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694|回复: 0

国科大老师给22名学生0分 坚守了教育底线(组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澎湃新闻网





2017—2018学年夏季学期,中国科学院大学(以下简称“国科大”)人文学院首次开设《科幻文学与影视创作系列讲座》公共选修课,选课对象为国科大在校研究生。2018年9月11日,在上一学年选修了这门课的158名同学,同时收到了一封来自课程网站的成绩公告。这是一封文言文邮件,它让还没查成绩的同学读完瞬间“忐忑不安”。对于违反期末作业“原创文学作品”规则而被判零分的同学,这封邮件像是一次宣判,“此分不改,勿念”,掷地有声。




文言文成绩公告

据了解,《科幻文学与影视创作系列讲座》由国科大人文学院苏湛副教授组织开设,课程同时邀请了多位中国传媒大学教师进行讲授,旨在介绍现代科学文学与影视艺术作品的美学特征、发展趋势以及现代科幻产业的发展状况。该课程共18学时,1学分。最终,22位同学被判零分,占13.92%。原因很简单,因为抄袭了其他文学作品,违反了期末作业“原创文学作品”的要求。

公众眼里的国科大,以理工科见长,但是,校园里也有很多对文学创作感兴趣、具有写作天赋的学生。国科大人文学院首次尝试在夏季学期开设这门系列讲座课程,就是想为这部分同学提供专业的指导和训练,希望他们能通过自己的理工科知识储备,让科幻文学和影视作品不但“魔幻”而且“科学”。同时,这门课也是国科大“科学精神”与“人文情怀”相融共生教育模式的新落点和新探索。

  《科幻文学与影视创作系列讲座》课程概况




该课程课件中的原则性忠告

写这封文言文成绩公告的,是该课程主讲老师苏湛。接受“国晓薇”(注:国科大官方微信小编)采访时,这位“80后”年轻教师特别多次提到 “原创”两个字。据苏湛介绍,该课程成绩由两部分构成,考勤占60分,期末作业占40分,一旦发现抄袭,该课程成绩取消。“有同学在提交作业时,特别解释说道‘老师我不会写小说,我就写了一些对未来科学发展的畅想’”,苏湛说,这种作业不属于科幻创作,但是依旧给了学生及格分。

“苏老师在课堂上多次强调科幻作品要原创,我们不能抄也不敢抄,因为他的知识面和阅读面太广了,有可能一眼就能识别出来。”选修了这门课的2017级硕士研究生余欢(化名)说,当被问及成绩,“90分,和同学们的分差不多,其实大家的写作能力没有那么大的区别,倒是老师会给每个同学的作业一份‘定制’的评语。”这份“因作业而定”的评语,足以见苏湛的重视和用心。余欢补充说,“老师的评语和他平时的风格挺像的,很平实也很直白。” 这位有着“福尔摩斯”穿衣风格的“80后”老师,在余欢眼里既有趣又严格。





高分作业评语

不仅高分学生有成绩有评语,0分的学生,苏湛也给了他们评语——抄袭的出处。对于抄袭,苏湛的标准是这样的,“大段文字一模一样才算抄袭。而且是经过反复比对,确定了原作者、原始出处,作者肯定不是你的,才认定是抄袭。”这份有理有据的惩戒,让得到抄袭出处评语的汪同学(化名)追悔不已。“夏季学期选课时我已经开始在研究所做科研了,期末的时候特别忙,原以为应付一下就过去了。”现在,汪同学已经认识到了错误的严重性,“这种做法,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也是对老师的不尊重”。据了解,被判0分的同学中,像汪同学这样已经到研究所做科研、顾不上回雁栖湖校区上课的同学并非个例。




0分作业评语

“科幻课、0分、文言文邮件”,在国科大校园里也受到热议。刚刚入学的2018级计算机专业聂同学说,他非常赞成苏老师的做法。“给0分是对的。”他说:“大学之道,在明明德。老师不光要授业,更要传道。学生不光要修学分,更要修品行”。他说,“有些同学为了拿到公共选修课的学分,在作业上借鉴学长学姐的。说是借鉴,其实就是简单改改交上去,这样有违诚信。”

资环学院2018级研究生崔亦凡在网上看到关于这则新闻报道时说,“抄袭本身就是不对的,这也是对认真做作业同学的不公平和不尊重”。

“苏老师的处理方法我觉得特别特别好,有力度有涵养,不给抄袭的学生一点侥幸余地!国科大的研究生群体这么庞大,难免有几个想要投机取巧的同学,但是大家绝大多数是孜孜求学、正气努力的,从我们日常的精神面貌就能看出来呀”,地学院2018级研究生王璐说。

