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96|回复: 0

年轻夫妻杭州购房记:不是全款买房 都没人招呼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8 12:53: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澎湃新闻





4月的一天,孙嘉楠近乎绝望地看着购房app上标着杭州各区楼盘房价的地图。


工作十年月入过万了,他发现那些地图上绿色气泡里的楼盘名称仍像是一个个陌生的敌人,标着高不可攀的价格,逼着他不断把地图从城区往外围挪移、放大,从市区看往萧山、老余杭、富阳……


他为了买房跟女友吵了一架,甚至动过分手回老家南京的念头。


事情有了转机。2018年4月4日,杭州正式发布《关于实施商品住房公证摇号公开销售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由此,继南京、上海、长沙、成都、武汉、西安之后,杭州成为实施摇号买房政策的第7个城市。这意味着,在杭州有购房资格的人将拥有购买相对低价一手房的入场券。





2018年4月14日,杭州,杭州楼市摇号新政出台后,和家园臻园成为新政后全市首个公证摇号楼盘。当天上午9点,和家园臻园正式开始接受购房者意向登记,登记时间将一直持续到4月18日。图为购房意向者观看楼盘信息。本文图片均来自视觉中国

5月24日日晚,孙嘉楠的女友给他发来了一个名为“融信澜天”的一手楼盘,每平方均价一万八左右,相较周边二手房低至少一万,他发现预算内的机会来了。他随即加入一场抢房的战役,参与其中的人无论是刚需还是投资,都热切地期望摇号中,在失落多次后又从头开始。


摇号前


在摇号政策出台之前,朱晴晴每次离买房成交都只差一步。


2012年,原本是上班族的朱晴晴与丈夫准备自己做服装生意,于是,原本攒好的首付款让给了刚起步的生意;2016年,在服装生意的转折点上,买房的计划又搁置了下来。直至去年下半年,眼看着房价开始“蹭蹭蹭地涨”,“孩子也大了”,也“有了资金”,朱晴晴想“赶快买房”。


但朱晴晴没有想到买房这么困难。她后来回忆,最初中意的是江干区的“万科中央公园”,她拿着六成首付,没想到跑去售楼处后,发现“不是全款买房,人都没空招呼你”,然而,一套房全款需要五百多万,朱晴晴感觉资金有点紧张,无奈只好去找别的楼盘。


除去万科的房子,朱晴晴后面去看的几个楼盘全都需要全款。买房的计划一直搁置到2018年3月底,同样在江干区的“东祥元府”成为朱晴晴的一个希望,“我想那边的房子全款应该买得起。”但没想到的是,那时,全款都已经无法买房了。


     杭州实施了对于一手房的房价调控政策,但房企惜售的心理催生了一部分“号子费”、“关系户”等乱象。朱晴晴因为要买房加了不少中介的微信,当时,她的朋友圈都是“全款35万号子费,按揭40万号子费”。

她去看过“东祥元府”的房子,并不满意。但是由于周边二手房倒挂,抱着至少不会亏的心理,朱晴晴找了个关系,给了号子费,“感觉就是被人掐着脖子给的”。


朱晴晴的号子费掏得心不甘情不愿。实施摇号的通知在3月28号已经公布在杭州市房产信息网上,朱晴晴问了收她号子费的那个人“能不能弄”,那人无法保证,把号子费退给了她。


      摇号政策出台之后,朱晴晴反倒松了一口气,“大家都各凭运气吧”。



2017年12月17日,标有售罄字样的沙盘。

“万人”盘

5月22日,“融信澜天”发布销售公示。它后来成为杭州摇号政策以来首个摇号人数破万的楼盘。


当时,朱晴晴亲身感受到,原本都在讨论5月19日“卓越蔚蓝领秀”开盘情况的江干区购房群里,一时间消息全被“融信澜天”反客为主般地“霸了屏”。

“融信澜天”开放404套房源,登记时间为5月25日至27日,留给所有人准备材料的时间只有5天。


朱晴晴决定去摇“融信澜天”的号。此前,她已经开始准备“卓越蔚蓝领秀”楼盘的摇号资料,而实际上,这两个楼盘都不是朱晴晴心仪的楼盘。“先走一下摇号的流程”,朱晴晴心想,“多摇几个盘试试。”


