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771|回复: 2

天堂岛上的殊死搏斗 – 日本偷袭珍珠港事件中一个鲜为人知的插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7 09:21: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庄户人家 郭记读书班


在美丽的夏威夷群岛中,有一个天堂一般的小岛,名字叫你好(Ni’ihau)。你好岛就像一个乖巧的小妹妹,静静地陪着旖旎的瓦胡,夏威夷,卡瓦伊这些大姐姐一样的明星大岛。你好岛在瓦胡岛以西约230公里,卡瓦伊岛西南约28公里,是夏威夷群岛中最靠西的一个。

你好岛很好地保留了夏威夷群岛的原生状态。从1864年起,你好岛就属于罗宾森(Robinson)家族直至今日。罗宾森家族刻意要保护你好岛,除了岛上的原住民,外人轻易不会被允许上岛。岛上的居民也基本上都是夏威夷原住民,通用夏威夷语而不是英语。因此,你好岛基本上原汁原味地保留了原始的自然和人文面貌。有幸上过你好岛的人回来用的最多一个字就是天堂岛。

你好岛鸟瞰



你好岛的位置



然而,天堂一般的你好岛却因缘际会卷入了日本偷袭珍珠港的惊天大事,还发生了一场殊死搏斗。容本庄户人家分段侃一侃。

- 天堂岛上的不速之客

- Tora! Tora! Tora! 日本偷袭珍珠港成功!

- 热情好客的夏威夷岛民

- 惊天逆转

- 最后的疯狂

- 扭曲的历史-美国二战关押日裔

- 插曲中的插曲

天堂岛上的不速之客

1942年12月7日,星期天,你好岛上又是一个万里无云的好天气。夏威夷群岛盛行东风,所以你好岛上的雨水基本上都被东面卡瓦伊岛上的高山所阻挡,你好岛上几乎天天都是这样的好天气。

老霍,Howard Kaleohano,是一个夏威夷土著人,住在一块空地旁的房子。因为是星期天,他起床晚了一些,吃过早饭以后就准备出门走走。

老霍,Howard Kaleohano



老霍刚刚出门,就听到不远处有飞机的啸叫声。他抬头一看,只见一架灰白色飞机从远处低空飞过自己的头顶,然后又调转机头,向自己眼前的空地飞来。在飞机掠过头顶的一刹那,老霍清楚地看到了飞机翅膀上红红的圆圈。

这架飞机越飞越低,同时放下了起落架,看样子是要在空地上着陆了。然而,在飞机就要着陆前的一瞬间,起落架撞上了空地边的铁丝网篱笆,飞机尾巴立刻上扬,眼看飞机就要前翻过去了。所幸的是,这时飞机的高度很低,还没等飞机完全前翻,机头就一个嘴啃泥砸在了松土地上。飞机的螺旋桨立刻就扭弯不转了,飞机还往前滑行了一段时间,在地面上犁出一道沟之后,终于停住了。

这一切发生得很突然,老霍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一切喧嚣就嘎然而止了,眼前就剩下一架飞机,无声地冒着青烟。老霍赶紧跑过去看,只见飞机驾驶座上一个飞行员满脸血污,已经昏过去了。

这个昏过去的飞行员就是大日本帝国海军航空兵,22岁的西开地重德(Shigenori Nishikaichi)一等飞行兵曹。

西开地重德(Shigenori Nishikaichi)



Tora! Tora! Tora! 日本偷袭珍珠港成功!

西开地的家乡在日本爱媛县波止滨,也就是现在的今治市。他从海军飞行学校毕业后逐步军衔升至一等飞行兵曹, 成为飞龙(Hiryu)号航空母舰上的零式战斗机飞行员。这在当时基本上是飞行员的最高军衔了。

这里容庄户人家跑题顺便说一下二战时期日本飞行员的军衔问题。世界上绝大部分国家的飞行员都是军官衔。比如很多人到过芝加哥的奥海尔机场(O’Hare Internation Airport)。这个机场就是以美国海军航空兵的第一个王牌飞行员Edward Henry “Butch” O’Hare命名的,在第二航站楼有他曾经驾驶过的同型战斗机和事迹展出。奥帅哥一出飞行学校就拿到了少尉军官衔 (Second Lieutenant),最后牺牲前提升到了上尉衔(Lieutenant Commander)。

奥海尔海军中尉



可是日本飞行员就惨了点。军部那帮官僚们顽固地认为,军官必须上过军校,飞行学校不算。飞行员就是一个使用比较贵的武器的士兵而已,没有指挥能力,所以不能成为军官。就算是日本最牛的王牌飞行员之一的西泽广义(Hiroyoshi Nishizawa),号称击落了93架美机,到死也才混了个一等飞行兵曹(一飞曹),还是个士兵衔。死后才被追授了少尉军官衔,也是然并卵了。所以日本海军会出现一帮不会开飞机的参谋们坐在办公室里军衔噌噌地往上升,而优秀的飞行员弄个一飞曹就到顶的事。

现代美军航母舰长必须是航母战斗机飞行员出身,也是吸取了日本的教训了吧。

二战时期日本海军军衔列表



话说俺对日本士官学校一直纳闷。士官就是老班长之类的还不算是军官的兵头而已,为啥好多历史上的牛逼人物都要往上靠呢?比如蒋委员长。后来才知道,日语的士官就是军官的意思,不是汉语里士官的概念。

