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630|回复: 0

猪都能飞起来的当下,你可能就是一只秤砣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20 23:56: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导语:剁手党掌门人说只要站在风口上猪都会飞,但他不会告诉你全中国能飞得起来的就是那数得清的几头猪。】
最近人民日报接连两篇文章谈中国的阶层固化问题,文章指出,改革开放近40年来,我国实现了社会和谐稳定和经济持续健康发展。
针对社会如此稳定,是否会导致阶层固化的问题,文章作了进一步阐释。社会和谐稳定与阶层固化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社会和谐稳定是指人民安居乐业、社会秩序井然、各类事务处理公正有效的社会状态。阶层固化则是指人们的社会经济地位很难发生变动,只有社会流动性低,才表明存在阶层固化问题。可见,社会和谐稳定并不意味着阶层固化,只要保持着健康有序的流动性,社会稳定就不会导致阶层固化。
尽管文章确实是中文写就,本来读书不多的胡秋林更觉得自己无知得紧,通篇的看不懂。惶惶然想用新华字典的APP解惑,却无奈人家只给每天查两字,其他要收费。老胡对此表示不解,一个烂大街的APP为何任性得完全不知道现在还有个叫互联网的小婊砸?
好容易大概搞清楚了文中社会稳定与阶层固化的关系。那就是只要稳定,阶层固化就是个伪命题般的不存在。
好吧,胡秋林认为,抛开是否稳定先不谈,阶层固化肯定是不存在的。中国在改革开放前二十年,阶层流动性是非常高的,有人开玩笑说改革开放前十年,发财靠胆子;第二个十年开始,发财靠路子,阶层流动性开始降低,再过十年,发财靠老子,那就是社会流动性降到最低了。
可在最近这些年里,你看人们向上流动得可能不多,但向下流动得很普遍呀?再者同层之间的流动,不也是更频繁吗?同样是流,下流也是流。
昨天在地里刨土,今天可以在工地搬砖;今天在自留地里挖山药,明天在小煤窑挖煤;今天的电子厂的小保安,明天很可能就是城管局的临时工。我们哪里固化了?
你不能说农民变成农民工就不是流动吧?农民丢下锄头拿起灰桶正是国家产业升级的良好表现。每年春运大潮中以农民工为主力军的一票难求就足以说明,咱这个社会流动性可强可强了。只是,穷人放个屁,气都是蔫的。
除了要办暂住证;除了医、社保本地不同步;除了少数城市住房限购;除了你家孩子没有本地学籍,其他都不是问题。建国也才68年,请多给点耐心,石头不是一天就摸得上岸的。
一提到阶层固化就会有人拿教育说话。在这里胡秋林不得不义正言辞地说一句,高考那么公平,每年海量的考生自己不努力怎么填满教育市场?考不上985你可以考211啊?考不上211可以考非全日制专科啊!考不上专科还有山东蓝翔向您招手呢。
条条大路通罗马,不就是搬个砖吗?考到罗马就不能搬了?别一看到美国常春藤名校里一堆堆的官/富二代的中国孩子,就抱怨精子比脑子厉害。老胡告诉你,基因懂吗?投胎自古就是个技术活。别说精子,很多人在单细胞状态的时候已经输了。脑子再厉害,也没有老子厉害。你们格局这么低,怎么能看到人家的顶层设计?
不能因为你们录取分数线比北上广高就去组团去给北上广人民添堵,北上广的孩子更要需要有爱的空间不是吗?只要咱人人都能奉献一点爱,北上广就将变成美好的人间。再说,大家都拼的是能力,别人能“牛津大学全额奖学金”,别人能“除了能力之外的资本等于零”,你们为什么不能?
