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377|回复: 2

俄罗斯女子假冒富二代名媛 居然忽悠了整个纽约社交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19 14:45: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环球时报



俗话说:“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来自德国的俄罗斯裔女孩安娜想必深谙这个道理,将其运用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纽约杂志》的一篇文章以“安娜•德尔维如何把纽约社交名流们耍得团团转”为题将她的“传奇”故事娓娓道来。



或许是钱太多了,她想不起来要付哪些。 总有人得为她光鲜亮丽的生活买单,这个城市充满了印记。 来源:thecut.com


一掷千金的德国朋友

像纽约常见的那些场景一样,这个故事也始于金钱。一张百元美钞轻盈地滑到纽约苏荷区一家精品酒店的前台面前,25岁的Neff抬头看了看,发现眼前站着一个和她年纪相仿的年轻女子,正是Anna。她丢下这100美元的小费仅仅是为了知道附近有哪些不错的饭店。她说自己预约了400美元一晚的客房,会在这里住一个月。

之后,Anna常常来找Neff问东问西,每次都会给她100美元小费。慢慢Anna对周围的环境熟悉起来,出入顶级社交场所,几乎所有的酒保、服务员甚至老板都认识她。她对周围的人都很大方,Uber司机、餐厅服务员,每次都是随手给100美元。到后来,只要她拉着行李进酒店,礼宾们都会争前恐后前去帮她拿东西。

Anna花钱如流水,酒店房间里堆满名牌购物袋,一有空就美容美甲,还花4500美元买了明星私教的一套课程。



Neff很快喜欢上这个新朋友,在她的劝说下跟男朋友分手了,跟在Anna后面参加她在曼哈顿举办的各种大型晚宴。出席的有CEO、艺术家、运动员、各界名流,有一次她还惊讶地发现自己身边坐着的是小时候的偶像麦考利-卡尔金(注:《小鬼当家》男主角)。



在旧金山的邀请制高端会员俱乐部The Battery. Photo: annadlvv/Instagram

有人说Anna的父亲是驻俄罗斯的外交官,有人说她父亲是石油巨头,还有人说她家是德维家族,在德国有很多古董。一位熟人说,大家不清楚Anna到底是哪儿来的,也不知道她的财富来源是什么,但是没有人觉得稀奇,因为“那么多有信托基金的孩子到处乱跑”,“(在社交场合)每个人都是你最好的朋友,而你对他们却一无所知。”

Anna自己的版本则是她父亲经营着一家生产太阳能电池板的企业,她本人是家族巨额遗产的继承人,有几千万欧元的资产托管在瑞士银行,但是目前还没到自由支配的年龄。

后来,几乎所有上流社会的派对里都能看到Anna的身影,有的时候甚至是坐着直升机出场的。





2015年前往巴塞尔艺术展. Photo: annadlvv/Instagram

国外的聚会也没少参加,有一次还有银行家邀请她去奥马哈参加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年度投资会议,据悉巴菲特也会出席。

从奥马哈回来后,Anna让Neff陪她到摩洛哥玩,Neff说酒店不可能给自己放那么长的假,Anna便怂恿她辞职,反正也挣不了多少钱。幸好Neff的妈妈及时阻止了她,她说自己有不太好的预感,因为“生活中没有什么是免费的”。

奢华了一阵子之后,Anna宣称自己要投资大约5000万美金,租下纽约公园大道的豪华地标建筑,建立一个以自己名字命名的私人艺术俱乐部。为获得贷款,她与曾起诉华尔街之狼乔丹·贝尔福特(Jordan Belford)的检察官乔尔·科恩(Joel Cohen)取得联系,科恩又介绍其他律师帮助她向多个银行发出申请。

事情败露 锒铛入狱

Anna很喜欢结交艺术家。经一名画廊主介绍,她认识了一位华裔收藏家,也是北京木木美术馆的联合创始人黄勖夫(Michael Xufu Huang)。随后她提议黄跟她一起去威尼斯双年展,并让他用信用卡订机票酒店。黄觉得有点奇怪,但是也没想那么多,毕竟在他眼里是“小钱”。


在旅途中,黄还注意到奇怪的一点,Anna从来不用信用卡,全程都只用现金结账。回来后,她也一直没提还钱的事。黄说,“也不是很多钱,两三千美元的样子”,过了段时间,他自己也忘了。

果然是开头写的那句话,“可能她钱太多,想不起来了”。

尽管破绽百出,为什么人们依然坚定不移地相信Anna就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富二代呢?作者Jessica Pressler写道,“当你超级有钱的时候,你可能就会这么健忘。所以即使Anna做了很多对富人来说很奇怪的事,也没人会怀疑她。” 比如打电话给朋友叫对方用信用卡帮她叫一辆出租车,或者睡别人家沙发上,或是住进别人的公寓。

后来,Anna雇了家公关公司给她举办生日会,黄勖夫依然前去参加了,毕竟友谊不能仅因为欠几个小钱就破裂了。然而几天后,ins上俩人的合影引来了关注,一家餐厅发私信给黄问他要Anna的联系方式,因为她至今还欠着很多钱。这时候,他才意识到,她可能不是真的有钱。



Anna和黄勖夫的合影. Photo: annadlvv/Instagram

紧接着,银行审查贷款资料的过程中发现了许多漏洞,越多越多被欠款的酒店、餐厅、公关公司找上门来,去年10月,她被指控为诈骗犯,关进监狱不得假释。

这时候她的身份才大白于天下,原来她出生在俄罗斯,本名安娜·索罗金(Anna Sorokin),16岁时和家人一起来到德国,中学毕业后曾在伦敦短暂留学过,后来在知名时尚杂志Purple实习,在那里她摇身一变成为安娜·德尔维(Anna Delvey)。

在事情败露后,她欠下的债务数字之大,让身边的人错愕不已。


荒诞剧情搬上荧幕

如果不写上“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的字样,相信没有人会相信这样的事情居然会真真切切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作者Jessica在结尾写道,

I realized what Anna had in common with the people she’d been studying in the pages of that magazine: She saw something others didn’t. Anna looked at the soul of New York and recognized that if you distract people with shiny objects, with large wads of cash, with the indicia of wealth, if you show them the money, they will be virtually unable to see anything else. And the thing was: It was so easy. source: thecut.com 我意识到Anna和那些她在杂志上研究过的人有哪些共同之处:她看到了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她看着纽约的灵魂,意识到,如果你用闪闪发亮的东西、大量的现金和富有的象征来分散人们的注意力,如果你给他们看到很多钱,他们几乎看不见其他任何东西。这太容易了。

Anna自己也说:

“Money, like, there’s an unlimited amount of capital in the world, you know?” “But there’s limited amounts of people who are talented.” source: thecut.com 这世上,钱是无限的,然而真正的聪明人却是非常有限的。



Jessica的这篇文章发表不足半个月就引起了极大的反响,谁能想到那些光怪陆离的生活背后到底有几分真假。
Netflix迅速出手,签下了这篇文章的版权,因《实习医生格蕾》成名的金牌编剧珊达·瑞姆斯(Shonda Rhimes)将操刀改编,这也是她从ABC电台跳槽到Netflix来的第一个项目。




在狱中的Anna得知这一消息,还托人带话给大众,希望可以让大表姐詹妮弗·劳伦斯或是玛格特·罗比来演自己。
不知道繁华过后的她在监狱里是否感到落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9 19:13:1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种就是旧社会的所谓交际花,靠高水平地睡不同的床来博取自己的价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1 16:07:42 | 显示全部楼层
说明他们的心态都不正,苍蝇不盯无缝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18-11-21 10:08 , Processed in 0.04254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