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Shop Now - 20% Off All Used Gear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86|回复: 0

乌纱帽为诱饵,女逃犯狂骗县长1500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7 20:42: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知音



 2014年5月28日,湖南新宁县常务副县长孙洪波因涉嫌受贿犯罪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13日被批准逮捕。法院一审认定孙洪波犯受贿罪、贪污罪、滥用职权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人民币60万元。孙洪波不服判决,提出上诉,2016年8月底,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让人唏嘘的并不是孙洪波的落马,而是被牵扯出来的一个叫王毅的女人,孙洪波贪腐的1500万的资金几乎全部进了她的腰包。王毅是何许人?随着案件的披露,一个52岁女子将副县长玩弄股掌间的黑色“幽默”浮出了水面……



仕途不顺,女能人现身

  孙洪波1971年出生于湖南省新邵县,大学毕业分配到邵东县仙槎桥镇工作。虽然他农民出身,没什么背景,可是仕途还算顺利,先后担任新邵县仙槎桥镇国土管理员、工委委员、副镇长,堡面前乡党委副书记、乡长,共青团邵东县委书记、灵官殿镇党委书记等职务。

  2002年12月,孙洪波升任邵东县人民政府副县长,5年后任为邵东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2008年10月他再上一层楼,晋升新宁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

  在孙洪波的妹妹孙娟(化名)眼里,哥哥孙洪波算是一个正派的官员。“我们家没有什么关系,他是靠着自己的努力,从基层一步步走到现在的。”孙娟说,他们兄妹四人,一个哥哥至今在家务农。

  在旁人看来,农民出身的孙洪波能够爬到现在的职位,已经是祖坟冒青烟的事,可是孙洪波却非常渴望能再进一步,因为他已经47岁,如果不能在几年内有所突破的话,很可能要在新宁县结束仕途生涯。

  眼看着身边的同事凭借各种关系升任,孙洪波焦急万分,可是他扫视周围,找不到一个能够帮助他仕途再进一步的“关系”。孙洪波已经在副处的位置上呆了十几年,调任新宁县以后,虽然没有犯过大错,但是政绩平平,想要突破的确不容易。

  为了排挤郁闷,孙洪波每天一大早都会在县委大院里像狮子一样大吼。家里人也感受到孙洪波的变化,“脾气变得暴躁不安,动不动就发火”。

  工作上,孙洪波也开始不积极起来。有一次在县委的会议上,孙洪波先是对县委书记、县长拍桌子,然后索性倚在椅子上睡觉。看到孙洪波异常,领导找他谈过话,提醒他的状态不对,但越找他谈话,他越是对着干。同事们把孙洪波的异样归结于他父亲病重和孩子得了精神疾病,丝毫没有意识到他心里的苦楚。

  正当孙洪波郁闷之极时,一个五十开外的女人敲开了他办公室的门。女人自我介绍说叫王毅,是中信集团财务总监及华谊兄弟传媒投资人,这次到新宁县是“投资考察”。孙洪波当即和王毅寒暄起来,还让人在当地最高档的饭店预订了宴席。

  饭局刚开始时,王毅很优雅地跟每个人打招呼,饭局不到一半,有人聊到某高级官员,她就见缝插针,说自己认识这位官员,还讲了与这位官员相处的细节。王毅当着大家的面给高官打电话,还专门用了免提,电话那头的声音和该官员一模一样。饭局结束后,孙洪波亲自送王毅回宾馆。临走时,王毅告诉孙洪波,她的政治背景深厚,与国家、省市领导人关系密切,系国务院一部委领导的亲属。

  孙洪波眼前一亮,如果能把王毅服务好了,他的仕途不就有了希望了吗?于是,他在新宁县的一家宾馆,专门为王毅装修了一个房间,在得知王毅喜欢鲜花时,他派人买花每天早上9点送到王毅的房间。王毅哈哈大笑,对孙洪波夸个不停,还说她会在部委亲属那里替他美言,他的升迁只是时间问题。孙洪波非常相信王毅,为了讨好她,在得知王毅喜欢吃一种糕点后,尽管要到长沙才能买到糕点,仍然派人来回开七八个小时的车,将糕点及时地送到王毅的面前。

  妹妹孙娟提醒孙洪波,像王毅这样主动找上门来的人,还是多保留几分警惕。妻子也认为两人的关系不靠谱,劝他终断关系。孙洪波抱怨妻子是杞人忧天,即使王毅怀有什么目的,他也要尽可能地抓住这次机会。后来经不住妻子的唠叨,他索性和妻子离了婚。

