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484|回复: 3

房客不守信用拖欠租金毁坏家具 华裔房东大吐苦水(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4-17 15:01: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国侨网



拿钱走人,搬走后留下一片狼藉。(美国《世界日报》)

中国侨网4月17日电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华人辛辛苦苦省吃俭用,积下一些钱,买栋房子收租金贴补家用,本是一件利国便民的好事。但在美国旧金山却是犯了大忌。太多的房客把收入挥霍一空,渐之寅吃卯粮。反应到房租上就是拖欠、赖皮,甚至破坏、恶作剧。

报道称,政府没有钱来帮这些“穷人”,而无良政客为了讨好选民,每年都会冒出一些帮助房客的提案。因为房客的选票数大大超过房东的数目,所以每有这种提案一定通过。年复一年,法规将房东绑得死死的:不准随意涨租(今年的租金涨幅是1.6%,远远低于通货膨胀率)、不准随意驱赶、房东收回自住还要支付房客搬迁赔偿费每人5000美元以上、老年和伤残房客允许永久性居住……

(一)旧金山房东泪满襟

金融风暴时,张先生买进一栋商住楼,是破破烂烂的便宜货,于是横装竖修,弄得光光鲜鲜,放入租赁市场。拜高科技所赐,住房顺利租出,但那个铺位却无人问津,这是因为网络发达,开实体商店的越来越少,以往紧俏的商铺反倒成了甩不掉的烫手山芋。

拖了半年后,来了一位中东籍老太太,看了满意。她说要用来做服装工场,帮人修改礼服、婚纱等。并说他儿子就在对面车行任经理,平时可能会临时住一下。

张先生说,商铺没有厨房和浴室,不适宜居住。她说没有关系,只是偶尔休息一下。于是写了租约,收了租金,交出钥匙,老张还暗自庆幸总算租出去,多了一份收入。

一个月后,邻居来电抱怨,说是自从这家服装工场进来后,电费由每月100多飙升到600多。当时言明是各付一半的,现在那户服装店租户根本就不付。

租屋大变样 成群租房

老张赶到那里一看,发现全变样了。原来说的服装铺子连影子都没有,里边大间住了一位大腹便便的孕妇,外面三个小房间里,床铺和沙发上都住了人,都是五大三粗的非洲裔兄弟,膀子上刺满纹身,横七竖八的在屋里大呼小叫,脚底下还堆满了空酒瓶。

那么这些人煮饭和洗澡怎么解决的呢?原来他们是不煮饭的,半成品微波炉搞定。原来的半个厕所竟然被悄悄地加了一个淋浴间,粗制滥造,连排气管都没有装,洗完澡后热气积聚在屋内,弄得一屋子霉腐味。

原来这位老太太根本就是骗人,她是以开服装店为名,实际上帮儿子媳妇来租房,然后再招人分租。这样一举两得,既解决了儿子媳妇的住房,自己还不用付房租。

无奈之下,张先生本着息事宁人的宗旨,只要房客能按时付租金,其他也就不去计较了。

树欲静而风不止,先是为了合用电表的事扯皮。每个月电费五、六百,邻居只愿意承担四分之一,那张先生就认吃亏,把另四分之一吃下来,让那户中东老太承担一半。

前两个月虽然拖欠,到第二个月时还算付清。后来就不行了,随便怎么催,天天答应日日不付。因为涉及另一户房客,又不能断电,张先生只能付全额的四分之三,才算保持煤电不被关闭。再来,中东老太干脆房租也不付了。

万般无奈,老张只能以拖欠房租为由,将之告上法庭。走完程序,拿到判决书,再去申请法警执行驱赶,前后又耗了两个来月。

拖欠房租 反被诅咒

那天终于盼到法警上门执行,那位老太太竟然也到场,气势汹汹地指着张先生大骂:你们中国人太没人道,上帝一定会惩罚你的!

张先生前前后后忙碌了半年多,一共收到了三个月的租金,扣除代付的电费和驱赶的法庭费、律师费,非但没有收益还要倒贴。房子弄得一塌糊涂,还要请人重新装条、清洁。最后还落了个“上帝惩罚”的诅咒。倘若上帝有知,又该如何评判这段公案呢?