“对于学生的培养,德行和操守都很重要。为苏老师点赞。”化工学院2018级研究生周瑶瑶说。

余欢说,“尽管老师强调多次,但是有人还是会心存侥幸,有的以为老师看不出来,有的以为求求情也就过了,可能也意识不到自己的所作所为会有什么连锁反应。但是,作为成年人,做了什么,有了什么后果,都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如果每位老师都能像苏湛老师一样,自身博学,批改评判作业时让认真完成的同学收到切实的评价,让应付作业的人输得心服口服,那真的才是好老师。”余欢认为,这个看似“严苛”的判罚,实际上在为大家敲响诚信的警钟,同时她也给了苏老师自己心目中“好老师”的评判。

对于此事,国科大教务部负责人表示,良好的校风和学风是立校之基。一直以来,国科大把教风学风建设作为提升人才培养能力的关键环节来抓。苏湛老师作为授课教师,严格课程考试,履行了教师的应尽职责,符合国科大的教学管理规定,学校对此表示坚决支持、充分肯定。据了解,学校多位老师得知此事后,都对苏老师表示赞赏,认为他做得很对,体现并坚持了国科大的价值和传统。

在9月8日国科大2018级新生开学典礼上,中国科学院院长、国科大名誉校长白春礼特别嘱咐新生,“在科学的天地中,耐心打磨‘尽微’的心性和心境。‘尽微’就是努力达到精细微妙的境界。‘细密’和‘踏实’是科学工作者必备的素养,也是科研成果产出的前提。”抄袭是浮躁和不诚信的表现,是科研、学术的大忌。

陶行知先生曾说:“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在离科学最近的地方,苏湛用为人师的“求真”,诠释着国科大人在教学、在科研中的对“诚信”的坚守。2016级硕士研究生尚琼洁说:“我上过苏老师的课。以苏老师的人格魅力,估计下学期选课的人会更加爆满。”

凡抄袭皆0分,国科大苏老师坚守了教育底线

“凡今抄袭者,一经查实,不问考勤,皆黜落,以儆效尤。”据媒体报道,近日,选修了中国科学院大学科幻文学与影视创作系列讲座课的学生,都收到了一封由授课老师苏湛发来的邮件。邮件由文言文写就,言辞犀利。苏湛给了22名学生零分,因为他们的期末文章被判定为抄袭,发邮件就是要强调“此分不可改”。

在很多大学生印象中,选修课大多是走走过场而已,鲜有较真的老师。而且,据苏老师说,这门选修课成绩由两部分构成,考勤占60分,期末文章占40分。如今,因文章抄袭,综合成绩被判0分,确实让人感到有些不近人情。

即便如此,这些学生恐怕也无话可说,因为苏老师认定抄袭十分严谨,这22例抄袭,经过检索、寻找原作者、仔细比对,都有确凿证据。这些作业中,有的是整篇抄,甚至抄名家作品;有的就是改个主人公的名字,总之“没有字是自己写的”。

民国大师顾颉刚先生喜欢开卷考试,试题宽泛,给学生极大的独立思考空间,但评分时规定:“抄我观点者,替人家背书者,低分;自有观点者,或驳我观点能自圆其说者,高分。”倘若见到“没有字是自己写的”文章,老先生又做何想?

“凡抄袭者皆黜落”这本该是底线要求,但如今竟然成了新闻,这说明在现实中这种敢于“较真”的老师太少了。不要说选修课,即便是必修课,不少老师迫于种种压力和顾虑,常常“与人为善”,有意无意地“放水”,导致了高等教育“严进宽出”的现象。

大学“放水”,当然不能全怪老师“心太软”。严格要求万一影响到学生的毕业就业,不仅自己于心不忍,而且影响到学生的前途,可谓“罪莫大焉”。在这样的心态下,自然会形成普遍宽松的氛围:很多老师无论是否情愿,都只得戴上“好好先生”的帽子,像苏老师这般敢于“金刚怒目”的,确实少之又少。

基于对大学“放水”之弊病的深刻认识,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曾表示,中国教育“玩命的中学、快乐的大学”的现象应该扭转,对大学生要合理“增负”,提升大学生的学业挑战度。日前,教育部也印发通知,要求加强本科教育,严格本科教育教学过程管理,淘汰“水课”;严把毕业出口关,坚决取消“清考”制度。而清华也于近日推出了学生课程作业“查重”。

可以预见,本科教育更加严格是大势所趋,而制度也将为金刚怒目的“苏老师们”撑腰。如果“宽进严出”成了常态,老师们也可无需顾忌太多的人情因素,经历过“阵痛”之后,相信大学生们也会很快适应。

在历史上,严格的淘汰机制曾发挥过积极作用。1928-1937年,清华大学每年的学生淘汰率为27.1%,理学院最高淘汰率达到69.8%,工学院则为67.5%。这样高的淘汰率不仅没有引起混乱,反而培养了一批杰出的学子。清华大学物理系1929-1938年间的学生,出了21位中国科学院院士、两位美国科学院院士。时代不同了,当然不能简单照搬,但借鉴其精神和做法理应可行。

也只有扯下更多“水课”的遮羞布,改变“严进宽出”的局面,高等教育质量才能更上一个台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18-9-22 12:59 , Processed in 0.042558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