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6415|回复: 0

读圣经长大的人与读古兰经长大的人 究竟有什么不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7-5 07:27: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钱立峰   好奇的芦苇  


导读:当代恐怖主义的开端,是爱尔兰共和军等恐怖组织;恐怖主义的发源地,正是基督教世界;恐怖主义,绝非伊斯兰的专利。有人如果真的认定恐怖主义起源于什么古老宗教,是否应该先到《圣经》里去查找原因?

恐怖主义,归根结底是政治问题,而非宗教问题。而那些整天拼命抹黑伊斯兰教、妖魔化穆斯林的人,显然是中了恐怖组织的圈套、做了他们的帮凶,成功帮助IS等邪恶组织,将其合法性堂而皇之地诉诸于《古兰经》。

宗教是人类文明的基石。如果从社会生物学角度,将宗教看做一种古老的文化基因。那么医生在诊断病情时,是应该为病人做检查化验、对症治疗?还是将病因武断地归结为基因缺陷,就此宣判病人死刑呢?



气势恢宏的麦加大清真寺

  伊斯兰教,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

(之九)  起底恐怖主义

文 | 立峰

当今世界,一提到恐怖主义,就立马将其与伊斯兰教自动挂钩的人,恐怕不在少数。而我们又不得不说,这些误会和偏见并非空穴来风。

近些年来,似乎所有恐怖主义,都来自伊斯兰世界;而所有恐怖分子,又都声称自己是穆斯林。伊斯兰极端主义,几乎成了当代恐怖主义的代名词。

这难免让人满腹狐疑,难道伊斯兰教真的有什么问题,竟成了恐怖主义思潮的来源?

1、任人解读的教义

表面上看,似乎的确如此,人们在《古兰经》和“圣训”中,果真能够找到发动圣战、武力消灭异教徒的内容。但问题是,这些内容,同样也能在基督教的《圣经·新约》中找到,而在犹太教的《圣经·旧约》里,类似内容就更多了。那么信仰基督教和犹太教的地区,是否同样存在恐怖主义的问题呢?

同属一神教的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都十分强调信仰纯正、排斥异教徒;也都主张使用武力、号召信徒为宗教牺牲。不得不承认,几种宗教有着诸多类似之处。

事实上,圣经、古兰经,都是成书久远、包罗万象、语义繁复的经书,只要对经文采取不同解释系统,几乎能够在其中找到任何想要的内容。



但历史上的伊斯兰世界,除了阿拉伯帝国扩张初期有一些战争,相比于基督教世界,一直都表现得更加和平包容。历史上长期迫害犹太人的是欧洲人,而犹太人被迫逃亡的目的地,正是宗教相对宽容的奥斯曼帝国。古代穆斯林大多善于经商,而商业贸易本身,就是增进沟通、化解冲突的最好方式。

伊斯兰教创建至今,已逾1400年历史。如果伊斯兰教本身,就是恐怖主义的来源,又为何要等到最近十几年才集中发作呢?伊斯兰教历史中,虽然不排除战争和暴力,但绝不比其他宗教更多,尤其是其它一神教。想要从伊斯兰教本身寻找恐怖主义因素,恐怕无从找起。

再者,如若伊斯兰教是恐怖主义的根源,那么恐怖组织的地理分布,应与穆斯林人口分布相符。但事实上,恐怖主义集中爆发于中东附近的阿拉伯地区,就人口而言,仅占全体穆斯林的20%。

即便阿拉伯以外的巴基斯坦,恐怖主义泛滥的原因,同样来自阿拉伯恐怖组织。巴基斯坦的邻国阿富汗因长年战乱,成为阿拉伯极端宗教组织的聚集地,而当国际反恐力量进驻阿富汗,进行持续打击时,巴基斯坦自然成了他们最直接的避难之所。

不难看出,对宗教极端势力来说,是先有了愤怒和仇恨,然后才翻箱倒柜,去经典中寻找依据;并拿出一副极端虔诚的姿态,以吸引信众、抢占宗教制高点。而这一切,只是为其政痣目的服务的。