朱晴晴和丈夫的户口都不在杭州,杭州2018年限购政策规定,非杭州市户籍家庭,需提供自购房之日起前3年内在本市连续缴纳2年以上的个人所得税或社会保险证明。31岁的朱晴晴来杭十年,与丈夫结婚六年,做服装批发生意,尽管生意越做越大,但朱晴晴一家至今仍旧租房,名下没有一套房产。


为了摇“融信澜天”,朱晴晴还借了哥哥的名义去买房。同是在杭州交满三年社保的哥哥虽然有资格在杭州拥有一处房产,但目前没有购房需求。这样,朱晴晴有了两次摇号机会,增大了自己摇中的概率。


一系列手续必须在5天之内完成,朱晴晴在这5天内出了趟差,赶在27号交齐了材料。


       同样赶在27号交材料的还有孙嘉楠。用一个周末完成了所有手续,孙嘉楠在周日中午12点点击了提交。但是对这次摇号,孙嘉楠没抱多大的期望。

留给孙嘉楠的时间只有3天。24号晚上,女友给他发来一个链接,正是“融信澜天”的楼盘信息,此前,孙嘉楠一直在看二手房的信息。


对于孙嘉楠来说,买房是刚需。与女友恋爱一年半的时间,年初时,双方都觉得应该进入下一个阶段。但从决定买房的那一刻起,孙嘉楠一直处于一种焦虑的状态。“买不起,就这么简单”,孙嘉楠如今30岁,工作十年,来杭三年,在高昂的房价面前,也只能不断重复这两句话。


杭州近几年加大了对房价的调控力度,对新房的指导定价使得新房价格比二手房受到更多的限制,出现了一二手房倒挂的现象。“融信澜天”的房源均价18460.88元/㎡,作为对比,周边万科未来城二手房挂牌价已超3万,无论是作为刚需购房,还是投资购房,都是一笔稳赚不亏的买卖。


价格成为孙嘉楠决定去摇“融信澜天”的主要原因。和朱晴晴一样,孙嘉楠户口不在杭州。26日上午10点,孙嘉楠回到老家南京,取了趟户口本,紧接着跑了四家银行,发现“每一家银行都关门”,无法打印征信报告,只好转战网上申请。


这一次回家,孙嘉楠只待了三个小时。父母问起买房的情况,孙嘉楠让他们不要抱太大的希望。


后来“融信澜天”报名情况公示,共有11927户家庭登记,综合中签率3.39%。


每个楼盘在登记摇号时都需要提供相关的资料,其中除去身份证户口本以及结婚证以外,还需要提供无房证明、征信报告、资产证明,这次的“融信澜天”摇号另采用了资产冻结的方式,防止摇号人用同一资产换取多份房源的摇号资格。





2016年9月24日,浙江杭州,购房者正在售楼处排队付款。

排队冻资


5月25日上午10点,在孙瑶乘车抵达民生银行西湖支行前,排队的人已经开始围着银行绕圈。司机猜测这附近开了一家奶茶店,“除了开奶茶店会火成这个样子,还有什么?”