(二)旧金山房东夜难眠

说起旧金山房东的苦水,真是三天三夜诉不尽!

老张有一套位于大街上的办公室出租,广告登了不少,来看的人也有,总是各种原因租不出去。

好不容易来了一个电话,听声音是个中年妇女,英语还蛮标准的,说是要做医务所。老张倒蛮中意,于是约日看房。

签约前穿着讲究 签约后丑态尽显

看房那天来的是一个非洲裔女人,开了一辆奔驰S500,还是新款的。拎的是香奈儿皮包、戴的是卡地亚眼镜,穿着都很讲究。

那位非洲裔女人一看挺满意,也提了一些条件。并告诉老张说:她是一家连锁医疗机构的经理,总公司在南加州,由五位医生组成,现准备在旧金山地区再开一间。

老张因为以前吃过非洲裔房客的亏,虽不太喜欢,但看在西医诊所的份上,那位非裔女人看来也算知书达礼就同意了。双方约定三天后签合约,付款交钥匙。

回家后,老张不放心,还按照那位非洲裔女人提供的资料上网查了一下,确有这几个医生,好像也没有什么问题。

三天后,非洲裔女人如约而至,签完租约后,非洲裔女人拿出两个月的租金,但奇怪的是全部是现金。老张心里纳闷:医务所怎么不用支票而付现金?看看钱倒是真钞,心想也许是非洲裔做派吧,也就不去追究了。银货两清,各生欢喜。岂料老张的梦魇随即开始了!

才太平了两、三天,邻居打电话来了,说是沿街那间诊所贴出了出售大麻的店招。随后每天晚上都有人敲门,因为前面店铺还没正式开张,那帮瘾君子都找到后面的住家去了。这可怎么办?当即与那位非洲裔女子接洽。非洲裔女子房子到手,再也不是温文尔雅,轻声细语了。

“什么?卖大麻?不要搞错!我们是正规医务所、服务病家,医生有开具大麻的处方权。在加州购买医用大麻是合法的。”

“那么能否请你将招牌拿掉,因为影响到后面住家的正常生活。”老张低声哀求道。

“No way!”

老张也火了:“你没有事先告知出售大麻的实情,我要终止合约。”

“好啊!中止租约,赔偿两年租金4万美元,再加上装修费用5000美元。否则法庭见!”

老张暗叫一声苦也!心急火燎地询问了律师,回答说没有办法。加州经营医用大麻是合法的,既然签了租约,只能执行完。建议向警方报案,请求司法部门介入。

房东寻求司法援助 惨遭踢皮球

60多岁的老张冒着酷暑的大太阳去了警察局,却被回答“我们不管”,让老张去找地检处。赶到地检处,说这个属于刑事,要去郡刑事地检处,在另一个地方。

老张快马加鞭找到那里,回答:“无犯罪事实,建议去市政府找市府律师,作为房地产欺诈试试”。再到市政府律师部门,只有一位接待小姐在那里玩手机。一问三不知,给了一个电话,让老张自己去问。但那个电话打过去永远是录音,随你怎么留言从不回复。老张深切体美国的司法告状无门,小老百姓欲哭无泪。

车水马龙 成大麻购买点

几天下来,大麻诊所边装修边营业,每天车水马龙,人声鼎沸,好不热闹。而邻居们结成了帮向老张抗议,并且威胁说:如果发生任何安全事故,房东必须保障租户的人生安全和财产安全。要知道美国向来是诉讼成风,稍有不慎就会惹上官司。

万般无奈,再去同非裔房客沟通,电话里反被那个非裔女人大骂一通,还威胁要报警指控骚扰。

想不到峰回路转,有一个房客让他去县政府规划局询问,告知这个地址不可以经营诊所或药房。起初老张还不相信,亲自赶去县政府规划局查出资料,确实有这项规定。随后老张立马将此事告知那个非洲裔女人,告诉她拿不到营业执照就是非法经营,那时政府要来取缔的。

那个非裔女人也是一时疏忽,每天忙着装修、布置,将近一个月了都没有去申请执照。她原以为这是小事一桩,想不到成了她的滑铁卢。可笑的是,非裔女人提出要老张向县政府规划局提出申诉,开公听会修改这条法规。老张点醒她说:你不要做梦了,左邻右舍反对声一片,就算提出申请,公听会上也不会通过的。

非洲裔女人一计不成,转而耍无赖了,提出所有租金全部退还,还要赔偿装修损失费用2600美元。租约上写明是由房客自己申请营业执照等事,现在申请不下来,同房东又有何关呢?

