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967|回复: 1

“放开”比“开放”更重要 东北死于官僚体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7 10:06: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老泉​​​​
      今天说两个话题。第一个,为啥以华人为主的新加坡那么起劲儿地反华。这个先说浅层次:1,新加坡特别关注南海安全,因为南海是新加坡黄金水道马六甲海峡的东端辐射区,是经马六甲海峡的东南亚、东北亚等北太平洋西岸国家船只的必经之地,南海不安全,等于堵住了马六甲海峡,新加坡的经济支柱——转口贸易便化为乌有。所以新加坡比任何国家都关心南海的安全。而新加坡又是小国,凭它自己的力量无法影响中国在南海的决策,只有制造令人惊悚的舆论,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才可能达到目的。2,中国有在马来半岛挖运河的设想,又在上海建立了自贸区,以及洋山深水港建设,甚至整个对外开放格局,加上海上丝绸之路构想等等,无形中对新加坡特色经济造成巨大威胁。这些举措完成的一天,就是新加坡经济萧条的一天。尽管新加坡以华人为主,但它毕竟是一个独立的国家,新加坡经济的萧条要新加坡人自己承担,所以任何有眼光的新加坡人都会为未来担忧。
从深层次说,不能简单地把新加坡对中国的不满说成“反华”,说成“反现政权”或许更准确。新加坡的做法让国内某些人百思不得其解:你是华人国家我也是华人国家,你为啥不向着华人国家?你是权威政治我也是权威政治,你为啥起劲儿地反对我权威政治。
首先,某些人不明白,新加坡有过英殖民地的经历,他们的华人并不是中国传统文化熏陶下的华人,人家是受西方文化洗礼的华人,人家只有皮肤是黄的,骨子里已经不黄了;人家的世界观、价值观跟你完全不同,普世价值根深蒂固。其次,新加坡的权威政治是假象,民/主政治是实质。这个和日本有些相像:并不是他们没有反/对党,而是因为执/政党太过成功,选/民信得过,反/对党没有能力扳翻执/政党。但是别看他们的反/对党那么无能,就是因为有他们在后面盯着,才造就了执/政党的伟大。如果新加坡和日本真的一档执政,早就堕落得超过了某大国。
一个货真价实的专/制政/权要和人家民/主/政/治称兄道弟,怎么可能呢?
第二个话题,受博客中国编辑甜夏女士的吹捧,我《1.6万亿救东北》那篇启发她“投资不过山海关”。我做如下留言:
“文章提到了我。是的,东北死于官僚体制,死于公/有国/企,死于北极熊霸占了出海口。如果海参崴不走,江东六十四屯不走,黑龙江入海口还在中国手里,东北就是沿海,中国的南方和北方没有区别。”
我这段话有三层意思,第三层意思“北极熊霸东北”对东北有着特别的意义,可是那是木已成舟的事,就不再说它。第一层“官僚体制”和第二层“公/有国/企”有普遍意义,“官僚体/制”暂时也改变不了,也不说它。只有“公/有国/企”或能改变,说它才具有实际意义。
中国经济产能过剩,中央搞了个“一#一#”战略决策,想把过剩的产能转移出去,判断它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应该有一个标准,那便是看生产要素(资金、技术、人力、管理等)是自由流动,还是(用行政命令)强制流动。如果自由流动就是正确的,如果是行政命令便是错误的。
战略决策的源头在中国东部,中间经过欠发达地区,直到中亚西亚内陆,西头和发达的欧洲对接。我的问题是,中国要把过剩产能转移到西部,乃至中亚西亚,符合“生产要素自由流动”吗?欧洲一直是自由经济,欧洲的产能早在200年前就已经过剩,欧洲的过剩产能为什么没有向东转移,转移到西亚、中亚?这说明那个地方没有吸引生产要素的能力,在那儿投资是不会赚到钱的,进而说明决策是错误的。
我们为什么把生产要素是否自由流动作为正确投资的标准呢?因为赚钱的过程说白了就是供需平衡的过程,有需求才可以有供给,没有需求你供给谁?所以企业家在哪儿投资,投资什么,首先要考虑是否有需求。而需求又是方方面面犄角旮旯,企业家必须把信息吃透了方可投资。所以掌握实际需求,做出正确投资,而且还能赚到钱,这个过程接近于“生产要素的自由流动”,这才是正儿八经搞企业,搞经济。
“那么”,你说,“既然中、西亚那么穷,他们的需求该有多旺盛啊?我们的战略决策将大有可为!”
这你就外行了。有需求还要有需求的能力,即购买力。穷地方啥都缺,可是啥都买不起。如果你的企业是慈善机构当然大有可为。可是你搞慈善,你的股东愿意吗?搞企业必须以赚钱为目的,把慈善交给政府,交给联合国。不要简单地把企业家的供需平衡理解成 “到贫穷的地方去”,而是“到有需求而且也能需求得起的地方去。”
这么说那个“战略决策”是注定要失败的。所以你留心观察,响应和参与者都是国企,私人是不干的。国企为什么敢干?国企不是搞经济,它搞的是政治。在中国,政治主导经济,生产要素的流动不是听从供需矛盾,而是听从行政命令,甚至听从国企当家人的私欲。请问国企能赚钱吗?
又,中国东北主要是国有企业,东北不穷你还要哪儿穷呢?
正经人一听把国企做大做强就害怕,那简直是要把中国经济搞死。国企越强越大,它所支配的资源就越多,权力干预的程度就越大,市场的作用就愈小,中国经济活动的整体效率就愈低。这样虽然权贵们捞大了,可是国企职工和14亿中国人就啥也捞不着了。
我再上升一个层次,现代世界,国与国之间那种炮火连天的战争没有了,核战争绝对不会发生,然而并不是战争不存在了,只不过换了一种形式,那便是表面上看起来平和,实际上依然激烈的经济、贸易大战。(当年硝烟弥漫的战争实质上不也是争夺财富吗?)这方面西方国家早已找到致胜的法宝,而我们还在为意识形态而战,还在搞什么“嫡长子”(国企)和“私生子”(私企)之辩,简直幼稚得可笑。
听说最近又有文件,说所有国企只有文化和什么方面不准私有资本进入,其它都可以合资。我问政治组织撤不撤?私人资本可否控股?说组织不撤,也不可控股。我说说来说去还是不想放开。不放开便没有希望。
“开放”,让外资走进来,让自己走出去。“放开”,不给任何人垄断,给企业家自主权,生产要素才可能自由地流动,即“市场配置资源”。让经济规律发挥作用才是中国经济“解套”的唯一途径。其它乱七八糟基本都是瞎搞。

007ebYHkzy7oNYCjB6ia2&690.jpg DrU2G-4VYAAsJDx.jpg 011753cbb0hzb.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7 20:44: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东北衰落是邓小平改变革命成果的铁证,是邓小平破坏中国人民经济建设的结果,因为改革断了企业的正常经营循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18-11-16 02:32 , Processed in 0.045298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