车子越驶越近,长龙没入银行门口,“还有买房啊。”孙瑶说完笑着下了车,加入了正逐渐壮大的队伍中。


      1994年出生的孙瑶站在队伍中显得有点突兀,这是她第一次参加摇号。

2015年,初入职场的孙瑶觉得买房是一件非常遥远的事,然而三年后,她已成为买房大军的一员。孙瑶计划落户杭州,与家人朋友商议之后决定买房。令她无奈的是摇号会对结婚但无房的家庭有倾斜,“我作为一个单身人士已经很可怜了,还要被歧视。”但她还是想“拼一把人品”。


她的公积金交在了省公(注:浙江省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这次与“融信澜天”合作的银行中,只有民生银行西湖支行承认省公积金贷款,除了这一家银行,孙瑶别无选择。


在民生西湖支行门口的长龙中,许多人不仅仅为“融信澜天”而来,还将目光投向了“华夏四季”。两家楼盘几乎同时发布预售公示,同时进行摇号登记,也由同一家银行承办验资及冻结事宜。这造成了人数的叠加与累积。


银行规定,冻结资金的人需要先在这家银行开卡才能进行资金冻结,再进行预审,最后提交资料。孙瑶没有开卡,在排队前得知银行周六不营业,这个周五是她最后的机会,不开卡,所有的后续操作都无法完成。


这天,杭州最高温达33摄氏度,排队的人数还在增长,银行没有事先的备案,程序堵塞,人满为患。


面对浩浩荡荡的队伍,银行很快做出应急措施,通知周六继续开放窗口,为买房人办理资金冻结手续。当天下午,为了分流,银行新开了一个只办理开卡业务的小窗口,过滤出需要开卡的人。孙瑶跟排队的同伴打了声招呼,领了第二天的号子,确保第二天能够办完手续,再去新窗口排队开卡。


下午五点,一个没有穿着银行制服的人出现在队伍前,让大家把身份证交给他,“他说,大家这么辛苦,不要排了,把身份证给他,不要在这边一直等着了,去吃饭吧,叫到你的名字,再进去办卡。”孙瑶后来回忆道,排了整整7个小时的她赶紧递上了自己的身份证,尽管她对这个不穿制服的人全然陌生。


好在办卡的过程还算顺利。孙瑶吃完晚饭回来,刚好在银行门口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取回卡后,孙瑶又回到了原先的队伍中。


天色已晚,排在银行门口的人仍旧很多。因为道路狭窄,附近的交警支队派了交警过来维护秩序,有位交警一直温和地劝队伍里的人“明天再来”,但没有一个人理他。


这就像一场持久战,每个人都疲惫不堪,但也都无法放弃。


晚上7点,银行紧急开通另一个支行办理业务,孙瑶已经整整等了9个小时。当时,银行一位工作人员说明了这一情况,为了使众人信服,他打印了一张红色的凭证,限量100个人,排队领取凭证,“上面写着他们支行和另一支行的名字,他承诺拿着这个去另一支行就能办,”孙瑶回忆。

       眼看排队的人望不到头,她又想争取这天办完,就手里攥着红纸打了车去另一支行。


夜里的杭州下起了大雨。好在这家临时增开业务的支行人少,孙瑶很快取了号,也不用在银行外面等候。大厅里,加班的工作人员给等候办手续的人买了矿泉水和蛋糕,安抚并承诺今晚一定会帮大家把手续办好。后来,孙瑶得知银行里一个做预审的工作人员是第二天婚礼的新郎,他和他的伴郎一直陪伴买房队伍到夜里11点。


“大家都有苦衷。”孙嘉楠说,他在27日去了工商银行教工支行办理资产冻结,也遭遇了分流,但当时工作人员的态度令他感动。当时,多家银行已做出应急措施,于周日继续加班,完成摇号证明的办理。


“每个人都在为房价妥协。”孙嘉楠说。






2014年10月12日,杭州龙湖?春江郦城盛大开盘,一次性推售839套房源,现场2000人一抢而空,仅3小时,火速狂销21亿,平均每13秒钟卖掉一套豪宅。


中与不中


余译觉得,交资料登记报名的阶段固然“折腾人”,但等待中的焦虑更磨人。


余译在杭州市中心有一套六七十平米的房子,女儿出生后,余译就发现房子不够住了,“家人来照顾住不下,孩子的东西摆不下……”他希望能在江干区或萧山区再买一套环境新、空间大的改善型住房。


