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Shop Now - 20% Off All Used Gear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625|回复: 0

合租房里闺蜜夺爱,其实悲剧本不该上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0 20:22: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知音海外版






“防火防盗防闺蜜”,近年来的热播剧,不断上演着闺蜜抢男友的桥段。现实生活中,闺蜜之间因抢男友导致的悲剧却早有发生。2002年初,福建省晋江市合租房内的一对闺蜜,轮番相逼男友“二选一”,结果,男友冲动之下杀害闺蜜,其后知情的女友竟感念男友的选择而协助藏尸。双双逃亡14载后,女友经受不住良心的折磨,放下思想包袱自首。近日,他俩同台受审,均受到应有的法律制裁。



  闺蜜合租一套房,

  中途插进小鲜肉

  时年26岁的赵玉,比李蔓大3个多月,她们的父亲是黑龙江省某国企的同事。两家住所近邻,赵玉、李蔓从小学到初中在一起上学,每天结伴而行,情同姐妹。高考时,赵玉经过重点高中的三年备战,第一批次即被某大学录取。而在其它学校读高中的李蔓,分数则相差太远,她长叹一声:“姐好风光呀,妹真没出息。”言语中夹带着嫉妒。赵玉安慰说:“你再战一年,保证没问题。”李蔓接着又是一声叹息,她深知自己的学习底子,哪怕再考三年,上重点大学也没戏。为了能与赵玉一样上大学,硬是让父母出资,李蔓跨进了民办大学的校门。

  大学四载,赵玉刻苦用功,李蔓则疯玩了四年,男朋友换了好几茬,每学期成绩都游荡在挂与不挂的边缘。2000年毕业季,赵玉顺利与晋江一家外资企业签约,从事技术工作。李蔓因学无所长,求职连连碰壁,暂且在晋江房产中介落下脚。因工作不稳定,经济捉襟见肘,眼见赵玉毫不费力租了一套两居室,李蔓灵机一动,“姐姐,不如我们合租吧,好有个照应”,赵玉不假思索答应。

  虽说是合租,赵玉却体谅李蔓,只肯让她支付水电气之类零星费用,平时饭菜自己抢着买,不让妹妹出钱。李蔓起初不怎么过意,不过,很快在心理上找到了平衡,“沾点光没什么,谁让她收入好呢。”

  赵玉颜值不高,长长的秀发和淡雅的笑容,却透着几分清纯。她每天乘坐公交上下班,在车上常常碰见一个小伙子,长得白白净净,看上去精神,他每见赵玉,必执意让座。从交流中知晓,小伙子叫张亮,年龄比赵玉小5岁,大专毕业,家在黑龙江省农村,上班地点与赵玉仅隔几站路。听闻是同乡,赵玉不知不觉在心理上与张亮拉近了距离。

  下班的路程,张亮比赵玉远过几个站点。自与赵玉熟识后,他硬要提前下车,陪赵玉走一段。张亮嘴巴甜,声音充满磁性,一口一声地叫着“姐”,赵玉听得心里舒服。他口才又极好,流行的段子信口拈来,逗得赵玉“咯咯咯”地笑,有时讲些重口味的荤段子,颇有淑女范的赵玉竟没起一丝反感。不曾想,2001年6月的一天,张亮在送她回去的路上,突然表白说要爱她一生一世。赵玉猝不及防,心怦怦直跳:“我把你当弟弟,这是不可能的。”说完连奔带跑。回到住处后,继又思忖,张亮是一时冲动,说了傻话,心里才平静下来。

  岂料第二天早上,赵玉正欲去上班时,被张亮堵在小区门口,非要陪她一起去公交站台。一路上,赵玉默默不语,张亮又重提昨晚的话:“我是非常非常认真的。”此后一个多月,张亮每天都陪她上下班,赵玉拗不过,只好听之任之。

  赵玉把张亮追求自己的事告诉了李蔓,说虽有好感,因年龄的关系,从未想过这一层。李蔓觉着好玩,挑逗道:“小弟帅不?也让妹妹长长眼。”

  没有事先告知,第二天傍晚,李蔓故意候在小区门口。见到张亮,热情地招呼着上去坐坐,赵玉不好意思制止,就这样,张亮有了进入出租房的机会。

  时间又悄悄滑过了一个月。周末的一天上午,赵玉感冒发烧,坚持不去医院。李蔓急着去中介签约一笔房屋买卖业务,就打电话让张亮来一趟。张亮获悉火速赶过来,嘘寒问暖,倒茶递水熬粥,忙得不亦乐乎。赵玉长这么大还没有谈过一次恋爱,此刻躺在床上,看着帅气又温情的张亮,忽然闪出一个念头:“眼前人何尝不可以呢?”瞬间冷静下来又想,年龄的差距,教育背景不同,家境的落差,这些世俗的门槛,让她在理智上难以跨越。

