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5694|回复: 0

先证明了“党”姓什么,才能知“党校,党媒”该姓什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15 03:14: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先证明了“党”姓什么,才能知“党校,党媒”该姓什么!

(一)
习说:“必须把政治方向摆在第一位,牢牢坚持党性原则,牢牢坚持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牢牢坚持正确舆论导向,牢牢坚持正面宣传为主”。

我先从纯形式上来分析此五句话的确立论当不当:所谓纯形式,即不考虑所说到的内容的真假,而只考察其程序方式上的恰不恰当。

第一句,习说“把政治方向”而非把“政治”摆到首位,此话就比他说四个意识中的“牢固树立政治意识”为恰当。因此话是“政治”在修饰“方向”,动词的‘摆或树’都只能对是有边有沿的政治。可被把握的只能是有方向的即实际政治,因前缀‘政治’已限制出某种具体的政治,这便可成立。而牢固树立政治意识里的“政治”,是无边际的无从把握的非实际对象。只从句式上考察,“把有方向的政治”摆上首位在程序上恰当。

虽然这句话在程序上恰当,而“牢固树立政治意识”是不当,但习近平与其手下都没有这种自觉,他们只是从内容上说事,根本就不知:知识的真假须由程序的恰当来保证。这是他们的观念根本未存在的。

第二句“牢牢坚持党性原则”,所讲是实际的生存内容,能生存并正在生存的是“人”,不是党,即便习做了总书记也还是“人”而非党 - 在人的“往下活”里,怎么会出现“党性的原则”呢?可见这句话是未经个人智慧的思维,只是对环境旧习的一种习惯重复,在知识上无从成立。

第三句“牢牢坚持马主义新闻观”,知识上只有新闻,没有何种主义的新闻新闻观只是 - 。真实或客观性无马,牛,也无驴主义不论什么主义的都是人,只要人,就只能把山认成山,把水认成水。科学上有数学,物理学,没有“某种主义的数学,物理学,用‘主义’来区分新闻,其所讲就不是新闻而是站队,跟人,是唯亲之闻只有要指鹿为马的人才可能想到某种主义因新闻只能也只应:。见水是水,见山是山,见鹿为鹿,见马为马。除非习近平要把鹿认成马,才需要一种能把鹿说成马的特殊的主义“观”。新闻是全称,除了报导上的真假,没有主义上的区别。证明马主义的新闻观就是为把鹿指成马,才建立起的“新闻观”。

晋平公问祈黄羊“南阳无令,谁可为之?”羊对曰:“解狐可。”平公曰:“解狐不是与你有仇吗”羊曰:“君问我谁可,没问我与谁有仇“平公:‘善’,用之国人称善焉。

公又问:“国无尉,谁可为之?”羊曰:“祈午可”,平公曰:“祈午不是你儿子吗?”羊曰:“君问谁能充尉,没问谁是我子”公曰:‘善’,用之国人称善焉。

孔子闻,曰:“善哉,祁黄羊外举不避仇,内举不避亲”此典即‘大公无私’之源出当然习说的是新闻所应持立场,新闻报导的立场只有是真是假,与任职不问亲仇只问人品与能力一样。习强调马主义新闻观就是新闻必须唯亲观。

笫四句“正确舆论导向”中的“正确”,是所“闻”与“所发事件“的相符,相符即‘真实’。所报‘为真’就是新闻当且仅当的方向,事件的真实性也就是它必含的影响方向。“正确舆论导向”是因认识到“如何舆论”是可主观操纵的,舆论既可诚信,也可掩盖。只有想掩盖真相,以欺大众的人,才可能提出“正确舆论导向”。心中无愧的人是想不到制造导向以使“正确”的。因真实的报导其导向必正确,用不着强调正确。四六年叶剑英领导的中美协调组北平共党若没有发动轰走美国驻军的预谋,名门名缓的沉崇是不会舍已的清白去制造被美国兵轮奸案的。66年红卫兵因画家丁聪揪斗沉崇时,沉已承认自己是奉党之命去制造被奸案的。

此就是习近平的“正确舆论导向”。

第五句,凡“宣传”必是因需要而故意组织,“宣传”是一种制造行为,新闻是意料外的发生。事件本身什么样就发生什么性质的影响,事件有多大就发生相应规模的影响。影响的方向与规模都是事件先天所包含的,性质也属事件本身的要素,影向是事件的内含的功能,只需如实而客观的报导,并不需要“宣传”。宣传是宣传主体为着主观目的的故意,而事件本身是身外客观,并不需主观地去宣传。凡需“正面宣传”的,必是为控制或引导人们所期待或扭转方向。任何情势下宣传者总是不须自觉已把自己设定为正确,因而“正面宣传为主”这个概念,已肯定了宣传主体是为欺骗公众为目的的。习的“正面宣传为主”里已先天包含了对负面的默认呀!因而只要宣传全是以欺骗为目的的活动。

中宣部是100%的欺骗部,造谣部,此是邓小平对美国务卿布热津斯基淡抢夺卢丁桥战斗所承认的。赵紫阳听到后则说,虽是事实除了邓小平谁敢承认?共产党的总书记都不敢讲实话,共产党又怎么能推了旧布了新呢?除了建立普世价值的宪政中国不存在别的自新之路。宪政之建难又难,但是当历史成熟到各种矛盾聚到同一爆发点时,共党不死也得死,宪政不建也一定建成。陈涉,吴广,刘邦,项羽,张角的黄巾,朱元章,李自成,洪秀全,列宁,布尔什维,陈独秀,毛泽东......这些都只是历史进程的个别局部的外貌,历史本身是个看不见的客观必然性与偶然事件的相交。我们所已经经历了的历史只是它的必然链条上的环节,只要历史规律提出的任务没有实现,历史的规律就必定继续不可抗拒地吸引社会智慧,直到历史当有进程的完成,规律才 提出新的历史任务。

以上逐条逐句的分析,是形式的而非内容的。因习近平说“党校,党媒都姓党”,老孙的批判就是接在习的断定上,尚没去追问他的断定的是真是假我只是重复了习的断案,指出了他的断案的不恰当,没指出他的断案在内容上的是真是假只有先于追问:“?党姓什么”涉及的才是“党校,党媒必须姓党”这个命题在实际内容上的是对是错,是真是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19-6-19 23:14 , Processed in 0.043107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