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562|回复: 9

長篇科幻小說《新西遊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8 04:22: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回    飛船衛星驚擾天庭 ﹔悟空八戒又下凡塵
詩曰﹕ 科學昌盛又百年﹐發明創造換新天。聲光電熱能相化﹐氫氦鐳鈾皆力泉。
       有機合成牛馬活﹐受精身外子孫延。天翻地覆山河改﹐引得神仙下世間。
話說崑崙之高非一日而成,滄海之深非一日而就。天上蟠桃歷千載而始得一熟。科學昌盛﹐文明進展﹐積數百年而乃有此卓著成果。其影響所及,神仙為之側目。謂予不信,且聽在上(他人說部中皆自稱“在下”,其實不通,大錯而特錯。蓋說者自在臺上,而聽者反而在下。故鄙人自稱“在上”,非敢標新立異,自外于眾,實不欲隨俗共錯,貽笑大方也。)細細道來。
       卻道一日﹐蟠龍鐘鳴﹐丹鳳鼓響﹐玉帝升座靈霄寶殿﹐群臣班立﹐拜舞起居﹐山呼已畢。值殿官捧上一疊本章﹐輕輕放在龍案上。展本官一本本地展開。玉帝舉目細看﹐有五嶽大帝奏曰:『下民猖獗﹐日甚一日。掘地取礦﹐土地無所容身﹔劈山開路﹐山神四處遷避。人跡所至﹐鬼神不安。如不及早設法﹐勢將不可遏止。臣等職司五方﹐不敢隱匿。僅以奏聞﹐伏乞聖裁。』云云。有日遊神將奏曰:『臣等駕雲四巡﹐每日腳下有大圓筒類之物疾飛而過﹐為數甚多﹐映日耀目﹐不知何物。』云云。有四海龍王奏曰:『臣等本居近海﹐常有鐵船下沉﹐壓死水族無算﹐時而毀壞宮殿。或有一鐵球下沉﹐炸去臣殿之一角。時或下沉之鐵船橫衝直撞幾闖入水晶宮來。臣等不勝其擾﹐遷地為善﹐遂至深海。近日下民肆行﹐漸逼深海。臣等幾無所自容。誠惶誠恐﹐謹奏陛下。何去何從﹐聽候聖裁。』云云。有巨靈神奏曰:『一日﹐臣巡視南天門﹐有一物狀似大橄欖﹐疾飛而來﹐幾欲闖入南天門。幸臣作法守護﹐彼方向天外逸去。』云云。玉帝閱畢亦覺心悸﹐唯憂思叢集﹐一時不知何從說起﹐只得繼續覽本。有月殿嫦娥奏曰:『下民登月﹐筑屋開礦﹐臣妾無容身之處。懇乞陛下許臣妾遷地為佳﹐另賜居所。』云云。有南極仙翁奏曰:『崑崙之東火焰山之地常有轟雷之聲﹐光華熠熠。臣以為火焰山死灰復燃﹐遣鶴童往觀﹐歸而言曰﹐不知是何方妖魔在祭煉法寶。故奏請陛下遣人查察﹐庶免後患。』云云。
       玉帝閱罷蹙額皺眉﹐遂開言道:『此等情事﹐朕一向未得知聞。究是下民所為﹐抑乃妖魔作祟﹖眾卿知者速速奏來。』當有托塔天王李靖出班奏曰﹕『臣聞天上一日﹐人間百年。(李靖早知《相對論》了)陛下聖躬欠安﹐(神仙也會生病耶?)數日未朝﹐故臣等未及奏聞。若是妖魔作祟﹐臣等早已擒拿﹐豈勞聖慮。唯這數百年間﹐下民不知使用何法﹐造出眾多器械﹐能飛能走﹐有聲有光。尚有不知何物﹐一聲雷鳴﹐將山炸開。南極仙翁所奏者亦是下民所造之物﹐不知何用。因是元元所為﹐臣等未曾奏聞﹐不敢擅自定奪﹐伏乞聖裁。』言畢退入班部。更有韋馱也出班奏曰﹕『臣在下界聽說元民按什麼科學原理造出各種器械等件﹐而發明此等物件者喚作什麼科學家。臣想不知有否妖魔潛入民間﹐混充什麼科學家﹐教唆下民造作異物﹐擾亂塵世。唯陛下聖意裁奪。』奏畢退入班列。玉帝問曰﹕『這科學家是何等模樣﹐卿等知否﹖』楊戩出班奏曰﹕『臣一日過火焰山之地﹐見光華一閃﹐旋即一聲轟鳴。臣即變作小蟲飛近觀看﹐有數十人在彼﹐指手划腳﹐議論紛紛。臣聽此物喚作核試驗﹐亦有在地底下﹐海底下者。人群之中﹐聽說有叫科學家的在。臣細細遍觀﹐皆是凡人﹐形容無異﹐亦不見有帶妖氣者。依臣想來﹐科學家非妖魔﹐亦凡人也﹐唯其智識必超異常人。臣聞漢代有張衡其人﹐造地動儀渾天儀﹐即此類人也。』楊戩說畢﹐退入原位。玉帝方欲開言﹐忽有南天門值日官呈進地府閻王之緊急表章﹐值殿官接來﹐正欲放在龍案上﹐玉帝自覺看本多時﹐雙目累甚﹐遂令展本官接來朗讀﹐自身往後一靠﹐閉目靜聽。閻君表章曰﹕『今有下民在地底下爆炸什麼叫氫彈之物﹐唯此次入地較深﹐炸力也大﹐故震坍第十八層地獄﹐致使歷代數十名關押至今而尚未發落之元凶惡魄﹐秦姓者﹑魏姓者、袁姓者、汪姓者、林姓者、鄧姓者、江姓者﹐越嶽在逃。伏乞陛下速發天兵天將捉拿歸案﹐庶免彼等再投生人世荼毒生靈。』云云。玉帝聽罷﹐即刻傳旨命楊戩﹐哪吒帶二十八宿﹐領十萬天兵﹐會同五嶽大帝﹐各方神祇﹐陰司鬼卒﹐牛頭馬面﹐四出緝捕﹐務使歸案﹐不得有誤。楊戩哪吒等領旨出殿﹐點起天兵離南天門向下界而去。不提。
        且說玉帝遣將已畢﹐對群臣曰﹕『朕數日不朝﹐不知下民猖獗如此。今以何法治之?』群臣面面相覷﹐鴉雀無聲。玉帝又說道﹕『卿等有何良法奏來﹐俟朕施行﹖』於是群臣中有言﹐擬令雷部諸神擇下民中尤刁頑者擊之﹐以殺一儆百。雷部正神聞太師奏曰﹕『今下民已有喚作避雷針之法寶﹐不怕雷擊。』有言擬令瘟部佈散瘟疫﹐以懲戒黔黎。瘟部正神呂岳奏曰﹕『今下民醫藥發達﹐注重衛生﹐飲食務潔﹐不潔不食。故癘疫疾病無懈可入。臣實尸位素餐﹐無所事事而已。』玉帝曰﹕『此亦有乖上天好生之德。不若請西方如來到此﹐共商應對之策。彼佛法無邊﹐必有良謀。』太白金星出班奏曰﹕『臣一日在西王母處﹐適如來佛祖在座﹐談及下民所為﹐擾及鬼神﹐問彼西方如何﹐彼亦搖頭嘆息﹐莫可如何。彼不能自謀﹐安能為我謀之。』玉帝曰﹕『聞說雷音之西乃西洋之地﹐為上帝治下。上帝較佛祖不知法力孰高﹖唯向無往來﹐欲往請之﹐何以為辭﹖』太白金星又奏曰﹕『臣以為先使一神﹐機靈而無職事者﹐下界查察。須先探知這眾多器械為誰所發明﹐何以使用﹐意欲何為﹐隨後奏聞天庭﹐再行定奪。』玉帝問﹕『誰人可使﹖』太白金星奏曰﹕『臣保舉悟空一行﹐必無錯差。』玉帝准奏﹐令金童傳旨﹐召悟空速來。
       且說悟空自保唐僧取經歸後﹐已成正果﹐得歸天庭。因他逍遙閑散慣的﹐故不任職事﹐官居閑職﹐為“天下都猴王”。平日無事不到金殿隨班﹐只在府中飲仙酒食仙果﹐作樂自耍。這日金童到來宣旨﹐舉目一看﹐好個猴王府﹐有讚為證﹕
洞門不閉﹐庭園深邃﹔曲徑蜿蜒﹐小橋架雲。牆垣掩映竹林間﹐ 亭臺低昂丘阜上。這邊是崑崙移來之琪草﹐那旁是瑤池偷得之仙種。青的紫的紅的黃的﹐到處植異葩奇卉﹔高的矮的疏的密的﹐遍地栽棗樹桃林。異葩奇卉散出馥馥鬱鬱之香氣﹐桃樹棗林掛著沉沉甸甸之熟果。真個是﹕香氣襲人醉鼻﹐熟果逗目引涎。
       金童看罷﹐高叫悟空接旨﹐連叫數聲﹐無人應答﹐只得往裡走去﹐到得一處廊下﹐只見悟空喝醉了睡在塌上。僕役等輩一個不見。原來見悟空醉了﹐都四散去耍子也。真是有其主必有其僕。金童推醒悟空﹐傳旨悟空速去金殿見駕﹐自回復旨不提。
       再說悟空一聽玉皇老兒叫他﹐出得府來﹐醉意矇矓﹐一路行去﹐信口作歌曰﹕『世人不及神仙樂﹐不計甲子度歲月。優哉遊哉任逍遙﹐一覺千年睡方足。』一時走近﹐只見好個靈霄寶殿﹐有詩讚曰﹕
            靈霄寶殿衣青雲﹐鬼斧神工始築成。光潔玉階朝靴滑﹐嵯峨殿角掛星辰。
            珠簾朝捲金盤露﹐琉瓦夕垂銀漢冰。忽見玉皇眉不展﹐眾臣鵠立悄無聲。
