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305|回复: 2

川普取消大学招生AA 多出的名额打算分给谁家的孩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4 07:09: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casper 于 2018-7-4 07:45 编辑

原创: TD小i   TestDaily  



在美国即将迎来一年一度的国庆节之际,川普又一次搞了一个“大动作”——取消美国大学录取平权法案。为了保护各个种族都有获得大学教育的权利,政府推出《平权法案》通过配额制度让更多少数族裔(如黑人、拉丁美洲裔)获得更多受教育的机会。那么川普此番推翻《平权法案》对于我们中国留学生到底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呢?



美国时间7月3日下午,几大新闻公司纷纷发布了这样一篇文章——



什么意思呢?就是川普政府要取消奥巴马政府关于高等教育录取的种族政策。这大概是川普上任以来第n+1次针对奥巴马了。这非常Republican。



本来以为美国群众的“反川普”的政治正确会让他们大骂特骂,结果没想到这次的评论风向竟然有些怪……怪支持川普的。

那我们接下来就来仔细讲一下取消法案对于我们留学生有什么样的影响。更多机会 OR 更多歧视?

《平权法案》从何而来

大家都知道,内战之后虽然奴隶制被废除了,但是黑人并没有实际和白人平起平坐、改变自己“奴隶”的命运。他们只是披着“美国公民”的衣服,实际上与之前并没有本质的区别。直到1960年代轰轰烈烈的civil rights movement民权运动的到来。

相信大家都听说过一个叫做马丁路德金的黑人小哥哥。正是在很多像马丁路德金一样的黑人白人组织的20世纪60年代的“民权运动”中,一项项法案出台,比如《公民权利法案》,《选举权利法》,正式保障黑人的选举权利和公民权利。

其中就包括我们今天所说的《平权法案》(“affirmative action”)



《平权法案》是什么

《平权法案》是在1961年由肯尼迪总统签署通过的法案,要求美国雇主“not discriminate against any employee or applicant for employment because of race, creed, color, or national origin.”(不许歧视任何员工或申请者因为他们的种族,信仰,肤色,或者国籍)。



不止在公司,在大学的录取中也要求给予各个种族一定的录取比例。在当时的年代很多黑人、拉美裔人的生活条件都不是很好,但是在这项法案的帮助下,他们也获得了读大学的机会。

这项法案的初心看来是好的。在1967年,要求中还加入了“sex”性别,性别平等的大旗一挥,美国人民似乎朝着他们梦寐以求的世界人民的典范这个梦想又近了一步。

然而现实真的像他们想象的那样吗?

《平权法案》对于各路人的影响

美国希望建立一个乌托邦似的国家,然而“人人平等”或许永远无法被实现。在《动物庄园》中,原本平等的庄园最后也成为了一个“所有动物都是平等的,但有些动物更加平等”的地方。所以这些企图达到公平、平等的法案,在保障了一部分人的平等的同时,损害的却是另一部分人的利益。

先说说《平权法案》的优点

的确,法案导致了两倍甚至三倍的少数族裔申请美国大学,增加了美国大学的多元化。毕业生声称他们因为这项法案而获得了更好的工作,挣到了更多的钱,有了更好的生活。

这也是对于我们留学生比较好的一点,毕竟亚裔在美国也是minority people中的一份子。有了这项法案,大学会分配定额给亚洲学生,其中很大一部分就是我们,中国留学生。



谁支持《平权法案》呢?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特意列了一个表。《平权法案》的支持者包括:

The majority of Americans 大部分美国人

Dr. Martin Luther King Jr. 马丁路德金本人

The U.S. Military 美国军队

Fortune 500 Companies 500强企业

America’s Top Universities 美国顶尖大学

Prominent Sports Figures 著名体育人员”

看似这份列表包含了所有人,然而却缺少了最重要的一类人——平权法案想要帮助的minority people和留学生。这意味着什么呢?

——或许《平权法案》并不像我们想象之中的那么乌托邦,那么平等,那么成功。

《平权法案》的问题

的确,美国评论杂志the Atlantic用“painful”来形容《平权法案》,声称它伤害了少数裔的同时掩盖了教育系统的不诚实。

《平权法案》伤害了它本想帮助的群体。这一点体现为“mismatch”。

我在大学的第一年认识了一个小哥,他让我猜他的ACT成绩。想到学校的平均ACT是32分,我就在30多分猜。他都说不是,我惊讶的说难道28、29吗,结果他告诉我他只考了25分,还是拿我们学校保底的。他能和这些33、34的学霸在一所学校上课的原因就是他是台湾人,而学校里的台湾裔并不多。

