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607|回复: 5

鸡同鸭讲!华人民主党支持者与“川粉”大打嘴仗(组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2 09:15: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FT中文网

刘裘蒂:在特朗普两年来出台种种措施并发起贸易战后,华人“川粉”的激情现在何在?这对中期选举会有影响吗?





美国即将在11月6日举行的中期选举,在极度尖锐对峙的美国政治氛围下,被公认为是对特朗普政绩的一场“公投”,特朗普也成为共和党候选人在各地竞选抱团的王牌。

同时,美国的政治形势在中国也引起了广泛关注,因为很多人希望中期选举后,中美贸易战的对峙将能有所改观:民主党控制众议院,造成弹劾特朗普的可能性,或是对于他的政策的反制;由于选举已过,特朗普至少在2020总统大选前不用再忙着喂“铁锈带”票仓“怪罪中国”的红肉。

但是这样的期望有根据吗?夹在中美贸易战中的华人又是如何面对?2016年特朗普的参选造就了一批以微信结党的华人“川粉”。随着他两年来更改移民政策、教育改革、反华言论及贸易战的种种措施,“川粉”的激情现在何在?这对中期选举会有影响吗?

就此,我分别访问了长期关注美国华人的政治参与的美国亚利桑那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终身教授吴旭、华人“川粉”组织者楼新跃、以及今年参加马里兰州参议员选举民主党候选人提名的辛洪军。虽然他们之间没有进行直接对谈,但是观点的对比提供了更丰富的视角。

为什么中期选举如此重要?

作为立法机构,美国国会由参议院和众议院共同组成,决定通过哪些提案成为法律。众议院投票通过的议案提交到参议院,然后参议院就此是否能成为法律做出最终决定。国会通过的法案,在不行使否决权的情况下,总统签署确立为美国的正式法律。

今年的中期选举将更换整个众议院的435名成员,而100名州参议员中的35人(超过三分之一)面临重选。

众议院的组成直接影响到总统通过法律议案的难易,民主党把控的众议院将会构成对于特朗普提议的改革和党派承诺的主要障碍。更重要的是,众议院可以以多数通过弹劾特朗普的提案。

赢得众议院或参议院的控制权,不仅会让民主党人对新法案拥有否决权,它还会给予他们传票和取证的权力,使他们更积极地调查特朗普政府。

众议院和参议院委员会可以发送传票,并可以强迫证人作证。但是这些委员会由多数党控制。

至于这些调查是否可能导致特朗普的弹劾还未可知。弹劾过程始于众议院,所以如果众议院由总统的“敌党”控制,弹劾议案启动的可能性加大。尽管如此,参议院需要三分之二的投票才能真正解除总统的职务,所以一些共和党人也必须加入阵营,这意味着只有在出现一些真正强烈的证据且共和党参议员“脱队”的情况下,才有可能。

今年中期选举参议院中面临更替的席位大多数原属于民主党员,目前民意调查显示共和党人远远领先于民主党人。

美国三大电视网之一ABC旗下的民意调查机构538,用大量不同的民意调查来预测参议院和众议院投票的可能结果。该网站目前预测共和党人有82.6%的机会拿下参议院,而民主党只有17.4%的机会。尽管共和党有领先优势,但共和党人的席位净增长仍然相对较低,只有10%的机会获得超过四个新席位。

根据538的预测,民主党赢得众议院控制权的概率为84.9%,共和党人只有15%的机会保持控制权。如果预言成真,对民主党人来说,这意味着可能增加39个席位。

538的预测与POLITICO的预测不谋而合:共和党可能会继续掌控参议院,而民主党目前在赢得众议院方面有优势。

华人亲民主党还是共和党?