经书不变,教义却可以被天马行空、任意曲解;无论宗教极端分子提出的主张多么激进,他们都不难从经典中挖出依据、找到先例。



如果按上图关键词检索《圣经》 与《古兰经》不相上下

如果只看教义,基督教和伊斯兰教,都认为自己是绝对真理,也都敌视异教徒;至于他们的经书,则同样是一个字都不许更改。

而所谓教义决定论,即用概念化、抽象化的方式,去解释一切。这些人看待任何问题,结论都非黑即白;一个人要么十全十美,要么十恶不赦。对他们来说,完全没有具体情况、中间地带;人人都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说到底,就是一种阶级斗争的思维方式,是喝狼奶长大的一代,在底层思维里自带的专制色彩。

其实《圣经》里,绝不缺少对异教徒斩尽杀绝的狭隘和暴戾;而《古兰经》中,也不难找到对信仰自由的肯定和鼓励。问题就是,人们总大力宣扬经书中符合其政痣理念和现实需要的内容,而对相反的内容,则采取选择性的视而不见。比如:

马可福音16:16:耶稣说,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

申  命  记13: 1:对于异教徒,要把他们全部杀死,连他们城里的牲畜都要用刀杀尽。



英国威廉王子的小儿子路易 & 丹麦国王夫妇的龙凤胎

按照《圣经》新生儿受洗得救

然而,《圣经》里该死的绝非仅异教徒:

出埃及记22:18:邪术的女人,不可容她存活。

出埃及记31:14:星期日是安息日,敢在这一天工作者死。

利  未  记20: 6:偏向交鬼和行巫术者,死。

利  未  记20: 9:咒骂父母者,死。等等等等。

而《古兰经》里,同样到处能找到信仰宽容的表达:

109-6:你的信仰是你的信仰,我的信仰是我的信仰。

2-256:信仰不能强迫。

76-69:对任何人,想让他们遵守我们的仪规,不要与他们争论,只把他们引到你的主面前,审判在主(大意)。等等。

与宗教有关的暴力,从来都不是伊斯兰教的专利。历史上犹太教和基督教的暴力行径,同样罄竹难书。一般情况是,社会越富足和谐,宗教就越显现出劝人向善、宽容理性的特点;但当全社会丛林法则横行,宗教教义中崇尚武力、排斥异己的内容,也自然更倾向于受到追捧。

无论《圣经》还是《古兰经》,成书时间都在距今三千到一千多年,都各有其时代的局限和烙印。古代用暴力手段解决矛盾、分配资源,本来就是社会通行的惯例;尽管各大宗教极力教人向善、倡导和谐,经文中依然难免暴力成分。若硬要以现代法治、道德观念,去苛责古代经典,那就有些太幼稚可笑、蛮不讲理了。



阿巴斯哈里发王朝 首都巴格达“阿拉伯翻译运动”

接受哈里发优渥待遇的学者 不仅有穆斯林 也有基督徒和犹太教徒

虽然所有的经书,都禁止篡改、一字不变,但解读它们的人,却换了一茬又一茬。比如天主教和新教,信奉同一《圣经》,但对于很多问题,则有着截然不同、甚至相反的解释。比如对待劳动的态度。

天主教徒向来鄙视劳动,认为工作只是一种谋生手段,他们把履行神职、服务上帝视为更高尚的职业;而新教徒的工作观,却来自一种叫做天职的教义,新教徒肯定俗世劳动的意义,认为劳动是荣耀上帝的方式。

比如,马丁·路德宣扬:劳动是唯一能取悦上帝的方式;加尔文的“预定论”则更胜一筹,认定只有一个人的世俗成就,才是他得到“上帝的拣选”的唯一证明,因而使工作变得更加意义非凡。后来马克思·韦伯在《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一书中的观点正来源于此,一时间便得到无数追捧。



拉斐尔为罗马教皇和红衣主教的画像

伊斯兰教何尝不是如此,虽然她1400年来一直都在,但不同时期,所呈现的精神面貌,也截然不同。当伊斯兰世界的商贸经济发达、文化科技自信时,伊斯兰教向世人展现的,是她包容大度的一面。

