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57|回复: 0

徐文立「人類正常社會」理論系列(4):《人類正常社會秩序概論》網路增訂版自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9-12 06:30: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徐文立 于 2020-9-13 07:04 编辑

徐文立「人類正常社會」理論系列(4):
《人類正常社會秩序概論》網路增訂版自序

《人類正常社會秩序概論》網路增訂版自序

徐文立
(2018年5月)
(2020年9月12日重新修改發表)

        仰承天恩,拜英特網昌新,16年煉獄中潛心靜思成就的精神之子《人類正常社會秩序概論》2008年在香港出版後,增訂版2016年得以面世。2018年再上網路,提供免費閱讀、下載,翹盼批評。  

說起這本書,直到現在我依然覺得似在夢中,絕對不可想像:居然能在獄中寫下超長的家信,並順利帶出、傳出,且於2008年成書,簡直就是   上帝成全的「神蹟奇事」。我的《徐文立獄中書之一、二》亦是如此!只有感恩。

        那就不由得,想講一些當年在獄中不能講的話。

上個世紀的五十年代,我短暫在故鄉——安徽安慶(中共篡政前安慶原是安徽首府)的日子里,就聽到我奶奶(外婆。我奶奶早故,未瞻慈顏;故,我從來稱外婆為奶奶)講述反清革命壯士——徐錫麟的故事,我的耳畔依稀還能聽到那沈重的腳鐐在故鄉麻石條的石板路上,趟出的嘩啦嘩啦的聲響;還有那渾身帶著血漬的麻布一條一條撕下……,即「凌遲」行刑的慘烈……,聽聞感傷不已,銘刻在心。那年我12歲。

五十年代,中共既篡政得手,本應善待被統治者。可是,循著他們偉大導師列寧的遺訓:失敗的敵人會「以十倍的努力,疯狂的热情,百倍增长的仇恨来拼命斗争,想恢复他们被夺去的『天堂』」(注1)。於是,在全國範圍「鎮壓反革命」,殺人如麻,橫屍遍野;記得那划著紅勾的槍斃人的「佈告」貼滿了我們家附近的市中心的牆壁和電線桿子上,那紅色恐怖在我幼小的心靈中的震撼是不言而喻的。現在,想起依然令人不寒而慄。……

從1978年算起,至今也40年過去了,有人不解:在萬馬齊喑、噤若寒蟬、乍暖還寒的那個年代,徐文立,你們怎麼敢開始「拼命的生涯」,即一定會被打成「反革命」的生涯?因為你將面對整個武裝到牙齒的政權……。

難道不知死嗎?難道不知道這是「知其不可而為之者與?」吃了豹子膽?!

這些朋友想必也知道:這個中國是我們的國、我們的家!這社稷是我們的社稷!「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崑崙!」這些醍醐灌頂的名句,這些振聾發聵的豪言壯語,可能在某些現代人看來,十分迂腐,不合潮流;可是在我,那是自開蒙就滲入血液中的精神,和中國士大夫應有的基本品格;有這樣的情懷和品格,那就會很不一樣,那就會真的很不一樣!有這樣的情懷和品格,在我會真真地去做,去赴湯蹈火,義無返顧,毫無猶疑,否則自己會永無安寧。

猶如我的外公當年厭惡官場貪腐,寧可辭去「鹽官肥缺」當私塾先生的清純品格,一旦沁入我心,我必一生追隨,安於清貧,不求奢華。

以至我也會為自己女兒取秋瑾的「瑾」為她的名,叫「徐瑾」;希望她既有女兒般的溫婉,更有男兒的豪氣,有民族興亡的擔當。

可能這就是所謂「傻傻」的我,如附在本書《人類正常社會秩序概論》網路增訂版首頁、1979.10.1「星星美展遊行」前作為總指揮、在民主牆前的那張照片所示似乎行將「就義」的「傻傻」的徐文立。