悟空來到殿上﹐向上唱個肥諾曰﹕『俺老孫來也。』玉帝知他是個石頭裡崩出來的東西﹐不知禮儀﹐故亦不予計較﹐就把要他下界考察之旨說了一遍。悟空自大唐以來一直住在天上﹐早已悶得發慌﹐平時又沒事由下界去玩玩﹐今兒得了這麼個好差使﹐正中其懷﹐好不喜歡﹐搔頭撓腮﹐連說﹕『老孫願去﹐老孫願去。』玉帝問道﹕『就爾一人去麼﹖』悟空忙道﹕『老孫只帶兩個師弟去就夠了。』玉帝准奏﹐令其不必進見﹐就此去罷。悟空道﹕『俺老孫去也。』一個觔斗雲打出靈霄寶殿去。玉帝退朝回宮﹐群臣皆散不提。
       悟空到八戒處一說﹐八戒也喜不自禁﹐忙把沙僧找來。三人商量停了﹕八戒的耙﹐沙僧的杖﹐不能帶去﹐以免驚目﹐又怕露相。只悟空仍在耳內帶了他的繡花針去﹐以備萬一。三人出得南天門﹐駕雲往下界而去。此一去﹐有分教﹕創新千般驚神仙﹐笑話百出愕凡夫。欲知後事如何﹐請聽下回分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5 04:20:0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回 ﹕長安舊都面目全非﹔暫安新城市容煥然

詩曰﹕ 緣何三聖下凡疆﹐錯怪元元呈獗猖。故都千年成故物﹐新城一代展新妝。
      不知人事應考習﹐意欲牧民何太狂。馴服凡夫談豈易﹐無邊佛法只尋常。
 
話說悟空三人出得南天門﹐駕雲往下界而來﹐只見腳下許多那話兒飛來飛去。悟空知道這就是上界神仙叫作『六合飛球陣』(人造衛星也。)的玩意兒。欲往下界﹐非得穿陣而過不可。三人小心翼翼﹐左躲右閃﹐免得被撞上。無移時﹐總算出了『六合飛球陣』。三人一路而來﹐且行且商量。悟空道﹕『此次去下方﹐先到何地﹖』八戒道﹕『俺看先去大唐國都長安。那時是太宗皇帝在位。現在不知換了誰﹖』沙僧道﹕『現在怕不是大唐了﹐亦未可知。唐以前聽說還有秦漢呢。』正說時﹐忽從左方飛來一件物事﹐狀似大鳥﹐可是翅膀不撲動﹐一路吼叫而來﹐在三人前上方不遠處迅飛而過﹐刮起一陣大風。三人忙按住雲頭﹐才沒被風吹下雲端。原來這是架民航飛機。駕駛員和乘客隔著玻璃窗忽見有三個人形容古怪﹐服裝奇特﹐踏著雲霧冉冉而來﹐都議論紛紛﹐猜測著這三個不知是哪國人﹐大概駕駛著一種似雲霧狀的機器在天上飛行﹐只是想不通他們怎能不穿防護衣在寒冷的高空飛﹐都覺納悶﹐頻頻回首﹐直到極目不見而罷。再說悟空三人忘了像其他神仙一樣﹐離開南天門後﹐即作法隱身﹐因而差點被機風刮下雲頭。驚魂乍定﹐八戒嚷道﹕『哥喲﹐好險哪。』沙僧一時說不上話來。悟空唯覺納悶﹐只知這又是下民造的一件玩意兒﹐只不知何以飛在天上﹐且如此厲害。三人一路無話﹐往長安而來﹐在城外僻遠處落下雲頭。悟空忙唸動咒語﹐拘來當方土地。土地一見悟空﹐忙作揖問安道﹕『大聖多時不見﹐一向安好﹐因何而來此﹖』悟空忙將玉皇老兒要他來下界察訪一事說了一遍﹐又道﹕『現擬先進長安觀看一番﹐再作計較。只不知長安現在是何光景﹐誰人臨朝稱制﹖』土地聽說忙道﹕『現在下界已無皇帝﹐都稱作什麼共和國。而「長安」已改名為「暫安」﹐不是國都了。』八戒聽了忙問﹕『叫長安不是很好嗎﹖為什麼要改作暫安呢﹖』土地說﹕『天篷元帥有所不知﹐下界人說﹐世上事物都在變的﹐不變是暫時的﹐相對的。變是永恆的﹐絕對的。而「安」乃不變之謂﹐能「暫」而不能「長」的﹐故名之曰「暫安」。』八戒道﹕『你這老兒﹐滿嘴什麼對什麼對的﹐說得俺老朱一點都不懂。』土地道﹕『這是下界的新話。小老兒也不懂﹐只是學說罷了。』沙僧也問道﹕『剛才下來之時﹐碰到一隻大鐵鳥﹐不知是什麼玩意兒﹖』土地道﹕『這是一樣會飛的機器﹐故叫飛機。究竟是什麼玩意兒﹐小老兒也說不清楚。』悟空問﹕『今年是什麼年﹖』土地答道﹕『是公元二千二百二十二年。』悟空問﹕『什麼是公元﹖』土地答道﹕『小老兒也不知道。聽說下界現在都用公元計年。』悟空又問﹕『現在仍是大唐嗎﹖那個皇帝在位﹖』土地感到奇怪﹐為什麼悟空問了又問﹐其實悟空不懂土地的答話﹐只得再問。土地不敢不答﹐就說『大唐早就沒有了﹐現在已沒有皇帝了。』八戒就問﹕『那麼誰來治理朝政﹖』土地說﹕『有時叫主席﹐有時叫總統。總之﹐皇帝是沒有了。』悟空等又問了些事情﹐土地仍說不清楚。悟空三人就要進城而去﹐土地忙叫道﹕『大聖慢去。』悟空立停問道﹕『作什麼﹖』土地道﹕『大聖這樣進城去﹐怕鬧笑話。』邊說邊指他們的衣服。悟空忙問﹕『該穿什麼衣服﹖』土地指指自己身上說﹕『小老兒也常進城去玩。下界的衣服就像這樣。』悟空三人忙都搖身一變﹐將身上的衣服變成與土地的一個式樣﹐把猴相豬相都藏過了﹐換上一付人相﹐剛欲舉步﹐土地又問﹕『大聖進城要不要錢用﹖』邊說邊摸出兩張一千元的票子﹐遞給三人。八戒笑道﹕『這老兒藏著錢作什麼﹖』土地訕訕地說﹕『小老兒有時愛喝些個那話兒﹐故此弄了些錢來。現在下界都興紙幣﹐不用金銀和銅枚了。』土地話剛說完﹐八戒就問道﹕『什麼是那話兒﹖』土地道﹕『世上怕老婆的人﹐朋友邀他出去喝酒﹐不敢提酒字﹐就說那話兒。』悟空看了看紙幣﹐拔些毫毛變了幾張錢票﹐與土地的一模一樣﹐說﹕『俺這裡也有﹐不用你的。』打發土地走後﹐三人翻山越坡﹐往城裡而來。一路上﹐悟空囑咐八戒沙僧﹐切勿亂說亂動﹐免得出了亂子﹐又得俺老孫解救。八戒笑道﹕『哥喲﹐俺這嘴就是好動﹐如不說話就要吃。』悟空一瞪眼說﹕『現在可沒師父護著你呢。』八戒忙道﹕『俺聽師哥的話就是了。如果出了亂子﹐叫俺長個爛嘴疔﹐以後吃不得東西。』
        三人走了一陣﹐立在一個坡上﹐放眼遠眺﹐只見沃野無際﹐翠浪拍天﹐有好些不知叫什麼的機器在碧波中行進。無移時﹐一隻小鐵鳥飛來﹐在田野上空低旋迴翔﹐邊飛邊撒尿﹐狀似霧露下降﹐撒了多時才飛走。八戒道﹕『這鳥兒撒得好一泡尿。師哥何不飛上去給它一棒﹐打下來看看究竟是什麼東西。俺老朱的耙可惜不曾帶來。』悟空道﹕『胡說﹐你又想惹事了。』八戒忙說﹕『說著玩兒。』忽然山腳下傳來『嘟嘟』之聲。三人低頭觀看﹐只見一條很寬的驛道上﹐好幾個東西在來來往往﹐穿梭不絕﹐嘟嘟地叫著。正看間﹐沙僧忽道﹕『那邊是什麼﹖』用手指著天的盡頭。悟空手搭涼篷﹐用火眼金睛一看﹐見一條長長似大蟒般的東西在天邊移動。悟空看了會兒道﹕『師弟﹐俺們此次下界來﹐不懂的事多著呢。進了城看到無論什麼東西﹐別大驚小怪﹐免得露出馬腳。』說罷﹐又向前走去﹐一時登上一座小山崗﹐只見暫安城就在腳下﹐果然造得好一座新城﹐有讚曰﹕
    說方不方﹐說圓不圓。寬寬闊闊一條林蔭大道貫東西﹐直連公路﹔整整齊齊許多大街小巷列南北﹐橫接通衢。一簇簇高樓大廈摩雲天﹐一塊塊綠化園地綴翠茵。直升機穿插高樓間﹐飛行椅出入窗櫺中。工廠車間乃有機玻璃為牆﹐光線充足﹔電視高塔是金漆鋼管作架﹐燦燦耀目。南邊有銀燕起落﹐乃機場也﹔北面見長蛇出入﹐乃車站也。四週城牆已無﹐林帶環圍﹔中央廣場可見﹐魚池噴泉。來來往往﹐車輛似梭﹔熙熙攘攘﹐行人如蟻。真個是﹕百代繁華今勝昔﹐神仙洞府嫌岑寂。
            長安為盛唐國都﹐繁華勝地﹐首屈一指﹐然相比之下﹐街市狹小﹐樓房低矮﹐即當時宮殿之富麗堂皇﹐豪華精巧﹐亦終不及今日暫安之宏偉壯觀﹐氣象萬千。三人贊嘆之餘﹐不覺凡心頓動。時值夕烏西下﹐遠山銜日﹐白雲鎦金﹐晚霞烘天﹐而裸露之碧空尤覺湛然。更有落照之餘暉抹上全城最高之塔尖﹐燦然一點﹐亦為之生色。果然是好一幅絢麗多彩之夕照圖。有歪詩一首曰﹕行人步履自姍姍﹐宿鳥歸林意態閑。時暮眾生家去也﹐陽烏飛倦亦知還。