但世事变迁、斗转星移,当以往的优势变为劣势,伊斯兰国家普遍落入政痣失败和经济衰落,失意的穆斯林群体中,便容易滋生出大量愤怒与仇恨的情绪,在各种外界因素的催化下,孕育出了宗教极端主义的毒瘤。

伊斯兰经典,被断章取义,成为极端组织蛊惑人心、宣扬仇恨的工具;也让大量不明就里的吃瓜群众,对伊斯兰教产生极为扭曲的误读和误判。

伊斯兰国家种种问题的根源,不在于古老的宗教,而是来自政痣治理与国民经济的双重失败,以及利用民众的失落、打着宗教的旗号、操控政痣的恐怖组织。

把恐怖主义的根源统统归因于宗教本身,除了加深隔阂、放大仇恨,无益于找到恐怖主义的根源,更无助于解决现实当中的种种问题,是一种目光狭隘、逻辑缺失、不负责任、愚蠢可笑的方式。



睁开眼睛、独立思考,而不要被假象和谎言所操控

2、恐怖主义从哪里来?

恐怖主义,似乎成了当今社会所面临的首要危机。自2001年9·11以来,对于恐怖主义的痛恨与焦虑,从美国开始,逐渐蔓延到了整个世界。但我们首先需要澄清一个问题,恐怖主义究竟是什么?

不知何时开始,人们一提到恐怖主义,就会自动与宗教、针对平民、暴力、伤亡,等元素挂钩。宗教,特别是伊斯兰教,似乎成为其中一个必要条件。所以一种普遍的看法是,要解决恐怖主义,就得先围堵伊斯兰教。

但如果深入考察一下恐怖主义的源头,就会发现,这样的诊断和药方都大有问题。



沙皇亚历山大二世被刺杀在圣彼得堡滴血教堂门口

“恐怖主义”一词,最早出现在18世纪的法国大革命期间。为保卫新生政权,执政的雅格宾派用恐怖主义,来对付反革命。19世纪前,恐怖活动基本上是政痣暗杀和投毒。比如1881年,沙皇亚历山大二世遇刺;1914年,奥匈帝国斐迪南大公遇刺。这是两起改变了世界历史进程的恐怖事件。

国际恐怖主义的真正形成,则是在二战结束到60年代末。这时民族国家正掀起一波独立浪潮,期间的恐怖主义事件,也多发生在殖民地、或刚独立的民族国家。恐怖事件数量明显增多,手段日趋多样,如劫机、爆炸和绑架等,所针对的目标和范围,也更具国际性。

比如1979年8月,爱尔兰的一个海滨小镇上,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恐怖事件。一天有一家人老少七口,乘坐自家游艇出海度假游玩。突然,游艇在一声巨响中爆炸,船上7人,4人死亡、3人重伤,引发举世震动。而这个家庭,就是大名鼎鼎的英国皇室蒙巴顿伯爵一家。

蒙巴顿曾任二战东南亚盟军总司令,后出任印度总督,主持并制定了印巴分治的“蒙巴顿方案”。

1979年的英国,正在为北爱尔兰的独立问题闹得不可开交。当地恐怖组织爱尔兰共和军的内部分裂,其中的激进派,便开始大开杀戒。而当时,已是当地恐怖活动大爆发的第10年了。



虽然近年来,欧州各国由伊斯兰极端组织主导的恐怖袭击接连不断,给人心理上造成极大震撼;但如果与当年“爱尔兰共和军”那样大手笔的恐怖袭击相比,也算是小巫见大巫了。

自1969到1982年,“爱尔兰共和军”共制造了3000多次爆炸,造成超过2000人的死亡。不仅是英国,从1960年代开始,西欧多国活跃着无数恐怖组织。他们并非打着宗教旗号的极端主义,但却是当地的白人。

