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72|回复: 0

父親終於放下架子了—— 二十年來,向兒子的第一次道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14 00:11: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勞累了一天的王浩打開房門,看到的仍是餐桌上凌亂的方便面袋,與一碗殘留的泡麵湯,想到兒子這些天始終靠方便面充飢,王浩的心裡像打翻了五味瓶,心裡一直重複著一句話:「你為什麼就不能向我道歉呢?如果你早點認錯不就好了嗎?」此時王浩的思緒回到了一個月前……
兒子寧寧已經二十出頭了,王浩沒跟兒子商量就擅做主張借錢給兒子買了一套新房,留著以後結婚用。之後他讓兒子每個月至少往家裡交一半的工資用來還外債。頭一個月,兒子表現的挺好,把大半的工資都交到家裡,這讓王浩感到很欣慰。轉眼到了第二個月,王浩在心裡籌算著:這個月只要兒子交一半的工資,加上自己這段時間攢的錢,就能還上一份外債。可令他沒想到的是,兒子這個月不想往家裡交錢了,他不解地問兒子原因,兒子卻說:「我就是不想交了。」因計劃被打亂了,王浩心裡很惱火,他壓制住自己的怒氣,給兒子「上了一課」:「寧寧,你都這麼大了,還不懂事嗎?能不能不亂花錢?你不知道得把錢用在正地方嗎?咱們得節省點,好儘快把欠的錢還上……」沒想到兒子卻不耐煩地說:「我掙的錢,我想怎麼花就怎麼花,你買不買房子跟我有啥關係?我又沒讓你買。從小到大什麼事都讓我聽你的,啥事都是你給我做主,我一點自由都沒有。」兒子的一番話讓王浩的火一下子爆發了,厲聲說道:「買房還不都是為了你嗎?沒有你,我們需要買房嗎?真是不懂事!……」發了一通火後,王浩就不再搭理兒子了。此後王浩的心久久不能平靜,想到自己為兒子付出這麼多,兒子不但不理解還頂撞他,他很傷心,因為兒子從小到大從不敢頂撞他,這次突如其來的頂撞,讓王浩感覺自己作為父親的尊嚴很受挫。
王浩記得兒子五歲那年在爺爺家玩,爺爺奶奶疼他,就由著他的性子,想玩什麼就玩什麼,王浩看到兒子太淘氣,怕父母給兒子慣壞了,就要帶兒子回家,可兒子哭著、鬧著不肯走,王浩氣得打了兒子一巴掌,兒子沒辦法只好眼含著淚水向他認錯,撅著小嘴跟著他回來了。兒子十多歲時,一次跟表哥出去玩,王浩給兒子規定了時間,囑咐他到點必須回來,結果兒子回來晚了,王浩狠狠地訓斥了兒子一頓,逼著兒子承認錯誤,還得保證以後不能再回來晚了,兒子雖是一臉不服,還是無奈地承認了錯誤。後來,兒子上初中了,王浩考慮到兒子來回坐車不安全,而且一回家還愛玩遊戲,就想讓兒子住校。兒子因愛乾淨不願意過集體生活,所以不想去,但王浩決定的事就不會輕易改變了,兒子雖然百般不情願,但最後還是迫於無奈答應了。就連兒子上職高選擇什麼專業都是王浩做主。這些年,王浩不管要求兒子做什麼,兒子即使心裡不願意,多數時候還是不敢反抗的,所以一直習慣了兒子向自己道歉的王浩,這次還在等待兒子主動道歉。但事與願違,好幾天過去了,兒子看見王浩就會把頭扭向一邊不搭理,兒子的舉動明顯透出了對王浩的不滿,這讓王浩更加生氣。他想好好教訓教訓兒子,正好妻子出差不在家,於是他就不給兒子做飯,逼兒子向他道歉。沒想到倔強的兒子始終不肯低頭認錯,父子之間的冷戰就這樣持續著。
