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Shop Now - 20% Off All Used Gear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49|回复: 1

“干儿子”傍上高官妻,防线溃败一家三口同日落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3 22:17: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知音海外





     白桦,原高官白方舟之子,在西南经商期间,为了拉拢各地人脉,白桦在当地开设豪华私人会所笼络人脉,多名官员都成为他的座上宾。在这些人的帮助下,白桦在多个城市的房地产项目中上下其手,攫取了亿万财富,成了“西南王”。

  而作风正派的原市委书记牛鹏举始终不愿成为白桦的“座上宾”,但他的才女美妻聂秀琴竟然成为他的致命克星,小聂秀琴16岁的白桦甘当聂秀琴的“干儿子”,并与其勾搭成奸。在“枕头风”的吹拂下,牛鹏举忘记了原则,最终被白桦拉下水,而其贪受的赃物包括孟加拉虎皮、黄金等,价值高达数千万……


  高官不上贼船,虚荣妻被盯上

  2008年3月,任了5年区长的牛鹏举,苦熬苦盼终于迎来了仕途的春天:他被任命为市长,主政这个中国西南重镇。处事周密、作风正派的牛鹏举登上了仕途的巅峰。

  牛鹏举从普通官员的位置上步步高升,这一路走来,牛鹏举在仕途上顺风顺水,但他总是如履薄冰,非常低调。当上市长后,这个职位的权力可想而知。牛鹏举刚走马上任,就都接到不少庆功宴请的电话,都被他以各种理由拒绝了。

  牛鹏举清楚地记得,他上任的第二天,就接到刚退居二线不久的一位高官白方舟的电话,过去因工作关系,两人都比较熟识,白方舟在电话中一番客套的祝贺后转入正题,称他的儿子白桦在西南开了家会所,他让犬子亲自登门拜访,请牛鹏举多加关照。

  经白方舟推荐后,白桦来拜访刚升任市长的牛鹏举。白桦一表人才,见到牛鹏举后,嘴巴甜甜地喊牛鹏举为“牛叔”。白桦向牛鹏举汇报,他在西南开有一家高档私人会所,环境很不错,希望牛鹏举赏光去指导工作。

  那时,牛鹏举以为会所是就是开会的场所,看在白方舟的面子上,他对白桦说,你的会所可以容纳多少人?以后有适当规模的会议,就安排到你的会所开。

  白桦立即摇手说,他的会所不是开会的地方,主要是向牛鹏举这样的高级领导提供私人活动的场所,许多官员的“私人活动”都首选他的会所,希望牛鹏举抽个时间到他的会所考察。

  十多天后,牛鹏举经不住白方舟的盛情邀请,到白桦的会所参加晚宴,他这才知道所谓的领导干部私人活动场所,实际上就是供领导干部联络感情、行贿受贿的平台。

  搞清了会所的内幕,牛鹏举的心里有了警觉。往后,尽管白方舟、白桦多次邀请,牛鹏举都不为所动。白氏父子之所以想把牛鹏举拉下水,就是想利用他手中的权力为其当保护伞。白氏父子费了不少心思,无法攻破牛鹏举的防线,于是把主攻方向转移到他妻子身上。

  牛鹏举的妻子原名叫聂秀琴,比他小四岁,财经大学会计专业毕业后,她在西南一家证券公司工作,便认识了当时在省委政策研究室工作的牛鹏举。

  聂秀琴从小酷爱书画,书法绘画学养厚积薄发,参加工作时就入选美术家协会,既是才女又是淑女,牛鹏举千辛万苦才将她追到手,他一直以为有聂秀琴这么一个温情漂亮、才华横溢的妻子是他一生最大的幸福。所以,结婚二十多年来,他一直很珍惜他们的婚姻,虽然身居高位,但从来不涉足风花雪月之事。

  聂秀琴的书画爱好很快被白桦“盯”上了。多年来,聂秀琴对书画一直没有放弃追求,虽然已是省级美协会员,但其作品仍难以登上全国书画的大雅之堂。聪明的白桦以此为突破口,以收藏书画为名,接近聂秀琴,并不惜花了近百万元,收藏了聂秀琴的大量书画作品,进行推介和宣传,扩大了聂秀琴的知名度,有了白桦这个“无名英雄”的助推,聂秀琴很快加入了中国美协。此举正中聂秀琴下怀,因此白桦与聂秀琴的关系很快就拉近了。