同样的,如果一个本该去读排名80的大学的黑人因为自己的种族优势而去了排名前30的学校。 然而他自己的学术能力并不能和学校的课程难度相匹配,这最终导致的还是学生个人的损失。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很多人觉得少数族裔的学生GPA奇低——并不是他们笨,而是他们的能力和学校的学术水平不匹配。



少数族裔并没有因《平权法案》而更加快乐,那白人呢?白人也十分反对《平权法案》因为他们觉得这项法案带来了reverse discrimination(反向歧视)。也就是在他们看来,美国大学分配更多比例给少数族裔实际上是增加了白人的入学难度。所以白人对于这项法案也十分不友好。

那我们呢?说实话,《平权法案》最大的被害者可以说就是平常努力刻苦,恨不得住在图书馆的亚洲小朋友们了。和美国人相比,我们花着更多的钱,考着更高的分只是为了和他们获得同样的教育机会。所以美国华人大部分这次是支持川普的。



如果没有了《平权法案》,会不会有更多的亚裔能够申请到更好的学校呢?



答案是未知的——那些被“淘汰”的少数族裔申请者的位置,真的会留给成绩好的亚洲人吗?

少数族裔在美国的现状

当我们提起少数族裔在美国的生活,很多人都会想到大街小巷、教堂门口或者广场中央牌子上大写的几个词:

Black Lives Matter (黑人的生命很重要)



这句话也会让人们想起那个怒写100遍#blacklivesmatter的穆斯林小哥。文书里充满了政治正确,直接被斯坦福录取。也会让人想起1990年代的O.J Simpson案件也是打着警察歧视的旗号打着官司,谁都不知道如果没有种族的因素,这位当年大名鼎鼎的橄榄球明星会否一案入狱。

这一件件,一桩桩事情总让人们沉思:当种族平等变成政治正确,还真的是祖祖辈辈为之奋斗的信仰吗?

这句没人敢反驳,没人敢评论的“Black Lives Matter”已经渐渐成为了美国社会的几大要义之一,就快要和美国梦一起飞上天,和太阳肩比肩了。

同样,我之前听说的一个笑话,说是如果教授给你的paper打分很低,就直接去问他是不是racism种族主义者,这样就可以拿A了。当时听完一笑了之,之后想起却是觉得有些可怕——人们渐渐把种族凌驾于一切之上。



俗话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之前是反抗种族歧视,现在白人也在蠢蠢欲动。比如弗吉尼亚李将军雕像前火把,还有背景音的“White lives matter”。

川普作为一个一直被标榜“种族主义者”的总统,他颁布的法案总是让人抱有怀疑态度。加之他之前的缩减机器人、航空航天、高科技专业的中国留学研究生的签证时间,很难让人相信这些多出来的名额真的会“选贤举能”。

取消法案实际上是给了大学更多选择学生的权利。如果大学本身就是一个注重diversity的学校,那可能还会按照以前的标准筛选学生。

然而如果学校本身就是潜在的“种族主义者”,尤其是前不久爆出的哈佛大学歧视亚裔的实锤,如果这些名额不给不够格的少数族裔,有没有可能会更加助长“白人学校”的威风?把那些名额留给白哥哥白姐姐呢?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亚洲留学生所面临的,将是一个更为严峻的留学环境。

然而一切的一切都是大家的想象,至于到时候申请会变成什么样子,谁都不知道。或许有更多的机会留给我们亚裔,或许会受到打压,一切都是未知数。而我们所能做的,就是把自己努力变成最好的自己,取得更好的成绩,做更多有价值、有意义的活动。是金子总是能发光,一切都会是最好的安排。

你对川普政府取消权利法案有什么想法?在留言中告诉我们吧!


看亚裔和白人SAT分差 哈佛、MIT招生有歧视(组图)

世界日报
 


  大学入学存在种族歧视,哈佛大学认为亚裔学生太多是个问题。(美联社)

  

  大学入学存在种族歧视,麻省理工学院认为亚裔学生太多是个问题。(美联社)  

  纽约市长白思豪认为,纽约市资优高中存在少数族裔过多的问题,虽然他没有明言,但他担心的是这些高中亚裔学生太多;平等机会中心一项最新研究也发现,哈佛、麻省理工学院(MIT)等菁英大学招生时,对亚裔学生存有歧视。