年輕時代的我就有了的這股子「傻」勁,但凡這股子「傻」勁上來了,九頭牛也拉不回來的。當年,1963年我高中即將畢業,我是班主席,功課幾乎門門名列第一,可是「我要自學」、不滿填鴨式的教育的念頭上了心,九頭牛也拉不回來,母親、哥哥、姐姐們怎樣苦勸也無濟於事,最終我休學自學,主動放棄報考大學,可能也成了當年的奇聞。

我自由了。

自由,其實也是一種無形的壓力;加之日後政海險惡,暗箭頻乃,將我塑造成了今天這個樣子。這,也許僅僅是長江流域、皖北士子共有的特質:北方人剛毅豪爽、南方人柔韌持久,兼而有之。

……

1978年11月26日我和戴學忠率先衝擊報禁,辦了北京民主牆第一份民辦雜誌《四五論壇》的前身《四五報》,它開宗明義就宣布:「中國,除台灣省(當然還有香港、澳門)外,現在還沒有一張非官方報紙。 ……對立面的互相依存,又互相鬥爭。 ……這就是《四五論壇》發刊和存在的理論基礎。」



我創辦《四五論壇》倡導的就是政治和意識形態的多元化。

作為務實的理想主義者,我沒日沒夜地和同仁們一起抗爭、苦戰,一直撐到1980年初,前後共17期。

1979年整整一年,民主牆前的民主討論會、大陸的第一次民意測驗、呼籲救人、大陸的第一次由民間公佈對政治犯的法庭的審判記錄,我都是親力親為……。

1979年10月1日中共30年大慶日,中共由於經濟頻臨崩潰放棄例行的國慶遊行,我和同仁們卻成功地組織了民間 「政治要民主、藝術要自由」的「星星美展」游行,結果是全勝而歸……。

1980年我提出呼籲全面的政治經濟改革的「庚申變法二十條」成為我的政治綱領和理論基礎,前幾年日本NHK電視台還專程從日本到美國我的家中追蹤採訪「庚申變法二十條」,他們認為至今看來仍然有它的現實意義。

1980年春節和夏天,及1998年5月—11月我們兩次組黨嘗試。1998年最終建立起中國民主黨,衝擊黨禁;儘管中國民主黨今天在大陸還沒有取得合法地位,那實際也已經是客觀存在,僅僅在國內外就有幾十個分支機構,公開或秘密,而成為了不可能被中共消滅的政治力量。

結果是,1981年4月9日開始,我兩度被判刑共28年,實際坐牢l6年……。

其實這一切對於我,僅僅緣於一個單純的想法,就是:毛澤東三巨頭死了,中國該變了!我們不幹誰幹?!

我們中國古往今來,有多少志士仁人不也都是拋妻捨子,殺身成仁的嘛!我們這一代人有什麼就捨不得的?!我們這一代人也應有擔當和責任。

有意義、有價值的人生,並不在乎壽命的長度。

今天回想起來,其實是有聖靈在冥冥之中牽引——

        當我在獄中不得不用書信的方式寫出我對中國和人類社會深層次問題的思考的時候,我還不是一個基督徒。但是,我內心有  上帝、或上蒼的信仰。當時,只是一直在思考中國1949年之後的重重苦難的根由是什麼?是所謂的共產主義和共產主義變種的社會主義。那麼,共產主義和共產主義變種的社會主義又錯在哪裏?思來想去,我的結論就是:錯,就錯在背離人類正常社會秩序上。但是現在看來,背離人類正常社會秩序的問題,不僅僅在原來的所謂的社會主義的國家,幾乎成為了東、西方國家的通病和共同誤區,美國也不例外。這樣看來,我這本小冊子就更有了特殊的普遍意義。

這小書就有可能成為:我一生對人類社會最有意義的奉獻。

所以我就更願意奉獻出來,供免費閱讀和下載,讓更多的人了解、延展,當然也願意聽取更多的批評。

在獄中我能夠寫這些,又能夠傳遞出去,完全是女兒的來信和向我詢問的問題給我提供了機會,讓我有可能從中國傳統思想中,引申出了人類正常社會的秩序、和不得背離的思路。

出獄之後,來到美國,2009年1月17日我把我的基本思緒和核心內容做了以下的概括:

「我認為,人類正常社會秩序是由三個支點在支撐著:
1)人人生而平等;
2)人生而有差異;
3)人的不完美性;」(注2)

2010年8月19日—11月6日我爲紀念辛亥革命一百週年進行的歐洲萬里行時,我進一步地把以上的思考,闡述爲:中國(乃至世界的)前途不應再是「現代化」,而是「正常化」。

「『正常化』三個基本點是:
1. 人,生而平等,即人的尊嚴,權利和機會應該人人平等。
2. 人,生而有差異。即社會政策可以向弱勢群體傾斜,但是要反對不勞而獲、坐享其成,承認多勞多得、合理差別。
3. 人,生而不完美。所以要法至上。任何個人的自由是法治下的自由;公共權力更是法治下、以及反對力量和公眾輿論監督下的公共權力。」(注3)

我1993 年5月26日、2002 年12月24日前後有幸蒙美國克林頓和喬治·W·布什政府與各民主國家及國際輿論特別營救,最後2002年聖誕夜舉家流亡美國,2013年5月26日在美國常春藤大學之一的布朗大學榮獲榮譽博士(L.H.D.)並服務十年,直至榮退。同年申請在中國民主黨全國聯合總部主席職位上退休。





其中,2011年是對我的人生有特殊的意義的一年。

就是在這一年,我在  主的愛僕的引導下,在連接中美兩國的太平洋中受洗,成為了基督徒。之後,我這才明白,人類正常社會秩序,其實都是  上帝的律、  上帝的旨意。(當然有朋友,願意我將「“符合上帝的法则”可改为“符合天理良知的法则”」。)

我強烈地認為,二十世紀的災難一直蔓延至今,是東方的中國完全拋棄哪怕是虛偽的社會主義,西方完全拋棄所謂的民主社會主義,回歸人類正常社會秩序的時候,來到了。

人類社會只有遵循  上帝的律、  上帝的旨意,人類才能夠避免人為的社會災難。

全世界都知道,現在不少的中國人很「任性」;其實,是「焦躁」,更是對中國未來的不確定性的「焦慮」。毛澤東時代,中國大陸是「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上九天攬月,下五洋捉鱉」、「超英趕美」。當下,習近平是「不忘(共產主義)初心」「實現中國夢(從這近8年習近平執政軌跡、親信吹捧看,實質上是他超越毛澤東的「千古一帝」夢)」,揚言:「我們只用了30年就完成了西方大國幾百年現代化的進程」、「我們要不甘於世界的現有秩序,要成為世界規則的制定者」、「21世紀是中國的世紀」、「一帶一路,走向世界」、「中國必定超越美國,本世紀取代美國不在話下」等等,而且最囂張和最危險的是在於:中共透過它的「大文宣」不斷叫囂:我們(中共)的利益在哪裡,我們(中共)的邊界就在哪裡。換言之,現在中共的利益已經在美國華爾街的話,中共他們的邊界就在美國華爾街……。如今,中共可以違背自然和國際法在南海肆意建造人工島,那麼明日中共難道就不敢在世界各地、甚至舊金山外海建造人工島……,直接威脅美國和世界的安全?!

中共開始了新的「大躍進」,進而妄圖稱霸世界的時代。

全世界和人民不得不警惕啊!

