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462|回复: 5

中国这届人民(文革成长的一代的多数)不行,本来以为是笑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11 19:53: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酒哥 于 2018-4-12 07:14 编辑

却是事实。文革成长的一代的多数,其中包括劣质习髒痢猿恶质王,素质低粗鄙无文化无知无中无信无良五底线者众,唯一的优点是能吃苦。

有什么样的人民才有什么样的统治者, 虽然劣质习髒痢猿恶质王也是这届中三颗。
不独是国内的如此,看看十多年前附近几坛对髒不啦叽的垃圾蛇李跳利奥杭泼等追捧即知,
这届中的所谓海外“精英”中主流的低素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12 07:27:58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海外华人界,现实中或网络上,主流是粗卑粗俗无文化无品味无趣无底线,只是卑微地不顾一切活着。
大陆华人的文坛充斥着低品位没文化的用词:大招,放大招,不干了,干,干大事, 搞,不搞,甩几条街、
混成。。逗b, 滥用的“俺”(有话就好好说嘛。没表达能力索性装土,类似画不好人就画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26 09:28:41 | 显示全部楼层
全民行东北湖南式北京山东式鞑靼化粗鄙化的必然结果。


http://blog.creaders.net/u/3328/201804/320013.html

知道常凯申是谁吗?

幼河






  常凯申,为蒋介石之错译名。出自清华大学历史系副主任王奇对Chiang Kai-shek (即蒋介石的韦氏拼音写法)的翻译。王奇于2008年10月出版的《中俄国界东段学术史研究:中国、俄国、西方学者视野中的中俄国界东段问题》一书中,将蒋介石(采用韦氏拼音的原文为Chiang Kai-shek)翻译为“常凯申”,与当年将孟子翻译成“门修斯”如出一辙,如此“历史学家”让国人对中国教育界专家学者研究学术的权威性,和文化素养之水准笑掉大牙,又摇头叹息。
  韦氏拼音,又称威氏拼音法,由英国人Thomas Francis Wade于19世纪后期制定,被普遍用来拼写中国的人名、地名。新中国制定、推行汉语拼音之后,国内不再使用韦氏拼音法,但至今韦氏拼音法仍在西方学术界较为流行。
  王奇副教授毕业于北京大学,在俄罗斯圣彼得堡国立技术大学留学后继续在清华大学历史系任教,这次被人披露错误,清华教育之虚浮,学术科研之薄弱可见一斑,滑天下之大稽。
  某网站上,署名为“高山杉”的网友以一篇题为《“门修斯”之后又见“常凯申”》的批评文章再度“炮轰”中国学界。文章指出中央编译出版社于2008年10月出版的清华大学历史系副主任王奇所著《中俄国界东段学术史研究:中国、俄国、西方学者视野中的中俄国界东段问题》一书中几十处名字谬误,其中费正清、林同济、夏济安等学术名人纷纷被误译为了“费尔班德”、“林T.C”、“赫萨”等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洋名”,而最为荒唐的是,蒋介石(Chiang Kai-shek)也被改名为“常凯申”,引起网上一片哗然。“高山杉”不禁质疑作者和出版方:“是不是太不珍惜清华大学和中央编译出版社的招牌了?”
  对此,身处窘境的该书作者王奇以及清华大学校方都委婉地拒绝做出回应。该书的责任编辑陈琼,她表示不愿意再谈及此事,过一段时间后,该书作者以及出版社方面会做出一定的回应或者安排,但是尚不方便透露。
  据《文汇报》报道,中央编译出版社有关编辑承认这些错误确实存在。该书的责任编辑陈琼说,这本书原本只有前两章,即第一章“中国(包括台湾、香港)学者视野中的中俄国界东段问题”,第二章“俄国(包括苏联)学者视野中的中俄国界东段问题”。后来王奇的同事建议加一章“西方学者视野中的中俄国界东段问题”,这样全书的内容会因为有第三方观点而更完整。结果就在这第三章共15页里出错了,由于时间很紧,误译了引用资料当中用韦氏拼音标注的中国人名(“误译”?蒋介石中国历史如此重要人物会不知道?荒唐)。