        他人說部言及歸時﹐均寫成歸色匆匆﹐歸心如箭。這是老生常談。在上偏說歸意從容。君不見﹐落日歸去﹐其行緩緩﹐蓋陽烏歸後無非一浴﹐何必匆匆。而眾生歸後無非一覺﹐亦何必匆匆。閒話已畢﹐言歸正傳。此歸則須匆匆﹐免致弓背豎冠之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2 04:13:15 | 显示全部楼层
  且說悟空三人飽目多時﹐即下小山崗而來。悟空當先﹐二人隨後。悟空踏上公路向前走去﹐迎面忽來一輛卡車。駕駛員見有人來﹐忙鳴喇叭示意讓開﹐而行者不懂﹐還以為是一怪獸﹐吼叫著向他奔來﹐剛要取出棒來打時﹐駕駛員見悟空非但不讓﹐反而迎來﹐正欲剎車﹐不料悟空一個箭步﹐來勢之迅疾﹐連自動剎車器也不及剎住﹐將行者一個觔斗撞出好遠﹐車已剎住。駕駛員忙跳下車來。八戒沙僧先前也以為是一怪獸欲吞悟空﹐忙忙趕來﹐欲助一臂﹐今見跳下一人﹐才知這又是下界的新玩意兒。駕駛員趕到悟空身邊﹐剛要來扶﹐悟空已自己起來﹐若無其事﹐拍拍身上的灰塵。駕駛員到覺得愕然﹐本想這一撞即或不死﹐亦必重傷﹐今見這模樣﹐有點茫然不解﹐只得向前慰問幾句說﹐﹕『撞傷了沒有﹖要不要送醫院去檢查一下﹖』悟空一聽要送他到醫院裡去﹐不知醫院究竟是什麼東西﹐不要被關在裡面﹐一時三刻化為膿血﹐這才叫蛇咬不死﹐倒被黃鱔咬死。俺老孫才不上套﹐於是忙道﹕『不妨事﹐不妨事。』拉了八戒沙僧二人急急走開。駕駛員看他確無受傷的樣子﹐才心裡釋然﹐可是一團疑雲塞胸﹐終解不開﹐只得上車自去。不提。
        悟空三人進得城來﹐只覺事事新鮮﹐見所未見﹐聞所未聞﹐樣樣東西叫不出名來﹐聽著人們說話都不大懂﹐只是學到了一樣乖﹕聽見『嘟嘟』之聲趕忙避開﹐但來往車輛頻繁﹐避不勝避﹐有點手忙腳亂。悟空想下界之人不知怎麼應付的。他仔細觀看﹐原來人們都靠兩邊走﹐車輛只在當中行。悟空等忙也靠邊走﹐果然好了。悟空忙對八戒沙僧說﹕『俺們以後看他們怎樣﹐俺們也怎樣﹐別鬧笑話。』正說間﹐來到一家電影院門口﹐只見許多人往裡擁去。悟空想這許多人進去也不知作什麼﹐也隨著進去看看。來到入口處﹐收票人員問道﹕『票子呢﹖』八戒不懂﹐說﹕『票子﹖』收票人員道﹕『沒有票子來看什麼電影﹖』八戒又不懂﹐說﹕『電影﹖』悟空知道又出了錯差﹐忙拉了二人擠出來﹐又輕聲道﹕『以後到個地方﹐先看看再說﹐別忙著進去。』於是只在街上兜。其時天已昏暗﹐各處街燈隨即亮起來。商店的各種顏色霓虹燈也大放光明﹐照耀如同白晝。悟空等看著只覺納悶﹐又不好問得﹐暗想﹕『現在世人真個神通廣大。俺老孫若弄得寶蓮燈來點著﹐怕也沒這等光輝明亮。』只見沿街櫥窗裡陳列著各種東西﹐有吃的穿的用的﹐真是五花八門﹐琳琅滿目﹐映著各色燈光﹐倍覺街市繁華﹐而昔日之長安﹐即在元宵燈節﹐與之相比﹐亦是相形見絀﹐望塵莫及﹐如小巫之羞見大巫也。三人看得眼花繚亂﹐如在山陰道上﹐目不暇接﹐美不勝收。有的店裡傳出音樂歌唱之聲﹐比在大唐時聽到的更覺悅耳動聽﹐雖天上樂曲亦無以過之。三人似聽了迷魂曲一般﹐如痴如醉地呆在那裡﹐忽然一個小孩叫道﹕『媽媽﹐給我買個大氣球。』這才把他們從迷夢中驚醒。八戒只是搖晃著肥腦袋﹐說這也好那也好﹐贊之不絕。
        三人邊看邊走﹐不覺來到一家飯店門口。八戒肚子裡的饞蟲鬧起事來﹐忙對悟空說﹕『 哥﹐俺們好久沒吃人間煙火食了﹐今天進去嚐一嚐吧。』悟空聞得一陣燒菜香味﹐亦覺有些饞念欲動﹐又想﹐飯店裡除了吃飯﹐總沒有別的花樣吧。於是三人走了進去﹐找到一張空桌坐下。旁邊一張桌上兩個人剛坐下﹐正在點菜。一個瘦的﹐一個矮的。只聽瘦的說﹕『我看叫個豬八戒踢皮球﹐好嗎﹖』八戒一聽﹐暗想﹕『怎麼俺老朱的名字也上了菜。』又見兩人點了好幾樣菜﹐將桌子邊緣下方帶有數碼的鍵鈕按了幾下。原來每樣菜名前都有編號﹐按鈕上也有數字。要哪樣菜就按這編號數字鈕。在這以前﹐先按下檯號鈕。這樣﹐信息就傳到了廚房裡的點菜屏上﹐顯示出來。廚師一看就知。一會兒菜會自動出來。悟空開始不懂﹐只能坐著先不動﹐看別人怎麼做﹐但隔桌子看不分明。後來別的桌子坐滿了﹐就有人坐到他們一桌上來。那人先看桌子玻璃板底下的一張紙﹐上面寫著字。有些字悟空識的﹐有些不識。還有彎曲的阿拉伯數字。悟空在天書裡也沒有看到過。那人按過鍵鈕後﹐不一會﹐碗碟筷匙﹐帶著菜的盆碗都自動飛了過來﹐輕輕落在桌上。原來碗碟底下﹐筷子上端﹐都按裝著可由廚房電腦控制的微型自動飛行器。哪個桌上要的菜﹐就飛往哪個桌上﹐一點不會錯。降落時恰到好處﹐就像軟著陸一般﹐因為碗盆底圈上附有一塊微型彈性體。那人一看菜來了﹐還以為是悟空他們點的﹐因為他們先坐在桌旁。後來他一看悟空等不動﹐感到奇怪﹐就問﹕『這是你們的菜嗎﹖』八戒說﹕『俺們還沒點過菜。正等店小二來呢。』那人也看過幾本舊小說﹐知道『店小二』就是『侍應生』﹐又叫『企檯』。他想八戒用舊小說中的用語來說笑﹐就說﹕『這裡沒有店小二來的。你們要什麼菜按一下鍵就行了。』悟空怕露馬腳﹐忙說﹕『俺們不知這裡哪些菜好吃。請你代勞幫俺們點幾個菜吧。』那人雖感到奇怪﹐但還是從菜單上報了許多菜名﹐待悟空等點頭認可後﹐就按了按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9 04:22:49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悟空三人等菜時﹐那人就吃了起來。這時﹐鄰桌瘦子矮子的菜也來了。八戒一看﹐原來『豬八戒踢皮球』是紅燒豬腳爪﹐再加幾個蛋。八戒想﹐真是冤俺老朱﹐以後得想法把這菜名改掉才好。不多時﹐悟空三人桌上的菜也來了。八戒二話不說﹐搭巴搭巴地吃了起來。旁邊桌上矮的與瘦的二人一面吃一面說笑。忽聽矮的說道﹕『你真是八戒照鏡子﹐裡外不是人。』八戒正在一面吃一面聽二人說笑。有的話他沒聽進去﹐有的話聽著也不懂﹐唯獨這句話又聽了進去又懂。八戒只覺得丹田有一股無名之火沖到了泥丸宮裡﹐剛要發作﹐悟空在桌子底下踢了他一腳﹐意思叫他別惹禍。八戒只得將這股無名之火從泥丸宮裡壓回丹田裡去﹐自顧低頭悶吃。原來悟空沙僧二人聽了這句話﹐都暗暗好笑。悟空怕八戒不受用﹐發起獃氣來﹐忙踢了他一腳。忽聽那個瘦子在說﹕『我這麼瘦﹐哪像八戒。那邊那個胖子才是八戒呢。』八戒一聽﹐心頭一跳﹐以為自己露了相﹐給人看破了﹐忙想﹐如果有人來抓他﹐馬上變個小蟲飛走﹐後來不見動靜﹐才放下心來。三人吃畢﹐共吃了十斤酒﹐二十八盆菜﹐四十個饅頭。桌上盆子堆得高高的。其他食客都看著他們﹐不知該作如何想像才好﹐又是愕然﹐又是納悶。一會兒﹐三人桌上菜單上方的框內﹐顯出應付的款項。一般顧客看了﹐都到門口賬台去付款。賬台後的智能機器人能按桌號下晶體管所示數目收款﹐並給予收據﹐乃一小硬卡﹐插入門上小孔內始能出門。不付款者無法出門。但悟空三人都不懂﹐見別人到門口賬台上去付錢﹐他們也就站起身來走過去。悟空想﹐多給他們點吧﹐當場好看﹐反正一會兒就收回來的。於是他拔了三十根毫毛﹐變作三十張一千元的鈔票﹐到得店門口﹐往賬台上一放。賬台後的機器人無辨別真偽幣的裝置﹐故收款後﹐退還多餘的錢﹐共吃了二萬六千五百二十元六角三分。悟空三人拿了收據要出去﹐卻推不開門。旁邊的食客告訴他們把收據插入孔中﹐他們才到得外面。
        三人走後﹐店中人就紛紛議論開了。有的說﹐一下子拿出這麼多的錢﹐氣派倒真不小。有的說﹐莫非是歸國遊覽的華僑﹐可衣著又不像。真是眾說紛紜﹐莫衷一是。最後﹐還是瘦的食客說了句﹕『我看這個胖子就是豬八戒。西遊記上不是說他的食量大嗎﹖不是他﹐誰吃得了這麼多的東西。』於是大家一笑置之。而店裡在晚上結帳時﹐卻少了一筆錢﹐數目正好是三個大胃口顧客付的。店裡的人這下可搞糊塗了﹐因為機器人是不會貪污的。他們只得上報領導調查研究﹐不提。