根据吴旭教授的观察,“2016年大选,华裔选民的投票跟过去几十年的投票趋势差不多,都是非常偏民主党。虽然没有具体关于华人投票的数字,但是亚裔来讲,大概30%支持特朗普,70%支持希拉里。在不同的州可能还更不太一样,在加州这个比例可能更高,将近八成以上支持希拉里。一贯偏向民主党的倾向,基本上也符合过去半个世纪以来华裔的投票传统。”

至于所谓的“川粉”,吴旭认为他们在宣传的手法上比较突出,所以造成好像很有声势的样子,其实从数据来看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华裔在美国社会属于所谓‘社会议题保守’,也就是说,对一些社会敏感议题如同性恋、教育等等持有相对比较保守的观点,但是在经济和其他层面,其实又偏向于民主党。从华裔的角度来讲,这一批新起来的华人更多是以社会议题为主的,而并不是有特别强烈的党派色彩。根据我们研调的数据,当你问大部分华裔在美国是属于哪个政党时,50%的华人说哪个也不属于。这个数据是所有的美国少数族裔里最高的,就是说根本就没有真正的党派界限。”

“所以目前所有的数据,60-70%支持民主党和20-30%支持共和党,其实是建立在有一半的华人根本就没有任何明确清晰的党派概念基础之上的。相对而言,黑人和西班牙裔的党派归属一直都非常清晰。华人在这方面处于一种混沌状态,从侧面反映出他们对政治并不是特别关注。反过来讲,就是对美国文化的归属感不够,还没有真正的所谓‘主人翁责任感’,或者说公民意识没有完全培养起来。我觉得这确实需要几代人才能培养起来,因为毕竟大部分亚裔和华人都属于第一代,甚至于一代半的移民。”

吴旭认为,部分华人对美国政治固然怀有激情,但是整体而言,华人的政治话语权在中期选举中并不是举足轻重,这与华人群体本身结群的属性也有关:“要熟悉美国整个政治体制的运行,包括一些社会规则,包括如何发挥自己的公民职责义务等,不是一代人就能够轻易实现的,这里面有一个学习充电然后逐渐适应的过程。再加上华人本身在文化饮食、生活习惯、宗教等方面,可以说非常有特色,在美国这么一个大熔炉的社会里,其实保有非常强的自我封闭性质,这种性质也使得外界很难接受这个族群的事物,这个族群也对外面的事物漠不关心。我觉得不仅在美国,其实在大部分其他国家的华人移民都面临着这样的情况。”

华人“川粉”和华人民主党参选人访谈

刘裘蒂:首先谈谈您的背景,以及它如何使你对于华人的政治参与和立场有独到的视野?

楼新跃:我是1993年来到纽约,先进入哥伦比亚大学新闻研究院学习,曾经在《世界日报》、纽约人寿保险就职,目前主要从事国际教育移民和投资创业等咨询顾问服务。2016年共和党党内初选特朗普胜出,我决定介入,成立了特朗普总统后援会微信群,这是一个非正式的辅选联络群。后来又专门在纽约组织成立了美国华裔挺川联盟,作为当时辅选工作的一个平台,并且与特朗普竞选总部纽约州亚裔联络官邱猛龙先生配合,在纽约和宾州等地举行了一系列的集会游行筹款演说等活动,在美东地区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也因此得到特朗普竞选总部的关注和重视,有机会参加了当年纽约特朗普竞选总部的庆功大会和2017年特朗普总统就职典礼等。

辛洪军:我是美国马里兰州居民,美籍华人,来美国15年了。我毕业于北京大学,主业是医疗医药投资,现在是美国全球创新联盟主席。我参加了今年马里兰州参议员选举,今年华裔选举热情比之前高,有多位华裔参选不同职位。我参加选举的直接动力,是因为我有一种族裔危机感,我看到华人社区目前的困境,需要有人出头参与社区治理。

刘裘蒂(问辛洪军):您认为美国华人参政现象的驱动主因为何?在您竞选的过程中最大的挑战是什么?如何跨越种族的界限?马里兰州的华人比例如何?您如何界定您的“群众基础”?