这么看来,西开地一飞曹还是比较牛逼的一个飞行员。12月7日,他参加了对珍珠港的第二波攻击。

这一天,西开地早早就起床了。他目送第一波攻击的机群从各个航母上起飞,在黎明的微光中奔向东方的天际。不一会儿,7点15分,第二波攻击机群也起飞了。第二波攻击机群有

- 54架中岛B5N轰炸机,携带250公斤和60公斤炸弹

- 78架爱知99式俯冲轰炸机,携带250公斤炸弹

- 35架零式战斗机

西开地就驾驶着一架零式战斗机。起飞不久,夏威夷时间7点53分,西开地就从无线电里收听到了Tora Tora Tora的信号,表明珍珠港的美国海军彻底没有防备,第一攻击波达成了完全的突然性,接着,他收听到了第一波攻击开始的命令!西开地立刻热血沸腾,数月的备战,偷袭终于成功。西开地迎着初升的旭日,随第二波攻击机群飞向珍珠港。

8点50分,分成几路的第二攻击波几乎同时到达珍珠港。西开地和其他零式战斗机一起,按照原计划对美军机场上的飞机猛烈扫射。这时,虽然在第一波攻击后美军有所反击,但是损失惨重,反击力度不大。肆意攻击差不多半个小时后,第二攻击波开始返航。

当时战斗机和俯冲轰炸机的导航能力很弱,而中岛轰炸机专门配了一个领航员,有较强的导航能力,所以日军的计划是所有飞机在瓦胡岛北端集合,然后由中岛轰炸机领航飞回航母舰队。西开地和其他一共八架零式战机一起护航一些轰炸机开始向集合点飞去。

突然,九架美军P-36A冲了过来。虽然美军的战斗机多,但是此时的美国空军完全不是日本空军的对手,在缠斗中很快美军飞机一架架不是被击落就是被击伤狼狈逃窜了。在零战面前,美军的P-36A就陷入了 打也打不过,跑也跑不掉的尴尬境地。

二战前,美国由于孤立主义盛行,同时美国有不要常备正规军的历史传统,美国的军事力量非常弱小。二战前美国军队只有18万人,在当时世界上排第19位,还赶不上小国葡萄牙的军队规模。装备也不先进。而此时,日军新研发的零式战机可以说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战斗机,性能从各个方面都全面超过了当时美军的战斗机。更重要的是,日本空军飞行员很多已经在中国取得了战斗经验。所以美日开战后很长一段时间美国空军是打不过日本空军的。这个P-36A在珍珠港后就被认定是落伍型号,立即被撤出了现役。

击退美军的机群,零战一架都没少,然后就赶紧从新编队,去会合点呗。这个时候,西开地一加油门,就发现自己飞机的油料下降特别快,而且马力上不去。再仔细一看,西开地发现自己的零战上中了几发子弹,刚才一团混战没有注意,现在看出来飞机在漏油。估计是输油管被擦伤,结果弄到对发动机供油也上不去。西开地没办法,只好松了油门,降低速度,慢慢落出了日军编队。

西开地还是挺幸运的。零战为了追求空战灵活性和长航程,牺牲了飞机的保护,飞行员没有装甲,油箱也没有防漏内层。结果是零战一旦被打中油箱就几乎必定起火坠毁。如果西开地零战挨的这几枪打穿他的油箱或击中他,西开地当场就得挂了。

等到西开地飞到会合点的时候,空中就他一架飞机了。显然日军机群没有等他,已经自己返航了。西开地在会合点就开始转圈思考咋办。这时候,天边又飞来一架零战。这一架零战的问题就大多了,飞过来的时候发动机还拖着烟。

开冒烟零战的是石井三郎(Saburo Ishii)二飞曹,他的母舰是苍龙(Soryu),也是第二攻击波的。另有人说石井的母舰是翔鹤(Shokaku),但是我采用了鬼子的说法,见http://kitabatake.world.coocan.jp/rikukaigun36.html

西开地和石井都必须尽快降落。这时摆在西开地面前的就两条路。一是试图找到日本航母,二是备降你好岛。在开战前,作战计划就把你好岛选定为备降地。珍珠港偷袭中如果有飞机不能飞回航母,可以备降你好岛,等待日本潜艇的救援。

西开地想,这时偷袭已经成功,本来计划的第三攻击波也不见踪影,估计日本航母舰队已经全速撤离了,寻找航母舰队会很困难。一则航母舰队位置不明,零战的导航能力也欠缺,二则自己的油料也不多了,石井的飞机也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西开地的军衔高一点,于是他命令石井跟着他飞往正西方向230公里的你好岛。同时,他向航母舰队用无线电报告了他和石井的情况,要求潜艇去你好岛营救。他和石井都没有听到回音,但是他们也理解,知道航母舰队要尽量保持无线电静默,以免遭到美军的定位和反击。后来的史料证明,航母舰队是收到了西开地的呼叫的。