比如,意大利红色旅[1]绑架并杀害了总理莫罗、及北约的美军将军;西德红军旅[2]纵火烧毁了法兰克福百货大楼、炸毁德国驻瑞典大使馆、劫持汉莎航空公司客机;西班牙埃塔[3]用汽车炸弹刺杀了西班牙首相。1970年代,埃塔共制造近3000起恐怖事件。除此以外,比较著名的恐怖组织还有,法国直接行动、美国地下气象组织、日本赤军,等等。

当然,这些曾在基督教世界异常活跃的白人恐怖组织,都已成为过去,他们的名字,对年轻一代也很陌生。而伊斯兰恐怖组织,别说在那个年代无法相提并论;就算放到现在,与之相比依然差得很远。



如果有人真的认定当代恐怖主义起源于什么古老宗教的话,是否该首先从《圣经》入手,挖一挖恐怖主义的源头呢?事实是,当代恐怖组织的先驱,并非是来自古代的宗教元凶,而是爱尔兰共和军等,现代/西方/白人老师;恐怖主义的发源地,也正是基督教世界。恐怖主义,绝非伊斯兰世界的专利。

而当基地组织、塔利班、IS等,伊斯兰极端恐怖组织进入大众视野,则是2001年以后,自9·11事件震惊世界才逐渐开始。于是,西方各国被集体拖入一场目标游移、战略模糊的反恐运动,而各国耗费巨资、死伤无算的反恐行动,至今依然收效甚微、前途未卜。

3、恐怖主义是种现代病

不得不说,现代社会恐怖主义之所以如此猖獗,还得拜信息科技的迅速发展所赐。其中最重要的元凶,就是大众传播。

在大众传媒出现前,多数人只能了解身边小范围的信息,只有极少数权贵拥有长距离快速传递信息的能力。直到报纸、广播和电视普及,世界各地的新闻事件,才能在很短时间传遍全球。而正是从大众媒体普及的1960年代,西欧各国开始纷纷涌现出了类似“爱尔兰共和军”,这样的恐怖组织。

古代没有大众传媒的时候,想要制造恐怖,往往得实施大规模屠杀,才能靠口口相传,产生一定恐怖效果。比如,蒙古人征服世界,每当遇到激烈抵抗,经常以屠城作为回报。这是在警告下一个城市:等我们来了赶紧投降,别想着死磕。那个年代,如果蒙古人只杀几个默默无名的老百姓,一定起不到任何效果。

而在大众传媒时代,情况则完全不同。恐怖分子只要在公共场所制造少量伤亡,就能使恐怖效果迅速蔓延,让所有人都失去安全感、惶惶不可终日。

换句话说,现代社会,恐怖组织只要用极小成本,就能让整个社会耗费巨大资源,防范未来可能的危险,并以此达到其政痣目的。而近年来,凡出现恐怖袭击,世界各地网民,就不约而同投入一场反对伊斯兰的舆论大战,同样拜互联网和智能手机的普及所赐。

各种网络信息,总能在第一时间传遍世界,放大了社会的恐慌级别,加深了人们对宗教的误解,让存心颠倒黑白的黑穆大军,找到可乘之机;也让整个伊斯兰教和全体穆斯林,成为了极端恐怖组织的替罪羔羊。



无独有偶,尤瓦尔·赫拉利在他2018年的新书《今日简史》里,也谈到当今社会难以治愈、挥之不去恐怖主义问题。赫拉利认为:恐怖主义,纯粹是被信息技术放大的恐慌。

在信息时代来临以前,根本就没恐怖主义这回事儿;进入信息时代,恐怖主义对社会造成的实际损失,则远远大过对民众安全的真实威胁。

比如坐飞机,登机程序十分复杂,从办登机牌到登机,需要很长时间、经过多次安检。虽然对此我们早就习以为常,但要知道,在十几年前,坐飞机完全不必如此麻烦,只要拿上机票、扫描行李就能登机。

