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Shop Now - 20% Off All Used Gear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79|回复: 0

人宠姻缘救婚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知音海外






       今年三月,在网站“十年庆典”征集故事活动中,一对中德小夫妻发帖,公开他们与爱宠的特殊“姻缘”挽救濒临崩溃的婚姻经历,引来很多网友好奇围观和热烈点赞.

  “缔结宠物姻缘”是一位荷兰人在2007年设立的网站。其初衷认为宠物是人类的特殊伴侣,希望以人与宠物看似滑稽玩笑的“缔结婚姻”方式,倡导人与宠物平等和谐相处,并承担起保护动物的责任。网站设立至今,不断有爱宠物的人士兴致勃勃登陆,正儿八经地注册与宠物“结婚”。今年三月,在网站“十年庆典”征集故事活动中,一对中德小夫妻发帖,公开他们与爱宠的特殊“姻缘”挽救濒临崩溃的婚姻经历,引来很多网友好奇围观和热烈点赞。

劳燕将分 结缘爱宠

  我叫杨林,今年29岁。2012年,我从国内一所大学毕业赴德国慕尼黑留学,就读期间与大学同学朱蒂·巴尔德一见倾心,毕业后一起到柏林寻求发展。经过努力,她终于成为一个小有名气的家具设计师,我也在一家电子公司当软件部经理。2015年圣诞节,我俩终于喜结连理。

  原本以为婚姻会带给我俩更加稳定的生活,没想到共同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又忙于各自的事业,不知不觉彼此渐渐开始产生一些嫌隙。由于是异国婚姻,原本就有很多观念差异,外加家庭生活鸡毛蒜皮,日久遂积怨成怒,由爱转恨,终由爱侣变怨偶。在朱蒂眼里,我不再是从前那个浪漫热情的东方酷男生;而在我的感觉中,原先那个温柔体贴的德国女孩也变成了一个碎嘴唠叨的“八婆”。

  婚后不久我俩共同贷款购买了一套四居室的公寓,这个曾耗时三个月精心装饰的家,眼下却成为硝烟弥漫的战场,夫妻彼此不断争吵、彼此伤害,到最后不仅心烦,而且心累。昔日共筑爱巢,满满容纳过几多温馨几多梦想,然而时过境迁,世事无常,我俩如今已闹腾得只差没把房子点着烧了。

  既然已经过不到一块儿,那就离婚吧。当代社会最讲效率,可是,因为我俩共同分担的房贷当初与银行签署过一份为期一年的“婚居”优惠,规定12个月内倘若夫妻离异或者分居将全额补缴优惠贷款。为了减少经济损失,我和朱蒂决定暂住一处,至于家里的一只宠物狗和宠物猫,经过协商,朱蒂打算将猫送给父母,而我决定把狗送给朋友。

  于是,我俩像敌对国家一样签订了为期三十天的“共处条约”:除了公用客厅厨房浴室等,我俩分房而居,各起炉灶,互不占用已划分到对方名下的财物,连电话费也必须按明细单各付各账。

  离婚已成定局,但我对朱蒂的怨恨还没有消。翌日,我特意起个大早,抢在她前面霸占厨房,给自己做了顿丰盛早餐。然后又当着她摆出一副轻松的样子,一边吧唧嘴,一边给快餐店打手机预定最贵的“单身晚餐”。其实我并不喜欢吃什么“单身晚餐”,这么做只是想气气平时动辄动以拒不做饭相威胁的朱蒂。

  果然不出所料,朱蒂被我的举动气黑了脸。可她又急于上班,根本没时间和我纠缠,只得干巴巴地烤了两片面包摔门而去。其实,我就是要做给她看,要离婚就离婚呗,谁离了谁活不了啊!

  晚上,当我预备故技重施时,朱蒂一反常态,笑眯眯地端着两杯香槟酒走向我说:“很好,都吃上‘单身晚餐’了,解脱了是不是?我也一样,而且还愿意免费送杯香槟祝贺。对了,我有件喜事宣布一下。”

  我问:“什么?”

  “我结婚了。”她答。

  我惊讶道:“结婚?可我俩还没办离婚手续呢?”

  朱蒂笑着重重一拍我的肩膀说:“那并不妨碍什么啊,我和阿伯特已在‘缔结宠物姻缘’网站登记结婚。”

  阿伯特?阿伯特不是我养的那条小狮子狗吗?正在我迷惑不解时,朱蒂轻轻吹了声口哨,阿伯特活蹦乱跳的从门外应声跑进。看样子朱蒂已给它洗过了澡,身上的栗色长毛吹得蓬松,脖子上扎着一根黑缎子领结。领结的颜色的样子非常眼熟。我仔细一想,啊,那不正是我第一次带朱蒂参加情人节晚会时她送的礼物吗?

