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085|回复: 0

曾世界瞩目中国虎女落惨境 富豪前夫不付赡养费靠救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8 20:48: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正商参阅

因发起华南虎南非野化训练项目而让世界瞩目的“中国虎女”如今境遇凄惨。

筹集巨款耗费精力进行多年该项目,自己却被美国丈夫“开除”出局,而打离婚官司一打就是7年,家产没分到,法庭上的相关信息又成了刷屏的“‘华南虎女’夫妇挥霍捐款维持奢侈生活”的新闻。







好容易去年底法官判了男方要付赡养费,结果拖到现在也是一分不付,对方说自己穷得每天就吃一两镑的饭,女方在法庭上也说自己如今身无分文。



华南虎是中国的独特虎种,被认为已基本在野外灭绝。

被称为“虎女”的中国女子全莉发起华南虎野化训练计划,将中国的华南虎送往南非驯养。

全莉是什么人?根据她自己的介绍,她1984年从北京大学毕业远赴欧洲,1989年获美国沃顿商学院MBA学位,1990年起担任了著名时装品牌Gucci的全球品牌认证官,1997年,辞职专攻濒危华南虎的重新野化,2000年在英国成立“拯救中国虎国际基金会”,后在伦敦、北京和香港都有办公室。

全莉1990年与沃顿校友、美国人斯图尔特·博锐相识,博锐后来是任职于德意志银行的高管。

2001年俩人结婚,博锐离职,俩人定居在一套能一览泰晤士河全景的豪宅。



俩人接连放弃高薪工作,投入这项耗费巨大财力精力的项目中。

在《三联生活周刊》2007年的一篇报道中,全莉称“野生动物保护基本上是一个无底洞……到现在这个项目已经投入了1000万美元,绝大部分资金都来自全莉夫妇的个人收入”。

2002年5月,博锐在南非购置3万公顷土地,作为华南虎野化项目基地,在11月成立了中国虎南非信托机构,作为中国虎野化项目在南非的执行机构,并在此后提供项目的支持费用。从2003年起,陆续有多只华南虎从中国的动物园内被运到了这里。

该项目运作过程中,收获了大量赞誉,得到过国内外各界名人的支持,比如成龙(官网形象大使)、郎朗、演员Michelle Yeoh等,名人捐款达百万,但也引来了颇多质疑。有人质疑他们的动机是利用项目圈钱。

2012年7月24日,博锐解除了全莉在基金会的职务,这意味着让全莉与钱以及她视作一切的老虎完全“隔绝”。

8月,全莉向伦敦的高等法院发起了离婚诉讼。官司一打,就是7年,至今未果。

据《环法视野》2018年12月的报道,截至当年官司已经花去法务费700万英镑。

根据英国《每日邮报》2013年12月18日的报道,和博锐打离婚官司时,全莉17日在法庭上自曝称,拯救中国虎国际基金会的一部分款项都被她和丈夫挪用,用于维持自己奢侈的生活方式。“我们把这些钱用于私人用途。我们去吃豪华大餐,喝昂贵的酒。”

消息传回国内,相当一部分人质疑全莉多年的慈善事业是一场骗局。在国外网站上也有相当数量的新闻称,著名的“中国虎女”利用慈善基金维持奢侈生活。

2013年12月24日,全莉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称,报道断章取义,与实际陈述有出入,公众对“拯救中国虎”的捐款,已全部用于老虎项目本身。

“首先要澄清的是,养虎使用的资金,几乎全部是我们自己的钱,公众捐款只占很小一部分。”全莉对北青报记者说。

全莉还表示,她对财务会计这些一窍不通,这么些年,丈夫一直告诉她,“慈善、信托机构和公司”是一体的。那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种欺骗。

“我也问过他,有没有做违法的事情,他告诉我没有”。

全莉指出,博锐利用该公益基金违法获益,并称“所有人都被我丈夫利用了”。

而博锐则对记者表示,会证实全莉说的不是真话,但一时没有拿出证据。

为拯救华南虎而设立的基金会是离婚大战中的重要部分。

基金会5000万镑资金的分配是离婚官司的核心,全莉认为自己该得到的要比博锐准备分给她的更多。

全莉的律师表示,博锐将所有资产(5000万镑)都注入了该信托基金,他自己分文未留。这显然令人难以置信。该信托基金有“前门”和“后门”,这让博锐可以在任何时间将资金转移出来。



