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309|回复: 0

上当了?美国政府补贴富士康41亿建厂 工程却面临烂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30 07:55: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网易



据国外媒体报道,去年威斯康星州与富士康达成协议,后者承诺斥资100亿美元在威斯康星州投资建立10.5代LCD制造工厂,为当地创造1.3万个就业岗位,而当地政府的回报是高达30亿美元的补贴。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建厂计划一改再改,补贴也增加到了41亿美元,外媒质疑这笔交易对于威斯康星州来说是得不偿失。

2017年7月,威斯康星州共和党州长斯科特·沃克(Scott Walker)和富士康(Foxconn)董事长郭台铭在密尔沃基举行了一场名副其实的爱情盛宴,两人共同宣布富士康计划在该州东南部建立一家能享受到大量补贴的制造工厂。沃克滔滔不绝地说,郭台铭是“世界上最杰出的商业领袖之一”。而郭台铭则回应说:“在这个世界上,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类型的州长或领导人。”措辞热情洋溢,但却模棱两可。

当郭台铭和这位共和党州长第一次见面时,最出名的莫过于关于协议细节的灵感一现、一拍即合,它是写在餐巾纸上的:富士康将斥资100亿美元在威斯康星州投资建立10.5代LCD制造工厂,为当地创造1.3万个就业岗位。而政府的回报是高达30亿美元的补贴。



图示:富士康位于威斯康辛州拉辛县的工厂园区。

补贴的规模令人震惊。这无疑是威斯康辛州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也是美国政府向外国公司提供的最大一笔补贴。和大多数州一样,威斯康辛州过去也曾向企业提供过补贴,但每个工作岗位的补贴都没有超过3.5万美元。相比之下,富士康所获得的补贴是每个工作岗位23万美元。

但沃克在2010年当选州长时,承诺将在自己的第一个州长任期内为该州创造25万个新的就业机会。在他任职六年之后,离这一承诺依然很远。为了争取到2018年的第三个任期,他迫切需要一场大胜。

而与富士康的交易则远超出既定目标。一些人预测,这一举措将把为苹果和许多其他科技巨头生产设备的富士康带到威斯康辛州,会创建一个“威斯康辛式硅谷”,在一个远离高科技的州,这可是一件大事。保守派人士预测,沃克的连任将会是这笔交易带来的影响之一。

但在现实中,看似简单的协议内容却变得复杂而混乱。随着补贴规模稳步增加至令人瞠目结舌的41亿美元,富士康一再改变其建设计划,令人对其将在当地创造多少就业岗位不免产生怀疑。富士康现在表示,将建造一个规模小得多的第6代LCD工厂,而不是此前所承诺的10.5代LCD工厂。尽管该公司坚持称将会完成最初所承诺的100亿美元投资目标,但事实上最新计划只需要承诺投资的三分之一。富士康的高管们现在表示,他们的目标是建立一个所谓“AI 8K+5G”的“生态系统”述,而不是为75英寸电视制造面板的大型工厂。



图示:富士康工厂附近的高速公路

民意调查显示,大多数威斯康辛州的选民并不相信这项补贴会给纳税人带来回报,沃克甚至在2017年11月宣布竞选连任的演讲中都没有提到这项协议。如今,他在竞选连任期间落后于此前并不被看好的民主党候选人——温和的州公共教育主管托尼·埃弗斯(Tony Evers)。

这一切似乎曾经很有希望。那么,为什么一切都发展得如此之快?

当沃克在2017年11月与富士康签署协议时,细节与最初两人会面时的承诺相符:州政府承诺,如果该公司能够投资100亿美元建立工厂并创造1.3万个就业岗位,政府将提供30亿美元的补贴。

州立法在大约六周后通过并由沃克政府开始实施。正如州立法中所阐明的那样,威斯康辛州的补贴规模很快就开始扩大。到2017年12月,公共成本已经增加到包括来自拉辛县地方政府的7.64亿美元新税收优惠。拉辛县位于密尔沃基以南,两地相距仅40分钟车程。其他增加的补贴项目还包括造价1.64亿美元的道路和高速公路,用于为工厂提供服务,另外还有1.4亿美元的新输电线,将由公共事业公司We Energies的所有500万纳税人支付。加上其他小额项目的增加,富士康的补贴总额达到41亿美元,分摊到威斯康辛州每户约为1774美元。

