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646|回复: 0

困扰华裔社区的AA问题,只能进不能退 (4 of n)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26 14:53: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针对相应的post, 早间谈到------>

这正是我要讲的:

1) 并没讲哈佛在华裔社区的录取人数是0;
2) 通过过去这几年的观察,被哈佛录取的真正做学问或搞学术的接近0: 注意到有人是因为传教上哈佛的,有人是因为拉琴上哈佛的,这里又增加了打网球上哈佛的 (我估计这家打网球上哈佛的应当就是圣地亚哥地区的H姓女生),还有人是啥也不是就因为家里穷的SAT分数极低的上哈佛的;
3) 被哈佛defer or deny的当中,极高分的比例反而极高(在SAT被调整和改革之后,1580之类的分数已经不算"极高分"了, optional essay在22分之内也谈不上"极高分"了):这些极高分的学子(不见得非是华裔不可)当中,愣头愣脑的只会考试而不会体育或不具leadership的比例同样接近0  ---   就因为人家只以体育为爱好,而不把体育当饭吃,这类高分反而啥也不是?有一种讲法是,就像毛泽东当年宁可重用陈永贵乌兰夫阿沛阿旺晋美也不肯重用邓小平之流,并不是因为邓小平之流很笨很不能干,而是因为陈永贵之流威胁不到毛泽东。有这种看法的台港小中偏多,因为他们已经经历过1990年代末的加州版本的AA大辩论,并已经观察到那些name brand的第2轮第3轮的aftermath,"也就那么回事"的概念已经建立了起来。

4) 要注意: 每年哈佛录取的小两千人当中,被拿出来1惊1诈的做politically correct宣传之用的毕竟是少数,剩下的那些vast majority到底是谁,这才是关键。另一种酸不溜秋的讲法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这里头的问题是2-fold:  1) based on this type of admissions pattern, 这到底是不是个葡萄?!  2) 就算这是个葡萄, 牠偏偏给谁都吃,就不给你吃,你有责任,有义务去犯那个贱?!

Since Harvard discredits (academic) merits to this degree, discrediting the Harvard name brand is far better a solution than the lawsuit itself.

=====[earlier inputs]=====

困扰华裔社区的AA问题,只能进不能退 (3 of n)

还有两个问题:

第1个问题是: 以前,某个县里谁上了哈佛,那是当地喜闻乐见的新闻,现在越来越变成了confidential information和privacy之类的信息。最根本的原因是哈佛无法解释那些被录取了的到底优秀在哪里,到底"德智体"全面发展到了何等牛B的程度。注意,我们讨论的是本科招生。至于研究生,很多学校的研究生是招不满的,哈佛的美籍老中和国际老中多了去了。之所以把哈佛的holistic招生与文革期间的工农兵学员招生做比对,是因为其间的true spirit出现了惊人的雷同:文革工农兵学员的distribution基本是80%以上的干部子弟,5%左右的真正工农子弟,15%左右的经过村支书certify过的漂亮女知青。然后,在宣传时重点宣传那5%的真正工农子弟,让所有民众都知道,"王大爷的女儿上了大学","赵桂兰的儿子上了工农兵的清华"。哈佛工农兵学员的distribution也基本一样: 80%以上是美版干部和国际版干部子弟(奥巴马的女儿,高尔的女儿之流,某美国版本的"国企"老总的小孩,习近平的女儿,非洲酋长的儿子等等),5%左右是真正的美版工农子弟,15%左右的是各族裔漂亮女生(大家注意到没有,学习一般般但文体好的亚裔女生和老墨女生反而容易进哈佛?)。然后,在宣传时重点宣传那5%的真正美版工农子弟,让所有民众都知道,"这家车铺的女儿上了哈佛","那家餐馆的儿子上了哈佛"。