二十几分钟后,西开地他们就飞到了你好岛。西开地往下一看,说了一声我靠,就破口大骂军部那帮官僚们八嘎呀路。

战前介绍情况的时候,飞行员们被告知,你好岛是个无人岛,作战地图上还标识了你好岛上的备降地点。可是眼下的情况是,你好岛上不仅有人居住,而且几乎所有可供备降的空地都被犁成了井字形,明显的就是为了防止飞机备降。一看就知道军部做备降预案的根本就没有走心。

二战前夕你好岛空中摄影显示大块的空地已被犁成井字形,以防日军机降



你好岛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防御姿态呢?这事和美国空军和海军航空兵之父比利米歇尔(Billy Mitchell)将军有关。老米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刚结束的1918年就认识到了空军的重要,提出了未来战争是空军的战争的概念。他特别是第一个认识到了飞机对军舰的巨大优势。三维武器去打二维目标,当然是一边倒的结果。但是当时的海军高层还一门心思想的是大舰巨炮的战列舰对决,完全听不进老米的理论。

为此,老米发动媒体,热炒飞机的优势,最后终于说服国会作一个试验。在1921年的试验中,老米的空军轻易就炸沉了三艘战列舰,一战缴获的德国Ostfriesland号,和美国退役的Virginia号和 New Jersey号。由此充分显示了飞机对水面舰艇的优势。

Ostfriesland号被2000磅炸弹炸沉。注意炸弹专门扔在船旁边而不是船上,爆炸的水压震断了船的龙骨



可是美国的官僚也很顽固,即使面对这样明显的试验结果也不愿意放弃大炮巨舰。当时老米是少将军衔,在国会作证说海军军费一定要用在航母上,不要再浪费在战列舰上了。美军官僚们听了很不爽。就把老米的少将衔给撸了,弄成了上校衔。老米哪里咽得下去这口气,也辞职不干了,从此退出军界,于1936年抑郁而终,才56岁。

老米少将,Brigadier General William L. Mitchell,United States Army Air Service



但是老米的飞机理论有一个人听到了,他就是山本五十六(Isoroku Yamamoto)。此人后来做到日本海军大将,策划了这次的偷袭珍珠港,完美地运用了飞机对军舰的优势,几乎全灭美国太平洋舰队。日本人用被美国人压制的美国人理论完胜美国人!

可见怀才的人总是不遇的,全世界皆然。不过老米的理论在二战中成了美军战胜的指导方针,被证明完全正确。后来罗斯福总统亲自追授老米中将军衔,尊为美国空军和海军航空兵之父。老米老家威斯康辛州Milwaukee市的机场也改名General Mitchell Internation Airport,可以说是极具哀荣,但也是然并卵了。

这个老米也是一个极具战略眼光的人。他看到太平洋上只有美国和日本两个强权,就预言美日必然爆发海战。老米在夏威夷群岛看地形的时候就注意到了你好岛。因为你好岛处于夏威夷群岛的最西端,老米估计未来日本可能会突然占领你好岛,以作为夺取整个夏威夷群岛的前进基地。占领的方式可能是大批机降。于是老米就大声疾呼,要你好岛早做准备。

当时的你好岛岛主是艾尔默罗宾森Aylmer Robinson,老艾。老艾一听老米的分析,觉得有理,于是带领你好岛居民们开始备战,其中的一条就是逐步把你好岛的空地都犁成井字形,使得飞机不能降落。经过七八年的努力,到1941年,你好岛基本上都犁成了井字。

你好岛主,老艾年轻的时候,Aylmer Robinson,还是哈佛毕业的高富帅哦!



西开地他们所以就惨了。从岛东飞去岛西,没有看到一块可以降落的平地。出了你好岛,再往西就是浩瀚的太平洋,再无可供备降的地方了。

西开地只好命令石井再一起返回,再仔细找找看能不能找到一块平地。可是石井拒绝了。石井说,他的飞机损坏太厉害,备降很可能不成功。石井准备返回珍珠港搞自杀攻击。

西开地只好目送石井的飞机冒着烟向珍珠港方向飞去。可是没过几分钟,石井的飞机突然向上急速爬升,然后就一头栽进了大海。

西开地只好自己在你好岛上空飞了几个来回,在油料快要耗尽的时候终于在一个孤立的小房子旁边找到了一块相对平整的空地。西开地缓松油门,尽量动作温柔地向空地飘落。

但是就在落地前的一刹那,飞机的起落架勾上了西开地以前没看见的铁丝篱笆,飞机重重地摔在了地面,西开地的头碰上了仪表盘,昏了过去。

热情好客的夏威夷岛民

老霍面对眼前冒着烟的飞机是目瞪口呆!回过神来后,老霍赶紧跑过去,先把西开地背出了机舱。

这时候,老霍多了一个心眼。其实珍珠港事件之前一段时间,日美战争的话题在夏威夷群岛的报纸电台上就常常被提起了。老霍知道这肯定是一个日本飞行员,虽然不知道他具体是咋回事,老霍还是趁西开地昏迷的时候取下了他的手枪和图囊,藏起来了。

当时信息传递很慢,虽然就在离自己不太远的地方发生了惊天的大事,你好岛上还是浑然不觉的。

老霍照顾西开地醒过来以后,西开地用很糟糕的英语问老霍是不是日本人。老霍回答说是夏威夷土著。然后老霍就扶西开地去了旁边他的家,又叫老霍媳妇给西开地弄了点吃的。西开地洗把脸,吃完了,老霍就想问西开地是怎么回事。可是很明显,西开地的英语很烂,只会日语。