  据指出,纽约市一所资优高中的亚裔学生占七成以上,白思豪提出的解决方案,是将目前招生按照测验成续优劣的择优模式,改为招收全市每所初中成绩为前7%的学生。

  白思豪此举固然能使该市资优高中学生族裔多元化,但是为了给成绩较差的学生腾出位子,却把许多更符合资格的亚裔学生拒于门外。

  这种隐晦的种族歧视不是最近才发生,平等机会中心研究员艾希亚‧永井(Althea Nagai)引用研究显示,白人学生一般以SAT成绩1400分申请一所菁英私立大学得以获准,亚裔学生需要SAT成绩达到1540分才有可能,非裔学生只需要1090分,西语裔学生只需要1270分。

  永井在最近发表的报告“亚裔学生太多:菁英大学招生的平权歧视”(Too Many Asian Americans: Affirmative Discrimination in Elite College Admissions)中,检视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和加州理工学院的招生发现,只有加州理工学院招生时未将族裔因素列入考虑。

  永井指出,加州理工学院大学部亚裔学生自2000年以来激增,如今约占该校学生人数四成。但将族裔列入招生因素的麻省理工学院,亚裔学生增加的现象在1990年代受到遏止,自1995年以来,该比率下降至如今的26%。

  哈佛将族裔和先人余荫(legacy connection)因素都列入招生考虑,该校亚美学生从未超过21%,之后更降至17%,这个比率维持25年以上,即使在美国的亚裔人口近年大增(1960年至2010年,美国亚裔人口成长十倍以上)。


平权运动下,亚裔美国人的挣扎与分裂(图)

纽约时报



哈佛威德纳图书馆。该校正面临一项歧视亚裔美国申请人的诉讼。 HADLEY GREE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来往于昂贵私人教师和SAT训练营之间的朱莉·姚(Julie Yao)清楚,自己的教育对她的中国移民父母来说意味着一切。他们认为,因为她是亚裔,大学会以更高标准来评判她。

但14岁就和家人一起从深圳搬来美国的姚,从课本和朋友身上已经学到了美国少数族裔的斗争。她亲眼看见,那些教育和经济条件不及自己优越的黑人和拉丁裔同学,也可以一样勤奋和成功。

现年21岁的姚是巴纳德学院(Barnard College)的大一新生,已经是平权行动的支持者。她认为,考试成绩并非衡量学术潜能的唯一指标。

“但是在另一方面,”朱莉·姚说,“我的所有信息都来自我的亚裔父母,上一代人,他们说这是在区别对待亚裔美国小孩。”

姚的内心挣扎反映了广泛层面上的亚裔美国人的矛盾心理,不只是对于平权行动,也对于他们在美国种族秩序中的地位。

就哈佛大学录取过程中对亚裔美国人的制度歧视发起的一项诉讼,以及一项改变纽约市特殊高中招生办法的提议,再一次把人们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多元的美国亚裔群体内外的种族政治断层。

对于以种族为基础的平权运动政策,亚裔美国人一直是声音最高、最为显著的反对者,这让人们普遍认为,他们与许多精英院校内仍属弱势的黑人和拉丁族裔是存在不和的。但这样的假象却遮蔽了全国性调查的事实——大部分亚裔美国人都支持教育平权运动。许多人认为自己和其他少数族裔是一个共同体。

然而,不同世代、地域和社会经济背景的亚裔美国人,在最为紧迫的问题上有着不同的看法,从而导致分裂。

例如,东南亚裔群体贫困率高,在平权行动以及其他社会正义问题上,他们的利益往往与黑人和拉丁裔群体一致。而调查中显示往往不被视作亚洲人的南亚人口,则是有着最高收入和教育成就的群体之一,他们也是平权运动的坚定支持者。他们反映,自己比美国其他亚裔人口受到了更多的歧视。

但与此同时,有学者称,反对平权运动最激烈的呼声,有一部分来自近年的第一代中国移民日渐兴起的运动。在近几年围绕教育展开的争斗中,在纽约一名华裔美国警察因枪击被定罪的案件中,以及一些州根据原属国对亚裔人口数据进行分类整理的提议,让他们找到了自己的政治声音。

他们的大部分主张都可以归结为对美国生活中所面临的双重标准的担忧。但有些亚裔美国人担心他们被人当成了幌子,用来掩盖那些与少数族裔利益背道而驰的运动。他们发现自己需要在不牺牲其他群体的情况下,保住自己的利益。

“我们正处于这样一种中间位置,那就是许多亚裔美国人似乎觉得‘我就当个色盲’没什么问题,这句话的真正意义是,‘我宣誓效忠白人至上主义’,”以T·K·朴(T. K. Park)为笔名的“Ask a Korean!”(去问韩国人!)博主写道。

在纽约,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最近提出了一项改变纽约最顶尖公立学校招生标准的建议。在这些学校里,亚裔美国人过多,而黑人和拉丁裔学生不足。目前,入学的唯一指标是一项考试,但白思豪希望将席位分配给全市所有中学的顶尖学生,这很可能会减少亚裔美国人的名额。