  这时,朱蒂说:“我和阿伯特可不是玩过家家,为了结婚,我昨天划拨了三十五美元到网站的指定账户,签订了网上婚姻协议,在网上举行婚礼,过几天人家还会寄结婚证书和纪念品来。”

  听后,我讽刺道:“你难道除了我就再找不到好对象了?非得和狗结婚?”

  “别臭美了!我宁愿和你的宠物狗结婚,也不愿和你一起过日子的!”朱蒂翻翻眼皮说罢,故意把两杯冒泡泡的香宾酒轻轻一碰,然后牵着趾高气扬的阿伯特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

  我被朱蒂气得怔了怔,这德国妞儿也真坏,成心怄我、骂我连狗都不如是不?得瑟什么呀?不就是上网和宠物结婚吗?你结我不会结吗?我心里暗生一计,决定选择朱蒂心爱的那只蔻蔻猫作我的“新娘”。

人“宠”姻缘 别样感悟

  很快,我登陆进入“缔结宠物姻缘”网站,浏览之下,发现办理和宠物结婚也不随便,程序进行弄得煞有介事。首先要确定自己是不是真心与爱宠结婚,婚前还必须网签“结婚条规”并保证自己严守规定:不许虐待宠物伴侣;负责与宠物伴侣生活的环境温馨与卫生;彼此发生摩擦时主人必须隐忍;并且既然爱就要接受宠物伴侣的各种小毛病;定时定期共享娱乐休闲。更有甚者,“结婚”满三年后,宠物伴侣将得到住所的五成业权,以及网上登记采用主人姓氏等等。

  说起来我养个小动物不过是释放压力,不属于那种在网站注册和爱宠结婚的宠物迷,现在一本正经的玩起和宠物结婚,觉得颇为滑稽。可一转念,又不甘败给趾高气扬的朱蒂。左思右想,拿定主意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于是我咬牙切齿地敲打一通键盘,填写好自己和蔻蔻猫的资料,并特意选择网站所提供的最昂贵的500欧元的“结婚套餐”,然后摁鼠标猛点下界面显示的“同意”栏。

  几天后,我收到网站邮寄的我和蔻蔻猫的“结婚照”和“结婚证书”,示威般的将其挂在客厅醒目处。另外又穿着网站特制印有“我和宠物结良缘”的文字T恤衫,利用一切机会在朱蒂面前晃来晃去公告天下——哼,看她还有什么好得意的!

  好戏就这样开场了,我和朱蒂住在同一所房子里,却各自又与宠物过起了所谓“婚姻”生活。为了占取上风,我俩无时不竭力做出与宠物伴侣的恩爱和美姿态:朱蒂推掉了很多应酬,坚持每天带“狮子狗老公”外出散步;周末一起逛街,甚至加入了一个狗狗健身协会。而我现在也每天准点回家,陪蔻蔻猫一起看宠物台的电视节目,和它一起玩逗猫棒、做滚球游戏,并且我还改掉不少不拘小节的习惯,不在房间抽烟、每周坚持换两次床单等等,因为我的猫“太太”不喜欢。世界上有些事看着简单做起来难,比如陪猫看电视,还有比这更无聊的吗?可是我却不得装出一副兴趣无比的模样在朱蒂面前坚持着。而她呢?似乎也一改以前埋头电脑低头手机的习惯,以持之以恒的遛狗行动怼我。

  在我俩较劲的爱宠婚姻里,两只原本待遇一般般的宠物“渔翁得利”,猫猫狗狗每天被照顾得无微不至,吃喝玩乐应接不暇。中国人喜欢说和谐的婚姻是举案齐眉,而我俩分别与爱宠的婚姻则升级到伺候祖宗的高度。

  可是话说回来,通过一段自带情绪的“爱宠婚姻”,心态不觉有所变化。以前我俩养猫养狗,不过是希望二人世界多一点乐子。而如今与宠物相处的“婚姻生活”,渐渐也体会了很多温馨的感觉。

  如果说最初开始我俩只是假装姿态,勉为其难在各自宠物伴侣身上花费时间和精力的话,那么随着相处日久,内心对宠物伴侣不觉产生出一些发自内心的责任和牵挂。

  一晚,我忽然发现蔻蔻猫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连可口的猫食也无心下咽,当即慌神,不顾冷战多时急忙向养猫经验丰富的朱蒂讨教。

  而朱蒂丝毫也没有幸灾乐祸,跑到我房间又是摸猫耳朵,又是观察其动作。

  不一会,她告诉我:“可能是什么东西卡在喉咙里了。”

  我听后忙说:“是吗?可能是早晨我给它吃了带脊刺的曼鱼块。”

  随即,朱蒂从自己房间找来几样宠物治疗小器械,我抱着猫,看着她熟练地将卡在猫喉咙里的鱼刺拔了出来。恢复过来的蔻蔻猫娇滴滴地依偎在我怀里,我也怜惜地将它抱着晃了几下。见状,朱蒂突然用一种酸溜溜的口气说:“唉,哪怕你对我的好只有对猫的一半,我也不会想到离婚。”

  如果搁以前,我听后肯定尖刻地反唇相讥,可此刻的我从她的语气里听出的不是怨恨,而是带点委屈的感慨。其实这样的感觉我也有过,每当看见她对狮子狗的体贴和亲昵,我心里也会有些许郁郁不平,很想问问难道在她心里,我现在是不是真的连狗都比不过?

