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500|回复: 1

怕当接盘侠 码工开发出的“鉴婊”程序是个什么操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7 08:26: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腾讯大家


5月底,一位程序员李旭(化名)和他的团队,利用图像比对的原理开发了一套AI系统,初衷是用来识别社交媒体上“滥交的女性”。

  2018年8月13日,他首次在网络上发布了关于这个项目的构想。当时这个宣言并没有引起公众的注意。但在半年后,也就是今年5月27日,当李旭在网络上更新,表示自己他们“在全球范围内成功识别了10多万从事不可描述行业的小姐姐”,这件事终于在微博上炸了。

  在他经历了两三天的铺天盖地的质疑之后,5月31日,李旭取消了前一日宣布的开通直播间接受所有媒体采访的计划,随后,他删除了项目的所有数据。

  目前,他的这个AI系统,被网友们命名为“原谅宝”,虽然李旭表示他的系统还没起名字呢。

  一

  李旭最开始时在媒体上表示:“鉴于很多人都在说程序员是各种退休小姐姐的接盘侠,我联合了几个小伙伴准备把各种色情网站上的视频和图片打tags后去做匹配,为码农朋友们做一个初步过滤。”

  他们首先从91、P站等专业色情网站采集了100TB以上性爱视频,然后用人脸识别、声音识别、步态分析等技术识别女主身份,号称准确率超过99%。目前他们声称已识别出了10万以上的小姐姐。

  现在,舆论显然意识到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了。

  有些文章打出了“程序员坚决不做接盘侠开发出‘原谅宝’,婚恋市场即将迎来巨震”的标题。在一些人群当中,迎来了一波“鉴婊”的欢呼,他们表示,这样就可以看出身边哪个女人曾经拍过性爱视频了,再也不用担心娶到曾经拍过这一类视频、或是曾“下海”的女人了。

  与此同时,另一部分公众也很愤怒:这是对他人隐私的全面侵犯;这是一种荡妇羞辱。而且,此事已不仅是道德问题和商业考量了,更涉及了侵权以及传播淫秽色情品的法律风险。

  好笑的是,前面欢呼“鉴婊”的人群,给反对者盖了个章:你反对,是不是因为你拍了性爱视频怕被发现啊?

  不过,处于“风暴”中心的李旭,这位要建立数据侵犯众多隐私的程序员,因为怕被“人肉”,怕自己的隐私被暴露,却把数据都删了。

  搜狐新闻“极昼”对李旭作了一个专访,从专访当中,我们获得了一些信息和他的想法。

  (1)最初想做的动机是什么?李旭说:“我有一个朋友,去年染上了HIV,他曾跟一个女生发生关系,后来在色情网站上发现了那个女孩和一些黑人的性爱视频。那女性自己也并不知道自己被感染(HIV)了。”所以他想查一下有哪些女孩拍过性爱视频。

  (2)为什么要寻找“滥交的女性”“炫耀自己睡了多少男人”的女人?李旭说,他在欧美色情网站上,看到了很多中国女性被偷跑的性爱视频。(注意,是偷拍!)而且在一些社交平台上,还有人用视频和图片炫耀自己和多少个中国女性做过爱。(注意,是男性炫耀,而非女性!)

  (3)该程序在全球筛选出了不到11万女性,其中拥有微博或抖音账号的,只有不到1000人。说明其采集国内社交媒体数据能力还很差,识别精准度也非常有限。

  (4)为什么只做女版,不做男版?李旭说因为没有针对采集男性社交媒体数据来进行大规模训练。(言下之意,对采集女性的数据则做过大规模训练)而且我现在工作很忙。(然而做女版的时候不忙)

  (5)是否考虑过合法性问题?李旭称做项目的时候并没有考虑那么多,目前的数据来源于互联网的公开数据;商业化的情况下,可能会存在部分侵犯隐私权(的风险)。而实际上,根据我国的《网络安全法》,未经本人同意在社交网络收集个人信息是一种非法行为。如果有中国用户使用这个系统,开发者就会面临违反《网络安全法》的风险。李旭在德国,同样触犯了当地的安全条例。

  (6)如何甄别摆拍与偷拍?他表示,通过摄像机的角度和位置来区分。如何甄别性交易与伴侣之间的性爱视频?他说,无法甄别。——实际上,他就是把所有在小视频上出现的女性都默认为性交易者和滥交者。

  (7)在引起舆论的大量批评之后,李旭换了不同的说法。他表示,该系统需要通过eID(公民网络电子身份标识)实名认证后注册登录,不经过本人同意是无法查询的;增加人脸识别作为二次确认后,只能查询自己是否有视频或图片被上传到色情网站。“我不认为这样会影响到别的女性。”不过,eID在中国的普及度很低,而且由于“原谅宝”系统有非法收集个人信息的风险,签发中心不会通过其接入eID服务的审核;也就是说,这一条是基本不可能实现的。