登机程序之所以变得复杂,全拜恐怖主义蔓延所赐;具体时间,就是2001年9月11日之后。也就是说,恐怖主义,才是机场加强安检的直接原因。

恐怖主义给全世界,特别那些亲眼目睹、或亲身经历过恐怖事件的人,造成了巨大心理创伤;恐怖主义总是与血腥、残忍、暴力、杀戮等词汇相联,而他们针对的对象,却大多是无辜平民,这一切都极大地放大了恐怖的效果。



2015年11月13日巴黎Bataclan剧院发生恐怖袭击 导致82人遇难

但恐怖主义造成的客观危害,与它给人留下的可怕印象并不相符。每年因恐怖事件造成的总体伤亡数量,其实很少。

以美国为例,自2001年起,平均每年死于恐怖事件的人数仅为10人,而每年死于车祸的人数是4万。也就是说,恐怖主义的实质危害,事实上远远小于车祸,但给人造成的恐慌情绪,却比车祸大得多。而这,正是恐怖分子想要的效果。

几乎所有的恐怖组织,都有明确的政痣目的,而非宗教目的。比如一百年前,恐怖袭击的对象是国家首脑,如暗杀俄国沙皇或奥匈帝国大公等;上世纪70年代起,白人恐怖组织则通过在民众中制造恐慌来反对症府,如轰炸大楼、劫持飞机。

直到近十几年以来,极端宗教组织所主导的,如9·11事件、各种人体炸弹、及屠杀平民事件,更是一次又一次刷新了民众的认知边界。虽然这些恐怖分子都自称穆斯林,但绝不能就此认为,他们代表伊斯兰教。

即恐怖行动的目标,看似都是无辜平民,其实针对的却是该国政府;之所以对平民下手,因为与国家实力相比,恐怖组织的力量薄弱,既无从正面对抗,更无力发动战争。现在的恐怖组织,甚至无法攻击高官权贵,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袭击手无寸铁的平民。于是一场又一场的街头恐怖大戏,陆续上演。

他们的目的并非杀戮,而是通过网络传播,制造恐怖效果。所以,恐怖分子对付平民的暴力手段,也越发残忍,因为视觉和心理的冲击力,才是他们最想要的。而民众越是恐慌,政府就越不惜代价、展开围剿。结果整个世界都跟着动荡起来,而恐怖组织,却做到了以小博大、以弱制强。

这个过程当中,大众传媒对恐怖效果的传播和放大,毋庸置疑、不再赘述;而宗教,或曰伊斯兰教,所扮演的角色,同样是被恐怖组织所操控的,用来放大仇恨、升级混乱的工具。传媒与宗教,同被恐怖组织当作好用的工具,用来实现他们的政痣诉求。

而在此过程中,那些在互联网上,专门负责抹黑伊斯兰教、妖魔化穆斯林的网友,无疑在客观上充当了恐怖组织的推手和帮凶,尽管他们的行为,只是源于其认知的局限和心胸的狭隘,并不一定是主观故意的。



赫拉利对此有个形象的比喻:恐怖分子就像一只想摧毁瓷器店的苍蝇,自觉无力,便钻进了公牛的耳朵,让公牛发疯后冲进了瓷器店。

恐怖主义的真相,固然不难梳理,但要找到有效的应对策略,却谈何容易。恐怖组织屡屡得手,并非因为其强大;而是现代信息技术,使他们制造恐慌的成本降低、效率增高。而各国政府军事打击的效果,总是差强人意、屡陷泥潭;而过度安检,又事倍功半、收效甚微。

与此同时,网络上那些源源不断、帮助恐怖组织抹黑伊斯兰教、放大社会恐慌气氛的自带干粮的傻X义工,却又跟着添乱。他们的无知愚蠢、自以为是,也让局面变得愈发复杂、难以收拾。

也许像法西斯那样明目张胆的公牛,不难被制服;而来无影去无踪的苍蝇,却似乎更难对付。面对一群讨厌的苍蝇,瓷器店老板究竟该何去何从?还真是个棘手的问题。

大众传媒作为工具,并无是非对错,但无论在有意或无意间被人利用,却可能成为邪恶的帮凶;宗教几千年来,深植人心、给人力量,虽然绝非完美,但却不可或缺。

在网上做个清醒正派的吃瓜群众,至少可以不去散布似是而非、颠倒黑白的帖子,帮助居心叵测的苍蝇,来混淆视听、制造混乱。而那些打着伊斯兰旗号的恐怖组织,也早晚原形毕露,因为,他们都永远代表不了古老而温良的伊斯兰教。