        再說悟空三人出得店來﹐在街上再兜得幾個圈子﹐漸漸地商店都打烊﹐行人也稀少了。八戒道﹕『師哥﹐俺們再在街上逛下去﹐莫要給巡夜的逮去﹐關進衙門裡﹐那才現眼呢。俺們也找個招商客棧宿一夜吧。』悟空一想這也妥當﹐但找來找去﹐不知招商客棧在哪裡﹐又不見有旗幡挑出。飯店裡面有人在吃飯﹐門口一看就知﹐而現在的招商客棧又不知怎生模樣﹐時間越來越晚﹐最後沒法﹐只得拉了一個過路人問訊。那人聽說招商客棧﹐也不知是什麼東西。悟空只得做出許多表示要睡覺的動作給他看﹐那人才明白﹐就說﹕『我們叫旅館。』並告訴他們過兩條馬路﹐向左轉﹐有家『第三旅館』﹐門上有字﹐很好找﹐說完自去。八戒道﹕『真冤俺老朱。剛才走過﹐俺看著字﹐還不知道這就是旅館呢。』說著﹐三人一逕向旅館而去。
        走進旅館大門﹐只見迎面有一服務台﹐後面坐著一個服務員﹐見人進來就問﹕『過夜嗎﹖』(中國人喜歡講廢話。)悟空等要了一間三人房。另一個服務員帶他們到電梯旁。悟空三人見像個籠子似的東西﹐正猶豫著﹐服務員先走了進去。悟空一看﹐想道﹐他自己都進去了﹐看來是不妨事的﹐於是一起跟了進去。電梯門關上後﹐服務員說個『三樓』﹐電梯自動到三樓停下﹐門開後﹐一起走了出去。服務員領他們到一扇門前﹐用鑰匙開了門﹐告訴他們就是這間﹐說完就走了。三人見裡面黑洞洞的。八戒嚷道﹕『怎麼蠟燭也不點。』忙叫沙僧去要臘燭。沙僧回頭去找那個服務員﹐已乘電梯下去了。沙僧擺弄不來電梯﹐又找扶梯﹐也不知在哪裡﹐忽見走廊那邊有點光﹐就走過去一看﹐原來是另一間客房﹐門半開著﹐漏出燈光來。沙僧想現在的蠟燭怎麼這般亮﹐忙走到門口﹐探頭進去問﹐有沒有多餘的蠟燭﹐借支來用用。裡面的一個客人正坐在沙發上看報﹐聽見有人說話﹐忙抬起頭來看。沙僧怕他沒聽見﹐又說了一遍。那人不知他要蠟燭做什麼用﹐就站起來﹐走到沙僧面前﹐說了多時﹐還是弄不明白。沙僧只得用手指指他房裡的電燈。那人更糊塗了﹐於是跟沙僧一起走過這邊來﹐想看看究竟是怎麼回事﹐剛到門口﹐只見裡面漆黑一團﹐還以為電燈壞了﹐忙把門旁的開關一開﹐卻是好的。悟空見房裡燈亮了﹐就謝了那人﹐說沒有什麼事﹐麻煩他還過來一次。那人就自己回房去了﹐想這麼大的三個人怎麼連燈也開不來﹐真覺滿腹狐疑。
        卻是悟空三人覺得房裡每樣東西都是新鮮的。悟空想趁著沒人得好好查察查察﹐看看下界的人究竟搞了些什麼玩意兒﹐又怕有人來撞見不好﹐把門一關﹐倒是容容易易地關上了。於是悟空就這件那件細看起來﹐動卻不敢動﹐怕弄壞了。而八戒卻像小孩子初進遊藝宮一般﹐床上躺躺﹐沙發上坐坐﹐真比坐在花橋裡還舒服﹐一會兒又起來這裡摸摸﹐那邊動動。沙僧也比較謹慎﹐怕動壞東西出亂子﹐只是東看看﹐西瞧瞧﹐也想看出些名堂來。八戒又坐到寫字桌前的轉椅上﹐看見抽屜上亮亮的銅把手很好玩﹐想拉出來看看﹐不料把抽屜一起拉了出來﹐於是慌了手腳﹐只能用力一推﹐總算關上。他坐在椅子上左右擺動﹐覺得椅子能轉﹐就轉起圈來﹐不知轉到頂不能再轉過去了﹐他還是用力一轉﹐連人帶椅咕咚摔倒。八戒忙爬起來。悟空沙僧也趕過來把梯子扶起放好﹐都怪八戒不該亂動﹐幸好椅子沒壞。八戒一闖禍就心定了﹐坐在沙發上啞口無言﹐可是沒有多久﹐終是好奇心強﹐靜極思動﹐又站起來走到床邊﹐床邊櫃上有隻扁盒子樣的東西﹐嵌著塊玻璃﹐玻璃兩旁的面板上有許多小孔﹐盒子頂上有一紅一綠兩粒突出來的東西。八戒手癢﹐又去摸弄﹐不料按動了綠色電鈕﹐突然玻璃亮了起來﹐顯出一個人來。盒子裡出來了聲音﹐問打什麼號碼。原來這是一架電話機﹐聽筒話筒都在盒子裡﹐電視屏上能看到對方。企業裡的電話分機﹐因為打出去是通過總機的﹐所以頂上沒有數字鍵﹐只有紅綠兩個按鈕。現在屏上顯出來的是接線員﹐所以問客人打什麼外線號碼。八戒見盒子裡有個人影﹐還以為是什麼妖怪躲在裡面﹐就用手去拍打﹐意思是快出來與俺老朱大戰三百回合。剛拍了幾下﹐不覺觸動紅色按鈕﹐於是電視屏上的人影一下子消失了。八戒這下樂不可支﹐還以為妖怪怕他而逃之夭夭﹐因而有些趾高氣揚﹐不可一世之概。悟空沙僧各自在專心觀察一樣裝置﹐沒注意八戒在做什麼。再說接線員見個胖子﹐要了總機卻不報號碼﹐反而拿手拍打電視屏﹐正不知他想作什麼﹐忽然電話機關掉了。接線員想他大概是個瘋子吧﹐一時忙於接線﹐也就擱下此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5 05:19:4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過話頭來﹐再說八戒得意洋洋轉過身來﹐見那邊有扇門開著﹐就進去看看﹐原來是盥洗室。八戒也不懂﹐反正大房間裡的燈光照進去也夠亮了。他就東張西望﹐抬頭見牆上一面鏡子﹐走過去照照﹐比大唐時的銅鏡又大又光滑﹐照出來的人也清晰。鏡子下面有根很亮的管子﹐從牆上伸出來﹐光潔可愛。管子一端向下彎﹐下面有隻洗手盆。八戒想把管子拉出來看看﹐一拉不動﹐再用力一拉﹐管子給拉直了﹐下端對著盆外。原來管子彎頭處有摺皺﹐可調節管子的彎曲角度﹐所以八戒一拉﹐管子沒出來﹐卻拉直了。八戒還以為拉壞了﹐有些慌起來﹐忙用手去推﹐想推好它﹐不料手一滑﹐碰到壁上﹐按動了開鍵﹐水就從管子裡流出來。幸好是冷水﹐若錯按了熱水開鍵﹐滾燙的熱水怕不把八戒的豬皮也燙掉一層。因為水管拉直了﹐對著盆外﹐水都流了一地。八戒這下可大慌起來﹐手忙腳亂﹐不知所措﹐只得叫道﹕『師哥快來看。』悟空正在悶頭研究一架電視機﹐聽得八戒叫﹐忙過來一看﹐也束手無策。地上的水越積越多。沙僧過來一看﹐忙道﹕『這樣下去﹐別把整個屋子都淹了。』悟空也著急起來﹐忽然急中生智﹐倒底是猢猻聰明﹐忙對八戒說﹕『這是你闖的禍。還不快把這些水都喝掉。』(禍兮福所倚。貪嘴的八戒又有水喝了。)但八戒不肯(難得難得)﹐悟空要拿棒打﹐八戒沒法﹐又是自己闖的禍﹐只得爬在地上低頭去喝。但是水在不斷流出來﹐哪裡喝得光。沙僧又忙說道﹕『師哥還是去叫個人來看看吧。他們或許有辦法治的。』悟空一聽也是﹐忙向門口走去﹐不知關門容易開門難﹐拉來拉去拉不開。原來裡面的人只要一轉把手就能開的﹐而外面的人非用鑰匙不可。悟空不敢亂來﹐怕弄壞了門。他抬頭見門上一扇通外面走廊的氣窗有些開著﹐忙變個小蟲飛了出去。這時﹐走廊上正沒人﹐悟空忙變回來。可是電梯門開不來﹐扶梯又一時找不到﹐正不知該怎麼辦﹐忽見一扇房門上的窗透出光來。悟空想﹐這裡面總有人吧﹐且求助一下再說。真是病急亂投醫。悟空不管三七二十一﹐走上前去敲門。裡面的人剛要上床去睡覺﹐忽聽得有敲門之聲﹐就問﹕『誰﹖』悟空道﹕『是俺。』裡面的人不知『俺』是誰﹐且過來開門看看再說。門一開﹐悟空一看﹐原來就是剛才來幫忙開燈的那個人。悟空想﹐一客不煩二主﹐忙說道﹕『勞駕你再幫個忙吧。俺們的屋子快叫水給淹了。』那人一聽﹐覺得難以想像﹐只得過去看看﹐究竟鬧出什麼笑話來。這時﹐沙僧無意中轉動了門把手﹐打開了門。那人跟著悟空走到屋裡洗澡間一看﹐只見滿地是水。八戒等悟空一走﹐忙爬起來﹐與沙僧兩人站在門口﹐呆呆地看著﹐見悟空帶了個人進來﹐忙讓過一邊。那人一見﹐原來如此﹐忙到門邊按了電鈴。一會兒來了個服務員。那人把情況對服務員一說﹐服務員就忙忙走去。頃刻間﹐他又回來了﹐穿上雨靴﹐拿著手提水泵﹐走進洗澡間﹐先把水龍頭關上﹐再把水泵上的兩根管子﹐一根放在浴缸裡﹐一根放在地上水裡﹐開動馬達﹐地上的水漸漸都吸到浴缸裡流掉。不多時﹐水都吸完﹐服務員關掉馬達﹐說聲好了﹐就離房而去。那人也回房自去睡覺。等人走後﹐悟空說﹕『俺們睡覺吧﹐別再鬧出事來。』於是三人各佔一隻單人床﹐也不鋪被﹐也不關燈﹐也不閉門﹐倒下便睡。