回到补贴为30亿美元的时候,威斯康星州无党派立法财政局估计,纳税人需要到2043年才能收回补贴。回报周期超长是由于沃克和共和党人在2011年将该州的企业所得税降至零。这意味着,对富士康的补贴不会成为一笔税收减免,而是将由富士康工人缴纳的国家所得税偿还数十亿美元现金。在补贴已经达到41亿美元的情况下,该州的投资回收期可能在2050年或更晚时间。

一些人甚至质疑是否真的能收回补贴。乔治亚大学经济学教授杰弗里·多尔夫曼(Jeffrey Dorfman)在《福布斯》杂志的一篇文章中写道:“实际上,每个工作岗位补贴10万美元的回报期不是20年,也不是42年,而是几百年,甚至永远也不会。”“每个工作岗位的成本高达23万美元(或更多),重新获得政府支出的资金是不可能的。”当补贴上升到41亿美元之后,没个工作岗位的成本达到了31.5万美元。”

回想起来,很明显沃克在与富士康的谈判中发挥了大量作用。由于清洁用于制造LCD屏幕的玻璃需要大量的水,富士康不得不把工厂设在水资源丰富的五大湖区域。相应州中没有一个州能像威斯康星那样提供41亿美元的补贴。密歇根州是最接近的,提供23亿美元的补贴,但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税收补贴而非现金补贴。至于俄亥俄州,共和党州长约翰·卡西奇(John Kasich)谴责了威斯康星州的协议。“我告诉你一件事,”他说,“我们不会花40年的时间去收回投资。我们不会用钱去达成交易。”



图示:富士康发言人沃和威斯康星州现任州长沃克(右)

整个夏天,沃克对这些批评的回应都很尖锐。他在去年7月表示:“有很多人会争先恐后地找出个不喜欢这种事情的理由。他们可以去坐下来喝柠檬水。我们其他人将会欢呼起来,想办法让这件事继续下去。”几周后,他称这笔交易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对该州来说这将是一次“变革”。“这些LCD显示器将首次在美国生产,就在威斯康星州。”

沃克政府没有回复记者多次提出的置评请求,即纳税人将在何时收回对富士康的补贴。

今年5月份,《日经亚洲评论》(Nikkei Asian Review)报道称,富士康正大幅缩减其对该工厂的投资计划。富士康对此予以“断然”否认。但到6月底,公司官员承认,他们不会建设郭台铭最初承诺的那种工厂。

富士康将建设一座6代LCD工厂,生产5英尺*6英尺大小的玻璃面板。显示领域权威资讯机构Display Supply Consultants合伙人鲍勃·奥布莱恩(Bob O 'Brien)指出,建一个第6代LCD工厂只需要大约25亿美元的投资,而非富士康最初承诺的100亿美元。

富士康曾希望在总部位于纽约的康宁公司在其承诺工厂附近建厂,因为第10代工厂所需的大型玻璃面板无法进行长距离运输。但康宁的管理人员明确表示,他们需要补贴的成本高达该工厂制造成本的三分之二。而由于沃克政府内部人员对富士康补贴的持续批评,排除了该州进一步发放补贴的可能性。沃克政府似乎并没有仔细审查富士康能否在没有帮助的情况下兑现承诺。



图示:富士康位于拉辛县的工厂园区

富士康发言人路易斯·沃(Louis Woo)对《财经时报》BizTimes表示,在建设第6代LCD工厂的情况下,位于同一处的合作玻璃工厂“将不再是必须的”。“我们可以从其他地方运(玻璃)过来……因为需要的玻璃面板尺寸要小得多。”

但富士康管理人士也表示,该公司仍致力于投资100亿美元,创造1.3万个就业岗位,并补充说,它最终可能会增加一个10.5代工厂,但它将“分阶段”实现这一目标,而这些阶段并没有详细说明。

仅仅七周后的8月底,该公司就宣布计划又发生了变化——这次变化幅度要大得多。沃告诉《拉辛时报》Racine Journal Times,尽管有过声明,但富士康不会在其拉辛园区增加10.5代LCD工厂。因为到工厂建成时,市场将被其他制造商所占领。

甚至于第6代LCD屏幕也可能不会在拉辛生产太久。“我们对电视并不是很感兴趣,”沃告诉报纸,尽管他说公司希望在美国建立第一个可用于LCD产品的薄膜晶体管(TFT)工厂。相反,沃表示,威斯康辛工厂的工人将专注于寻找新的方式来应用富士康的显示器、蜂窝通信和人工智能技术,从而建立一个所谓“AI 8K + 5G”的“生态系统”。