可是作為中國人,我在美國工作和生活了16年(至今18年)之後才深深感到,雖然這幾十年中國大陸的經濟發展和基本建設發展很快,但是就中國總量上和美國比較,文明程度和鄉村建設,中國大陸比美國整整落後了近一百年;美國的自然環境更不是中國可以企及的:美國幅員遼闊、物產豐富、三面臨海、北部還有五大湖;自由的環境和基礎科學堅實,發揮濟濟人才優勢,使其科技高度發達。記得,七十年前的日本也曾經有過「不可一世」的時代,只有屢建奇功的山本五十六因為在美國留過學,他曾經告誡日本人,日本惹了美國,必敗於美國。一語成籤。我在美國工作和生活了16年(至今18年)之後才清醒地認識到,美國才是一個基本上實現了「人人生而平等」、「無為而治」的法治國度。

但是,即便在這樣的國度:在學校,校長就是校長,每逢畢業典禮遊行,校長一定走在隊伍最前方,衣飾出眾,權杖開路;在公司,董事長就是董事長;在國家,總統就是總統。反而,沒有社會地位的「所謂絕對的平等」和社會待遇的「所謂的絕對平均」。為什麽?因為他們懂得「人人生而平等」,不代表社會地位的絕對平等和社會待遇的絕對平均;「人人生而平等」指的是人格尊嚴和公民權利上的平等。

造物者,在安排群體生活的人類社會時就注定,讓人們「生而有差異」。道理很簡單,一個學校不可能人人是校長,一個公司不可能人人是董事長,一支軍隊不可能人人都是司令官,一個國家更不可能人人都是總統。「人生而有差異」暗合了人類社會生活分工合作的需要。當然,這差異也不會到了不合理的程度。上下社會階層合理的流動才是社會有活力的源泉。這些維度之間不矛盾、可以和諧共存。

可是,深受「歐洲文藝復興負面影響」和「共產主義實踐」,特別是毛澤東實質上的「假民主觀、真無政府主義」的雙重洗腦後遺症的中國,卻「平等」的不行、「自由」的不行、甚至「民主」的不行;中國民運至今不能形成有公義、有成效的反共隊伍就是緣於毛澤東的遺毒,遇人不淑識人不善和自身的先天不足,更有中共外派人員倚仗財力和眾多爪牙對無法設防脆弱的民運的長期滲透和掌控;中國民運不知道、也不想懂得「人,生而有差異」;不知道、也不想懂得雖然「將相寧有種乎」,但是「將相」一時一地就只有特定的「領袖群」。

「平等」不可能絕對;「自由」是在「法治下的自由」;「民主」是有權利的「讓渡、代議」的民主。

史上「無信」、「歹毒」莫過於毛澤東,世上「無情」、「專制」莫過於共產黨。從1921年開始的漂亮政治口號,假大空的政治承諾,既成全了他們,也夢魘了他們。毛澤東從1949年到「文化大革命」的不間斷的折騰,某種意義上,不就是漂亮政治口號,假大空的政治承諾的夢魘嗎?中共和一切政客一樣,謊言比真話說得還好聽!

現在,就如習近平明明想做一個專制的「紅色皇帝」,卻偏偏要高舉毛澤東的「為人民服務」,當人民的勤務員,高唱:「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們的奮鬥目標」,真是好聽!不然,專門會揣摩「上意」的幫閑走狗為什麽要轉著彎地,才能騙到全國人民叫習近平為「大大(實際是爸爸)」、彭麗媛為「麻麻(實際是媽媽)」呢?!最近,在中國新的罪名竟然叫「不知敬畏」真是霸道又張狂。

所以,我要說:漂亮的口號是政客、更是民眾的夢魘!作為所謂的漂亮口號「中國夢」的「人民的勤務員」的習近平,竟然恬不知恥「誘使」全國人民叫他為「爸爸」,難道還有比這更大、更虛偽、更恐怖的「中國夢魘」嗎?!

幾個世紀,最大的漂亮口號就是所謂「現代化」。那麽,人們指望的「現代化」實質內容,主要有二條:

  • 人類的物質財富會越來越極大的豐富。
  • 人類財富的分配會越來越平均的分配。


「現代化」除了隨著科技的進步,的確給人類帶來更多的物質享受和便利之外,人類財富的分配並沒有越來越平均,就這樣不平均,地球都無法承受,要想人類的物質財富越來越極大的豐富、分配越來越無差別的平均更是不可能。中國的所謂模式不可能持續、歐洲的衰微、世界性的紛亂皆源於此。看看臺灣的紀錄片《± 2℃》就知道這是不現實的。我們不要自欺欺人了。所以我願意,把我曾經提出過的《第三共和宣言》中的「自由均富」修改為「自由富裕」,以防止所謂「現代化」及「均富」在一般意義上的偏頗和弊端。