房客退租 索赔装修费

“No!”非洲裔女人反唇相讥,“这是因为房东没有提供正确资讯所造成的。不赔偿就不走!”

所谓秀才碰到兵,有理说不清。摆明了留下买路钱走人。否则不交还钥匙。非洲裔女人每天把所有的灯全部打开,空调打到50度,月底电费账单1000多。最后老张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退还所有房租,还赔了2300美元损失费。

无“房”一身轻!在旧金山不做房东,才能够高枕无忧到天亮!

(三)旧金山房东不做也罢

还是老张租房的事。朋友介绍旧金山一栋银行楼盘,地段不错、价格相当。只是楼上和楼下都有房客,要自己请律师驱赶。老张也想改变一下住房条件,虽然知道日后手尾不少,不过还是一咬牙买下了。老张除了拿到一张契据(Deed)外没有钥匙,也没有任何房客的资料。急匆匆赶到律师楼,付了5000美元委托律师启动驱赶程序。

律师听了案情后说此案复杂,不宜两面树敌,应予各个击破。先解决主要矛盾,即楼上的住户,再动楼下的房客。律师先是调查案情,再发三天通知,再发60天通知(旧金山租务处规定要给居住一年以上的房客两个月,甚至更长期限)。没人理睬,最后订了开庭日期,这句话已经是四个月后的事情了。

原房东破产 被委托人鸩占鹊巢

原来前房东在2008年金融风暴时破产走人,留下烂摊子让银行收拾。原房东搬走时曾经委托一个非裔老人帮忙维修管理,原房东一走,那位非洲裔鸩占鹊巢,俨然以屋主自居。

先是用铁门重重封锁,四角安装闭路电视,严密监控来人。再是楼下又占了两间屋,一道又一道锁。

非但白住 还要分租

非但白住,他还要分租,将其中一间租给别人,每月坐收租金。对于每一个想买这栋房子的人,他都出言恐吓,拒不合作。因此银行拖了七年最终才脱手。

在法庭上,非裔老人和他找来的女房客拿不出任何租赁合同,更无任何付租凭证。

但是旧金山租务管制上有一条“事实房客”的规定,任何人只要住进房子就成了事实租客,不能随意驱赶。原告请的是付费律师,每小时300美元,被告请了两个律师,都是法律援助的免费律师,一位是代表低收入房客的律师,另一位是代表老人权益的律师。在庭上双方律师讨价还价,争执了四个多小时,最后达或成协议。双方签字,呈交法官签名后登记在案。

事情还没有解决。因为双方签了调解判决,所以非裔老人允许老张进屋看看房子。但房屋早已面目全非。

地税1千多 房租却入不敷出

一栋百万豪宅,每月地税1000多,租金只能收450美元,还要帮他们付垃圾费。因为垃圾费是政府管辖,如房客不付费,政府就会连本带利加罚款放在房子的留置权(Lien)上 ,最后当然全部是房东的责任。

前前后后老张花了近两年的时间,才总算收回自己的产业,面对着破烂不堪,满目垃圾的房子,老张只能长叹一声:旧金山房东不做也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17 15:19:34 | 显示全部楼层
做生意有风险。要知道怎么做。地方很重要。来德州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17 17:13:27 | 显示全部楼层
房东也好,房客也罢,无论在哪里都有素质低到没边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22 00:03:09 | 显示全部楼层
政府没有钱来帮这些“穷人”,而无良政客为了讨好选民,每年都会冒出一些帮助房客的提案。因为房客的选票数大大超过房东的数目,所以每有这种提案一定通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17-5-28 08:46 , Processed in 0.043010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