所有这些都意味着富士康所需要的装配线工人要少得多。“如果在六个月前,你问什么是劳动力组合?”我会拿出我们此前的建厂经验,说,‘75%的装配线工人,25%的工程师和经理,’”沃如是指出,但“现在看起来,大约只有10%的装配线工人,90%的知识工人。”

他补充说,几乎所有的实际装配线工作都将由机器人来完成。

这对公司计划是一个惊人的转变。首先,它终结了当地政府的希望,即低技能、大多数来自拉辛和密尔沃基的少数族裔工人可能会在富士康工厂找到工作。

威斯康辛州并不是第一个遇到富士康更改承诺的政府。富士康曾承诺在印度投资50亿美元,创造5万个就业岗位,但结果却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据《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报道,“同样的结果也出现在越南,富士康曾在2007年承诺投资50亿美元;在巴西,富士康在2011年说要投资100亿美元。”此外还有宾夕法尼亚州哈里斯堡,富士康承诺投资3000万美元并雇佣500名工人,但这一承诺从未兑现。

富士康在向科技博客The Verge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表示,它仍“致力于创造1.3万个高价值工作岗位,并投资100亿美元”。该公司还表示,其“计划一直与威斯康星谷科学技术园区Wisconn Valley Science and Technology Park的发展规划联系在一起”,第一阶段包括第6代薄膜晶体管设施,下一阶段包括“下一代产品的研发和制造设施”。

记者问沃克政府是如何评估富士康最初计划的可行性、工厂类型的变化或所需工人类型的变化,沃克政府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与此同时,关于富士康工厂对环境影响的担忧开始加剧。

据密歇根大学环境工程教授彼得·阿德里安斯(Peter Adriaens)说,富士康生产的液晶显示屏需要苯、铬、镉、汞、锌和铜。如果排放和处理不当,这些材料比较危险。密尔沃基市立法参考局原援引一份报告指出,“截至2013年,有2500万到6000万英亩的耕地因电子工厂而被重金属污染”,而富士康是其中的一个重要贡献者。富士康向The Verge表示,它将打造一个零液体排放系统,“这将超出与工业用水排放相关的任何地方、州和联邦要求。”

沃克政府还免除了富士康在该州的环保规定,允许其在建设和运营过程中将材料排放到湿地,并可以改变河流流向。威斯康星州还免除该公司需要在建厂区域内进行环境影响评价的要求,与之利害攸关的是一块面积巨大的土地:该计划要求富士康最终拥有4.5平方英里土地,而其中大部分是农田。阿德里安斯说,这些豁免权,以及威斯康辛州允许富士康紧挨着密歇根湖建厂的事实,都是“危险信号”。

沃克政府还同意富士康从密歇根湖取水。富士康每天将会使用多达700万加仑湖水,其中39%会因蒸发而流失。环保人士指责该计划违反了由五大湖各州和加拿大各省签署的保护五大湖的大湖协约Great Lake Compact条款,并提起法律诉讼来制止这一行为。

富士康向威斯康辛州自然资源部提交的文件还显示,该公司每年将造成严重的空气污染,包括排放数百吨一氧化碳、颗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和挥发性有机化合物。据《密尔沃基哨兵报》(Milwaukee Journal Sentinel)报道,该工厂会释放出大量挥发性有机化合物和氮氧化物,使其成为威斯康星州东南部最严重的污染源之一。

美国联邦环境保护局(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可能会阻挠富士康的建厂计划。但其前局长斯科特·普鲁特(Scott Pruitt)曾做出一项裁决推翻了奥巴马政府制定的污染标准,给了富士康更多的回旋余地。据《财经时报》的报道,这一结果导致富士康工厂每年可能要排放229吨氮氧化物,240吨一氧化碳,52吨颗粒物,4吨二氧化硫和276吨挥发性有机化合物。富士康在一份致The Verge的声明中表示,它将尽最大努力减少污染,并补充称,它将“投资打造世界一流的控制技术,以减少工厂的废气排放”。

对于富士康以及政府将采取何种针对性的环保措施,沃克政府也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与此同时,富士康正在为“创新中心”置地,以便在全州范围内扩大投资。