T·K·朴表示,他认为这一计划是具有歧视性的,但他并不认为这是因为对亚裔美国学生怀有敌意。他说,问题在于这是在迫使亚裔美国人放弃一些东西,而不是去要求那些以白人为主的绩优学校去进行族裔融合。



本月在纽约进行的一场集会,目的是抗议纽约改变特殊高中招生政策的计划。 KEVIN HAGE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我认为,真正的谈话在于为什么这些难进的预科学校不在讨论之中,”T·K·朴说。“不论你如何修饰你的表达,这都是白人的归白人的,然后告诉亚裔和非裔、拉丁裔去争抢剩下的东西。”

多年来,黑人和亚裔美国人经常被拿来对比,这可以追溯到20世纪中期,当时,白人称赞亚裔美国人的职业道德和能力,作为贬低非裔美国人斗争的一种方式。

每个群体面临的歧视在本质上的不同始终是一个痛点。纽约特殊高中的许多亚裔美国学生来自贫困家庭,这个事实是反对有种族意识的招生政策的一个依据。

但加州大学欧文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rvine)的亚裔美国人研究教授克莱尔·简·金(Claire Jean Kim)表示,这忽略了一个事实,那就是,黑人遭到了——并且仍在遭到——极具破坏性的歧视,比如大规模监禁、警察暴力和种族隔离。

“亚裔美国人相对于黑人的地位是一个非常严肃和重要的问题,但亚裔美国人并没有就这个问题进行斗争,”金教授说,“总的来说,亚裔因为自己不是黑人而获得了某些优势。”

这并不是在抹杀亚裔美国人经历过并在继续经历的暴力、种族主义和排斥的丑恶历史。研究发现,在所有种族中,亚裔是职场中最难被提升到管理职位的种族。在一些社区里,亚裔的贫困率最高。一些亚裔美国人表示,他们的诉求通常得不到主流的政治支持。

这种情况可能会被一些华裔美国活动人士领导的一场新兴运动所改变。这个反对平权行动的运动在2014年兴起,当时的一场活动挫败了加州的一项允许公立学院和大学采取平权行动的法案。这些活动人士大多是在过去20年里从中国大陆移民到美国的华人。他们大多受过良好教育,经常通过中国的讯息应用微信进行交流。

“在某些关于平权行动的争论中,他们被用来制造隔阂,”加州大学里弗赛德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Riverside)公共政策学院(School of Public Policy)的副院长卡尔蒂克·拉马克里希南(Karthick Ramakrishnan)说,“但你看到,越来越多的亚裔美国活动人士,尤其是华裔活动人士,非常乐意扮演这种制造隔阂的角色。他们会使用歧视和受害者的语言。”

48岁的中国移民托尼·徐(Tony Xu)将平权行动视为一种种族主义,称它是“歧视亚裔美国人的工具”。

托尼·徐住在加州弗里蒙特,20年前以软件工程师的身份移民到美国,现在拥有一家房地产公司。他说他的女儿即将开始高中的最后一年,打算申请几所顶尖大学,包括斯坦福大学(Stanford)和常春藤盟校。他表示,在抵制这项加州法案的斗争中,他成了政治活跃分子,他是反对平权行动的硅谷华裔协会(Silicon Valley Chinese Association)的一员。

托尼·徐表示,他不觉得学校进行种族多元化有什么好处。他表示,比如在中国和日本,学校基本上都是单一种族,但那里的学生最后都挺好。

“我相信每个人只要努力工作,投入时间,就能实现同样的目标,”他说。

其他第一代中国移民看到了更复杂的现实。30年前从杭州移民到美国的史蒂文·陈(Steven Chen)表示,他觉得,许多移民同胞被网上回音室内的虚假信息误导了。54岁的陈住在加州欧文市,是一名网络管理员,他支持平权行动。他表示,他希望自己能帮助改变这种现状,但他并不责怪那些想要抗议的人。

他表示,“如果他们给人的印象是我们非常自私,不关心少数族裔,那就太糟糕了”,但如果“他们发出的信息是合理的,试图解决真正的问题,那就没问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4 07:29:4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白人从黑墨手上夺回入学名额,不是用来给亚裔,而是留着给自己孩子用的,他们会用“能力档案”把亚裔孩子排除在外。白人尤其是白右,只有在对自己有利的前提下,才会跟你讲公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5 11:18:40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光凭考试分数基本上黑人拉丁裔进不去好学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18-10-23 06:12 , Processed in 0.044776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