没办法,出去找一个会日语的吧。还别说,岛上一百多居民中还真是有三个日本人,其他都是夏威夷土著。一个是60岁的新谷石松Ishimatsu Shintani。新谷出生于日本,已经移民夏威夷有41年了,娶了夏威夷土著媳妇,是个养蜂人。新谷虽然住在美国那么多年了,可是由于当时美国法律对亚裔的歧视,新谷一直没有加入美籍,但是他的孩子们都是本地出生美国籍了。另外就是原田夫妇,老公原田义雄(Yoshio Harada)和老婆艾琳(Irene,日文名是梅乃)都是美国出生的日裔,拥有美国国籍。原田夫妇也精通日语。当时原田39岁,艾琳33岁,有三个孩子,最小的一个还抱在怀里。

新谷离得比较近,老霍就先去把新谷找来了。因为最近日美关系紧张,而且自己一直不能入籍,新谷是很不情愿掺合这个事的,没办法被老霍拉来了。到了老霍家,新谷和西开地用日语没说了几句话,就见新谷一副震惊的样子,脸色巨变。老霍正纳闷呢,新谷啥也不说,扭头就跑,老霍追也追不上。

老霍就更奇怪了!那就去找原田家吧。

原田1903年出生于卡瓦伊岛,也具有出生地美国籍,1941年38岁。由于你好岛主老艾平时住在卡瓦伊岛,一个星期才来一次你好岛,老艾就指定原田为岛上管事的大班,所以原田还是岛上挺有身份的人。

原田义雄 Yoshio Harada, 看起来也是一副人模狗样的



这样的情况在旧殖民地非常普遍。殖民主子找个外来代理人,去管理本地土著人。以前英国人就用华人管理马来人。

原田和媳妇艾琳到了老霍家,见了西开地。小海岛上很少有这样的新鲜事,一帮土著也跟着来看热闹。西开地给原田夫妇详细讲解了珍珠港偷袭,日美开战的事以及自己的经历,并且说很快就会有日本潜艇来救自己。

原田夫妇就有点犯愁了。日美开战,自己要站在哪一边啊?夫妇俩简单商量了一下,决定先不把事件的真相告诉看热闹的土著们,而是说西开地是训练迷航迫降来的。

西开地又通过原田要老霍还给他被收走的手枪和图囊。老霍还是有点政治水平的,就没给。

珍珠港事件的时候岛上有136个居民,除了3个日本人以外都是夏威夷土著。在岛上通行夏威夷语,很多人连英语都不会。当时岛民也无所谓对美国或日本的认同,处于一种比较自然和原始的状态,只是认为岛主老艾是他们的首领。但是老霍是受过教育,在卡瓦伊岛高中毕业以后和你好岛民结婚后来到岛上的。老霍还喜欢看报纸,了解时事,虽然报纸基本上都是晚了一个星期的。所以老霍的国家意识还是比较强的。

折腾来折腾去,天就快黑了。夏威夷岛民是非常热情好客的,他们的传统是为每一位来客办一个叫做露奥luau的欢迎晚会。你好岛那么偏僻,好不容易来了一位客人,得好好庆祝一下!于是各个岛民欢天喜地,在张凯力John Kelly家办了一个露奥。

现在去夏威夷旅游,基本上都少不了商业露奥,还是很开心的。露奥一般包括

- 吃。本地特产,特别是火烤猪

- 喝。各种果汁和酒

- 唱。悠扬的夏威夷音乐

- 舞。美丽的夏威夷姑娘跳草裙舞,会邀请客人参加的哦

- 乐。小伙子们表演火棍舞啥的

这就是一个露奥的示意图吧



纯朴的夏威夷岛民玩得很开心,在这个欢乐的气氛中,西开地也受到了感染,暂且忘记了自己的困境。在大家的一再邀请下,西开地还借了把吉他,给大家K了一首日本歌。

整个你好岛上只有一个收音机,怕电池用完,轻易不用。露奥快完的时候,有人就拿出来想放点音乐助兴。可是收音机里完全没有音乐了,听到的全是关于日本偷袭珍珠港的事!

大家面面相觑,又把疑惑的眼光投向了西开地和原田。原田一看,再也瞒不住了,就把实情都说了出来。

惊天逆转

纯朴的岛民们听了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七嘴八舌半天,最后还是决定要你好岛主老艾来处理这件事比较好。老艾按照平常的计划,明天,也就是12月8日,就会开船来岛上视察。

于是,岛民们派了四个小伙子看住西开地,当晚就住在了张凯力家。原田也同住了一晚。又派了一个16岁的小孩去看管迫降的飞机。

西开地还一直惦记着日本潜艇快来把自己接走。西开地迫降你好岛时,附近也确实有一条日本潜艇在游弋。然而,这艘日本潜艇在下午1:30的时候就被命令开去美军可能追击的方向,走了。和你好岛选为备降机场一样,日本对于飞行员救助是完全不上心的。

第二天一早,岛民们带着西开地就去了码头,盼着老艾快点来。

可是等了一天,也没见到老艾的影。原来,珍珠港被偷袭以后,整个夏威夷群岛戒严,完全禁止了民用船只航行。老艾也去不成你好岛了。当然这个事岛民们也不知道,就决定死等。

等了一天不见老艾,岛民们又带西开地去原田家过了一夜,12月9日又去等老艾,又不见。如此往复,西开地都住在了原田家。这期间,纯朴的岛民们还把西开地当成客人来对待的,虽然是有那么一点疙瘩。

岛民的看守也不严,西开地和原田夫妇就长谈了好多次。西开地说,看美军在珍珠港被打的惨相,很快日本就会赢得这场战争的。到时候夏威夷就会是日本的天下,你们又都是日本人,要是肯帮我,皇军一定会重赏的大大的有。要是我们占领了你好岛,我们就是大日本帝国占领美国领土的第一人啦!