2018年2月,富士康宣布将在密尔沃基市中心购买一栋七层楼高的大楼,作为其北美总部和“威斯康星谷创新中心”。今年6月,有消息称,该公司将在格林湾(Green Bay)购买一栋六层楼的大楼,并聘用200多名工程师以设立另一个“创新中心”。7月中旬,富士康又重新宣布了另一个“创新中心”,这次是在欧克莱尔,将于2019年初开始运营,拥有150名员工。

在这两个城市中,该公司都表示,希望从当地大学吸引顶尖人才。但密尔沃基、格林湾和欧克莱尔等地的大学规模较小,目前尚不清楚为什么这些毕业生不能直接开车去拉辛工厂申请工作。

同样令人疑惑的是,富士康在全州范围内设立三个不同小型创新中心的经济理由。富士康的管理人员在格林湾和欧克莱尔两家创新中心的设立上都使用了几乎相同的措辞,他们宣称,此举的目标是“激发该领域的创新理念,并激发来自当地企业和企业家的顶尖解决方案”。但批评人士表示,这些小型创新中心的加入是为了帮助沃克证明,与富士康的交易将有利于整个州。



图示:富士康位于威斯康星州的富士康创新中心

到8月底,也就是在距大选不到3个月的时间,富士康宣布了更多的计划:它将出资1亿美元,在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建立一个新的研究机构,并斥资2500万美元用于成立一个新的州风险投资基金。但这1.25亿美元仅占该公司获得41亿美元补贴的3%。

在威斯康辛州于富士康签署协议后不久,沃克在全州的竞选演说中大肆宣传此次交易。但到2017年10月,就在立法机构通过富士康交易的一个月后,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在位于威斯康辛州东南部的富士康工厂所在地,只有38%的当地人认为该工厂将对该州产生积极影响。随后,在2018年3月份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中,66%的人认为当地企业并不会从富士康的交易中受益,只有25%的人认为这是有益的。

即使在宣布设立新创新中心和进行更多投资的七个月之后,此项关于富士康的协议在选举中也没有太大作为:民意调查仍然显示,该州大多数人不相信富士康的交易对他们有所帮助。

这对沃克来说是个可怕的消息,他也突然停止谈论富士康的计划。在2017年11月宣布竞选连任的演讲中,他甚至没有提到这笔交易。对于富士康来说,这也是一个坏消息,因为每一个竞选州长的民主党人都开始谴责这一交易。沃克和富士康现在都需要向选民验证这项协议。

正如马凯特法学院(Marquette Law School)民调专家查尔斯·富兰克林(Charles Franklin)所言,如果该公司“真的想要获得承诺的所有好处……他们就必须更支持通过谈判达成交易的现任州长,而不是不熟悉的未来民主党州长。”

富士康仍坚称,到2023年将创造1.3万个就业岗位。富士康在世界其他各地的制造工厂和劳动力可能会迅速扩大规模,但对该公司来说,在威斯康辛州雇佣这么多一流的“知识工人”,似乎令人难以置信。

事实上,由于沃克在已经将自己的影响力挥霍殆尽,富士康几乎没有必要遵循投入那么多资金或创造那么多的就业岗位。可以明确的是,随着资本投资和富士康创造就业机会,政府承诺的全部补贴是以增量形式发放的。但无论富士康投资多少或创造多少就业机会,所有其他价值超过10亿美元的补贴都需要支付。一个规模更小,拥有更少工人的小型工厂可以大大降低纳税,但这实际上会使州政府在每个工作岗位上花费更多成本。

Wisconsin Democracy Campaign执行董事马修·罗斯柴尔德(Matthew Rothschild)说,这笔交易“是一种荒谬的经济发展方式”。它揭露了一个我们已经反复听过的谎言,政府总说我们根本没有足够的钱用于学校、道路或医疗保健。但当一家来自亚洲的公司来敲门时,突然之间就有40亿美元的纳税人的钱要花了。我们本可以用这些钱帮助很多小企业。”

但当地政府已经开始通过征用权来购买地产。富士康正在拉辛县修建工厂。州政府和地方政府已经在富士康所需的基础设施建设上投入巨资。如果沃克失败了,接任的民主党州长将很难取消这一协议。

无论富士康对威斯康辛州经济的影响如何,这笔钱的支付已经是毫无疑问的。对于威斯康辛州的纳税人,他们的孩子,也许还有他们的孙子而言,富士康的交易将会被加到他们每年的生活成本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18-11-15 19:59 , Processed in 0.042311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