  有关将孟子翻译成“门修斯”的事情是这样的;1998年,吉登斯的《民族——国家与暴力》中文版出版,书中有这样么一段话:“门修斯(Mencius)的格言,‘普天之下只有一个太阳,居于民众之上的也只有一个帝王’,可以适用于所有大型帝国所建立的界域。” ‘Mencius’其实是春秋时期思想家孟子的英文名称。孟子也没说过“普天之下只有一个太阳,居于民众之上的也只有一个帝王”。这句话原本为“天无二日,民无二王”,是孔子所言。看到这段文字,我是哭笑不得。
  就此,有人感叹,“现在的学风浮躁!国内名牌大学的博士毕业论文里都能把自己导师的名字写错,蒋介石变成‘常凯申’又有什么稀奇呢?” 现在人们挖苦“无错不成报(书)”,说纵观书籍、报刊、网络等凡是有文字的地方,哪个没有错字、错句呢?究其原因是从业人员素质低下、责任心不强。这种现象严重地影响了出版社、报社、网络等单位的声誉。仅仅是声誉吗?现在人文科学在中国大陆还有什么学术的味道?
  中国学术界浮躁之气日盛,常凯申、门修斯、桑卒(法国思想家居伊.德波的《景观社会》(王昭凤译,南京大学2006年3月第一版)在译本的第105页上,出现了对于孙子译出“桑卒(SunTzu)《战争艺术》”的字样)等可见一斑。曾听前辈讲过天津师范大学中文系古代文学史明清方向的某教师(博士后),在本科生的古代文学史课堂上讲到明清小说大谈关云长(zhang)、夏侯淳。诸如如此类教师如何能负担国家高等教育之重任?

《中俄国界东段学术史研究:中国、俄国、西方学者视野中的中俄国界东段问题》误译一览:

林海青(Hsia Ching-lin)→夏晋麟(作者还不如把Hsia Ching-lin还原成“林青霞”呢);
罗金帮(Lo Jung-pang)→罗荣邦;
常凯申(Chiang Kai-shek)→蒋介石;
胡良辰(Hu Liang-chen)→胡良珍(这位台湾学者的论文《中俄尼布楚界约的检讨》在第25页著录过,可一换成韦氏拼音Hu Liang-chen,作者就认不出来了);
程天方(Ch'eng T'ien-fang)→程天放;
费尔班德(J. K. Fairband)→费正清(John King Fairbank;作者多处把Fairbank误拼成Fairband);
苏春月(Hsu Chung-yueh)→徐中约(Hsü Chung-yueh;关于“徐中约”,作者另外还有两个译法,见下文);
楮东苏(Ch' Tung-tsu)→瞿同祖;
福罗舒(Fu Lo-shu)→傅乐淑;
克里斯德或奎斯特(R. K. I. Quested)→郭玟曼;
斯宾塞(Jonathan Spence)→史景迁;
林堂(Tang Lin)→董霖(William L. Tung;作者不仅颠倒了董霖的姓氏,而且把Tung误拼成Tang);
林T. C. (T. C. Lin)→林同济;
陈方志(Agnes Fang-chih Chen)→陈芳芝;
赫萨(T. A. Hsia)→夏济安

此书作者简介

王奇,女,1963年5月生,博士(1995年1月俄罗斯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副教授(2000年8月、清华大学)。



1986年7月毕业于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系;
1986年7月-1991年3月 在清华大学社会科学系任教;
1991年3月-1995年1月 在俄罗斯圣彼得堡国立技术大学留学;
1995年1月-今 在清华大学历史系任教。
2008年45岁的王奇上世纪90年代初在俄罗斯圣彼得堡国立技术大学留学,1995年取得博士学位,同年回国到清华大学历史系任教。任教期间,她曾获北京市高教系统教书育人先进个人和2000年“清华大学青年教师教学优秀奖”等荣誉。2000年,王奇晋升为副教授,现任清华大学历史系副主任、清华大学中俄文化研究与交流中心副主任、中国中俄关系史研究会常务理事会副秘书长等。