        且說這個服務員回到下面﹐對幾個人一說﹐都覺得這三人疑點重重﹐別是外國的間諜吧。於是向領導上如此這般地匯報了情況。領導一聽﹐也覺可疑﹐忙打電話給當地公安局﹐說店裡來了三個人﹐言語支吾﹐形跡可疑。公安局忙派了兩個公安人員來查看。一個服務員領他們上樓﹐到得房門口﹐見三人睡了﹐燈也不關﹐門也不關。公安人員進去把他們叫醒﹐盤問道﹕『你們從哪裡來﹐要到哪裡去﹖拿出證件來看看。』
        悟空三人被叫醒後﹐只見兩個穿著特別服裝的人來盤問他們。悟空猜想這兩個大概是衙門裡的差人﹐自己鬧出笑話﹐引起人家的疑心﹐但不知證件是什麼﹐又不能說從天上來考察﹐故答不上話來﹐只能站在那裡一聲不響﹐且看怎樣。八戒沙僧見師哥不則聲﹐也站在那裡悶聲大發財。兩個公安人員見這光景﹐就打電話到局裡說﹕『在第三旅館逮到三個形跡可疑者﹐請速放囚車來押回。』不多時﹐一輛囚車到來﹐跳下五六個公安人員﹐一擁而上﹐進得房來﹐先前二人向他們如此這般說了一會﹐帶隊的人又問了悟空等一些話﹐見他們仍是閉口無言﹐於是一個手勢﹐有三個公安人員分別向悟空三人面前走來﹐將手伸到悟空三人鼻子前。悟空三人正不知他們要做什麼﹐忽然聞得一股香味﹐就人事不知地躺下了。原來現在捉人不用手銬﹐只將一隻微型噴霧器﹐在被捉人鼻端一捏﹐一種麻醉劑吸入後﹐即醉倒熟睡﹐既不費事﹐路上又無逃逸之虞﹐數小時後自然醒來﹐亦不影響健康﹐又無不舒之感。再說三個公安人員就悟空三人跌倒之勢﹐一把扶住﹐又過來三個公安人員﹐兩人抬一個﹐扛起就走﹐送進囚車﹐開往公安局而去。這裡旅館人員自去整理房間。不提。
            悟空三人一覺醒來﹐發現自己睡在另一個房間的軟椅上。悟空想起剛才情況﹐大概是被放進瞌睡蟲﹐就勢捉來的﹐只不知犯了何事﹐要吃官司﹐且看怎樣再說。於是用眼將房間溜看一下﹐見房內無甚傢具﹐一端有隻大長桌﹐桌後坐著幾個人﹐也穿著特別的服裝﹐在低聲交談﹐見悟空三人醒來﹐就叫他們起身坐在長桌前面的椅子上。審問人員問他們姓什麼叫什麼﹐同時按下錄音機上的錄音鍵﹐準備錄下他們的口供。悟空想﹐說叫孫悟空﹐豈不露了相﹐只得胡謅道﹕『俺叫孫爺爺。』八戒一聽﹐知道師哥在逗人﹐也道﹕『俺叫朱老爹。』沙僧也說﹕『俺叫沙爸爸。』審問人員懷疑地問﹕『這是真名實姓嗎﹖』悟空道﹕『據說姓傳之於父母﹐名則隨意拾取兩個字。所以有叫阿狗阿毛的。俺為何不能取名叫爺爺﹖』這是悟空從別的神仙打趣時聽來的。審問人員一拍桌子道﹕『態度惡劣﹐罪加一等。』這句話悟空也不懂。審問人員接著又問﹕『哪裡人氏﹖到此作什麼﹖』悟空想﹐說花果山吧﹐不知現在是何光景﹐別改掉名了﹐且又不知現在有些什麼地名﹐不比名字可以胡謅得來的﹐想來想去總覺不妥﹐還是不說為妙。八戒沙僧也不則一聲。審問人員又問了許多話。悟空或說不知﹐或是不答。總之不得要領。三人又拿不出證件﹐只得暫時扣押起來再說。悟空三人被領進了一個小間裡去﹐厚厚的牆﹐只在靠頂的地方有一扇很小的氣窗﹐略透些光亮﹐但有粗鐵棒攔著。身後的門又被鎖上了。八戒說﹕『好倒霉﹐天上住著不快活﹐到地上來吃冤枉官司。』沙僧也道﹕『師哥﹐俺們走吧。別叫他們大卸八塊﹐才走了倒運呢。』於是三人變作小飛蟲從窗洞裡飛了出去。第二天﹐又來提審﹐卻不見了人。門好好地鎖著﹐牆上又無洞﹐窗又小得鑽不出人﹐不知他們怎麼逃走的﹐總研究不出來﹐只得向上匯報﹐暗暗四處訪捉。不提。
        卻說悟空三人飛出了窗﹐怕給人看見又逮住﹐飛到城外才落下來﹐回復原形。八戒道﹕『俺們現在往哪兒去好﹖』沙僧說﹕『俺們往西走吧。那時跟師父取經﹐西邊倒走過一遭﹐怕還熟悉些﹐好少鬧笑話。』悟空一聽也對﹐於是三人迤邐往西行來。真個是﹕才離天羅地網來﹐又入龍潭虎穴去。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2 06:00:2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回﹕過蜀山﹐八戒遇險﹔入苗嶺﹐沙僧遭擒

詩曰﹕莫道神仙法力強﹐降龍伏虎亦平常。機風括下重霄九﹐鐵尖撞來甜黑鄉。
            獸夾遭擒難展法﹐網羅蓋頂出洋相。應知科學無邊術﹐機械勝過法寶強。
 
卻說悟空三人出得城一路行來。八戒道﹕『師哥﹐俺們駕雲吧。別讓他們追來又抓去。這回抓去後﹐又不問又不關﹐放在一件機器裡碾成肉泥﹐豈不晦氣。』悟空笑道﹕『俺老孫八卦爐裡也過來了﹐豈懼他們的機器。但你二人可要吃虧的。』於是三人隱身駕雲而去。行了多時﹐悟空低頭一看﹐見下方有個很大的透明罩子。悟空運用火眼金睛往罩裡看去﹐見有房有人﹐想來是座城﹐就不知為何要罩住﹐是否有妖精來吃人﹐不知哪位神仙借得什麼神罩護住。正在思念間﹐忽然身後一陣大風刮來﹐三人在雲頭上立足不住﹐將墯未墯之間﹐一片隆隆聲﹐一架超音速噴氣式客機疾飛已過。機後噴出之熱氣將悟空三人憑恃托足的雲片吹得真個是煙消霧散﹐一乾二淨。三人從高空落將下來﹐就下落之勢﹐一個觔斗翻下平地。立足方停﹐八戒道﹕『怎麼聲息全無﹐就從身後襲來了。』他不知這是超音速的。有詩詠道﹕
今人堪嘆智才深﹐造就鐵鷹能載人。雙翼浮風托軀幹﹐尾端噴氣推機身。
疾如銀矢逐飛鳥﹐響若雷車發巨聲。莫羨神仙誰得見﹐一機真可上青雲。
    末句語意雙關。人生一有機緣﹐即可青雲直上﹐做官發財﹐為所欲為。閑話休提﹐言歸正傳。再說悟空三人現身走去﹐且走且看﹐只見一個大罩子城﹐四周有門。悟空不知就裡﹐不敢貿然入內﹐於是唸動咒語﹐拘來當方土地。土地一見悟空﹐忙打恭作揖道﹕『大聖一向安好﹖』悟空道﹕『此城何名﹖』答曰﹕『名喚「晶青」。』悟空問『此名何意﹖』答曰﹕『此城皆用如水晶般透明的稱作塑料的東西建成﹐故曰「晶」。約一百五十年前來此築城者皆青年人﹐故有一「青」字。』行者又問﹕『為何有一罩子罩住﹖』答曰﹕『當初建此城時﹐當地風沙特大﹐氣候多變﹐故築一罩子﹐使陽光可透入﹐而又不受風沙氣候的影響。現在四周造林種樹﹐風沙已無﹐氣候已能隨意控制﹐要晴就晴﹐要雨就雨﹐真是風調雨順。』八戒道﹕『那龍王爺不是聽他們的調遣了﹖』土地道﹕『天蓬元帥有所不知﹐世人已能自己降雨。他們向雲裡打一炮(其實是導彈)﹐就下雨了。』八戒問﹕『那沒雲時怎麼辦﹖』土地說﹕『世人能自己造雲。』沙僧也插問道﹕『那龍王爺就沒事做了﹖』土地道﹕『是呀﹐龍王爺早就退休享福了。』悟空又問﹕『那城子裡是什麼樣子﹖』土地道﹕『大聖不妨隨我城中一走。』於是一行四人向城中走去。此城不大﹐呈正方形﹐房屋林立﹐但都不高。街道縱橫﹐但很整齊。中間路面在不停地自己移動﹐一來一往。土地領了悟空三人踏上活動路面﹐站在上面不用走動﹐就會向前。有人把運貨小推車也往路面上一推。到了十字路口﹐接上旋轉的路面﹐等轉到對面時﹐可跨上對面的路面而繼續前進。也有人在轉過九十度或二百七十度時﹐踏上右邊或左邊的活動路面﹐朝別的方向走去。穿過十字路口後﹐在那段路剛過一半時﹐有一輛運貨小推車推下路面。行者說﹕『俺們跟去看看。』於是四人也走下路面。小車向電梯入口推去。行者等人也進了電梯。電梯向下降落。原來地底下也有房屋街道﹐且有兩層。電梯到地層停下﹐小車推向一家商店。店裡街上一片光明。光源都從牆裡和頂上散射出來﹐所以光線柔和。整個城市都是恆溫的﹐猶如春天。城裡空氣都自動調節。各處都有綠化﹐用人工小太陽促使它們進行光合作用﹐到晚上它們就能製造出氧氣﹐對城市空氣起部份調節作用。每層頂部都有滑輪吊車﹐可運送大批量的貨物。