一来二去就把原田夫妇给说动了。后来原田又把新谷拉了进来。

到了12月12日,星期五,西开地还是被看作一个客人。可是,这个不速之客就要对好客的主人下手了!

作为你好岛的大班,原田知道老艾在仓库里放了唯一一把散弹枪,而且原田还有钥匙。原田就自己跑去仓库把散弹枪取出来了。意外惊喜的是,老霍也把收缴西开地的手枪放在了那里。原田就把两把枪都交给了西开地,西开地就把手枪插在了飞行靴里,自己拿着散弹枪。

这时候岛民们看西开地和原田家混得挺熟的,就松懈了很多,以前的四个看守也就剩下一个漫不经心的。这些日本人一看机会来了,就开始动手了。

艾琳先打开了留声机,大声地放起了音乐。她的目的是用音乐声掩盖后面的搏斗的声音。原田跟看守说要去弄弄他养的蜜蜂,要看守和他一起去蜂房一下。看守不知是计,就跟着原田出了门。西开地趁看守不注意,上去就是一下子,原田也立马帮忙,把看守打昏了。然后他们就把看守锁进了蜂房。

下一步是要去找回西开地的图囊。在开战前,日本飞行员们被告知,一定要用生命保护这个图囊。他们决定来个先礼后兵。

下午四点多,新谷被派去老霍家问图囊在哪里,还要给老霍200美元,这对你好岛民来讲是一笔巨款!老霍觉悟很高,坚决不给。新谷就威胁说不给会有大问题,够你喝一壶的!老霍说去你的!把新谷赶走了。

其实再大的巨款对你好岛民来说也没用。你好岛民身处天堂,没有四季的概念,几乎天天是蓝天白云,阳光假日。而且你好岛民还处于近似原始社会,有钱也没得用。岛上私有财产的概念很淡薄,一个人看到一件东西,自己想用,拿去用就是了,也不必征询主人的同意,用完了收拾好再放回原处。

西开地和原田一看新谷这个老头成不了事,就决定自己动手来硬的。就在这时,被打昏的看守他媳妇驾着马车来看自己老公了。西开地和原田就用枪逼迫看守媳妇驾着马车去了老霍家。到了以后就放看守媳妇骑着一匹马跑了。

西开地和原田进了老霍家,却没有找到老霍。他们就出去到了不远的飞机旁边。这时候飞机旁边还有一个16岁的小孩在负责看守,原田拿散弹枪控制了他。西开地就上了飞机去摆弄无线电,希望能建立联系,但是弄了半天也弄不成。

原田就用散弹枪押着看飞机小孩,和西开地又要去老霍他家。就在这时,突然见老霍从旁边的厕所里冲出来,往村子的方向猛跑。原来,西开地和原田到老霍家的时候,老霍正好在外面上厕所。老霍看到了西开地和原田所作的一切。他们押着看飞机小孩又回来的时候,老霍觉得必须逃跑,不然被他们抓住了就麻烦了。

原田立刻大喊,要老霍站住。老霍这会儿哪能站住?!原田就瞄着老霍开了一枪。

这一枪没打中老霍,可是彻底把老霍给打醒了。老霍本来还以为这一切都是那个外来的西开地的错,原田乡里乡亲的不会咋地。现在老霍知道了,他们不只是一伙的,还会要人命的!于是老霍跑得更快了。原田和西开地追了一会儿没追上。

老霍跑到村里,上气不接下气地喊,日本鬼子要来啦!原田要来杀人啦!村里的岛民们向来纯朴简单,以为老霍中了什么邪了,不管老霍咋说都半信半疑。原田夫妇在岛上都是有身份的人,平时慈眉善目的,咋会突然之间就杀人呢?这时候,那个被打昏锁起来的看守也醒了过来,一脚踹开门,跑回了村里。他看乡亲们都正围着老霍七嘴八舌,赶紧上去说,老霍说的是真的,他们还把我打昏锁起来了呢!