我在美國生活的16年(至今18年了),讓我很欣賞許多美國人「閑適」的生活態度,既追求「人人生而平等」,又承認「人人生而有差異」,更明白「人人生而不完美」,以平常心過著正常的生活。

我希望,人類用「正常化」「正常社會秩序」替代「現代化」「絕對平均主義」的追求。這就是我2008年開始將16年牢獄生涯的思考結晶《人類正常社會秩序概論》獻給全人類的全部原因。

我以下的附件中的三、四(臺灣的紀錄片《± 2℃》等略),就是讓讀者可以看到,觀念的改變,對人類的重要;以及不堪重負的地球,需要人類的新觀念、新態度。

這些就是我發表《人類正常社會秩序概論》網絡版的時候最想講的話。


(注1)
「從資本主義過渡到共產主義是一整個歷史時代。只要這個時代沒有結束,剝削者就必然存在著復辟希望,並把這種希望變為復辟行為。被推翻的剝削者不曾料到自已會被推翻,他們不相信這一點,不願想到這一點,所以他們在遭到第一次嚴重失敗之後,就以十倍的努力,瘋狂的熱情,百倍增長的仇恨來拼命鬥爭,想恢復他們被奪去的‘天堂’,保護他們從前過著甜蜜生活,現在卻被‘平凡的賤民’弄得貧困破產(或從事‘平凡的’勞動)的家庭。」
——(列寧:《無產階級革命和叛徒考茨基》〈列寧文選〉第三卷第636頁)

(注2)
《徐文立:2009年1月17日我的基本思緒》

(注3)
《徐文立:2010年8月19日-11月6日歐洲萬里行的思考——中國前途不應再是「現代化」,而是「正常化」》

附件——《關於人類正常社會秩序和法治的探討》
(2015年3月开始,2-4內容略)
On Saturday, March 7, 2015, 徐文立:

諸君:我(徐文立)的簡要回覆——
人類社會由於「某種」原因,有個「剛」性的、幾乎是人類自身不可克服的力量、在「無情」地制約著「注目禮」式的等等慾望,所以我在獄中寫這個、後來被我命名為《人類正常社會秩序概論》的小書,出獄後我才可能把這些概括為:

我的基本思緒
(2009年1月17日)

2008年11月15日,我的著作《人類正常社會秩序概論》在香港出版之後,不少朋友問我的基本思緒是什麽,現在,我概括回答如下:

(一)我認為,人類正常社會秩序是由三個支點在支撐著:
1)人人生而平等;
2)人生而有差異;
3)人的不完美性;

(二)我認為,建立自由民主的政治制度需要兩塊基石:

1)全社會的高度自治;
2)公民用契約合法擁有包括土地在內的私有財產的神聖不可侵犯;

我認為,一切正確的思想、哲學、法理、法律、和政治意識形態,皆應來自於自然和自然法則。

「人人生而平等」既是政治意識形態,又是來自自然、而且是最自然不過的自然法則。「人人生而平等」作為政治意識形態太久遠了,以至於人們忘記、或忽略了「人人生而平等」是來自自然、而且是最自然不過的自然法則。任何人,不管他是榮華富貴一生,還是窮困潦倒一生,或平庸無為一生,都是:生,赤條條而來;死,赤條條而去,這就是「人人生而平等」自然法則的自然基礎。

也許,對人皆是「生,赤條條而來」,不會有不同看法。可能,對人皆是「死,赤條條而去」,會有歧異。因為榮華富貴者,可能是穿金戴銀而去;甚者,身後有金山銀山;無錢無權的孝子也難脫俗,或紙紮個電視、別墅什麽的……。這些,不論抱任何觀念的人,恐怕都明白是做給活人看的。