        且說悟空三人隨土地各處看過後﹐感到與暫安城所見也差不多。於是在土地帶領下﹐三人乘自動扶梯到了上一層地下城﹐逛了一圈後﹐又乘自動扶梯上了地面層。整個城裡不見有乘人的車子﹐因為城太小﹐不需要。城裡一切都用電作動力﹐故無污染。一般電器上都附裝有消電磁波器﹐故也不產生相互的電磁波干擾。城裡的居民每當假日都喜歡到城外去郊遊﹐接觸大自然﹐直接見見陽光。悟空等看了一圈﹐出城而去。土地作別自去。悟空三人則一路翻山越嶺向西而行。行夠多時﹐抬頭又見一座山。山坡上隨勢高下﹐鱗次櫛比﹐屹立著層層房廈。全城廣袤狹小﹐唯不知城名云何。中有一高大鐵塔﹐四角有四個小些的。空中架著幾根線﹐有東西吊在線上﹐往來運行。悟空等不知﹐此乃空中電吊車也。因山路高低不平﹐地上行車不便﹐故設在空中。好在人口不多﹐即電吊車數量有限﹐已足敷載客之任。鐵塔者乃起重機也﹐承城內運送貨物之事﹐亦因汽車運載不便﹐故設為此。機臂可伸縮﹐可四面轉動。如城東一廠所生產的原料要運往城西另一廠去加工為成品﹐則將原料裝在箱裡﹐起重機在按排好的時間內﹐轉過來﹐機臂伸縮﹐調節好距離﹐放下一隻吊鉤﹐吊起箱子升上去﹐然後轉動向西﹐調節臂距﹐到另一廠上面﹐輕輕落下﹐放在空地上﹐完成運送任務。四架小起重機分任四角短距離運輸之務。悟空等入得城來﹐只見街道整潔﹐沒有車輛﹐不用閃避了。唯有十數高亭﹐用電梯上下﹐乃空中電吊車站。
        三人一路觀玩﹐不一時就出了城的那一頭﹐向後山坡走來﹐漸走山路漸陡。三人沿山壁魚貫而行。八戒走在最前面﹐突然一樣東西﹐破壁而出﹐那尖尖的頭一下將八戒骨碌碌地撞下山坡去。剛巧有二人從那邊過來﹐一見就讓道﹕『不好了﹐有人掉下山去了。』說時遲﹐那時快。那東西已全身鑽出山來﹐狀似一個大梭子﹐頭尖尾圓﹐長三丈﹐高丈餘﹐純鐵鑄就﹐全身環繞著螺紋﹐底下有三個不大的鐵輪子。原來是架專門打山洞用的隧道掘進機﹐開動時﹐螺紋轉動﹐將泥石隨螺紋凹溝向後推去﹐從尾端排落。後面跟輛吸土機﹐將已掘鬆的土石吸入﹐通過粗大長管﹐排出洞外﹐另行處理。掘進機機身密封﹐駕駛操作人員用氧氣瓶。機身本體不大﹐螺凹很深﹐故效率很高。此機出來後即停下。行者沙僧已走近。那邊來的兩人已趕到。機身圓尾上有扇小門一開﹐鑽出個人來﹐聽說有人被撞下山去﹐不覺一呆。於是大家分頭下坡去找。悟空沙僧一路找來﹐凡是碰到樹叢草堆﹐特加注意。行至坡底﹐見八戒手足攤開﹐仰臥在草上﹐鼾然入睡。悟空對沙僧道﹕『這獃子好樂也。叫別人找到了卻惹事。』於是過去一腳把八戒踢醒。八戒揉眼醒來﹐一看是悟空﹐忙說﹕『哥喲﹐你好不積德。俺正作好夢呢。』沙僧笑問道﹕『二師哥作甚好夢﹖』八戒道﹕『俺夢到一處大莊院﹐一個年輕絕色女子﹐陪著俺又喝酒又吃菜﹐好不快活。剛要吃一隻蹄膀﹐叫師哥弄醒了。』沙僧笑道﹕『這女子莫要又是什麼妖怪變的。你吃的東西吐出來看看﹐怕又是蛤蟆之類。』悟空道﹕『再不踢醒他﹐怕要把他自己的蹄膀還吃了呢。』八戒起身﹐三人忙隱身駕雲離去。昔時大唐路徑已無從辨識。三人不知方位﹐時而駕雲﹐時而步行﹐向西南而來﹐漸入苗境。舉目四眺﹐嶺南風光自是不同。亦造物別具匠心之證。真個是﹕青山流翠﹐綠水凝碧。翠被長蓋﹐草木有幸﹐不知霜雪之冷﹔碧黛常染﹐魚蝦多福﹐那曉冰凍之苦。猴棲暖樹﹐四季得享佳果﹔畜放陽坡﹐長年不乏芊草。是以終年居此﹐不解絮綿為何物﹔偶或北上﹐誤將霰雪作白糖。苗裝異服﹐雖仍可見﹔鐮鋤犁頭﹐早已絕跡。蟲鳴鳥啼﹐豈是田野之春曲﹔機馳人忙﹐可為豐收之歡舞。處處湖泊人造﹐名曰水庫﹔條條河岸手築﹐乃喚堤壩。電線架空﹐猶經絡也﹔渠道遍地﹐猶脈管也﹔叢林森然﹐堆鬟髻也﹔五色繽紛﹐施鉛脂也。故而﹕苗家自有好風光﹐肯輸江南獨佔春。(待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9 05:35:38 | 显示全部楼层
悟空等看吧﹐一路入來﹐怕人撞見﹐儘揀僻路走﹐拐過幾個彎﹐來到一處﹐有許多果樹﹐結著熟果﹐順風散香﹐聞之者饞涎欲滴。這次是沙僧一馬當先﹐想去摘幾個來嚐嚐﹐不料走不上十幾步﹐腳上踩著樣東西﹐突然一動﹐把沙僧的腳夾住﹐雖不甚痛﹐但怎樣用力也拔不出來。悟空八戒近前來幫助﹐也無濟于事。八戒想出個法子﹐叫沙僧變隻鳥﹐腳小了也許能拔出來﹐但任憑沙僧變來變去﹐就是變個蚊子﹐那東西也收緊﹐還是拔不出來﹐直似黏住的一般。三人束手無策。這裡的人此時已聞警趕來﹐一看誤捉了人﹐知他們是外面遠道而來﹐不熟悉這裡情況﹐於是趕忙上前把夾子放開﹐並一再道歉﹐請三人家去作客。三人欲走不能﹐強不過眾人﹐且看他們似無惡意﹐遂跟隨而去。轉出山徑﹐到了個較平坦處﹐只見小河田野﹐草場平坡﹐各處點綴著數簇房舍﹐有二三成居的﹐有數十成里的。竹籬環圍﹐雜樹叢生﹐儼然自成村落。有詩曰﹕老樹村前嘈夕鴉﹐晚來燕子各歸家。枝頭舊綠間新綠﹐籬畔紅花雜紫花。
        此處大都是平房﹐卻很精緻細巧﹐非竹木所造﹐也非磚瓦築成﹐看上去薄而輕﹐不知何物。原來這些房屋都用塑料板蓋成﹐隔音隔熱﹐堅固不燃。如要遷移﹐只要拆開搬運﹐方便得很。房內傢具也是塑料做成。現在的塑料品種繁多﹐用途廣泛。眾人一路行來﹐走過一座小橋﹐也是塑料的﹐比木橋好﹐不會朽爛腐壞﹐比石橋鐵橋輕便﹐駕設容易﹐唯不能承受太重的東西﹐故只能作鄉村小橋。眾人到達一簇房屋﹐共四舍﹐二幢並列﹐另二幢分開稍遠﹐可數十步外。屋基高出地面三尺﹐以防潮濕﹐有寬闊台階引上。一家主人招待他們進屋﹐也邀了一些鄰居作陪﹐雖都是苗人﹐卻講得一口漢語﹐只是有很多話悟空不懂是什麼意思﹐只得哼哈著胡亂應答。一會兒﹐主人拿出許多菜餚水果來招待客人。悟空三人雖然跟了來作客﹐心裡不免總還有些疑惑﹐怕人家用計誆他們來﹐都存有戒心﹐不大肯吃。主人還以為他們客氣﹐幾次三番地請﹐最後只得將菜果等送到他們面前。八戒心最直﹐嘴最快﹐心裡想的常會漏出嘴來﹐不知不覺指著主人送來的菜問道﹕『這是什麼變的﹖』主人一聽不懂﹐忙道﹕『這是花菇﹐土裡長出來的。請嚐嚐吧。』悟空知道八戒說漏了嘴﹐忙接過話頭來說道﹕『這東西的確很好吃﹐俺在大唐時就嚐過的。』主人聽了也不懂『大唐』是什麼意思﹐看了悟空一眼﹐正想問﹐悟空自知也出了紕漏﹐忙說﹕『俺自己吃﹐俺自己吃。』將話頭引開去。悟空自忖﹐跟著師父西天取經﹐九九八十一個磨難都闖過來了﹐現在還怕什麼﹐吃了再說﹐而且這些人看上去都沒有妖氣﹐想是好人﹐別自己總疑心人家像偷斧頭似的﹐弄的自己杯弓蛇影﹐心神不定﹐何苦來呢。於是三人悶頭開胃暢吃。好客的主人家一看高興起來﹐將廚下的食品全數搬出來﹐讓客人儘情享用﹐飽餐一頓。八戒像疾風捲落葉般地將桌上的東西全數掃光。三人吃飽後﹐道聲多謝﹐就要走了﹐怕再耽擱下去﹐或有破綻露出不便。主人恐他們有事要趕路﹐也不強留﹐就送他們走了一程別去﹐回來後﹐心裡卻有點疑疑惑惑﹐覺得這三人與平時遇到的漢人不一樣﹐可也說不上確切的來。按下這邊不提。