  虽然没有等到升迁的调令,但是三个月后孙洪波还是等来了好消息,王毅告诉他经过这几个月的考察,公司总部已经同意了她的投资计划,“而且,两个亿的资金很快就会到县里”。

  孙洪波浑身颤抖,这么大的投资无疑是他升迁的资本,他激动地拨通了一位银行行长的电话:“快准备人手数钱,两个亿!”可是一等就是一个月,孙洪波实在等不及,他拨打王毅的电话,王毅打着官腔说:“这么大的一笔资金,总得有一个流程,你放心只要有我在,这笔钱就不可能跑了!”

  孙洪波放心了,之后一段时间,他尽力做好王毅的陪护工作。由于长时间没有等到钱,以至于银行的工作人员都说孙洪波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鬼迷心窍,成为提款机



  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其实王毅的真实身份根本不是什么中信集团财务总监及华谊兄弟传媒投资人,她是土生土长的长沙人,没有正式工作,离异,经常在北京、长沙两地来往,在北京有一套住宅,在长沙时则住在酒店。在走进孙洪波办公室之前,王毅对孙洪波进行了全方位的了解:出身农民,没有升迁背景;47岁,再干几年就会退居二线。果然在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和实力后,孙洪波无虞有他。在取得孙洪波的信任后,王毅开始实施从孙洪波手里捞取好处费的计划。

  2011年10月,王毅用时任邵阳市市委书记童名谦(2014年因玩忽职守罪获刑)的身份信息制作了一张假身份证,并用这张假身份证在工商银行开设了一个账户。两天后,一条短信出现在了孙洪波的手机里:想办法筹集300万发到我的账号里,急用。一看署名为童名谦,孙洪波犹豫不决,因为这样打着领导急需钱的诈骗实在太多,可是如果不帮忙解决的话,他又担心失去了向童名谦靠拢的机会。

  就在孙洪波进退为难时,他记起王毅曾经跟他讲过和童名谦有关系。

  孙洪波联系王毅,询问她如何处理这300万元。王毅装作神秘地表示,这段时间童名谦确实出现了经济问题,急需用钱,如果不是觉得他可以信任是不会向他开口的,“用300万元向童名谦表示你的忠诚,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可是,拿定主意后,孙洪波还是苦恼不已:之前他一直非常廉洁,凭借他的工资,300万元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看到孙洪波一筹莫展的样子,王毅凑近了他的耳朵:“这钱哪用得着你操心……愿意给的人多得是,那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儿!你去找商人刘平(化名),只要你开口,他自然会帮助你的!”

  第二天,孙洪波通过朋友关系联系到刘平,并约定在一家酒店见面。这可是孙洪波第一次公然向别人索贿,他忐忑不已,既担心刘平拒绝,又怕把柄落在他的手里,今后被他摆布。可是所有的担心都是多余的,当孙洪波提出急需300万元时,刘平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让他写下打入钱款的账户。刘平走后,孙洪波五味杂陈,他第一次品尝到了权力的威力。只是他根本没有想到,刘平的钱并没进入童名谦的手里,而是进入了王毅的腰包。

  这么容易通过孙洪波弄到一大笔钱,让王毅兴奋不已。2012年2月,她假称怀孕,找孙洪波要100万元,还指点孙洪波找房地产公司法定代表人邹君(化名)要钱。一个月后,王毅又以孙洪波为某商人在项目运作过程中帮了忙为由,约孙洪波和该商人见面,索要了200万元。2013年5月份,王毅以买房为名要孙洪波想办法筹集100万元,孙洪波即以给小孩治病为由,以借款的名义向商人刘某某索要100万元。

  通过索贿,孙洪波满足着王毅不断扩大的胃口,另外他还把贪欲的触角伸到了财政、国税、地税、审计、统计、物价、政府办、外事办、金融系统和协助县长分管人事、监察等方面,先后多次在中国人民银行新宁县支行、新宁县统计局、新宁县财政局、新宁县环保局、新宁县国税局、新宁县外事办、新宁县地税局和湖南舜皇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等单位,采取虚报开支方式贪污公款共计105万余元。