这一下,大伙都信了。鬼子要来了,咋办?快跑吧!于是赶紧收拾点吃的,扶老携幼差不多都跑到后山上去了。

这和中国老百姓跑鬼子一样。可见鬼子来的时候,全世界人民的路数都是差不多的。

要么说读过书的人就是不一样。在大家乱作一团争相逃命的时候,老霍弄了一匹马,骑马又回去了自己家。老霍寻思,西开地和原田三番五次要那个图囊,那肯定是个重要的东西。这个图囊现在还藏在自己家里,因为刚才跑得急,还没有处理,不知道是不是被西开地他们给搜走了。老霍到了自己家一看,西开地他们不在,图囊还好好地藏着呢。老霍赶紧拿了图囊,跑去自己丈母娘家,又 藏了起来。

老霍然后又骑马去了码头。在码头上,可以隐约看到远处的卡瓦伊岛。老霍收拾了一些干柴,点了一堆篝火,又用马灯发信号,希望老艾在卡瓦伊岛能看到,知道你好岛上出大事了。

最后的疯狂

再说西开地和原田。他们被老霍甩掉以后,也往村里走,希望在村里抓住老霍。有的人天生就是倒霉蛋,以前被打昏锁起来的看守,慌不择路,不知道咋地又被西开地和原田碰上,被抓住了。西开地和原田就押着看守作为人质去了村里。

到了村里,西开地和原田看到村民们都逃跑一空,就逼着看守喊,“老乡们,别躲了,皇军来搞王道乐土啦!”喊了半天,只有一个老头出来了,名叫老卡Kaahakila Kalima。

弄了半天不见效果,西开地和原田又押着老卡和看守回去了老霍家,搜了半天也没找到图囊。他们就去飞机上把机枪和子弹卸下来,放到了以前看守老婆的马车上。

然后西开地就把飞机给烧了,以防将来落到美国人手里。

西开地这么一烧,就使太平洋战争延长了至少三个月,成千上万的人死于非命。为什么这么说呢?在太平洋战争初期,美军基本上是被日军摁在地上打的。特别是日军的零式战机是对当时美军所有机型都有压倒性的优势的。美军是在半年多后于1942年7月偶然在阿留申群岛缴获了一架日军零式战斗机后,彻底研究了零式战斗机的性能优缺点,才搞出了针对零式战斗机的战法,再加上据此新研发的地狱猫式Hellcat战机,终于彻底扭转空战的劣势,最后弄出来马里亚纳打火鸡的空优。美军如果能在1941年12月获得西开地的零战,必然能更快地结束太平洋战争。如果能够活捉西开地,那就更好了。

当然,西开地也是在履行一个士兵的责任,无可厚非。然而,正是这三个日本裔的协助才使得西开地能够烧掉那架宝贵的零战,这也特别衬托出来原田叛国的严重性。

西开地烧毁的零式战斗机



西开地和原田又仔细搜了一遍老霍的房子,还是不能找到图囊。他们很生气,就把老霍的房子给放火烧了。

折腾了这么久,天色已晚。原田就把老卡给放了,要老卡去给原田老婆艾琳带话说今天晚上不回家了。老卡赶紧跑了。后来老卡在一处偏僻的海滩上找到了自己老婆和老奔夫妇Ella and Ben Kanahele,一块躲起来了。

这边西开地和原田还一心想找到老霍。他们就驾着装了机枪的马车到了村子里。这时候鬼子的本性就暴露出来了。西开地和原田在村子里喊,要老霍出来,不见老霍,两人就用马车上的机枪突突突一阵,再喊,再突突突一阵。然后他们就把几家房子又给烧了。熊熊的火光中映出西开地和原田做恶的时候极度扭曲快活的脸。

这一切都被都在后山上的岛民们看得一清二楚,也看得胆战心惊。情急之中,岛民们想起来和岛主老艾的约定,如果岛上有紧急情况,可以在你好岛的最高峰帕尼奥山Mount Paniau上放一把大篝火,卡瓦伊岛上应该可以看到,老艾就会尽快过来察看。于是几个精壮的岛民就趁着夜色爬上帕尼奥山,放了一个大大的篝火。

老霍看到山顶上的篝火,也爬上帕尼奥山,和这些岛民们会合了。老霍觉得光放篝火还不够,老艾那边肯定也出了事,看了篝火也不一定能过来。现在情况这么紧急,我们必须亲自去向老艾汇报求援。岛民们一听,都觉得有道理,老霍就挑选了五个精壮的小伙子,一起去了码头,上了一条救生船,在午夜后差不多半个小时开始奋力向卡瓦伊岛划去。老霍是个非常有头脑的人,这么紧急的时刻还没有忘记去取了图囊,放在了救生船上。

到了第二天上午,躲在海边的老卡老奔他们都饿了,受不了,老奔和他媳妇埃拉就决定回家去弄点吃的。老奔1891年出生,当时50岁了,但是他一辈子都放羊为生,身材高大,体格强壮,跟老婆埃拉相依为命。

老奔和媳妇埃拉Ella and Ben Kanahele



不想老奔夫妇刚回家不久就被西开地和原田发现,抓住了。原田觉得老奔肯定知道老霍藏在哪里,就命令老奔去找老霍。西开地和原田把埃拉扣下当作人质。

老奔确实知道老霍已经带人划船求救去了,但是他不愿意告诉西开地和原田。老奔就假装上山去找老霍。过了半天,老奔回来说没找到。

皇军很生气,后果很严重。西开地抓起散弹枪就对埃拉推推搡搡,说找不到老霍就先杀掉埃拉,再把岛民一个个全杀光!

要说去过夏威夷的人都会感到夏威夷人民温和的脾气,天天住在天堂一般的地方,哪会轻易动怒呢?但是老奔看着西开地凶神恶煞的样子,还对自己老婆动粗,彻底被激怒了!