辛洪军:为什么这么多华人出来选举?因为华人意识到了华人社区的困境与危机。华人在教育、就业、移民、国家安全等领域受到了不公对待及指责。

我竞选过程中最大的挑战是来自相关利益团体的挑战及压力。选举就是选族裔,不同族裔选举的种族倾向性很明显,需要花费很多时间去阐述说服其他族裔接受自己的理念,最后有不少其他族裔选民接受了我。马里兰州华人有几个聚集区,我在蒙郡,华裔总人口10万多,有选举资格的大约一万多人。我开始用一种温和的路线理念争取左右选民,但是效果不好,目前华裔社区左右路线争斗明显,对立情绪严重。

刘裘蒂:传统上,美国亚裔以及华人对于政治参与的热衷度低,在政治立场上也比较倾向于民主党,但是2016年的总统大选似乎改变了格局,虽然在数据上支持民主党的华人仍然居多,但是围绕着特朗普聚集了大批的“川粉”。能不能请您谈谈“川粉”的特色?他们的职业、收入及年龄层如何?是不是以来自中国的新移民最为突出?典型的“川粉”对于中国的态度如何?

楼新跃:美国华人参政议政由来已久,不过过去一直由来自广东、福建和台湾的唐人街大佬们主导,在民主党和共和党阵营都有一定的基础。2016年最大的变化就是来自中国大陆的新一代以专业人士为主体的移民群体走上历史舞台,并且借助微信等信息技术,进行了全国性的串联,从而展现出了强大的组织动员能力,在支持特朗普竞选总统的过程中涌现出了一大批特朗普(川普)支持者,俗称“川粉”。

这批人以专业人士为主,也有一些中小企业业主,因此在教育程度和收入上都是华人移民群体中的佼佼者,年龄大致是在五十上下,属于中年实力派人士,其中不乏华尔街精英、律师、会计师、医生、企业家等高收入人士,这批人站出来支持特朗普,不是因为他们已经被美国社会边缘化,而恰恰是因为他们实在不忍奥巴马八年执政美国越来越左倾,导致国力和国际地位双双下降的局面。由于这些人都是来自中国大陆的精英,他们对中国大陆并没有太大的意见,反而觉得美国政策出现了严重的偏差,急需改弦更张。

辛洪军:根据我的了解,亚裔及华人目前支持民主党的人还是占多数。2016年总统选举后,有一部分人公开高调支持特朗普总统。美国是民主社会,无可厚非。特朗普总统回归保守理念,“川粉”的支持者赞同这个理念。“川粉”年轻人很少,多是年长的、收入较低、思想较保守的一批人,包括部分新移民。这部分人对中美关系不太在意,倾向于支持美国对华强硬政策。

刘裘蒂(问楼新跃):有没有数据显示2016年总统大选华人中支持特朗普的比例为多少?在今年的中期选举中,您认为同样的比例会支持共和党的候选人吗?

楼新跃:2016年由于华裔新移民的积极参与和大力支持,使华人传统上更多倾向于支持民主党的局面出现了根本的变化。我没有看到过确切的统计数据,但根据我的观察,我们这一代人中支持共和党的人应该比支持民主党的多,不过,由于很多来自台湾香港和福建等老侨乡的移民还是支持民主党居多,因此华人总体上还是投民主党更多,也许可以是6:4比例。我认为这个比例应该同样适合于今年中期选举。

刘裘蒂:在特朗普执政以来,有不少关于中国及中国人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激烈言论,有华人“川粉”后悔投票支持特朗普当选吗?

辛洪军:美国对华政策的以及对华裔社区的态度,令人不安心寒。华人对美国政治生活有个不断认识的过程。很多人投票随机性娱乐性心态有很大成分,包括特朗普总统当选,他自己都觉得意外。所以很难说后悔不后悔。

楼新跃:应该说,由于特朗普总统上台以来,在对中国的关系上采取了更加强硬的立场,有某些当初支持特朗普的华人可能有些立场的改变。不过,由于有投票权的华裔,毕竟都已经是美国公民,既然当初决定支持特朗普,大家基本上还是相信特朗普总统的所有决策,都是从美国利益出发的,无可厚非,因此绝大多数华裔“川粉”的立场并没有发生动摇,甚至态度更加坚决。

刘裘蒂:最近在亚裔控诉哈佛种族平权(AA)歧视案开审之际,反AA的亚裔组织和支持哈佛的组织分别动员了抗议人潮聚会,但是某些反哈佛的族群对支持特朗普的组织如CAFT在会中张扬“挺川”旗帜而提出不满。能不能请你谈谈在种族平权问题上,华人的看法如何分裂?目前哪一方势力比较大?