  其实,有时候孙洪波也想拒绝王毅,可是王毅一脸严肃:“你的升迁方方面面都需要钱打理,难道我的一句话就能说服我部委的众多亲戚?”王毅这么一说,孙洪波就像霜打的茄子。王毅趁机开导他:“没有钱,什么潜规则都玩不起,如果哪天我不高兴了,就离开新宁这个鬼地方。”孙洪波忙不迭道歉。

  这样,王毅扼住了孙洪波的“七寸”,如果碰到他不肯索贿,她就搬出部委亲属,用仕途威胁他,王洪波只好就范。在王毅过生日时,孙洪波陪她到长沙友谊商店购买了4万多元的包、戒指,这笔钱最后以协调关系开支,在新宁县外事接待办报销。另一次,王毅要孙洪波准备一些野生甲鱼和娃娃鱼,孙洪波找到时任新宁县地税局局长尹某,将5万多元费用以公款名义报销。



沦为笑柄,玩弄股掌间

  2010年8月19日,王毅因涉嫌诈骗被长沙市公安局天心分局立案侦查,还被网上追逃。王毅想销掉自己的户籍,“洗白”身份。孙洪波一听觉得这事很难办,表示要考虑考虑。

  一天后,孙洪波收到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表示如果他能帮助王毅解决这件事情,把他调往国家部委工作的事情就可以运作。孙洪波旁敲侧击地询问短信的事情,王毅笑而不语。表面上孙洪波答应帮王毅搞定,暗下他采取了拖的策略。

  2012年4月的一天,王毅再次找到孙洪波,称她的户籍资料上有违法记录,出国受限,并以办理出国手续陪孙洪波儿子出国治病为由,请求孙洪波替其办一份假的交通事故死亡证明销户,然后再办一个新户口。为了让孙洪波就范,王毅还让“部委的亲属”给孙洪波打电话,这次孙洪波再也找不到拖延的借口,只好答应尽快办好。

  孙洪波联系了好友,时任新宁县公安局副局长兼该局交通警察大队大队长罗祥(化名)。罗祥心领神会,他找到时任新宁县交警大队事故处理中队副中队长袁某,伪造了王毅因交通事故死亡的司法鉴定意见书和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然后王毅决定以“田娜”的名字落户新宁县。

  可是工作人员在户籍资料的数据库里并没有查到“田娜”的任何资料,也没有身份证号码,拒绝办理。孙洪波恼羞成怒:“田娜是我的妻子,有任何问题由我承担!”工作人员只好违规给予了办理。

  颇为搞笑的是,就在孙洪波把王毅当作“妻子”时,王毅则和邵东人曾华(化名)搞到了一起,并以夫妻的名义同居。

  为了不让曾华在孙洪波处揭穿自己的虚假面目,王毅和曾华达成了利益联盟,然后一起把要钱的手伸向了孙洪波:曾华在邵东老家建房做设计时,孙洪波支付设计费5万元,其中2.5万元在中国人民银行新宁县支行报销。

  2012年11月,王毅找人在曾华的老家新建房屋的周围栽一些名贵树木,然后让孙洪波解决经费问题。孙洪波找到了时任湖南舜皇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总工程师唐某负责此事,最后20万元的费用在新宁县财政局以公款名义报销。

  孙洪波彻底沦为王毅和曾华的提款机,可是在大把大把地输送好处费之后,他并没有等来升迁的消息,每次他向王毅提及此事,王毅不是安慰他耐心等待,反而生气发火,扬言她哪一天离开新宁县,他什么希望就没有了。果然,王毅的气势镇住了孙洪波。

  然而就在王毅以为可以长期拥有孙洪波这棵摇钱树时,她和曾华却因为利益分配的矛盾闹开了。曾华给邵阳市纪委写了匿名信,举报王毅是网上通缉犯,很快邵阳警方将王毅抓获,而孙洪波也被牵扯进来。一个堂堂的副县长竟然被诈骗犯玩弄股掌间,并因此贪腐1500万元,真令人嘘唏。

  孙洪波案在邵阳当地引发热议,有网友评论,“小学生都不会上的当,一个常务副县长居然上当了,他真是官迷心窍。”

  在判刑后,孙洪波彻底清醒过来,他向家人道歉:“我自己都不知道,当初怎么那么愚蠢。”可是这时候的清醒实在是已经太晚了。
Acetag.com Smart Phone Accessories Free Shippi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hop Now - 20% Off All Used Gear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18-6-22 04:48 , Processed in 0.041899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