西班牙科尔多瓦的古罗马桥

4、恐怖袭击并非宗教战争

《今日简史》中有这么个观点:历史上之所以战争频发,不但因为战争有利可图,而且十分暴利。传统社会,资源无外乎土地人口,通过战争实施劫掠,是一种效率超高的资源占有方式。

到了工业时代,人口土地的价值不断下降,自然资源变得重要起来。所以一战中,德国并非要占领法国,而是想要重新划分殖民地,以期得到工业所需的矿产资源。

但到了信息时代,战争的价值变得更加稀薄。假设一支军队占领了美国硅谷,他们能得到什么呢?也许除了摧毁硅谷的繁荣,什么也得不到,因为硅谷的价值,在于信息、科技和创造力,而非硅矿等有形资产。同样,在华尔街或中关村,情况莫不如此,战争实际上早就无利可图。

如果战争无法带来价值,那么战争的概率,自然越来越小。那些动辄就吵吵着“必有一战”的战狼,其思维方式显然还停在上个世纪。

但恐怖组织的诉求,却与战争完全不同。他们实施恐怖袭击的目标只有一个,即制造恐怖和混乱的局面,说到底就是破坏;而最后的结果,也不会有任何赢家。

当越来越多的人,将恐怖袭击,理解为伊斯兰与异教徒的战争;并轻轻松松地给恐怖组织,安上一个“伊斯兰”的帽子,反而好像为恐怖行动,做了个大大的免费广告。一定是IS、塔利班或基地组织正中下怀、甚至梦寐以求的。



而一个基本事实是,穆斯林群体本身,才是恐怖主义的最大受害者。叙利亚、伊拉克、阿富汗等国,几乎每天都有人死于各类恐怖暴力,人数动辄成百上千,只是媒体所关注的焦点,都集中在欧美发达国家而已。前两天塔利班刚从BJ回到阿富汗,就在7·1这个大日子,闹出了死伤几十人的恐怖爆炸案,而受害者,自然全都是阿富汗的穆斯林。

持续多年的叙利亚战争,使400多万难民流离失所,被安置在周边的黎巴嫩、土耳其和约旦等国,其中一小部分去了欧洲。而难民问题,不但深深困扰着欧洲各国,也让接受了绝大多数难民的周边伊斯兰国家不堪重负。他们,同样是恐怖主义最直接的受害者。



阿尔汗布拉宫Palace of the Alhambra

中世纪摩尔人统治者在西班牙建立的格拉那达王国的宫殿

穆斯林与犹太人和基督徒一起,创造了一种宽容的文化

5、文化基因&社会的病症

宗教是人类文明的基石。从社会生物学角度,我们能否将宗教看成是一种古老的文化基因。不同宗教,决定了各自文化的独特风格;就像一个人的基因,决定了他的外貌、性格、身体状况与别人有所区别。但如果我们就此认定,只要他与外界冲突,就一定是源于基因的差别,这会不会十分荒谬?

伊斯兰教的原始教义中,即便存在某些暴力因素,也无法证明,恐怖主义一定根植于这些教义。因为教义永远扯不清楚,动辄拿教义说事,完全没有意义。

这就好像医生诊断病情时,不全面察看病人的身体状况,而直接将病因诉诸于基因问题。即便疾病和基因,或多或少总有些扯不清的关系,但这也绝不是医生需要考虑的问题。

再说,难道一个身体非常健康的人,他的基因就一定十全十美吗?既然基因不完美,为什么他没得同样的病?更为荒谬的推论是,如果一个人的基因不够完美、也无从改变,难道医生就该给病人直接宣判死刑,连病都不治了吗?

