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262|回复: 1

乌克兰政府军与亲俄武装爆发坦克战 重现二战场景(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12 10:36: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水西阁

麻烦你赶快讲,光缆要被迫击炮炸断,我们就没法通话了!”阿列克谢.查班是乌克兰第17坦克旅的一名上尉,记者从柏林与他连线时,电话那头还不断传来清晰的枪炮声。

乌克兰东部地区政府军与亲俄分裂武装的战争迄今已持续了三年,期间发生过击落MH17客机这样邪恶的丑行,但也有一些暖心的小人物小故事,比如乌克兰坦克兵查班,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会因为放走三名敌人而成为网红,并拥有几十万粉丝。



查班和他缴获的亲俄叛军坦克,在这辆坦克里他发现了一些俄罗斯士兵的个人物品。



俄军入侵克里米亚,亲俄叛军控制了顿涅茨克、卢甘斯克两州。



MH17航班在此被武装分子用防空导弹击落。

五十岁的新兵

战争爆发时,50岁的查班过着普通人的生活,作为四个孩子的父亲,经营着一处250英亩的农场。



亲俄叛军在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发动武装叛乱后,乌克兰预备役上尉查班于2014年7月重新入伍,参加了一个月的紧张集训,就开着T-64坦克匆匆上了前线。



一般人很难分清苏系坦克的族谱,只能凭借轮子的大小和装甲块的形状来粗略判断。



乌克兰士兵驾驶的T-64坦克是乌克兰哈尔科夫坦克厂在苏联解体前生产的老爷车,而著名的T-72系列则是由俄罗斯的下塔吉尔生产的另一个产品系列。苏联解体后,由于没有了原厂,俄军将乌克兰出品的4000多辆T-64坦克全部封存,改用自家能生产维护的T-72和T-90坦克;乌克兰则将手头的俄产T-72坦克大部分转手给非洲国家,只保留T-64坦克。



乌克兰军队用国产T-64坦克较多,叛军手头则有不少俄系T-72系列坦克,甚至光天化日拿它阅兵。

2014俄军入侵克里米亚并在乌克兰东部燃起战火,亲俄叛军手中出现了大批状态良好的T-64坦克和不少T-72坦克,双方甚至爆发冷战后罕见的坦克对决。在12个月的战事中,乌克兰方面损失近250辆T-64系列坦克,包括最新的T-64 BULAT型也被摧毁几辆。



当然,亲俄叛军的坦克损失数字也不低,而且还有三四辆最新改型的俄式T-72B3坦克被乌军打得身首分离,这种新式坦克有着飞碟型的炮塔和法国技术支持的夜视仪,战力明显超出T-64老爷车。

网上战地家书

在东乌战场上,互联网成为双方共有的精神家园,Facebook代替了战壕里的家书。乌克兰士兵发微博分享他们的生死,而俄罗斯士兵在社交媒体上不慎留下的地理信息也成为暴露马脚的证据。



一名俄军士兵在社交网络上发布了他与T-72B3坦克的合影,坦克侧面还涂有亲俄武装的口号:为了斯大林!



亲俄叛军晒坦克,白色油漆可能是用来涂抹掉原有的部队代号



一辆被乌军缴获的T-72B3坦克

查班也不例外,他的FB页面用俄语书写,记录了战争中的各种琐事,比如从白俄罗斯买来的夜视仪用起来效果居然强过美国援助的夜视仪。查班和他的战友已经对危险的战场习以为常,他们曾用坦克炮击中一辆叛军的弹药车,后者爆成一团火球。“这就是战争,我想打完仗我们都要好好调整适应,才能过正常人的日子。”



事发前一天,查班在乌克兰部队困守的德巴尔切沃以北的村子与叛军交手,在打扫战场时他们看到一名乌克兰士兵受伤后被叛军坦克碾碎的遗体,“那场面令人憎恶,我尽量不去回想,也不知道怎么跟常人去讲述他们才能想象。”