楼新跃:在哈佛歧视亚裔学生这件事上,美国华人的主流立场肯定是支持维权,反对哈佛和其他常春藤名校歧视亚裔的。我仔细研读了有关报道,觉得这次维权努力,华人为主的维权团体提出的具体诉求非常准确,就是反对哈佛歧视亚裔,人为针对亚裔设立更高的考试标准,有意低估亚裔的人格特征,限制亚裔招生人数。但是原告并没有针对平权法案(AA)展开诉讼,我认为这是非常正确的策略。CAFT则在集会现场打出了标语,表达了对特朗普总统和特朗普政府在这个问题上立场和行动的感谢,虽然没有得到集会组织机构的认可,但据说引起特朗普政府的重视。

辛洪军:我认为华人是美国平权运动的受益者。我支持华裔发出自己的声音。但是就状告哈佛大学一事,我觉得毫无必要。哈佛大学是一所私立大学,有权决定自己的录取标准。华裔要改变自己的成功观念,有些孩子不适合念哈佛,不上哈佛也可以很成功。这方面很多鲜活的例子。目前支持与反对两方势力相当。

刘裘蒂:种族平权问题是不是更分裂了亚裔和华人之间的差距?特别是中国来的新移民?

辛洪军:是的,很多其他族裔对华人看法负面了。华“川粉”有一定的人员数量基础。有些华“川粉”做法相当极端。

楼新跃:关于平权问题,我个人一直主张华人不要去反对平权法案本身,因为这毕竟是进步主义运动所取得的一个成果,华人完全可以根据平权法案为自己争取应有的权益。不过,平权法案的真正受益者是黑人,西语裔也沾到了光,可是包括华裔在内的亚裔基本上没有得益,实际上还存在着逆向歧视,要改变这种情况最有效的策略不是去反对平权法案,而是要求根据平权法案的原则让自己也得到应该有的机会和权益,至少不被逆向歧视。最近有主流媒体人士则明确表示,真正应该享受平权法案保护的只有黑人和土著印第安人,这是美国社会应该就这两个族裔在历史上得到的不公平待遇,给予他们的补偿;其他应该被考虑得到照顾的是低收入群体,对这个群体的照顾则是不分族裔的。我同意这样的一种调整。

刘裘蒂:理论上最反对特朗普移民政策的人,应该是没有投票权的非美国公民,真正能够在选举中表达意见的华人是不是相对来说,对于特朗普的移民政策比较没有个人的利害关系?

辛洪军:您的看法是准确的。很多想维护自己移民权益的没有投票权。但他们可以通过赞助自己的候选人来发出自己的声音。

楼新跃:关于特朗普总统的移民政策改革,我也是赞同和支持的。他的移民政策立场主要有几点:第一,取缔非法移民和给非法移民庇护的政策;第二,按才能打分择优照顾(merit based);第三,取消录卡抽签和亲属连锁移民(chain immigration)。我认为这都是美国利益优先的移民政策,对美国保持竞争优势有利,应该给予支持。

刘裘蒂:从华人的组成来说,对于中美贸易战的看法如何?有多少人切身有利害关系?

辛洪军:中美关系变化影响所有华人的利益。中美友好,大家都好,中美交恶,所有人遭殃。

楼新跃:关于中美贸易战,对一般消费者来说,当然是不要发生贸易战最好,但从国家利益角度看,特朗普总统希望中美贸易能有一个动态的平衡,也就是实现公平互惠可持续的贸易关系,如果从根本上解决,那就要求最好双方都采取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的真正自由的贸易,这也是无可厚非的。但从中国角度来说,这是有难度的,因此不敢贸然同意,结果导致这个贸易问题迟迟不能得到解决,对两国经济乃至全球经济发展都是不利的。

刘裘蒂:在美国人口中,亚裔仅占5.6%,华人大概只有1.5%,您觉得华人会对中期选举有任何实质的影响吗?在哪些州可能比较特别重要?另外,有迹象显示候选人特别追逐华人选票的情况吗?