将恐怖主义与伊斯兰教划上等号,无论出于恐惧还是无知,这种直接妖魔化伊斯兰教的思维方式,本身就非常极端,与宗教极端主义的思维方式如出一辙。

而且,这恰恰迎合了恐怖组织本身主导的叙事方式;因为只有这样,恐怖组织才能大张旗鼓、打着伊斯兰的旗号,蛊惑更多单纯无知的年轻穆斯林加入,以实现其政治目的。

恐怖主义归根结底,是政治问题,而非宗教问题。不是伊斯兰教孕育了恐怖主义,而是恐怖主义绑架了伊斯兰教,抱了伊斯兰的大腿。

而那些拼命妖魔化伊斯兰教、抹黑穆斯林的人,无意间中了恐怖组织的圈套,做了恐怖组织的推手。无论出于狭隘极端、或愚昧无知,他们都深深陷入了恐怖主义精心设置好的议题,而无法自拔;还振振有词、长篇大论,把伊斯兰教说成恐怖主义的源头,并自以为真理在手、得意洋洋,实在可怜可悲。



碎瓷拼成的伊斯兰艺术图片

近年伊斯兰世界之所以恐怖主义横行,根本原因不是宗教,而是中东国家政治失衡与治理失败的真实写照。恐怖组织的野蛮罪行,让全体穆斯林笼罩在巨大的阴影之中;而所谓“文明冲突论”的声音,更是让IS等恐怖组织,堂而皇之地将其合法性直接诉诸于《古兰经》。

将现代世界的恐怖主义问题,拉回到政痣问题的讨论框架中,就像医生要治疗病人,必须在检查他的体温、血液和影像的基础上,对症下药、实施治疗,才能产生疗效、药到病除。而不是无的放矢、漫无边际地去探究病人体内,是否存在祖先留下的基因缺陷。



阿尔罕布拉宫 中世纪最美的伊斯兰建筑 曾经历多少岁月沧桑

任何人他首先是一个人,其次才是基督徒或穆斯林;一个人无论信仰何种宗教,在基本的人性层面,都不会有太大区别,人人都希望获得更好的生活,人人都喜欢真善美的东西。

无论信仰如何,如果你来到伊斯坦布尔,一定会被索菲亚大教堂的恢弘气势所震撼;一旦去到格拉纳达,也肯定会臣服于阿尔罕布拉宫的美艳绝伦。无论人们怀有怎样的傲慢与偏见,无论他们的内心筑有多少藩篱,穆斯林都是人类的一员,他们并不会因为教义,就在人性层面与其他人有任何区别。

作家余华说:这个世界到处都是恐怖分子,有些是拿着炸弹的,有些是拿着意识形态的。

-- END --

本文未完待续,希望通过我的努力,简捷通俗地向您呈现关于伊斯兰教,尽可能完整的历史现实视角,探讨对穆斯林问题的解读。您的阅读、关注、评论、转发,都是对我最大的鼓励。

注解:

1、意大利红色旅:意大利语Brigate Rosse,缩写BR,英文Red Brigades,意大利极左翼恐怖组织;由特伦托大学的学生雷纳托·库乔Renato Curcio,于1970年创建。

2、西德红军派:德语Rote Armee Fraktion,简称RAF,德国左翼恐怖主义组织,以共产主义为宗旨,以南美洲反帝游击队为榜样,进行谋杀、爆炸、强盗银行,1970至1998年行动频繁,曾导致联邦德国大规模社会危机,史称“德意志之秋”。

3、埃塔:巴斯克语“巴斯克祖国与自由”Euskadi Ta Askatasuna--ETA的缩写,1959年成立,原为佛朗哥时代地下组织,后逐渐成为危害性极强的暴力恐怖组织。1968年起制造大量恐怖活动。于2011年,宣布永久停火。

参考书目:

1、《今日简史》G21 Lessons for the 21st Century,作者:尤瓦尔·赫拉利 Yuval Noah Harari ,1976年出生于以色列,牛津大学历史系博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19-7-21 00:47 , Processed in 0.045527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