王浩看著桌子上凌亂的方便面袋,多麼想兒子能向他認錯,自己也好有個台階原諒他,可兒子寧願這樣僵持,也不願低頭。王浩也想過要原諒兒子,但他放不下做父親的架子,讓他主動跟兒子和好真的很難。痛苦糾結中,王浩想起曾經看過的一段神的話,他趕忙翻開看了起來,神的話說:「要是父母對待兒女總站在一個高度上,總說『我是你爹(我是你媽)!你必須得聽我的!』你看這一『必須』兒女就反感了,這肯定不是正常人性的表現。……雙方如果都憑著正常人性活著,再能上升到有真理,都站在正常人性的角度上替對方想,考慮到對方的難處,都站在平等的地位上相處、說話、辦事,這中間是不是就不產生隔閡了?你說,外邦人說的代溝是怎麼產生的?不就是長輩總端著,小輩總不想讓他端著,這隔閡就產生了,代溝就產生了,不就是這麼來的嗎?父母總不端著,兒女跟父母總能交心,拿父母當知心人,這中間還有隔閡嗎?……就是因為父母總佔著父母的位子不下來,總佔著地位不下來,兒女就跟他彆扭。很多事其實就是因為父母總佔著父母的位,總把自己當回事,總把自己當成父母、長輩,『無論什麼時候你也逃不出我這個當媽的(當爹的)手心,你到什麼時候都得聽我的,什麼時候你都是我的兒女,你都是我的孩子,不管到什麼時候這個事實不變』,這個觀點把他害得挺苦,把他害得挺慘,把兒女害得也挺苦,活得也挺累,是不是這麼回事?這是不是人不明白真理的表現?」王浩心頭為之一震,神的話說的太實際了,簡直就像在說自己一樣,自己不就是這樣嗎?在兒子面前總端著當爹的架子,強迫兒子聽自己的,即使是與兒子交談,也總以批評指責的口氣,總認為自己為兒子所做的一切都是對的,都是為兒子好,兒子就得理解,沒有理由反抗。王浩想到兒子小時候不管做什麼事,他都不給兒子一個自由的空間,跟小朋友出去玩,還得按照規定的時間回來,犯了錯誤不分青紅皂白訓斥一頓;兒子長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想買自己喜歡的東西,選擇自己喜愛的專業,他從來沒有尊重過兒子的意見,也沒真正了解過兒子心裡的想法與難處,更沒有考慮過他的感受,只是一味地把自己的喜好強加給他,這些年他從來沒想過跟兒子交交心,更不會用神的話循循善誘開導兒子,把兒子往神的面前帶,而是總站在父親的地位上,用自己的觀點教育兒子,難怪兒子隨著年齡的增長,跟自己的關係漸漸疏遠,代溝越來越深。此時,王浩似乎在麻木中被點醒,他感到了問題的嚴重性,他真想馬上和兒子解除隔閡,融洽相處。但所謂的父親尊嚴,還是讓他沒有勇氣主動找兒子談心。
他在煎熬的同時,也在神的話中繼續尋找實行的路途,他看到神的話說:「這事怎麼實行真理呢?(放下自己的身段。)放下什麼呀?有些人說了,『不讓我當父母,那我以後就不掙錢了,你自己養活自己吧,我什麼也不管你了,我沒責任了』,這是不是放下?……那什麼是放下呀?『放下』這兩個字怎麼實行?做事什麼原則才是放下了?用什麼樣的觀點、態度對待這事才是真正地放下了?怎麼實行這個『放下』,知不知道?交通交通這事。你們沒做過父母,不知道父母什麼態度,不知道父母什麼心,是吧?別看你們都是做兒女的,你們沒當過父母,這事其實簡單,就是做一個普通的人,對待兒女、對待自己的家人就像對待一個普通的弟兄姊妹一樣,雖然有責任,有關係,但是站的地位、角度與朋友或者普通的弟兄姊妹是一樣的就行了。就是不能轄制,不能管束,不能總想掌控、控制他的一切,允許他出錯,允許他說錯話,允許他做幼稚不成熟的事,做愚昧的事,但是不管發生什麼事,心平氣和地坐下來嘮,說,交通,尋求。你看這態度不就好了嗎?不就端正了嗎?這裡放下的是什麼?(地位和身段。)對父母來說就是放下父母的地位,放下父母的架子,放下父母對兒女的這一切的責任,自己認為自己該擔的責任、自己該盡的該做的,而是盡到一個普通弟兄姊妹的責任就行了。放下父母的架子,放下父母的地位,放下父母的身分,這就行了。你說這個容不容易做到?(不容易。)為什麼呀?(因為人付出了,覺得這個孩子是我生的,也是我養大的,我就應該管著你,說著你,我有這個資本。)對,他管別人沒資本,人家不讓他管,他管不了,他不敢管,沒法管,他好不容易撈著個父母的地位,他還能不佔著一輩子?好不容易撈著一個能管的,還不一直管到底?再一個,有許多人認為什麼呢?父母做什麼都沒錯,『我這麼做我只要是為他好就沒錯』,他還有這個思想觀點呢!你怎麼就沒錯呢?你也是敗壞的人類,你怎麼斷定你自己就沒錯呢?