全莉说,博锐通过建立信托机构来“偷走”部分本属于她的财富,她认为应该得到2500万英镑的财产。

博锐对全莉的指控予以了否认。

据彭博资讯,官司的关键在于这笔信托资金是否属于婚后财产,以及根据婚姻诉讼法,男方是否能从中受益。

据媒体报道,法官Paul Coleridge认为俩人的行为是极大程度地不诚实,同时怀疑博锐想通过基金会来避税等。法官决定,冻结基金会的几乎全部财产。

据《北京青年报》,2014年1月,博锐在法庭上展示了另外一位独立董事David Thomas的证词,称全莉的指控完全是虚假的,是为了在离婚中争财产。

据《每日电讯报》,2014年10月的听证会上,博锐再次否定了全莉对他将基金花在晚宴和酒水上的指控。

博锐回应道,全莉完全是在撒谎,他没有动过基金中的一分钱,全莉试图毁灭一起建立起来的基金会。

法官Paul Coleridge判决,这笔财产不属于婚后财产。法官认可博锐没有不恰当使用基金的行为的说法,并且指责全莉不能被信任。

基金会独立董事David Thomas对这一结果很高兴,因为“慈善财产可以免受侵犯”。

全莉对这样的判定感到失落,表示法官的判断依据中缺乏一些细节,向上诉法院申请重审获批。

据《每日电讯报》,全莉也打算向法院诉求她应分得两人余下财产中的大概200万英镑的财产,包括在伦敦和法国的房产的部分价值。

2015年年末,《每日电讯报》的记者试图联系与基金会在伦敦的慈善会分部联系,但据说已经在6个月之前搬走了。

2018年12月,伦敦的高等法院举行听证会,法官Nicholas Mostyn有了不同的看法。

他认为博锐“并不诚实”。

Mostyn表示,博锐用中国虎基金会隐藏资金,以在长期而痛苦的离婚大战中获益。

法官判令博锐每月付给全莉5300英镑的赡养费。



全莉的律师表示,等了6年,全莉终于得到了公正。

全莉向法官提到,2001年博锐诉讼德意志银行诽谤,把得来的约2000万英镑投入老虎基金。

据Fast Company,博锐通过投资木材和太阳能来支持老虎的生态野化,也把自己的2500万美元的积蓄用于此。

在这场听证会上,博锐因发表“幼稚和滑稽”的评论而被法官斥责。他说,由于有化学专业知识,他能“合成可卡因”“可能能够作为毒贩而赚钱”。

博锐没有请律师,他告诉媒体自己会上诉。

博锐因没有付一分钱赡养费,最近被全莉再次告上法庭。

据《每日邮报》,伦敦高等法院近日就此举行了听证会。

全莉的律师说,博锐没有兑现每月应付的5300英镑赡养费,现已欠款约3.8万英镑,全莉在想方设法迫使博锐还清。

50多岁的博锐表示,因为资金全部投入老虎事业,现穷困潦倒,靠亲人朋友接济。而同样50多岁的全莉也声称自己身无分文。

博锐当天没有现身,他与法官电话对话,并表态,“自己很想这么做,任何能让这件事画上句号的行为,他都愿意”。

法官回应,最简单的方式就是开始给钱,但博锐却仍然表示: “如果我有办法,我当然会这么做。”

50多岁的博锐向法官表示,自己现居曼谷的一个没有热水的公寓里,吃的也是街头一到两镑的餐饭。他现在完全依赖朋友和家人来接济他。

据《每日邮报》,自全莉被赶出基金董事会后,她也失去了对老虎的监护。

她认为,博锐把他们的共有财产全部转到境外信托,包括用于南非野生基地的2300万英镑。

在《每日邮报》关于今年最次这次听证会的报道中,全莉指责博锐以建造华南虎南非基地为由,创建了一个价值5000万英镑的境外基金,实际是用于己用。

全莉声称,这个海外信托是由非常复杂的金融结构所保护,并不透明。全莉说,“博锐有全部的权利,而自己除了一个不活跃的银行账户之外,什么也没有。我也不清楚他到底带走了多少”。

对此,博锐反驳道,“我把所有的钱都用于拯救中国虎,现在明显是一分钱也没有”。

文/尖耳兔

文章参考Daily Mail, Bloomberg, The Telegraph, 北京青年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19-8-17 09:15 , Processed in 0.042190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