  王奇在1986年7月获北京大学学士学位,1995年1月获俄罗斯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博士学位。北京市新世纪社科理论人才百人工程青年学者,清华大学骨干人才支持计划入选者,清华大学青年教师教学优秀奖获得者。
  主要研究领域:俄国史、中俄(苏)关系史。著有《中苏同盟启示录》(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08。);主编《多极化世界格局中的中俄科技、教育、文化交流》(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04。);参与著述的作品主要包括:Раздвигая горизонты науки: к 90-летию академика С. Л. Тихвинского, М.: Памятники исторической мысли, 2008.(《开阔的学术视野:纪念齐赫文斯基院士90华诞》,俄文,莫斯科:历史思维的丰碑出版社,2008。),《国史研究中的重点难点问题研究述评》(北京:当代中国出版社,2008。),Образ Китая в современной России(《当代俄罗斯有关中国问题之研究现状》,俄文,莫斯科:俄罗斯全景出版社,2007。),《永远的“八一五”》(北京:中华书局,2005。),《从同盟到伙伴——中俄关系五十年》(北京:中央党史出版社,2005。),《中俄关系的历史与现实》(开封:河南大学出版社,2003。)等。
  主要开设课程:《近现代中外关系史研究专题——中俄关系史》、《地区与国别史——俄国史》、《二战后中俄(苏)关系的演变与发展》、《19-20世纪中外关系史》等。

事件披露后读者评语:

  “好书、好作者、好学校、好体制、好国家”(如何是“好”)。

  作为常凯申的出典和清华之耻,此书存在很大的升值空间。出书可以这么随便,不学无术被骗1760万也很正常。

  主要是胆子大,如今很多学棍连中文都理不清,中文著作读不懂,但虚荣心膨胀之下还要弄点外文装点门面,于是劣译横行,笑料百出。笑过也倒罢了,关键是这种无知无畏的心态正好迎合了某些“年轻学者”的口味,于是亵渎学术的恶行代代相传,屡禁不止。社会学教授没有读过韦伯的书;一天人类学没学过的自封人类学内行;历史系的博导说:你讲“反右”要有激情啊!最后外语“专家”告诉你:salt就是胡椒嘛。

  学术是少数人的事业,能用外文资料做研究的学者无论哪个学科都是凤毛麟角。奉劝广大的南郭先生,不要再误人子弟,不要让自己在今世就沦为牲口。

  今天回顾这段评论,不免很是感慨:在这个虚妄的社会,大学矮化早成潮流,既有恒心又hold得住的学者也确乎少矣……

…………………………………………………………
  这是10年前的“段子”了;现在又在这儿“炒冷饭”,请读者海涵。我决心“讨厌”到底,总得提提“常凯申”这牙碜事儿,让这种“学者”不断曝光。诸位,如果你想了解点中国的现代史,千万别看国内作者出版的史料了。那些玩意儿写得“出色”也就是相声。另外,国外某些中国人写的一些史料也常常很难客观,甭管是什么样的观点的。
  大家还记的吗,“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这话是如何让冯友兰先生诬赖到胡适先生头上的?我知道冯友兰当时是在“毛泽东时代”,很多事不得不然,但做人还是要有点骨气的。也可以这么说,中共建国后,国内官方的出版的很多史料就差不多是“屎料”了。
  “常凯申”说明了什么?我体会,很多人成为“学者”自有终南捷径。怎么个“捷径”,无非就是“关系”。有了可靠的“关系”,白痴也可以成为“著名学者”的。这仅仅是学术界;其实国内各行各业还不都是如此?习近平智商不高的一个人,过去是“工农兵学员”,什么程度可想而知(“文革”开始时小学六年级)。他的“上位”史我们大家早就心知肚明,太子党推到前台的木偶。你看看他现在被包装成什么样?“博士”呢。成天就知道装模作样摆pose,接见外国使者就赶紧找机会把自己看过的“书单”列出了。御用报纸上都是他的“语录”。天,他居然是14亿人的统治者。这位,正千方百计地把自己装扮成毛泽东第二,马屁精们也忙得不亦乐乎。呵呵,早说了,“包子”迟早露馅。不过您还真别气闷,中国老百姓对之也很“受用”的样子。啧啧,虐待狂和被虐待狂。真正的悲剧。
  “常凯申”的故事披露出来后,此书作者和编辑还故作镇静的解释呢。恬不知耻。或者,这类人就没有羞耻的概念。网上有一堆当事人的“解释”,不登出来吧,怪恶心的。国内也是“适者生存”哪,这块大陆如此的“文化沙漠”,你想能长什么东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6 09:11:1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届人民中人大校长的七月流火清华校长的捐赠北大校长的鸿鹄劣恶习的宽衣打断骨头连着筋撸起袖子。。。嘿嘿。文革最大的恶果才开始显现。几代中多数是低素质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6 09:25: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酒哥 于 2018-5-6 09:27 编辑