一提到阶层固化也会有人拿就业说话。可你们不知道吗?我们自古以来的社会结构就是这样,子承父业就是优良传统。古时候习武还传男不传女来!西海龙王的太子给唐僧骑了一路你们不心寒?老鼠的儿子不去打洞难道去演米奇?尽管世风日下,有可能一窝不如一窝,但好歹是正根血脉。阁下想要改变这个现状,请先准备几千万条人命来换。
况且,我们就业的大门一直是向全社会敞开的,社会分工本就不同,都当老爷了谁去开挖掘机?个个都是主人翁了谁来当仆人?只不明白为什么每年都有那么多人都来考公务员,乌泱乌泱的真讨厌。
当然,我们有的是办法阻挡这股恶流,比如公开承认世界史硕士并不是历史学专业。
你不能说现实中因病返贫、因房返贫就是不流动吧?低保又不是去给你解决治疗、购房的,并且这个问题,国家已经给出了解决方法。不是已经开放计划二胎了吗?生得出来要生,生不出来想方设法也要生。
虽然我们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了,但我们还有那么多第三世界国家要援助;虽然谷仓里尚有陈年旧米,但东家的余粮为啥一定是给你准备的啊?
明白了吗?养老得靠自己,买房得靠自己,医疗得靠自己,教育你也得靠自己。
阶层并不固化的例子太多了,比如唐骏先生告诉我们成功是可以复制的文凭一样也能复制,比如王宝强先生告诉我们一个俗家弟子可以凭自己的努力,既使绿满神州后也能重新崛起。再比如那些戴着头套领取巨额彩票奖金的匿名者……尽管出于安全每期都带套,行头都差不多,但是你不能说都是一个人领走了吧?
有人说阶层固化最受影响的是那些中产者。当下的情形使中产阶级成为最具身份焦虑、不安全感最重的一群人,这些人往往需要通过消费主义的标签来维持内心的自信和自尊。
在某些特定的时间段,中产与底层之间的流动一直都比较顺畅。通过几十年个人奋斗,从底层成功翻墙成为中产的人不在少数,这些人很容易得出“个人奋斗能改变阶层”的结论,并把这个结论灌输给下一代。等到下一代想在中产的基础上继续往上爬时,才发现再上面的游戏规则和父亲当年完全不一样了。
所以他们和他们的后代都会有经常性的焦虑,毛发渐少如胡秋林。
可能真的多虑了,焦虑太多会发展成为器质性病变。在去除这群所谓中产的房产、脆弱的的社保与医保、毫无抗风险能力的投资等综合资产后,你就会发现,弱不禁风的你们,就别妄称中产了。当下的中国哪有中产,只有难产。你们忘了咱们是由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对于那些叫嚣中国社会由中产构成的人,老胡掐指一算,恩,他们五行缺心眼。
所以,没有稳定社会的阶层流动是不健康的阶层流动。不稳定你瞎流动就是对现实的不满,就是反社会行为的前兆,必须给予扼制。扼制到你幸福为止。
习惯了鸡汤的中产和无产经常爱拿首富们说事儿,谁让他们是国民爸爸呢?人家纵横捭阖,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不时发出惊人的论调供大家膜拜。既然无粮可吃,何不食肉糜?王健林给你们订的小目标从来都是一个亿以上。俨然成功人士的标杆,吃土群众的爸爸。可是,吃土的管谁叫爸爸都是吃土的命。
相比之下,另一个爸爸马云要低调些,但擅煮鸡汤的他一样掩盖不住浓浓的大师气息。也难怪各种直/传销已经把马云的讲座奉为洗脑宝典。这位剁手党掌门人说,只要站在风口上猪都会飞。但他不会告诉你全中国能飞得起来的就是那数得清的几头猪。跟人家这种御膳房漏网、直接编入世界濒危动物保护目录的猪相比,你们站在风口都是抢喝西北风的。
不幸的是,胡秋林的圈子太小,身边的猪,一头都没飞起来。不过老胡觉得,能飞起来的也不用站住风口上。人家出身望族;牛津大学全额奖学金;人家除了能力之外的资本为零。像你们这种庶出的猪就算了,那些你们真的比不了。你们在人家眼里,就是秤砣。
别伤心,秤砣埋几千年后也会成个文物。
哪,人生呢,最重要就是开心。你饿不饿。胡秋林下碗面给你吃。
最后再次向1958年8月13日的《人民日报》致敬。
襄阳快线 作者:胡秋林


ebfb52b7gy1fgqbb6opmoj20fk0ad11i.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17-9-26 03:11 , Processed in 0.04783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