4月4日的摇号政策规定房地产商需要对无房家庭有一定比例的倾斜,名下已经有一套房的余译不在这个政策优惠的队伍中。至今为止,余译摇了四次号,全都落空。


第一次摇号是余译抱希望最大的一次,“璞丽东方”的房源,预售公示时间为4月25号,属于杭州第一批“摇号盘”,彼时摇号政策刚出,无论是投资客还是刚需购房者,大部分人还处在观望阶段。


“璞丽东方”开放了123套房源,登记购房者只有1075人,中签率11.4%,“中签率还算高的,”余译说。


第一次摇号结果公示是在5月7日,余译点开摇号名单的时候有点忐忑,1000多人依次排序,缩略在一张图中,但仔细看完前150名也没有他的名字,“连替补都不够”。


      “永兴首府”5月14日开始摇号登记,至18日四天时间,是杭州5月最热的四天。中午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12点下班,余译用几分钟的时间吃完了饭,顶着烈日去了萧山售房处登记摇号,来去80分钟,余译几乎掐着点回到了公司。四次摇号,几乎每次都要重新准备资料,除工作之外,这占据了余译的大量业余时间。

对于余译来说,摇中楼盘是停止“折腾”的唯一方式。“都是靠运气”,除了多投几次楼盘增加摇号的概率,买房几乎没有其他的诀窍和途径。


朱晴晴的运气尤其好。5月29日下午5点30分,“卓越蔚蓝领秀”的摇号结果公布,下午6点,朱晴晴接到了售楼处工作人员的电话,知道自己摇中了“卓越蔚蓝领秀”的楼盘。31日,朱晴晴去了选房处选房。


那一天大雨,选房处工作人员给在草坪上等待的购房者搭了一个简易的雨棚,展示牌挂在外面,十个人一组进去选房,一分钟的选房时间,选好的房子在显示屏上被标记,提醒着等待购房的人另做选择。


三百多人在一个雨棚里谈笑风生,言语间是欢快、轻松的氛围,这三百多人是选房的“幸运儿”,无论如何,这意味着一种胜利。


朱晴晴与邻座的一对夫妻谈起了天,摇号之前,这对夫妻也差点买到了房,相似的经历让朱晴晴与他们很快熟络起来,就在当时,华夏四季与融信澜天两个红盘的摇号结果公布,夫妻俩替朱晴晴查了“融信澜天”的结果,又中了。


朱晴晴当时有点“懵了”,两个皆抱着“试一试”的楼盘让朱晴晴不知所措,冷静下来后,朱晴晴打给了嫂子,她丈夫去咨询了自己的阿姨。


在购房群里,余译获知了朱晴晴的经历。“气死了,真的。”余译开玩笑,当时,他参与了群里的互动,认为融信澜天的楼盘比卓越蔚蓝领秀的楼盘好,朱晴晴选了卓越蔚蓝领秀“可惜了。”但没想到,朱晴晴的回复是:“没事,我两个都买。”


朱晴晴咨询了很多人,才做出了这个决定。对杭州房价颇有研究的阿姨告诉她,有资金就买,“反正不会亏”。


“房子本来是一个必需品,现在却变成了一种投资。”孙嘉楠说,31日,他出差,下飞机后,查了查名单的前500名,没有他,“现在投资的人也进来摇号了,我们摇到的机会降低了。”


同一时刻,孙瑶也查了自己的结果,1000多号,没中,“我会一直摇,但摇到价格比较高的话就算了。”


       买房的持久战还未结束。

5月31号开始,朱晴晴脱离了买房大军,更多的人和孙嘉楠、余译、孙瑶一样,继续着他们漫长的买房之旅。


(为保护受访者隐私,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18-7-22 23:43 , Processed in 0.042840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