  第二天早晨,我依旧只做了自己的早餐。不过当朱蒂走进厨房时,我眼睛盯着盘子里的食物,不太自然地对她说:“昨天我听你打电话要推掉西雅图的一个设计展览会,如果是因为担心你‘丈夫’的话,我也许可以帮忙照看几天。”

  朱蒂顿了顿,很小声地说了个“谢谢”。要知道,自从决定离婚以来,我俩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平心静气的说话了。

峰回路转 破镜重圆

  “鱼刺”事件后,我和朱蒂原本僵冷的关系似乎有点缓和,虽然依旧各过各的生活,却不再像从前那样剑拔弩张和恶语相伤。渐渐地,我俩还恢复了彼此的沟通,开头只是谈猫谈狗,进而谈天说地聊我聊你,一些曾以为冰冻的感觉仿佛又暖过来。

  不知不觉又过了数日,一天我下班回家,朱蒂坐在客厅里。看见我,她轻轻说:“律师刚才打来电话,让我们后天去办理手续。”

  我当即一愣,内心涌起一些难以言说的感觉。接下去的两天里,我假装若无其事的样子,其实心里越来越焦虑。因此这时有些后悔要离婚了,可是,记得当初嚷嚷最凶要离婚的正是我自己,作为男人,又觉得反悔是一件没有面子的事。于是在心里我巴望着朱蒂先开口,哪怕是暗示一下,我也会借坡下驴。

  然而朱蒂始终没有任何表示,这不禁让我惶惑起来,难道她真对婚姻彻底失望了么?

  离婚签字那天上午,我故意在屋子里磨磨蹭蹭,而朱蒂却衣着整齐、一副准备就绪的样子,甚至提醒我与律师约定见面时间。我的心一点点下沉,感觉她已经铁了心要离。

  眼看无法拖延,我只得慢吞吞朝外走去。像每天出门那样,我习惯性的唤了几声蔻蔻猫。然而它没有像往日那样应声跑来蹭我的裤脚,于是我奇怪的四下寻找。

  朱蒂默默看了一会儿,开口问:“难道,你非得这个时候找猫吗?”

  我急赤白脸地说:“废话,它是我的猫太太,你离婚搬走,我还指着和它今后过日子呐。”朱蒂淡淡一笑,幽幽地问:“看样子,你的猫太太重于一切,是不是?”

  我意会到她的弦外之音,迟疑几秒后,终于将憋在心里话一古脑儿倒出来:“朱蒂,它不过是一只普通的猫,爱干净,爱和我一起游戏,有时也耍点小脾气,还搞点小破坏,可恰恰就是这些让我慢慢领悟到婚姻的内涵。婚姻里的纠葛和快乐都是琐碎的,但是我从和它‘婚姻’里懂得了容忍、学会了重视对方的感受。对不起,以前我总是不以为然的忽略你,是我的错。”

  这时,朱蒂眼里渐渐涌起泪花。她顿了顿,真诚地说:“其实那不全是你的错,自从我和阿伯特‘结婚’后,也有很类似的感受。和它相处的日子使我有机会重新思考,其实婚姻里永远都会存在各种磕磕碰碰,那么,为什么不能像对宠物伴侣那样包容、那样一笑了之呢?不能因为是爱人,就要去挑剔得近于苛刻啊。”

  是啊,道理原来是这么简单。看来是我们自己以前太犯傻、太钻牛角尖了。我不失时机地揽过朱蒂,试探问道:“现在,我们是不是不用去见律师啦?”

  朱蒂仰着脸,诡秘笑道:“你也不必急着找猫了,它昨天去隔壁邻居家了,那边刚抱回一只英俊的大公猫。看来,你应该赶紧上网登一个离婚启事。”

  “什么?刚才你怎么不告诉我?害我急出一头汗。”我假装嗔道。

  朱蒂说:“我只是希望能听你先说出真心话来,不然我太没面子了。用你们中国人的话说,你这人就是鸭子死了嘴巴硬,别人不清楚,难道我还不清楚吗?”

  哇,我微笑看着面前的朱蒂——与爱宠的这段“婚姻”,拯救了我们自己即将破灭的婚姻。
Acetag.com Smart Phone Accessories Free Shippi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hop Now - 20% Off All Used Gear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18-10-16 16:58 , Processed in 0.041082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