辛洪军:华人对部分华裔聚集社区选举影响重大。在纽约、加州、马里兰州、弗吉尼亚州等。候选人很重视华裔社区,都去拜票。

楼新跃:华人的人口比例的确很小,但2016年大选表明,华人还是可以在特定的历史时刻扮演关键的角色,特别是美国华人家庭基本上都是小康之家,经济实力不容小看,如果能够积极参与,积极捐款,仍然可以在美国政治过程中发挥重要的影响力。

吴旭:华人在美国基本上分布于加州和纽约一带,而这两州又属于纯纯的蓝色(民主党)州,所以他们对选情的作用体现得不是很明显。总体来讲,华裔人口占美国的总数不到2%,即便有再大的影响也发挥不到哪里去,何况还有一个更致命的缺陷,就是华裔是所有的美国少数族裔里投票率最低的,黑人投票率超过60%,华裔还不到50%。这样华人的政治意愿或者政治立场就难以体现出来。美国是一个通过统计数字来分析选情的国家,如果不表现出来,就难以考察。

刘裘蒂: 您是否认为从目前的形势看来,中期选举大概参议院归共和党,而众议院归民主党?如果真是如此,考虑到民主党人对于目前特朗普的中国策略并未反对,对中美关系的变化会有影响吗?

辛洪军:中期选举有可能的结果是共和党赢得所有选举。自从最新保守派大法官任命成功后,美国政治就已经走进保守时期。毫无疑问,在未来较长时期,都会是保守理念。中美关系有可能将走向一段较长的波折期。

楼新跃:中期选举之后,共和党将会在参议院拥有更多席位,加强主导地位,这已经是非常清晰的了,具体会增加多少个席位还没有比较确切的统计预测,但不是增加一两个,而是更多,这是可以肯定的;在众议院方面,民主党方面相信他们会重新夺取多数党席位,但共和党的目标很明确——要确保拥有两院的多数党地位,因此双方都在做最后的努力。不管最后结果如何,美方对中美关系都不会有任何变化,都会致力于对中美经贸和全面关系进行比较大的调整,如果中国方面能对美方的关切做出积极回应,估计中美关系还不会进入“冷战”局面。

吴旭:根据过往数字来分析的话,民主党拿下众议院多数席位,我觉得是板上钉钉的事。但是关键问题是能否拿下参议院的多数席位,我觉得民主党面临的挑战是非常大的,几乎说可以说没什么把握,而且还有可能丢掉席位。

具体到贸易战来讲,基本上我觉得谁上台都是一样,甚至民主党上台,可能比现在的特朗普还要过分,因为这毕竟是对中国的整体风向的转变,跟党派没有关系,是美国整个政治经济意识形态的一次大变动,甚至这个变动是属于世界整个向右翼极端转变的一个大运动、大潮流的一个部分,包括现在巴西、德国也出现了同样的态势。

其实对于弹劾特朗普的议题来说,肯定是参议院的变化对特朗普的威胁最大。但对于中美贸易战来讲,如果众议院转换席位的话,确实有可能改变风险。因为,众议院虽然没有办法在参议院之外独自完成弹劾程序,但是它可以举行有关特朗普一些前期问题的听证,比如税务报表、“通俄门”等等,如果这些焦点天天在听证会上演的话,有可能让特朗普的很多国内政策及一些国际政策脱轨。

确实,这一次中期选举非常重要,但是我觉得华人真正能做的也不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 09:37: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prince 于 2018-11-2 10:30 编辑

华川粉主要都是些狂热基督徒,任何与圣经教义不符的行为,都会被他们视为大逆不道,他们的理想是回到政教合一、神权至上的中世纪。

华川粉的软肋是要人们相信上帝造人、亚当夏娃、偷吃禁果、诺亚方舟和大洪水之类不靠谱的神话故事,这对于一个有常识的人而言,实在很难做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 10:51:30 | 显示全部楼层
民主党造成上千万人渣进入美国大量犯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 12:09: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blackhorse 发表于 2018-11-2 10:51
民主党造成上千万人渣进入美国大量犯罪

要有实际数据支持,才会有说服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 12:57:51 | 显示全部楼层
拟了一条口号给黄川粉们: "Chinese Spies Endorse Trump 2020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 18:06:3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两边都是沙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18-12-17 06:32 , Processed in 0.046447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