 “干儿子”入侵,妻子被拉下水

  以书画为媒,白桦成功接近聂秀琴。在与聂秀琴交往时,白桦还认识了聂秀琴的独生子牛靖。牛靖虽然比白桦小七岁,但两人都是外向型性格,一见如故,特别是白桦出手大方,舍得为牛靖花钱,还免费提供一辆宝马车给牛靖使用,不久两人便称兄道弟,形影不离了。

  有了牛靖这层“兄弟”关系,通过和牛靖的交往,白桦掌握了牛鹏举的软勒——他是个“妻管严”,最怕老婆了。白桦信心十足,觉得只要搞定聂秀琴,就能搞定牛鹏举。为进一步拉近和聂秀琴的关系,白桦决定实施感情战略,给聂秀琴做干儿子。

  一天下午,白桦带上一些价值不菲的保健品,随牛靖回家陪妈妈吃晚餐。牛鹏举身为市长,工作很忙,应酬也很多,一年四季很少在家吃饭,聂秀琴总是一人在家吃饭,没有多大胃口,见儿子带回白桦,聂秀琴非常高兴,特意叫保姆多烧了几个菜。

  席间,白桦对聂秀琴说:“聂姨,您看我与牛靖就像两兄弟一样,要不我给您做干儿子吧!”聂秀琴一听,兴奋起来:“好啊!只要你愿意,我当然愿意有你这么一个懂事又多金的儿子啦!”说着给白桦夹了夹菜,“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你和牛靖要经常回来,要不然这个家太冷清了。”

  事后,牛鹏举得知妻子认了白桦为干儿子,心里有些不踏实,他责怪聂秀琴太仓促,当心白桦别有用心。聂秀琴听了很不高兴,白桦怎么了,人家多懂事,为人斯文,做事踏实,实业做得那么大,又不找你办事,图你什么呀?见妻子生气了,牛鹏举就没有再深究下去。

  此后,为了避嫌,牛鹏举让妻子聂秀琴提前退休,没有再去外面上班,而是把大把的时间花在写字画画上,经常无聊至极。而聂秀琴又是那种不甘寂寞、处事高调的女人,她希望自己的人生多一些光彩,因此,她四处担任社会职务。

  聂秀琴热衷社会活动,让白桦有机可乘。2009年初,白桦觉得时机成熟了,决定将聂秀琴拉入会所。他给聂秀琴办了一张会所会员卡,介绍说,好多有身份有地位的成功女士都是他会所的会员,在会所可以结织更多上层人物,叫聂秀琴有时间去光顾他的会所。

  有了白桦送来的免费会员卡,聂秀琴不时光顾白桦的高档会所。聂秀琴的到来,白桦总是亲自接待,有时还约聂秀琴一起吃饭。聂秀琴虽然年过五旬,但她保养得很好加之美女坯子还在,显得高雅而美丽,风韵不减当年。有白桦这个小她16岁的小帅哥尾随,聂秀琴宛若枯木逢春,心花怒放,对他更加宠爱。

  白桦很会把握和聂秀琴交往的“度”,他虽然对聂秀琴言听计从,但也保持着一点点的能让双方接受的距离,让聂秀琴在他那里,得到心理的满足。对聂秀琴和白桦的“母子感情”,牛鹏举也乐得让他们顺其自然,他好抽身忙自己的仕途。

  聂秀琴很乐于有白桦鞍前马后效劳,在一些重要应酬和接待,她都会带上白桦,给她装点门面。成了聂秀琴的“心腹”后,白桦开始有意无意地在聂秀琴面前叫苦,称现在办事太难了,下面的各种阻力太大,正正规规干事根本赚不了钱,若是闯点“红灯”,上边没人保护也不行。聂秀琴鼓励白桦说:“你放手去做吧,遇到什么难事,我和你干爹帮你协调!”

  有了聂秀琴的这句话,白桦心里踏实多了,为把聂秀琴套牢,白桦不惜送给聂秀琴几幅价值百万元的名画。喜欢书画的聂秀琴捧在手里,爱不释手。为支持聂秀琴的书画事业,白桦还从公司里拿出2%的干股赠送给聂秀琴,每年给她分红,用来购买心仪的书画。

 高官当保护伞,一家三口落网

  白桦为何这样费尽周折想把牛鹏举拉下水?原来,在高官父亲的“运作”下,白桦从事房地产开发,其地产项目涉及西南多个省市,注册了好几家地产公司。为在各地官员的保护下获取暴利,其父亲白方舟纵容白桦在西南开设私人会所,拉拢腐蚀领导干部,大肆进行利益交换、利益输送。在西南一片,白桦的地产项目多达数十个,很多手握实权的官员,都被他拉下水,给他充当“保护伞”。