  男友同居41天,

  闺蜜横刀夺爱

  俗话说,好女就怕赖汉磨。虽然赵玉一直婉拒,张亮仍频频发起攻势,三天两头跑来献殷勤。李蔓不知出于什么动机,一直在旁助威。赵玉渐渐放松了心理防线。又是一个周末,李蔓好像预知了什么,说有客户约好看房,早早出了门。上午8点不到,张亮按响门铃,躺在床上的赵玉没有穿外套就起身开门,张亮进来后,盯着赵玉凹凸有致的身材:“姐,你太美了。”他不顾赵玉的退却和抵抗,孔武有力的双臂一把将她抱上了床。

  “姐,我实在太爱你,才犯了浑。”面对赵玉伤心欲绝的哭泣,张亮不停地自抽耳光。“我不是随便的人,你这样做我以后怎么嫁人啊?”赵玉拦住他哀怨地说。“不就是嫌我年龄小么?只要相爱,这不是障碍。”

  受父母观念的影响,赵玉一直把贞操看得很重,既然跟张亮有过了初夜,自己也确实有点喜欢他,前思后想,赵玉决定与张亮确立恋人关系。

  2001年10月底,张亮伙同单位保安盗窃了两千多元的原材料出去倒卖被发现,好在单位息事宁人,没有报案,采取不支付经济补偿金的方法,辞退了张亮。这件事,张亮隐瞒下来,告诉赵玉,单位效益滑坡而裁员,他在这次“黑名单”之内。赵玉见张亮情绪沮丧,心疼地说:“我的工资够咱俩花的,不如你先学个技术,再谋高就。”张亮称,在电脑上打游戏赚钱很有发展前景。

  11月下旬,张亮租住的房子又到了续签合同时间,为节省开支,赵玉让张亮搬来一起住。对这个决定,李蔓料定自己即将沦为“电灯泡”,心里很不舒服。但说起来是合租,房租却是赵玉出的,又不好明着反对。她只好假意关心:“当真玩姐弟恋呀?他比你学历、家庭条件差好多,不靠谱。”赵玉理解她的心思,“暂时的啊,他找了好工作,自会另寻住处”。

  11月22日,张亮与赵玉正式同居在一起,情商高的他,很会调节三人间的氛围,李蔓不仅很快打消了对他的排斥心理,还对张亮渐生情愫。有时,两人当自己的面秀恩爱,她心中泛起阵阵醋意。

  12月中旬,李蔓为中介费的一笔提成,与老板发生纠葛,老板对她一顿臭骂后,猛喝一声“滚”,还举起了拳头对她恐吓。当晚,三人在一起吃饭时,李蔓想着白天受到的羞辱,控制不住自己而嚎啕大哭。张亮闻听,怒从心中起,第二天一早,在外套里藏了一把菜刀,拽上李蔓找到老板办公室,理论一番未果,“啪”的一声,菜刀重重地敲在老板桌上,老板吓傻了,当即结算了提成和应支付的底薪。对张亮的仗义之举,李蔓感动不已。

  李蔓暂且不想出去工作,整天跟张亮窝在一套出租屋里。张亮大部分时间在电脑上打游戏,有时也跟李蔓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看电视,眼前这个帅气的小伙子让李蔓想入非非。

  2002年1月,赵玉因参加单位项目的技术攻关,日夜加班。当晚,张亮和李蔓边喝着啤酒边看新年文艺晚会,午夜时分,两人都有些冲动,李蔓搂着张亮的脖子一口一声“哥”叫着,张亮把李蔓抱到了他与赵玉共寝的床上。

  轮番相逼二选一,

  男友杀人她窝藏

  之后,只要赵玉不在,两人便借机在一起。2002年1月下旬的上午,加了一夜班的赵玉,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住处,进门正准备往床上躺,枕巾上有一丝黄色的长发,李蔓不久前才染了发,这头发分明是她的呀。赵玉起疑,立即喊正在客厅吃早餐的张亮进屋,“怎么回事?”“这还用问吗?”还没等男友解释,李蔓就跟了进来:“头发是我故意留下来的,是为了跟你挑明关系,我是他的现任女友。”“你?”张亮本想着周旋在这对闺蜜之间,让她们都对自己好,却没有想到李蔓来这一手,转身吃惊地望着她。赵玉恍然大悟,顷刻间,震惊、气愤、怒火,在她的心里五味杂陈。掏心掏肺当亲妹妹般对她好的闺蜜,竟是一只白眼狼。还有信誓旦旦说爱她的男友,也干出这种下作事,“好,我让位。”她迅速收拾了衣物,愤怒地推开拦住她并请求不要离开的张亮,而李蔓则在一旁冷笑着。