         再說悟空三人一路自去。沙僧對八戒說﹕『二師哥﹐這會子你吐出來看看﹐是什麼東西變的。』八戒笑道﹕『管它什麼變的﹐到了俺老朱肚裡還不都化了它。』沙僧又道﹕『這是應了二師哥的夢﹐連帶俺也有吃福。只是俺的腳卻有些不受用。』八戒又笑道﹕『俺吃這一頓還是托你腳的福呢。』一路說笑著走去﹐有十幾里路﹐來到幾顆大樹底下﹐正想坐下來憩會兒﹐忽然上面落下張網來﹐將三人兜頭罩住﹐一時擺脫不了。當時有二三個小孩子在附近玩﹐見網捉住了人﹐上前來看﹐因不知怎樣撤掉網﹐只得叫他們等一等﹐奔去叫大人來。悟空三人也沒聽清小孩子說些什麼﹐見他們奔去﹐想來去叫人﹐但不知人來了會怎樣﹐於是靈機一動﹐三十六著﹐走為上著﹐三人變作小蟲﹐從網孔中飛了出來。等到人們趕到﹐一見網中無人﹐茫然不知作何猜測好﹐只得將網復原﹐離去不提。
        三人到了僻靜處﹐回復原形﹐拘來當方土地。土地見了悟空等﹐忙打恭作揖。八戒嗔道﹕『這老兒怎麼不跪下叩頭﹖』土地道﹕『天篷元帥有所不知﹐叩頭早就不時行了。連打恭作揖也快看不見了。現在時行的是握手禮。』八戒不懂﹐土地作個樣子給他看。悟空卻不管這些﹐告訴土地說﹐玉皇老兒叫他們下凡來查察﹐但走了些地方﹐仍是茫無頭緒﹐一籌莫展﹐不知何從著手。土地道﹕『聽說這些新玩意兒﹐好些都是上海研究製造出來的。大聖等莫若到上海一走﹐或有端倪可見。小老兒對這些東西也是老母雞學游泳﹐一竅不通。大聖莫怪。』悟空聽了﹐如在茫茫五里霧中看到一絲燈光﹐浩瀚大海之上忽見一抹島影﹐總算在無可奈何中有了邁步的方向。於是問明上海的所在﹐三人撇下土地﹐隱身駕雲一徑往東而去。真個是﹕物質文明享現成﹐眼花繚亂入迷陣。欲知後事如何﹐請聽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6 05:28:4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回﹕遇雷達枉有隱術﹔中導彈幸賴金身

詩曰﹕幻術隱身欺俗眼﹐怎逃雷達一方屏。縱橫千里頻頻搜﹐照形更勝妖鏡明。
 
話說悟空一行向東而來﹐時而駕雲﹐時而步行。一日行至一處﹐見層巒疊嶂﹐青壁翠崖﹐山間平緩地流出一泓清水﹐上有兩三扁舟﹐正在撒網捕魚。船頭魚鷹展翅﹐船尾漁歌答和。好一幅人間的漁樂圖。這是山野人的情趣。悟空想﹐平時天上無事﹐常去天河畔玩﹐卻無此等幽趣﹐亦無此等景色﹐只有牛郎在飲牛﹐看著對面的織女﹐痴痴地等著七夕這一晚﹐一年一度的相會。悟空又想﹐如在這兒造座大聖府住著﹐倒也不錯。三人邊看邊走﹐怕碰到世人又惹麻煩﹐只揀無人處走去。八戒正走在草叢裡﹐不料竄出一條金環蛇來﹐八戒一個不防﹐腿上被咬了一口。倒底是八戒﹐起先還不覺得﹐仍向前走去﹐一會兒毒發﹐方才覺痛﹐坐在路旁哼哼。悟空沙僧過來問起情由﹐八戒說被毒蛇咬了。沙僧嚷道﹕『毒性發作可要死的。』悟空說﹕『不妨事。待他死後﹐俺老孫去太上老君處討一丸金丹﹐保管起死回生。』八戒道﹕『哥喲﹐你先去討吧﹐別等俺死了再去。萬一救不活怎麼辦呢﹖』悟空笑道﹕不要緊。死了到閻王那兒去投胎。只要別再錯投到豬胎牛胎裡去﹐你這付醜相就可換掉了。』八戒哼哼道﹕『哥喲﹐你去吧。等你回來怕俺的屍身都爛了。』
        於是悟空一個觔斗打上三十三天﹐來到兜率宮門外﹐只見門旁貼著一紙告示﹐上寫著﹕『為普濟諸洞神仙﹐天兵神將﹐本老君備有丸散靈丹﹐問病施藥﹐分文不取。』悟空笑道﹕『這老兒掛牌行起醫來了。』於是就舉手敲門。一會兒﹐一個童兒啟門問道﹕『尊客何來﹖』悟空道﹕『快報老君知曉﹐吾乃齊天大聖也。來此討取九轉回生丹。』童兒道﹕『大聖可帶得贄禮﹖』悟空指著紙條說﹕『不是分文不取嗎﹖』童兒道﹕『錢是不要﹐可禮還是收的。不然何以見來求醫者之誠心。』悟空一想﹐還是誆他一誆﹐就說﹕『吾帶著禮呢﹐見了老君面呈。』童兒說﹕『不行﹐得先給我看過。』悟空惱道﹕『你不放﹐俺不會自己進去嗎﹖』說罷﹐一個觔斗打進殿上來。老君正在打坐﹐一見悟空﹐問道﹕『猴兒何來﹖』悟空把奉玉帝敕旨下凡查看﹐八戒被毒蛇所咬﹐來討取金丹一事﹐說了一遍。老君道﹕『些許蛇咬﹐何須金丹。取些解毒散塗上即癒。』拿紙包了些紅色粉末﹐遞與悟空。悟空接了﹐作別老君﹐一個觔斗打回地上來。這時﹐八戒雖然疼痛﹐究屬神仙之體﹐定神運氣﹐逼住毒﹐不使發散。悟空將藥末敷在八戒患處﹐一時即癒。八戒跳起來道﹕『好藥好藥。哥﹐你怎麼不多偷些來﹖俺們也可一路上行醫救人。』悟空道﹕『別胡說。怎見得是俺偷來的﹖』沙僧在旁忙道﹕『哥喲﹐俺們趕路吧。』於是三人收起話頭﹐向前而去。走了一會﹐八戒怕又被蛇咬﹐就說﹕『俺們駕雲吧。』沙僧道﹕『二師哥﹐多好的風景。怎不多看一會﹖』八戒道﹕『當心等會兒蛇咬你。』悟空道﹕『蛇怎不咬俺﹖是你的豬味兒讓蛇聞到了﹐才咬你。』正說著﹐悟空也踏著一條蛇。蛇頭回過來對著悟空腿上也咬一口﹐豈知悟空乃八卦爐中煉就的不壞金身﹐被蛇咬上一口﹐全然不覺﹐那蛇卻似咬在鐵上﹐反折了兩枚毒牙﹐游去不提。三人也就隱身駕雲而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悟空三人不快不慢一路向東冉冉而來。行了多時﹐八戒道﹕『師哥師弟﹐俺們既來人間察看﹐乘著雲頭怎能察看。何不下地走走﹖』悟空道﹕『要駕雲是你﹐要下地也是你。再碰到毒蛇咬﹐俺老孫可不管了。』八戒道﹕『這會留點神﹐不走草叢了。』說著﹐三人落下雲頭來。此處本屬人煙稀少﹐故亦不用避人。三人走著走著﹐忽然迎面一陣狂風。悟空道﹕『虎來也。』不一會﹐果然從道旁樹叢中跳出隻斑紋大蟲來﹐見了三人﹐先是立定﹐接著身子往後一坐﹐一聲吼﹐騰地跳起撲來。悟空一見﹐凌空一躍避過。沙僧也往邊上一閃。二人非怕虎﹐不欲傷生也。那八戒不動﹐心想﹐俺豈能怕虎。說時遲﹐那時快。大蟲撲到八戒身上﹐八戒一蹲身﹐大蟲肚腹落在八戒背上。八戒伸手抓住那虎後腿﹐一挺身﹐把虎翻下地來。他抓住那虎後腿不放﹐掄起圈來﹐兩圈一轉﹐一鬆手把虎往山石上撞去﹐頓時腦漿迸裂﹐落地而嗚呼哀哉。悟空沙僧在一旁看著﹐以為八戒鬧著玩﹐見狀剛要制止﹐虎已撞死。悟空埋怨道﹕『八戒﹐你不該傷生。』八戒辯道﹕『俺剛要放下牠﹐一失手就撞上了。其實虎是害人的﹐俺是除害。』沙僧走上來笑道﹕『二師哥﹐這還是個雌老虎呢。你留著娶了她﹐豈不甚好﹖豬配虎﹐大三歲﹐不就堆了金銀山嗎﹖』八戒問道﹕『這是何說﹖』沙僧道﹕『俗話說﹐男大三﹐金銀堆。女大三﹐屋脊坍。意思是﹕男的比女的大三歲是吉利的﹐能使家裡金銀成堆。而女的比男的大三歲是倒霉的﹐屋脊也會坍掉。』八戒道﹕『胡說。既然死了﹐俺們吃虎肉吧。』悟空正要斥責﹐忽然從那邊過來七八個人。原來是各村的幹部﹐到縣裡去開會﹐路上碰到一處了。他們看見有人打死了虎﹐就圍住三人不放走。其中一人問道﹕『你們不知道虎是這裡的保護對像嗎﹖』又一人道﹕『你們為什麼要打死珍獸﹖』第三個人說﹕『要他們按章罰款。』悟空三人不懂什麼叫『保護對像』﹐什麼叫『按章罰款』。看樣子是為打死虎的事﹐聽他們七嘴八舌﹐似乎這是犯法的。悟空只能說虎要咬人﹐一不小心打死的。那些人不依﹐定要三人到縣城裡去﹐按『稀有動植物保護條例』付罰款。三人說不清﹐一時又沒法脫身﹐只得隨著去。那些人七手八腳把死虎放在肩上杠了同去。一路上﹐八戒暗忖﹕『虎是俺老朱打死的。到了那裡把俺老朱大卸八塊﹐豈不冤哉。三十六計﹐走為上計。』當走過一座峭壁時﹐八戒假裝失足﹐『哎喲』一聲﹐跌了下去。其實隱身駕雲走了。悟空一看暗笑道﹕『這獃子倒會想法子。俺老孫也乘勢走吧。』於是叫聲『快救人』﹐也往下跳去﹐隨即變個小蟲又飛上來﹐停在沙僧耳邊說﹕『師弟﹐走吧。』
