阳泉娘子关雪景,出发前做足了准备,睡袋、暖宝宝、防滑链......尽管他手机上测雪量的软件,已经开启暴雪红色预警,几位司机师傅把车停靠在服务区,也纷纷劝他别去,但他还是义无反顾地前行。





400多公里的路,杨东硬是走了10个小时,第二天凌晨1点才到达。在车里睡了5小时后,他用无人机航拍定格了这张照片,总算不虚此行。




《雪后娘子关》




谁能料到,在成为长城摄影师之前,杨东是个被身边人摇头定义为“不适合学摄影”的人。




幼时,妈妈给他买了台单反相机当培养爱好,他笨手笨脚的不会用。上摄影课被要求交作业,他一个月拍的几万张里,竟然没有一张照片用到焦距。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尚不懂摄影技巧的杨东,天生对事物却有着敏锐的洞察力。8岁那年,他为第一次登上家乡辽宁丹东的虎山长城而自豪时,旁人却给他泼了一盆冷水,“这是假的长城”。

原来,连当地人都普遍存在误区,认为万里长城的东端起点是天下第一关山海关。印象中,很多人一提到长城,第一想到的也都是北京八达岭长城。



《虎山长城》

实际上,万里长城的东端起点就是虎山长城啊!淌过历史的长河,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大多是明朝修缮而来的长城,虎山长城便是其中一部分。

杨东觉得太可惜了,他觉得自己有使命感,让中国人了解到长城的旧貌。

大学会计专业毕业后,不想过一眼到头生活的他,苦恼将来的出路。

2015年9月,杨东迎来命运的转折。他在一次山川游历中,偶然爬上河北金山岭长城,看到云间长城雄奇巍峨的壮景忍不住拍下来,多年关于美的积淀终于到了一个爆发点。




第一次获奖的长城作品

这是他第一次拍长城,也让他第一次尝到获奖的喜悦。从此,他在摄影这条路上一发不可收拾,立志一生用镜头来记录长城文化。

现状堪忧的是,盘横中国2.1万千米的长城已消失近三分之一,除了自然界的侵蚀,人为破坏也是罪魁祸首。

杨东为此感到十分痛心,但他深感自己正做着一件有意义的事。很多人看到他镜头下美轮美奂的长城照片,开始有意识地去学习长城的历史文化,自觉贡献自己的一份力保护长城。






《长城脚下的牧羊人》





《长城上空的彩虹》

忍得住孤寂,守得住初心。这个拍长城的少年,未来还将一直拍下去,拍到白发苍苍为止。

“可能5年没看出什么变化,但等到10、20年,甚至更久后,这些照片的价值就会展现出来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20-10-20 23:39 , Processed in 0.04460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