第二,美国的平权法案(AA)是指导性的建议性政策,地方性的"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空间是非常大的,联邦部门无法强制任何地区或机构执行AA。比方说,加州大学,作为堂堂的州办公立大学,而加州作为西(方)共(产党)的政治大本营(BTW,我反感"白左"的提法,力主"西共"的提法),由于其人口结构的特殊性,假如楞要执行AA,那么,黑人学生将远远超过10%,老墨学生将远远超过30%,但这条AA早被加州选民唾弃,并早被加州大学大大方方的取消了。2017年,加大伯克利的老墨学生仅占14%(加州的老墨人口远远不止14%),黑人学生仅占2%(加州的黑人人口远远不止2%),而亚裔则占了31%(加州的亚裔人口远远不足31%),超过了白人的30%,外加国际生的亚裔,加大伯克利的亚裔学生超过40% ---- 换句话,加州的AA废了也就废了,天并没塌哈来: 下图是2017年的伯克利本科入学数据:(因字节限制,附图从略)

另一方面,哈佛则为了控制亚裔学生人口,拼命的/迫不及待的/自告奋勇的/争先恐后的/疯抢般的要执行AA: 举黑人为例,争取到那些黑人名额之后,并没有拼命招美国国内的黑人,而是招了肯尼亚某总统的儿子,尼日利亚某石油巨头的女儿,索马利亚某金矿矿长的孙女等等,不一而足,然后象征性招个芝加哥枪战重灾区的孤儿和巴尔的摩的某勤奋黑女,然后拿到媒体上宣扬他们与黑人心连心。下图是2017年的哈佛本科入学数据:(因字节限制,附图从略)

所以,一个比较公道的做法是:你哈佛干脆讲"我想要招的就是那类人",并且撕开"我哈佛就是老大"那个牌坊,停止讲这家小孩的EC不行,停止讲那家小孩的leadership不好,那反而让人舒服些.

======[log of earlier inputs]======
上次提到文学城那3个字(attached), 总体(那种论坛)存在一个方向性的问题:那种麻将战术主要集中在如何适应美国版本的工农兵学员招生政策,而不是如何尽早结束这种政策:标准化考试并不是美籍亚裔/华裔发明的,在"德智体全面发展"的新花样之后,小中的德和体并不差:黑人的大球和田径厉害一些,但黑人的游泳并没强到哪去,就算种族平衡是美国的头等大事,为什么只是selectively针对亚裔的强项而AA,而不针对其它族裔的强项而AA?可不可以硬性规定洛杉矶底特律芝加哥的监狱内所关押的黑人不得超过当地inmate总数的12%?  千说万说,与当初给犹太人穿小鞋一样,是个十足的种族问题:你混的不好,他们会屌你,你混的不是很差,他们会屌你even more。这些道理,很多人都懂。问题是:在中文世界嘀咕这些事,没啥用途:而在主流英文媒体,每次相关议题出来,在后面的comments里头,亚裔分量严重不足,并且严重缺乏黑墨社区那种志在必得的气势。我想,可能是第一代老中的英文不灵:何不发动母语就是英文的下一代去参与那些debate呢?比方说,"你只会考试,其它不行",你可以讲,"我不认为你的EC/leadership比我强哪去,你为什么不既考高分又打好球,来赢得你那铁板钉钉的牛B性和伟大性?"  (while I don't think your EC/leadership is better (than mine), why don't you just do the outright thing by having both good grades and good sports so that you can proof your superiority?)

从这个意义上讲,亚裔真要学犹太人:人家在1920年代被穿小鞋,30年之后的1950年代,人家的"漏网之鱼"已经凝聚成了力量。比较哈来,从1980年代的台港小中被修理算起,已经30多年过去了,亚裔社区的"漏网之鱼"(那些7撞8撞而撞进哈佛的那类小中)似乎没有形成任何气候/器候......