  此外,采访中还有李旭的一些细节,比如说,他后悔冲动地公布了这个消息,承受不了舆论压力所以删除了数据;未婚妻支持他,还主动减少让他陪她购物的时间;项目花了他人投入的20万欧元,不过他仅需一个月业余时间就能在金融市场上赚回来;这个项目以后如果盈利会捐赠给预防艾滋病的公益机构;目前的成员都是在义务工作……

  (见搜狐《极昼》的专访《查询私生活混乱系统开发者:我做错了,应考虑合法性,不该仓促发布》)

  二

  在对其技术原理和思路有了一定了解之后,我们开始来探讨这个“原谅宝”的实质性问题了。

  首先,这套系统,真的如李旭所说的,“仅供本人检测是否在网络上被传播过不雅视频和图片”(查询需要通过eID实名认证和人脸识别),可以联系后台删除非法视频;项目并非为了盈利,而是想帮助“真正需要帮助的人”?

  显然,这是假话,顶多就是被攻击之后打的补丁。实际上有这种需求的女性、更有这种明确警惕性的女性是很少的。而eID系统在中国非常不普及,使用率极低。就算真有被偷拍担心的女性,报警是更合适的路径。这套系统如果仅仅为这种人数少到可怜的女性使用来寻找偷拍视频,那李旭本人,舍得花钱花精力花团队,该是何等坚决的女权主义者啊。



  图片来自中国公民网络身份识别系统官网

  你信吗?

  如果真为女性谋福利,同样的系统,似乎更适合用来当作检测骗婚的同性恋。毕竟中国的男男同性恋的性传播是HIV病毒的最重要方式,而不是李旭说的“女性与外国男性的性传播”。这不是我说的,这是艾滋病防治专家何大一博士在2018的《名人面对面》里面说的。早几年,卫生部部长陈竺也表示,性传播已经成为我国艾滋病传播的主要途径。尤其是同性性行为,它所引起的艾滋病传播已经占到传播总数的32%(考虑到男性同性恋行为只占全体性行为中很小的一部分)。而这些同性恋者普遍都会结婚,并且把HIV传染给妻子,甚至孩子。

  又或者,更适宜开发出“嫖客宝”。毕竟,性爱视频中的女性,也许有性工作者或“滥交者”,但绝对有大量是被下迷奸药的,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偷拍的,被强奸的;这甚至是色情网站的卖点。这样的资料和报道很多。视频当中女性当中不乏无辜者、受害者;但从来没有嫖客是被人强迫的。而且,他们当中又普遍都有婚姻身份,大量女性“接盘”,这才是铁一样的现实。

  而真要为女性着想,随便哪一种,都比检查100TB女性的性爱视频并公布,要来得有益一百倍呢!

  当然,以上两者只是顺着程序员李旭的逻辑去谈,虽然它们在道德上更合理,但同样也侵犯隐私,有法律风险。

  如果走得更远,则专有门纪录性犯罪者的制度。目前韩国、加拿大等早已推行,上海也实施了可供查询的涉性犯罪黑名单制,美国科罗拉州的“性侵者提示APP”,甚至每周向注册用户推送家附近是否有性犯罪者搬过来。这些,才是值得参考的好制度。

  而针对女性是否拍过小视频,对于一部分自愿的女性来说,那是人家的自由(虽然我极其不建议,因为风险太高),但这种自愿,仅限于特定的范围和场所,不代表她愿意广为传播。而对于在色情网站上比比皆是的偷拍、迷奸、强奸、轮奸视频来说,这一部分女性是彻头彻尾的受害者,她们不止当时受到伤害,还要被广为传播,贴标签;是在精神上试图第二次杀死她。

  再来回顾一下,该系统为什么不做男性版的?重要原因就是,在这些视频当中,男性面部大部分都是打码的,但他们却会想办法把女性面部清晰暴露出来,甚至还会把“露脸”作为卖点。

  整个色情视频行业,都是在消费女性,在吸食女性的身体,而且还发展出多种吃法。这种“原谅宝”,是一种新型吃法,偏偏始作俑者还想把它美化成“为了女性好”。

  可以想见,如果这个“原谅宝”能够上线并且推广,那将会大大增加相关色情网站的浏览量,甚至可能会引至拍摄、偷拍等行业的进一步繁荣。

  科技本身是无善恶的。但是利用科技、掌握科技的人有善恶。药可以用来救人也可以用来杀人。实际上,科学伦理一直就是科学界的核心问题,远的如禁止“克隆人类”与“人类基因编辑”这些违反科学伦理与共识的方向(这类人在科幻题材中的形象都是邪恶科学家);近的如用人脸识别或者隐秘、红外功能偷拍女性,以及这类收集大数据来单方面识别出情色视频中的女性。