  赵玉在附近找了一家小旅馆住了下来,张亮不停打手机给她,被她一次次摁掉,但最终还是接了,心有不甘的赵玉,给男友发出通牒:“给你一个月时间考虑清楚,在我和她之间二选一,做个了断。”

  张亮本想着两头瞒着,暂且生活有个依靠,日后打游戏出了名就不用为生计发愁。不曾想这么快就穿了帮,真要面临抉择时,心里盘算着,赵玉有专业特长,工作稳定收入好,只能选择她了。因此,他向李蔓表明了态度,引来破口大骂,“我做房产业务攒下的钱都被你打了游戏,你为了那个贱人,想一脚踢了我,做梦。”

  两人僵持了一个星期左右,李蔓想着怎么样才能缓和关系。2月2日凌晨,她趁着张亮又喝了一点酒,抱着他柔声细语一番,再次发生了关系。躺在床上聊了一会儿,李蔓突然提出:“我和你一起回老家过年吧,跟你爸妈见面,他们肯定喜欢我的。”张亮一个激灵坐了起来,脱口而出:“不行。”“你还念着那个贱人吧!”李蔓手脚并用,捶打、抓挠张亮的身体。接着,李蔓跪坐在床上,顺手拿起床头柜上刀刃长约10厘米的水果刀,指着张亮继续责问他,张亮用手拨开水果刀时划到了自己的额头,他坐了起来,李蔓还是用水果刀指着他,他被激怒了,一把将水果刀夺了过来,反手将刀刃往李蔓的肚子捅去。

  在情绪失控的状态下,李蔓双手用力抢刀,拉扯过程中两人倒在一起,张亮拿着刀又往李蔓的身体前面捅刺。李蔓腹部鲜血汩汩涌出,躺倒在床上喊救命。张亮着慌了,就用被子将她包起来,抱着就要往外走。慌乱中摔倒下来,李蔓掉落在房门后位置,似乎挣扎着。他害怕了,拿出手机拨打赵玉的号码,却又被摁掉。他赶紧穿上衣服飞奔到赵玉住处,“什么事?”赵玉看男友慌张的样子,仍然带着怨气问。张亮拉起她就往出租房跑。

  回去后,只见房间里鲜血流了一地,张亮翻了一下李蔓的身体,没有动弹,再用食指靠近她的鼻孔,没有一丝气息,“李蔓死了”,他立刻瘫在地上。

  赵玉见状吓了一跳,用脚去蹬了蹬昔日情同姐妹的闺蜜,没有动静。“这怎么办呀?”望着傻傻瘫在地上的男友,断断续续说此前发生的一切,赵玉迅速形成了逻辑,此时她必须处理好一切,想办法与男友安全离开。于是,她将床垫掀开,将床板和支架都拿开,让男友帮着把李蔓的尸体抬到床底下,还在尸身上覆盖被子、枕头及一些衣服,然后将床恢复原状。之后,赵玉回到临时住的小旅馆收拾停当,两人连夜跑了10多里地,才一起乘车逃走。

  李蔓的弟弟几次打电话,问姐姐回家过春节的日程安排,始终联系不上,再打电话给赵玉,也一直关机。2月8日,距马年春节4天,李蔓的弟弟赶到晋江,寻到姐姐曾经提过的住处,发现李蔓平时用的红皮箱在租房内的床铺底下,就将床垫翻起来,看见床底下乱糟糟的。他拿起扔放在床底下的衣服时,看到两只脚,吓得赶紧退出房间报了警。

  赵玉跟着张亮逃到黑龙江,张亮在距离老家百余公里的私人煤矿,过了几年苦、累、危险的井下工人生活,他变得越来越麻木。而赵玉则终日惶惶,刚开始,夜夜做噩梦,想念父母,多次流露轻生念头。张亮害怕迟早出事,想方设法冒名顶替,弄了两张新的身份证后,带着赵玉再次跑路,辗转多地,于2012年来到福建省泉州市。

  10多年的岁月并没有驱散开赵玉心头的阴影,2014年下半年,她尝试着与张亮分开,试图减轻内心的愧疚和自责,李蔓就像一个影子,始终让她魂牵梦绕。2015年12月底,她向警方自首。她在被戴上手铐的那一刻,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噩梦终于结束了。”

  2016年1月10日,张亮被抓获归案。日前,法院判决张亮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赵玉犯窝藏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Acetag.com Smart Phone Accessories Free Shippi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hop Now - 20% Off All Used Gear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19-3-24 21:53 , Processed in 0.065136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