老奔用夏威夷语对原田说,乡里乡亲的,别做的那么绝。我们好心以礼相待西开地,他居然这样对我们。你不能这么帮西开地这么瞎搞。原田不为所动,说不听话我就打你,然后原田就向西开地要散弹枪。

就在西开地给原田散弹枪的一瞬间,一系列动作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展开。

- 老奔猛冲向西开地。

- 西开地侧身躲开,同时从飞行靴里抽出手枪。

- 埃拉扑向西开地持枪的手臂。

- 原田抱住埃拉,把埃拉从西开地身上拉开。

- 西开地向老奔连开三枪,打中了老奔的腹部,胯部和大腿。

- 老奔中弹后反而气力大发,一把抓住西开地,像平时抓羊一样把西开地抱起来,然后一头摔在旁边的一堵石墙上。

- 埃拉挣脱原田,抓起一块石头就猛砸西开地的头。

- 老奔腾出手来,抽出随身携带的猎刀,一把割断了西开地的咽喉!

看到西开地死了,原田彻底傻了眼!稍微愣了一下后,原田把散弹枪口对准自己肚子,扣动扳机,自杀了。

天堂一样的你好岛上的殊死搏斗嘎然而止。

大结局

在卡瓦伊岛上的老艾在开战后一直想去看看你好岛上的岛民们。特别是12月12日晚上看到帕尼奥山顶的篝火,知道岛上肯定出了大事,就一直和军方交涉,要求放他去你好岛看看,可是战争初起,一切都处于恐慌之中,任何民用航行都被严格禁止。老艾郁闷得不行。

12月13日中午,老艾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打电话的正是老霍!原来老霍他们半夜下水之后,一直有顶风,六个人划了10个多小时的船才终于上了卡瓦伊岛。老艾一听老霍介绍的情况,且喜且惊且忧,赶紧带老霍一起去见军方。军方一看老霍带来的图囊,立马开始组织小分队去你好岛。

夏威夷国民卫队里有一个杰克中尉,Jack Mizuha。杰克中尉也是一个二代日本人后裔,出生在马尾Maui岛。杰克的日本姓应该是水叶,但是也基本不用了。杰克本来是卡瓦伊岛上驻守Burns机场的一个连长Commanding Officer,但是珍珠港事件后杰克的领导们觉得这些日本人后裔后裔都不可靠,于是给他降职成了副连长 Executive Officer。

听说要搞小分队去你好岛,杰克就第一个报名要去,以证明自己对美国的绝对忠诚。要知道,当时还不知道西开地和原田已死,只知道他们有机枪,散弹枪和手枪,上岛很有可能就要战斗的。

结果杰克带着13个兵和老艾老霍他们第二天,12月14日,就上了你好岛。杰克还是很负责的,虽说西开地和原田已死,还是认真地救助了受伤的老奔,仔细地收集了可用的情报。

由于杰克出色地完成了你好岛的任务,回去后很快晋升为上尉Captain。

是金子就会发光的。杰克后来在美军著名的第442日本裔团第100独立步兵营442nd Infantry Regiment 100th Infantry Battalion (Separate) 当连长,在意大利卡西诺山Mount Cassino战斗中后背受伤。而后杰克还被罗斯福夫人埃莉诺特别召见讨论退伍兵福利问题。杰克回国后一直做到夏威夷最高法庭法官,于1986年72岁时去世。

杰克上尉



老奔后来马上被送去卡瓦伊岛治疗枪伤,后来也痊愈了。1946年,老奔被美国总统授予最高平民勋章功勋奖章The Medal of Metrit。虽然紫心奖章The Purple Heart一般只授予战斗中负伤的军人,但是老奔也得了一个。老奔媳妇埃拉啥也没得。

后来老奔对他孩子们说,他也不明白为啥政府给他那么大的荣誉。在他看来,不过是任何一个男人都会做的,保护自己老婆的事罢了。当时的夏威夷土著确实没有什么国家观念。老奔1961年去世,他的后人还住在你好岛。

老奔受勋 - 注意老奔挂的是两枚勋章



老霍也得了自由勋章Medal of Freedom。后来美军又赔偿了老霍家$800,用以重建被西开地和原田烧掉的房子。

原田老婆艾琳就惨了,不仅老公死了,而且很快被杰克小分队抓获,作为日本间谍坐了两年零九个月的牢。放出来后在卡瓦伊岛作裁缝为生,在别人的白眼中拉扯大了三个孩子。1968年,西开地的弟弟西开地良忠专门去找过艾琳,为她受的苦道歉。

原田的弟弟为了洗刷叛国罪家属的恶名,志愿参加了美军。

新谷也被抓了,不过罪行不算严重,战争中被关在集中营。战后被放出来。1960年民权运动兴起,亚裔移民也可以入籍了,新谷就终于加入了美国籍。新谷后来一直说他是被西开地原田他们强迫的。

日军见西开地没有回来,就宣布西开地战死,又追授了少尉军衔,当然是然并卵了。西开地在珍珠港前的训练中特别在爱媛县今治市自家上空转了一圈,以示告别。西开地的家属到1956年才知道他的真实经历,后来移灵家乡,在墓碑上刻道:“你的功绩永恒”。

