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90|回复: 0

“爱国者”,还是国家的“敌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3 03:47: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江湖西子
    爱国二字,听起来应当是不可置疑的伟大神圣。
    然而随着人类社会的向前发展,越来越多的人类思想家及智慧者们却意识到“爱国”二字的危险性。所以他们一直都在告诫人类社会要对诸如“爱国者”、“爱国主义”之类保持着清醒的头脑与高度警惕。
    “对祖国来说,没有比一切都满意的爱国者更可怕的敌人了”。俄国著名诗人涅克拉索夫说。
    涅克拉索夫,俄国沙皇时期伟大的平民诗人,与同时代的俄国著名作家别林斯基、车尔尼雪夫斯基、杜勃罗留波夫等齐名。
    俄国沙皇时期是俄国社会统治最为黑暗残暴的时期,却也是高度宣扬“爱国”时期。当时众多俄国人,包括贵族和一些作家们都在高唱爱国赞歌,而涅克拉索夫却勇敢尖锐地指出这些“爱国者”恰恰是俄国的敌人。因为那时的沙皇俄国根本就是一个老百姓无法生存的地方,一个找不到幸福的地方,可这些“爱国者”非但不改变它让它真正变得美好,反而赞美它,不是敌人是什么?为此,他还创作了一首著名长诗《谁在俄罗斯能过好日子》。
    而美国著名记者安卜罗斯·皮尔斯则说爱国主义是“一堆随时可以被任何野心家所点燃,去照亮他的名字的易燃垃圾”。
    他说出此话来讽刺当时美国第35任总统肯尼迪在就职演说中热忱地呼吁“不要问你的祖国能为你做什么,要问你能为你的祖国做什么”。
    而很显然,这不是一种随意的讽刺。而是出于刚刚过去不久的二战教训。看那野心家希特勒,不正是点燃了无数德国人心上那堆“爱国主义垃圾”而“照亮他的名字”的么?
    18世纪英国著名的政治家、政治理论家埃德蒙·柏克则认为:
    要让我们爱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国家应该可爱才行。
    无疑,从爱德蒙·柏克此话中,我们可以领悟出:爱国不可盲目与冲动。要爱“好国家”,而不可爱“坏国家”。
    而中国近代史上著名学者、思想家陈独秀也持相同观点,他说:
    恶国家甚于无国家;……我们爱的是国家为人民谋幸福的国家,不是人民为国家做牺牲的国家。
    就连中国人始终崇拜的马克思主义导师列宁也教导人们要小心提防“爱国主义”。他说:
    每当一个国家的政治、经济出现重大危机的时候,爱国主义的破旗就又散发出臭味来。
    而另有一些思想家们则对“爱国主义”更加的“痛恨”了。
    如美国十九世纪著名作家、自然主义者、改革家和哲学家、《瓦尔登湖》作者亨利.梭罗(Henry David Thoreau,1817-1862)甚至把“爱国主义”比喻为恶心的蛆。他 说
    那些没有自尊的人仍然可以是爱国的,他们可以为少数牺牲多数。他们热爱他们坟墓的泥土,爱国主义是他们脑袋里的蛆。
    早于梭罗差不多一百年的另一位英国作家、文学评论家和诗、《英语大辞典》的编写者塞缪尔·约翰逊(Samuel Johnson1也无不以一种厌恶口吻说道:
    爱国主义是无赖最后的避难所。
    在塞缪尔看来,一些“无赖”的“爱国者”他们就不是真爱国,而不过是以爱国为幌子而谋私利;或是不懂什么才是真正的爱国,而愚蠢胡来,所以常常干出适得其反之事。然而,他们却只当自己是家国,认为自己因“爱国”而高尚。
    而这些“无赖”的“爱国者”正如涅克拉索夫所言根本就是国家的“敌人”。
    可是中国人,如何才是真正的“爱国者”,谁是国家的“敌人”,分得清么?
    也许胡适先生的一句名言可以给我们做为参考:
    争你自己的自由就是争国家的自由,争你自己的权利就是争国家的权利。因为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
    ——这也可以说,如果一个人明明就是个连自己的自由和权利都不懂争取的奴才,却高喊爱国,那这种“爱国”的奴才便一定是国家的敌人。因为奴才爱的“国”自当是“主人的“国”,而不可能是“人民的国”。
个人公众号WHOGZS,

20180713-bt (9).jpg 0076LRzPzy7lNKqicf3e5&690.jpg 20180614-bt (10).jpg 444.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18-11-19 01:21 , Processed in 0.044704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