炮战给乌军造成惨重伤亡,这队T-64坦克可能遭到了燃料空气炸弹的炮击被严重烧毁。



俄式300毫米远程火箭炮轰击后的乌军营地,T-64坦克被炸碎。

给俄国妈妈的信

2015年1月,查班用一位父亲的眼光在Facebook上写下了《致俄国母亲的一封信》,讲述了他在1月22日与俄国坦克手的一次交战。

查班在信里讲述道,他指挥T-64坦克用一发炮弹打坏了那辆叛军坦克,三名坦克兵从里面钻出来逃命。只需按下坦克机枪发射按钮,一个长点射过去,这三名俄罗斯年轻人就会被撂倒在乌克兰的土地上,永远变成无名历史。但是查班车组没有继续开火,放任他们仓皇逃走。

查班在信里还表示,乌克兰的确着饱受贫困、失业、犯罪和腐败的困扰,但是前任总统人亚努科维奇已经被民众赶跑,一切正在慢慢好转。乌克兰人并不是一些俄国媒体宣传的虐杀儿童强暴俘虏的法西斯,他们同样珍爱和平、留恋故土并善待每个生命。“告诉你们的儿子,靠打打杀杀来谋生并不是一份体面的工作,赶快叫他们回家另外找个正当职业吧!”



查班还在缴获的叛军坦克里找到一部手机,手机存有不少照片。查班将其中一张贴在社交网络上,是一位戴着俄军黑色坦克帽的胡子军官坐在坦克上,那辆坦克正是查班缴获的同一辆T-64坦克。

不存在的妈妈

这台手机还插有俄国的SIM卡,保存着机主家人的电话和地址,按区号来看全部都在俄罗斯中部城市沃洛涅日。

不过,当时记者按照其中三个号码打过去,发现其中两个号码已经被停机。第三位机主则是一位名叫玛琳娜的俄国女子,她承认自己凑巧也看到了查班的Facebook公开信,但并不认识坐在坦克上的俄国兵。好事的记者不甘心,又按手机记录的俄国地址核实,屋主老太也一口否认认识手机照片里的坦克兵,并表示没有任何亲属在乌克兰打仗。

难道查班捏造了这个鸡汤故事?

2015年2月,记者再次打那个能拨通的手机号,俄国女子玛琳娜显得很恼火,“我不知道我的手机号怎么上了网,乌克兰,摩尔多瓦,德国还有西班牙,满世界都有人来电骚扰。”玛琳娜说,“俄国不可能插手乌克兰战争,我们是兄弟国家。”但她不肯透露真实姓氏。

查班认为这种太正常不过了,俄国军属可能也收到了警告,不过他那台缴获的手机上还有很多号码可以慢慢逐个核实。

神秘的T-64坦克

为什么不抓住这三个俄国兵?查班解释说当时战斗还没有结束,坦克兵没法丢下战车去抓俘虏,“这不现实,要么只能击毙,要么放他们一条生路。”查班是东正教,但即便不信教,也不能屠杀一群没有武器的人。当然,这也可能和他的车组在五个月的征战中没有损失一个兄弟有关。放走三个敌人他并不后悔,这三个人逃回去以后很可能不会再重返前线。



2014年3月的克里米亚,一名俄军特种兵站在扣押的乌军T-64坦克边。



俄军运走在克里米亚缴获的乌克兰坦克

查班缴获的叛军坦克也是一辆乌克兰生产的T-64BV型坦克,虽然不能开动但损伤并不很严重。机械师检查底盘的编号,发现这辆坦克曾经隶属于克里米亚的乌克兰部队。2014年3月俄军入侵克里米亚后,全部重装备都被俄军掳去,谁也没料到时隔一年这辆坦克又出现在乌克兰东部叛军手中。乌军把这辆缴获的T-64BV修好,涂上乌军的白色识别标志,让它重新成为打击叛军的一员。

那天晚上,查班拿到缴获的俄军手机,整整一宿没有睡觉,翻看手机里面的照片和短信。第二天,他终于决心写了那封公开信。网络和通信手段就这样改变了战争,使军人与正常世界的人们时时沟通。查班每天能和妻子通两次电话,让自己的家人能够放心。

“我希望今年三月份部队能让我能回家,很累很累。”查班在2015年这次连线的最后,表达了一个普通家庭主男的念想,如果不赶回去播种,一年的收成将没法保证。

两年过去了,乌克兰东部仍然不时响起炮声,不知道查班的愿望是否实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2 13:34:1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充满扩张野心的政客,是人类最邪恶的祸根。克格勃畜生的恶棍,不可能把一个国家引导到文明进步和发展的道路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17-10-16 21:38 , Processed in 0.042551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