西开地在家乡的墓碑



西开地的零战残骸大部分收藏在火奴鲁鲁福特岛上的珍珠港太平洋航空博物馆Pacific Aviation Museum Pearl Harbor,那里有一个展区专门说这件事。

博物馆展示的西开地飞机残骸



罗宾森家族直到现在还拥有你好岛。老艾的后人还收藏着一块西开地飞机的机翼残骸。



你好,这个天堂一样的美丽小岛,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和单调。岛上的牛马猪鸡和岛民一样随意漫游。直到2007年才用太阳能给学校通了电。现在岛上的居民继续以手工制作贝壳项链为生。

扭曲的历史-美国二战关押日裔

美国二战期间集体关押日裔的事是美国民权史上的一件大事,当时大约有11万日本侨民和日裔美国人被关押。这件事现在的说法是完全由于当时针对日本人的种族主义倾向。1988年里根总统亲自道歉,并且接受国会立法,每人赔偿两万美元。在美国的日裔群体也对此事喋喋不休,要天天讲,年年讲,把自己说成是美国政府种族主义的受害者。

本庄户人家同意集体关押日裔确实和当时美国的种族主义环境有关,也确实认为一刀切的关押措施是违反宪法和人权的。但是,这并不是问题的全部,甚至不是问题的主要方面。不信的话,去问问那些人权斗士们,谁听说过你好岛事件Niihau Incident?庄户人家我也是偶尔在夏威夷旅游的时候看到博物馆的展览才仔细研究了此事的。

在太平洋战争初期,促成关押日裔的因素有许多,比如

1. 日本偷袭珍珠港被认为是最卑鄙无耻的行为。日本一边假装谈判,一边舰队就开过来了,被认为是谈判无诚信negotiate with bad faith,对美国人来讲是非常不齿的。特别是日本在没有正式宣战的情况下就开始了突然袭击,更是被认为是背信弃义的。

相对于德意的正式宣战之后才开始军事行动,日本,进而日本人都被认为是卑鄙无耻的小人。

2. 你好岛事件在当时美国的新闻报纸上被广泛报道。在事件中很清楚,一个在美国生活了四十几年的日本移民和两个本地出生有美国籍的日裔美国人,在和日本飞行员接触后很快就不同程度地倒向了日本。特别是原田,甚至于向多年相处的邻居乡亲开枪,烧他们的房子。

一般美国人会问,我如何能相信我的日裔邻居?说我和那些日本鬼子不一样就显得太单薄了。

3. 西开地的残忍也让一般美国人很震惊。日军在中国的暴行,比如南京大屠杀The Rape of Nanking,已经让美国民众对日军的恐怖有了一些了解,不过那是别人的事。突然西开地对美国也来烧房,威胁妇女那一套。当时美国太平洋舰队几乎全灭,甚至美军估计,如果日军对美国西海岸实行登陆作战,美军是挡不住的,日军要打到落基山脉才能被顶住。当时美国民众对日本非常恐慌,怕日军也来一个洛杉矶大屠杀。

4. 在国家生死一线的情况下,当时对可疑不忠民族放逐,以防自己后院起火是很多国家都在搞的政策。比如苏联在二战中就大规模放逐了境内的波兰裔,鞑靼裔,德裔,芬兰裔等等多个民族。由于你好事件,日裔在美国被看成是不忠民族是不难理解的吧?

5. 珍珠港事件后不久,德国和意大利也相继向美国宣战。美国也关押了一批德裔和意大利裔人士,大约在数万人左右。但是由于德裔和意大利裔人移民美国时间较久,所占人口比例很大,不能全部关押,因此最后也不了了之。

6. 无独有偶,关押日裔人士的措施在日裔人最多的夏威夷也没有实施。无他,当时夏威夷人口的三分之一是日裔,全部关押不现实,夏威夷无法运转。

现在的主流说法是集体关押日裔的主因是当时流行的种族主义,但是,比较了上述的6个事实,本庄户人家实难苟同这个说法。要怪,首先要怪日本政府的卑鄙无耻和那三个日裔,特别是原田的无耻叛国吧。

可是,现在政治正确的人们,谁会费力去看看历史的细节呢?

二战时期美国宣传画 – 日本鬼子的卑鄙无耻



插曲中的插曲

这个大事件中的小插曲就基本上讲完了。可是这个小插曲里还有一个小插曲,容庄户人家再说一说。

前面说到埃拉一转眼看到自己老公受伤再杀掉西开地,又看到原田自杀,也傻了眼。慌乱之中,埃拉让受伤的老奔上了马车,又把现场的手枪和散弹枪收上马车,就赶着马车去找人帮忙。马车在路上一颠簸,散弹枪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到山里了。第二天杰克小分队来收集罪证,还专门去找这把散弹枪,忙了半天也没找到。

五年多后,1947年,战争已经结束。干旱的你好岛突然下了一场大雨,山洪暴发。山洪退去后,一家你好岛民在自家墙根下发现了这把有故事的散弹枪。

The End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2 18:38:13 | 显示全部楼层
说实话,让我这个在日本生活了近30年的中国人非常吃惊! 尽管期间也碰到过不少很善良的日本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2 18:38:5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frank同志的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18-7-16 12:02 , Processed in 0.045703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