咬文嚼字的故事

说与西风的博客

《“中华和平号”今在沪起航》,图片说明:“……连战夫人连方女士除了宣读命名辞和完成‘掷瓶’仪式外,还将用自己精心拟就的诗句‘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来表达她再次来沪、为新船命名的感受。”看后,我不禁哑然失笑,此诗句明明为唐朝王湾所作,怎么偷换给连战夫人了?真是好一个“精心拟就”的错!

令人目瞪口呆的是,这一天,无论新华网、人民网,大凡主流电子媒体都上了此条新闻,而且这样一个“精心拟就”的低级错误,竟然一路畅通无阻。

王湾的《次北固山下》也算得上经典之作:“客路青山外,行舟绿水前。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乡书何处达,归雁洛阳边。”诗人抒发了旅途中的思乡之情,但绝无哀伤之感。他通过对江南冬春之交、昼夜更替之际自然景象的描绘,给人一种生机蓬勃的喜悦。

《次北固山下》境界高朗壮阔,极具盛唐气象。据说,当时宰相张说对其中“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之句大为赞赏,他亲自书写此联并悬挂在宰相政事堂内,作为学习典范。直到唐末,诗人郑谷还还念念不忘“何如海日生残夜,一句能令万古传”。

现在,引用更多的是“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在海峡两岸曙光初见、 “中华和平号”扬帆起航之时,连夫人引用这两句诗可谓寓意深长,也恰到好处。可叹记者,大煞风景,出了这样一个“精心拟就”的洋相。面对众口一词的“冤枉”,不知连夫人将会如何的尴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6 09:29: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酒哥 于 2018-5-6 09:32 编辑

VCG
北京大学的校长在校庆期间将“鸿鹄志”读错成“鸿浩志”事件,不断发酵,面对汹汹舆情,北大似乎采取“应对措施”,官方事后全面删除原话影片。5月5日,北大校长林建华公开道歉,向学生发出了公开道歉信。他坦承自己在校庆大会上读错了词的原因,是因为自己不熟悉这个词的发音,并承认自己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他说:我会努力的,但我还是很难保证今后不会出现类似的错误,因为文字上的修炼并非一日之功。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恐怕也很难短时间内,在文字水平上有很大的进步了。这种一贯封杀不利消息的伎俩再次引发民众的批评与好奇,同时,清华大学、人大前校长的类似“笑话”也被翻出。

北京时间2005年5月11日,台湾亲民党主席宋楚瑜在清华大学演讲结束后,时任清华校长顾秉林拿出一幅《赠梁任父同年》书法作品赠给宋楚瑜。顾秉林当时还当众朗读一首写给梁启超的诗:“寸寸河山寸寸金,侉离分裂力谁任?杜鹃再拜忧天泪,精卫无穷填海心。”但当顾秉林在读到“侉(kuǎ)”字时,就卡了壳,随后诗也没念完,就草草结束,场面一度十分尴尬。V


而在同年2005年7月,时任中国人民大学(人大)校长纪宝成在欢迎台湾新党主席郁慕明时,说“七月流火,但充满热情的岂止是天气”。 但实际上,“七月流火”的意思为天气渐凉,而非指天气炎热。图为曾在中国人民大学任校长一职的纪宝成(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18-9-18 08:12 , Processed in 0.057164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