=============【earlier inputs】=============

Ed Blum的effort是非常好的,至少reveal了那些肮脏的问题,要继续支持,希望今年年底之前,appeal能进入过堂程序。但是,单靠这条途径远远不够。1920年代,哈佛用各种借口刁难犹太人,但是,到了1950年代,已经从哈佛毕业了的犹太人已经可以团结起来,为后来的犹太学子开路。在华裔社区,哈佛刁难华人不是现在才有的,早在80/90年代就刁难过华人学子(当时的小中以台港华人为主),这也是当初加州取消AA的background之一:  diversity绝对就是借口----假如diversity不能有效抑制亚裔学子,另外的excuse一定能炮制出来。


还有1个问题:就在SFFA跟哈佛打官司的途中,我个人微信群居然遇到了一个屏面出现两条哈佛长/哈佛短的gossip. 大背景是哈佛拉拢了习近平的女儿,从而打开了大陆的marketing通道。有渠道拎习近平耳朵的,要提醒一下这个marketing的雕虫小技: 假如习近平执迷不悟,"习近平女儿的佛哈学位算个屌"是下一个movement。以下是我今早就这个问题的thoughts.
==================

这是1个彻头彻尾的种族主义问题:种族主义没有蓝党红党之分,只是墨刁与黑暴的吃相难看一些罢了。事实上,奥巴马时期,专盯华人商家的就是黑暴与墨刁。事实上,举NMSF为例,在白人相对集中的地区,以前是勉强愿意公布NMSF的结果的,由于年复一年的白人结果不理想,当地报纸已经不愿意报道这些新闻了:加州愿意大大方方报道这个结果的唯一大报是San Jose Mercury News. 换句话讲,假如白人(不管蓝白还是红白)的总体考试结果不是那么的失望,discredit考试成绩的运动绝不会如火如荼到这步田地,背后的背后(两个背后)是"in the name of helping the disadvantaged", 这也是基督文明的精髓所在:其实,大陆的东犹太也在大陆内部玩类似的游戏。比方说,既然有帮助学习障碍的小孩这一条,就有白人家长用钱把小孩包装成"special needs"。 哈佛招生的核心手段就是隔着布帘子搞黑箱作业和拒绝量化。比方说,假如哈佛拒绝或defer了某男小中,假如哈佛明确讲该男小中的"鼻子"难看("鼻子"可以是stats, EC, sports, personal trait, or anything else), 接下去的问题就是你哈佛敢把录取了的"鼻子"拿出来show show么?另一个明显的趋势是favor学习一般般的女小中,很明显是为Cambridge的男生提供高档慰安队伍。加州表面上取消了AA,但鉴于州"人大"的立法压迫,实质上已经用变通办法恢复了AA以确保黑墨的百分比,并通过transfer admission guarantee等渠道为差学生规避了考试问题。

解决办法有两个:一是彻底推翻AA,第二方案是,既然你抱住AA不放,那就把AA enforce到所有领域: NBA必须招收50%的女人,3%的瘸子,12%的亚裔,建筑工地的阿美糕不能超过总用工的12%,IRS的tax bracket和local的property tax不可以量化,必须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原则在holistic review的办法下允许各界没完没了的扯皮。

总体讲,高分低能的问题肯定存在,但低分高能的概率更低:更重要的是,经过这么多年,如今冲哈佛的小中丝毫不是那种愣头愣脑的只会考试的书呆子。在问题没有得到解决之前,有一件事大家可以做的:既然哈佛坚定不移的走工农兵学员路线,你至少没有责任没有义务去怀揣着颗虔诚的&1惊1诈的心,居然真的把哈佛当根葱:牠们朝西北方向革命,你就朝东南方向奔跑就对啦。

PS: 我当然同意一点,相当一部分红党人士吃相要文明一些。关于选票方面,两造该咋办就咋办:我个人长期选红党,但要求老中社区的餐馆大厨也去选红党,不见得可行。(还有,不知道文学城相关论坛的坛主是哪个狗日的,死死不让老子进去谈相关看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20-9-24 06:12 , Processed in 0.042306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