  正因为科技不具备道德,所以,利用科技者更应有道德。

  三

  李旭创办网站的初衷,是给程序员们避免当退休小姐姐的接盘侠。开始我以为这是想多了。这种想法,就像是在一些文艺小清新的爱情故事里的那样,女生动不动就说“如果不能嫁给我最爱的人,那就随便找个有钱人嫁了”,说得好像有钱人都瞎了、都争着娶一个根本不喜欢他的女人一样。程序员也是,想着那些长得漂亮又赚得钱多、而且也见惯大场面的欢场女生,会争着嫁给一个不喜欢她的男人一样。

  但仔细一想,是什么给了李旭这样的程序员这种自信?没错。是收入高,有钱。

  与众多行业相比,程序员的平均薪资确实比一般行业的薪资高出很多,不单单是编程,整个互联网行业也在逐渐拉高。 在美国,程序员位列《新闻与世界报道》杂志1月8日评出“2019年佳职业”榜单榜首,在美国软件开发工程师的平均薪资为101790美元,失业率仅为1.9%。在中国,程序员也是一收入高的职业,高的如这个声称一个月业务能赚20万欧元的李旭、如收入几千万的程序员苏享茂,还有大量北京西二旗月入五万的程序员。

  谁不喜欢有钱人?

  但同时,程序员又是一群整天被要求996的人,一群每年发迹线都会往后移的人,一群清一色穿着格子衬衫、五官模糊的人,一群拿着五万的月薪过着收入五千的生活的人……由于忙碌、整天面对的都是数据,他们一般被描述成一个没有审美的群体,一个无法接触女性、没有情趣的群体。

  

  这些原本都不是大问题。

  但问题在于,类似于李旭这样的程序员,骨子里完全不尊重女性。李旭在海外留学,所以产生了一种做“鉴婊系统”的想法。这让我想起2017年一桩轰动的美国新闻。

  过去几年内,因为西雅图来了很多高收入的科技工作者,西雅图一跃成为美国妓女最多的几个城市之一;仅在Bellevue一城警方就查出和关闭了超过20个亚裔的卖淫窝点。

  于是,西雅图布置了一次史上规模最大的打击嫖娼钓鱼行动,抓到了超过110名男性嫖客。超过90%从事高科技相关工作,85%的人已婚;竟然有超过十分之一,都是来自中国的程序员们。所有人都说自己是第一次嫖娼。不过当天被假释后,有两人隔一天又在不同的宾馆被警察再次抓获。

  其中,被抓的一名中国籍程序员在被捕时猛地撞向宾馆电梯门受伤。据悉,该程序员已婚,育有三名子女,妻子现在还怀着第四胎。后来,一位华人妻子出了3万美元请律师把他们捞了出来。但一旦定罪,他们就会被驱逐出境。

  这是孤例吗?我觉得不是。

  而另一方面,我国民政部有一项离婚率的统计数据,在出轨率最高职业统计中显示,IT业的在男性的出轨率当中是遥遥领先的(女性是全职妈妈出轨率最高,2018年数据)。

  从抛弃同居多年的农村女友劈腿美女翟欣欣却被骗的苏亨茂,到四处找女人生下十几个孩子的抠门巨富,都在加深我们对程序员的刻板印象。

  这个群体,有钱,所以对女性的外貌要求相当高;但他们又极端不尊重女性,认为他们什么样的女人得不到,女人在他们眼里就是一个东西。同样,他们因为很少能接触女性,情商相当低。

  所以,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他们有钱,但除此之外一无是处,还想找一个不喜欢钱的女人。他们不尊重女人,但要求找那些“自尊自爱”的高自尊女人。他们完全不想了解和取悦女人,自身的审美和品味也差,但想找那些貌美如花的女人。

  他们并非高要求,而是每一条都自相矛盾。正常女人谁敢靠近?所以他们能接触的女人,也只能是靠花钱来找到那些美貌的“小姐姐”。等他们想结婚了,他们看看谁,都像是性工作者。

  这也是程序员们怕“接盘”的初衷吧。

  当然不是所有程序员都如此。但是,对于用来判断那些支持“原谅宝”的程序员及类似男性,肯定没有冤枉的。

  最后,再补充一点,根据网友@光谱_杜晨 的资料:德国的联邦数据保护法规定。对于任何个人数据的收集活动皆被禁止,除非获得被收集对象的直接许可。同时收集者必须直接从对象获得这些数据,不得通过第三方购买或抓取。任何在德国土地上发生的收集活动都受此法律限制。

  不管是中国法律,还是德国法律,“原谅宝”都是违法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7 13:20:0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人不可貌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19-6-15 23:11 , Processed in 0.043301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