  聂秀琴被白桦拉下水后,看着白桦那帅气可人的样子,把他当心肝宝贝地疼着,不让他受丁点委屈,鼓励他放开手脚干,有什么问题“干娘”帮他摆平。本来有其他几个官员的保护,白桦已经很胆大了。

  有一次,白桦跟西南一家地基工程有限公司起了纷争,本来是白桦侵占了人家的利益,可他为了黑吃黑,竟然扬言要将该公司负责人“绳之以法”。随后,他跑到聂秀琴那里诉苦,称如果不“法办”该公司,他根本无法在西南立足。聂秀琴当即答应帮他“摆平”。

  随后,聂秀琴叫牛鹏举给下面打个招呼“处理”此事,牛鹏举沉思了片刻,没等他开口说“不”,妻子就不高兴了:“打个电话,就那么难吗?小白在我身上花了不少钱,我要对得起人家!”看到妻子阴沉的脸色,牛鹏举只好遵命。

  在牛市长的亲自过问下,公安机关成立了专案组立案侦查,并以涉嫌工程重大安全事故罪为由,对该地基工程公司负责人网上追逃。此事过后,白桦在西南名声大振,被称为“最牛开发商”。有聂秀琴为他撑腰,白桦变得横行霸道,只要是他看中的地无一失手,即便遇到强劲对手,白桦也能轻松击退对方。

  2013年3月,牛鹏举担任市委书记,成为首府的一把手。按理说,刚进六十岁的他希望平稳过度,安全着陆。可是,他妻子却与白桦勾搭,仗着牛鹏举的权势,胡作非为,疯狂敛财。

  2013年6月,位于市主城区的NO2013G16地块进行公开拍卖,白桦实际控制的德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和另外一家公司报名参加竞拍NO2013G16地块。召开拍卖会前,白桦派出几位打手对另外一家公司的负责人进行威胁让其“配合”退出。竞拍时,因该公司未能参与竞拍被视为放弃,最后德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不战而胜,以底价2.69亿元竞得该地块使用权。

  牛鹏举低调为官,聂秀琴却在“干儿子”白桦的资助下高调活动。2015年9月13日,在西南举办的第九届中国小姐大赛上,聂秀琴以重要嘉宾的身份闪亮出现,给冠军得主颁奖。此外,由白桦出资运作,她在一家拍卖网站上拍卖她的书画作品,目前还有她两幅书法作品在线,分别标价50万元及80万元。

  进入2016年,白桦私人会所的“座上宾”一个个走向毁灭。先是他在某地的保护伞公安局长落马;接着是把白桦当成了自家的“钱袋子”和“提款机”的市国土资源局局长谢昌宝被接受调查……特别2016年8月,白桦的父亲白方舟在退休多年后,因涉嫌严重违法被逮捕后,白桦的真正靠山坍塌了,白家父子20年打造的“王国”轰然倒下,终归还是黄粱一梦。

  山雨欲来风满楼,作为白桦的“干娘”、正处于风光欢畅的人生巅峰的聂秀琴,不仅没能逃过“座上宾”的宿命,而且还连累了亲人。2016年9月15日,聂秀琴及丈夫牛鹏举、儿子牛靖被纪委带走调查,一家三口同一天落入法网。

  2016年12月5日,纪委公布了对牛鹏举的调查结果,据调查,牛鹏举通过其妻聂秀琴之手收受的贿赂高达3000多万,其中,仅黄金制品就高达1000多万,这些贿赂中,以三张孟加拉白虎皮最为珍贵,每张虎皮市值均在80万以上。纪委在搜查牛鹏举家时,发现这三张虎皮均挂在书房里,和聂秀琴的书画作品摆放在一起。这位附庸风雅的高官夫人,如此高调“为虎作伥”,真是贻笑大方。

  这3000多万赃款、赃物,都是聂秀琴带来的,牛鹏举一直以为有一个温情漂亮、才华横溢的妻子是他一生最大的幸福,想不到妻子的才气与风流却成了他致命的克星。

Acetag.com Smart Phone Accessories Free Shippi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4 09:28:10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悲了,可悲!
Acetag.com Smart Phone Accessories Free Shippin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hop Now - 20% Off All Used Gear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18-6-22 08:56 , Processed in 0.041152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