你只要承認你自己沒有真理,是敗壞的人類,那你就有錯,你就能出錯;你能出錯,你怎麼還事事處處都管著別人,管著你兒女,讓兒女處處事事都聽你的呢?這是不是狂妄性情?」王浩思索揣摩著神的話,認識到自己一直嚴加管教兒子,不允許他出錯,卻從來不反省自己做的是否正確,總是強迫兒子聽從自己的,認為自己做的都是為了兒子好,兒子就得無條件聽從,從來沒有想過放下父母的架子,好好聽聽兒子的想法,自己確實太狂妄了!王浩從神的話中,看到神美善的實質,神發表這些真理都是正面事物,裡面包含著神對人的愛與良苦用心,神期望看到每個人都能在他話語的澆灌供應之中得到真理,希望看到人與人之間能正常相處,能夠活出正常人性,都能活得幸福快樂,不再受撒但本性的苦害愚弄。王浩想到自己在信神的同時,卻不體會神對人的心意,沒有去實行神的話,總是受敗壞性情支配,所做的事總讓神失望。王浩越想心裡越難受、越愧疚,他鼓起勇氣一定要放下父親的身份,實行神的話,不憑狂妄性情活著,他決定主動找兒子談談,為這些年給兒子所造成的傷害道歉。
王浩走到兒子門口,卻在那兒徘徊了幾次,每次想要推開房門時虛榮心又在作祟,他還是放不下自己,無奈又回到房間向神禱告:「神啊!我很想放下父親的架子,放下臉面的轄制,去實行你的話,可我的敗壞太嚴重,很難放下自己。神啊!求你加給我力量,使我能衝破敗壞本性的轄制……」禱告後,王浩有了實行真理的心志與力量,他深吸了一口氣,推開了兒子的房門,坐在兒子身邊溫和地說:「寧寧,今天我們倆敞開心嘮嘮嗑,說說心裡話吧……」兒子愣了一下,抬起頭看了看王浩,然後又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假裝擺弄著手機。王浩說:「老爸以往對你要求太刻薄了,從沒有考慮過你的感受,也沒有去了解你心裡的想法,就一個勁地要求你按我的意思去做,你不聽我的我就發火,是老爸太狂妄了。」兒子認真地聽著,王浩看得出兒子已不再對他冷漠了。王浩頓了一下接著說:「我總認為你是我兒子,我就該管你,無論我怎麼做,只要是為了你好你就得聽,還總把我的意思強加給你,啥事都為你做主,不聽取你的意見、你的想法,這麼多年對你都是管制。老爸以後不再那樣對你了,有啥事咱爺倆商量著來。」兒子用手撓了一下頭,微露笑容的看著王浩,眼睛裡的怨恨已經蕩然無存了。兒子也說了心裡話,因著他買了一款新型的遊戲機,這個月的工資就所剩無幾了,所以不敢向王浩訴說原因,但他答應下個月一定把工資交到家裡。王浩的心一下子輕鬆了,也覺得和兒子的心貼近了。他想到兒子已經好多天沒有好好吃飯了,故意提高聲音說:「兒子,想吃什麼?老爸給你買去!」沒想到兒子卻說:「別花錢買了,就吃你做的菜吧。」這讓王浩很意外,因兒子不願意吃王浩做的菜,若換做以前,兒子會毫不遲疑的點菜讓王浩去買,可今天兒子卻要吃他做的菜,這讓王浩心裡很感動,他認識到不是兒子不懂事,而是自己與兒子之間缺少溝通交心,是自己不願從父親的地位上下來,導致給兒子帶來了痛苦,也產生了代溝。
這一次的敞開、交心,使王浩父子倆的隔閡化解了。王浩心中如釋重負,有一種說不出的喜悅。回想以往王浩看見兒子和他媽媽在一起說說笑笑,無話不談,就很羨慕。現在王浩也能跟兒子常常在一起談心,他們父子關係也變得越來越融洽。有時還能跟兒子在一起交通交通神的話,不再要求兒子按照自己的意思做這做那,沒想到兒子卻變得比以往懂事聽話了。經歷這件事之後王浩懂得了只有實行神的話才能活出正常人性,才能與兒子正常相處,這都是神的話語改變了他。感謝神,一切榮耀歸給神!
孫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18-10-15 21:51 , Processed in 0.056888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