即便,有人持有靈魂說,恐怕也不會否認死者是無知覺、無意識的。這樣看來,「死,也赤條條而去」,不會錯到那裏。

當然,也有人認為「人人生而平等」是神授的。在這點上,相信不相信神授論,並不重要,至少都不能否認,人是大自然的神奇的造化之物,就如許多中國人並不相信  上帝,但是他們卻相信老天爺的神奇的造化一樣。

所以說,「人人生而平等」是最自然不過的一個自然觀、自然法則。把它推為政治的意識形態是後來的事情,特別是西方文藝復興之後。

最後爭論的焦點可能將是「人生而有差異」這個論斷。所謂「共產主義」、或是「社會主義」所以敗亡、「社會福利主義」難以為繼,說明不承認「人生而有差異」不符合人類必然群體勞作、分工合作及和諧生存的實際,是一切極左思潮的根源。「差異」幾乎是「剛性」的事實,有些一般性的「差異」當然不是不可克服和逾越的。這和「人生而平等」指的是人格和尊嚴的平等,不是社會結構中的地位和分配結果的絕對平等是不矛盾的。

(2)在 2015年3月7日 上午12:27,徐文立 寫道:

        謝謝你在看《人類正常社會秩序概論》,我那本小書的意義在於是對中國和世界未來的思考——

中國前途不應再是「現代化」,而是「正常化」
——歐洲萬里行的思考
(2010年8月19日—11月7日)

今年夏天,我自5月18日開始至8月25日在歐洲14個國家,為紀念「辛亥百年、顏色革命、結束專制、再造共和」行走了三個多月。我的體會是——中國前途不應再是所謂「現代化」,而應是走向「正常化」。

人類幾百年「現代化」的歷史表明,「現代化」有利有弊,個別領域弊大於利。

歐洲各民主國家的民眾普遍沒有了「現代化」的焦慮,生活得安逸和從容,因為不論是老牌的西歐國家(英國、德國、法國、奧地利、荷蘭、比利時、盧森堡、愛爾蘭和2006年我曾去過的瑞士、西班牙)、北歐國家(丹麥、挪威、瑞典和2006年我曾去過的芬蘭)、還是新近顏色革命回來的原東歐國家(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以及2007年以來去過的澳洲、日本、加拿大,不但處於「後現代化」時期,而且處處呈現出「非現代化」的表征,人們普遍崇尚自然、天人合一,越來越察覺社會民主主義的福利社會難以為繼,作為後發國家的中國自然應該明智地把我們過往一味追求「現代化」的方向,調整為天人合一的「正常化」的方向。特別天人合一等等最優秀的諸子百家的哲學思想就生發在我們中國秦朝之前的封建社會。封建不應再是落後、錯誤的代名詞。

「正常化」三個基本點是:
一、人,生而平等。即人的尊嚴、權利和機會應該人人平等。
二、人,生而有差異。即社會政策可以向弱勢群體傾斜,但是要反對不勞而獲、坐享其成,承認多勞多得、合理差別。
三、人,生而不完美。所以要法至上。任何個人的自由是法治下的自由;公共權力更是法治下、以及反對力量和公眾輿論監督下的公共權力。

然而,在當今中國只有完全結束了中共的一黨專制才有可能順利實現社會生活的「正常化」。我們還要走很長的路。


全文附件1-6

(1) 徐文立:『漫長的聖誕夜和我對未來正常社會的願景』講話視頻及說明

(即席講話,難免有一些語病、口誤和不盡準確處,日後會重新整理)


(2) 徐文立《人類正常社會秩序概論》增訂版『亞馬遜』出版


(3) 中國的變局與破局 - Changes and Break Through in China

徐文立先生在加拿大,溫哥華演講錄音 2013年8月13日


(4) 中 國 大 勢


(5)免費閱讀、下載《人類正常社會秩序概論》:


(6)《徐文立視角》




世界日報.jpg
001.jpg
四五報.jpg
3.jpeg
2.jpg
1.p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20-9-25 17:59 , Processed in 0.054059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