        那些人初見八戒失足﹐一時著慌。這深溝少說也有數十丈﹐無法救得﹐又見悟空跳下去救人﹐忙叫『不能下去』﹐但悟空已下去不見了。那些人立在壁上﹐往下呆看﹐無法可施。沙僧也乘機往下一跳﹐到得下面也隱身駕雲起去。那些人見三人一時相繼投崖而死﹐深感不安﹐為了一隻死虎﹐倒又死了三個人﹐但也抱著一團疑雲。一人道﹕『第一個人似是失足。後兩個人是自己跳下去的。難道不知跳下去要死的嗎﹖』又一人道﹕『就是拿不出罰款來﹐也犯不著自盡啊。』再一人道﹕『三人沒有器械槍支﹐怎能把虎的腦袋打得迸裂﹖』眾人橫看豎看﹐也研究不出什麼原委來。另一人道﹕『咱們莫不受了騙吧。』第一個人說﹕『人都跳下去死了。他們想騙什麼﹖』那些人議論紛紛﹐發覺疑點不少。忽然有一人想起一事﹐道﹕『我們把虎杠了去﹐而打死虎的人又沒有了﹐縣裡的人不要疑心是我們打死的吧﹖』另一人說﹕『我們都手無寸鐵﹐怎打得死虎﹖』又一人說﹕『我們這許多都是幹部﹐豈能說謊。他們不信的話﹐叫他們派人縋下去找屍體﹐找上來也可火化﹐免得暴骨溝底。袋裡如有證件﹐還可通知家屬來認領。』於是那些人杠著死虎往縣城而去。果然縣裡的人一再追問打死虎的人呢。這些幹部請縣裡派人下去把屍體運上來。縣裡果然調了架直升飛機﹐縋人下去看﹐但什麼也沒發現。結果可想而知。表過不提。
        且說悟空三人隱身駕雲往東而去。一日行至洞庭湖上空﹐不料君山上有一雷達站﹐主要探測氣候﹐亦兼監視這一帶上空。這一日﹐操作人員在雷達屏上發現一個前所未見的隱隱約約的斑點﹐由西向東冉冉而來。原來隱身術只能騙得肉眼凡胎﹐雷達波仍能從三人身上反射回來﹐在屏上形成一個斑點。操作員研究不出這斑點究竟是什麼﹐就叫來站長和專家﹐幾經研究﹐仍不知為何物﹐後與當地駐軍領導研究﹐認為極可能是外國最新間諜飛行偵察器﹐因而命令導彈部隊把它打下來再說。卻說悟空三人駕雲而來﹐一路觀賞洞庭風物﹐亦天上所無。正看間﹐忽見下方飛來一物﹐正對三人而來。悟空不知此為妖物﹐或為人間之玩意兒﹐正遲疑間﹐此物業已飛近﹐八戒沙僧一嚇﹐不覺跌落雲頭﹐向洞庭湖墜去。悟空取出金箍棒﹐迎風一抖﹐俟此物挨近﹐一棒打去。誰知﹕金棍降妖易﹐欲禦導彈難。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0 小时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回﹕指迷津初抵滬上 ﹔觀雜耍再驚世俗

詩曰﹕人間繁華第一鄉﹐春申故地近朝陽。猴兒演戲猴兒觀﹐莫道非人亦像樣。

話說悟空一棒打去﹐那東西突然一聲巨響炸了開來。真不枉八卦爐中煉就的金身﹐換了別人﹐定當血肉橫飛﹐屍骸不存。然而這一震之威僅使悟空墮落雲頭﹐向洞庭湖跌去。落入湖中後﹐悟空自忖﹐且到洞庭龍君處去坐一坐吧。行至宮門﹐鱉丞相已迎侯在門外。悟空笑道﹕『怎不見烏龜﹖倒是你老鱉來了。』鱉丞相躬身道﹕『大聖一向可好﹖天篷元帥﹐捲簾將軍兩位已到多時。龍王爺命我在此恭侯大聖。大聖請進。』悟空隨鱉相進門﹐一路行去﹐又問及龜相之事。鱉相道﹕『說來話長。龜相自恃千載為相﹐勞苦功高﹐遂萌異志﹐不料行事不密﹐行動遲緩﹐為龍王爺所執﹐囚於後宮。照人間的話說﹐是判了無期徒刑。』悟空道﹕『原來如此。俺以前見那老龜一向老實﹐循規蹈矩﹐事事謹慎﹐真是不可貌相呀。』鱉相慌忙說道﹕『龜相偽作老實﹐心實險惡。幸龍王爺英明﹐識破其陰謀﹐始得就羈。』說著話﹐已到後殿﹐見龍君正陪著八戒沙僧飲酒﹐悟空道﹕『這老龍精別來無恙﹖』龍君忙起身相迎道﹕『大聖一向安好﹖』忙命蝦卒擺座添杯筷。龍君親斟一盞﹐雙手奉上﹐曰﹕『為大聖接風﹐請滿飲此杯。』悟空接杯在手﹐道﹕『你這老龍﹐自己也坐下飲吧。俺老孫可不慣這虛禮。』龍君忙喏喏遵命坐下。看官有所不知﹐龍雖為靈物﹐非猴屬之可與比﹐然龍王碰到猴王﹐怕猴性發作﹐一棒打來﹐可不是鬧著玩的﹐所以處處陪個小心為妙﹐猶如秀才之碰到兵。且東海龍王敖廣尚且打不過哪吒﹐他洞庭龍君之能耐不及敖廣﹐而悟空之本領遠勝哪吒﹐故不可力拒﹐只能智應﹐此亦靈物之靈性所在也。閒話少說﹐且歸正傳。悟空亦生性好管閑事﹐邊飲酒邊又問及龜相之事。龍君答道﹕『龜相大逆不道﹐意欲犯上作亂。』悟空道﹕『何以見得﹖』鱉相在旁忙道﹕『啟稟大聖﹐龍王爺明斷豈有差錯。』悟空道﹕『待俺親自問過方信。』龍君無奈﹐只得叫蟹將把龜相押來。龜相一到﹐見悟空忙叩頭請安。悟空不慌不忙道﹕『聽說你身陷囹圄﹐系犯何罪﹖如有冤屈﹐亦從實說來。俺老孫與爾作主。』龜相怕悟空走後﹐龍君發怒﹐故不敢多言﹐只答曰﹕『小龜罪有應得﹐何敢勞動大聖。』悟空暗忖﹕他不敢說﹐且嚇他一嚇﹐裝著拍桌大怒﹐喝道﹕『俺把你這個賊烏龜﹐俺老孫好意問你﹐你卻言語支吾。你記得不﹐當年俺大鬧天宮﹐回歸花果山後﹐曾在東海見到你(適龜相奉令有事東海)。那時你也曾惹得俺老孫發怒﹐一棒把你背殼打碎成十三塊﹐你討得靈芝膏黏合﹐數年才長成這個模樣。今日你如不直說﹐看俺老孫把你打成二十六塊。』悟空說完﹐一看龜相﹐只見他渾身戰抖﹐雙眼流淚﹐並無一言。悟空想烏龜老實懦弱﹐別嚇壞他﹐於是轉身問龍君﹕『龜相何罪﹐俺老孫願聞其詳。』龍君正欲答未答之間﹐鱉相在旁忙說﹕『龜相圖謀不軌。』悟空道﹕『何以知之﹖』答曰﹕『龜相家藏甲兵。』悟空道﹕『既得為相﹐家中固有甲兵。此豈足為之罪。』鱉相又忙道﹕『龜相有謗上之罪。』悟空道﹕『何人為證﹖』龍君忙說﹕『鱉相告我﹐彼可為證。』悟空道﹕『一人之言﹐豈足為證。即使多人為證﹐亦可羅織。今俺老孫說鱉相謀反﹐你速把他囚禁。』鱉相在旁急道﹕『臣日在大王之側﹐豈有此事。大聖何得血口噴人。』悟空大怒道﹕『俺把你這個老甲魚﹐你竟敢搬弄是非﹐讒言害人。若不懲戒﹐老實人豈有生路。』說罷﹐抽出金箍棒來蓋頂打去。鱉相欲待縮頭也來不及﹐一棒下來﹐連殼打為肉泥。這乃害人者的下場。可惜悟空不知﹐鱉相已有不少子孫散於人間。於是龜相復位﹐對悟空謝之不盡。而龍君年老昏憒﹐本無主見﹐不然何以讒言得入。今見悟空裁定﹐亦順水推舟﹐做個趁風人情。奸臣已除﹐龍庭相安無事。不提。
        再說悟空三人飲酒啖果﹐盡歡而別。龍君送至宮門﹐作別而歸。別了龍君﹐悟空三人捏了避水訣在湖底走了一陣﹐悟空道﹕『俺們變作魚順水游去﹐免得駕雲又惹麻煩。』於是三人變作魚順水而去﹐游到湖口﹐正碰上有人撒網﹐與別的魚一起被兜進網裡﹐急切間被裹在魚群中﹐一時脫不了身﹐就被撈捕上去﹐一起倒在有水的船艙底裡。三人在魚堆裡鑽來鑽去﹐鑽到邊上就碰到船板﹐最後終于在船尾處發現網眼﹐於是縮小鑽了出去。到得水中﹐三人貼近江底﹐復了人形捏著避水訣在走﹐卻忘了隱身。他們沿長江向下流走去﹐正碰上一艘考察船在進行水下攝影。等底片沖洗出來﹐卻發現上面有三個人﹐穿著古怪服裝在水底行走﹐但看不清面目如何﹐因為水底光線太暗﹐且拍攝角度非正面。後來照片在報上刊出﹐引起轟動。各國科學家都來長江一帶考察﹐當然一無所獲。不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17-12-10 16:32 , Processed in 0.048994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