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65|回复: 0

参考—润涛阎:让美国误入歧途的两个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17 08:44: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参考—润涛阎:让美国误入歧途的两个人

http://www.wenxuecity.com/blog/201702/1666/17819.html

今天要谈的是影响美国从鼎盛走向衰竭的两大“战略家”、“理论家”,一个是亨利-基辛格,一个是塞缪尔-亨廷顿。

(一)基辛格的国际战略家名誉的由来

基辛格影响美国是从“美国、苏联、中国三角关系”走向“拉中国对抗、拆解苏联”所谓的“尼克松秘密访华”开始的。其实,美国突然与中国解冻敌对关系是美国兰德公司给总统尼克松的咨询建议。尼克松采纳了兰德公司的咨询建议。基辛格后来的确当上了尼克松的国务卿,但尼克松访华时基辛格不仅还不是国务卿,连副国务卿都不是,只是“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也就是一个跑腿的卒子。但他作为“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确参与了美国与苏联限制战略武器谈判,但他只是助理,而且想与苏联缓和关系的是尼克松。由于他积极跟随尼克松,而当时的国务卿罗杰斯认为美国扶植中国从长远看是一大错误而不积极跟随尼克松的脚步,虽然罗杰斯也跟随尼克松去了中国,但他的作用基本上是刁难中共一方,跟基辛格鞍前马后积极促成谈判条款的达成如云泥之别。这是后来尼克松选了基辛格当国务卿的原因。尼克松由于水门事件下台后,到了破鼓乱人捶的地步,就没有了说话的地位了。但基辛格被吹捧成主导美苏谈判、尼克松访华的设计者、国际事务战略家,都是从1994年以后,那时尼克松死了。尊重历史,基辛格的确是从尼克松访华后一直维护美国与中共关系往好处发展的倡导者。苏联解体后,基辛格照样秉承“支持中共”而把俄罗斯继续当成“美国第一假想敌”的在他脑子里恒古不变的国际战略。

(二)基辛格的判断能力

基辛格从国务卿职位下来后自己成立了咨询公司,我在国内时从报纸上读到一个吹捧基辛格的文章,内容里有一段是说他是全球按照时间计算最昂贵的咨询师,每分钟以千美元计算。中共的报纸是否属实,我一直打问号。但到了美国后,我的确发现就是美国政客,都对基辛格有崇拜的因素了。要说里根请他咨询,那倒没什么可说的,毕竟都是共和党(那年头没有网络,只能晚上看电视了解政治新闻,就不得不常常听里根的演讲,枯燥无味,很烦人的,远没有现在闯王的推特有趣),可民主党的总统也把基辛格当成国际战略家来请他咨询,简直就是荒唐透顶了。
打从里根下台前开始的美国总统大选直到闯王上台,每次的选前预测都有一个非常有趣的对照:润涛阎每次都预测准确,没有失误的时候;而基辛格刚好相反,他每次的预测都是错的。别小看这件事,他实实在在反应了一个人的判断力到底如何。我注意到基辛格的判断失误,是从报纸上看到他主动说出自己判断错了时,我吃惊地说不出话。当我的朋友同学同事们事后谈论起我的判断对了时,我就拿报纸上报道的基辛格自己承认误判的事当笑话讲。

那么,为何基辛格大选后还要在媒体公开讲出自己大选前判断失误了呢?别说一个当过国务卿的人了,就是无业游民,也断然不会这么公开糟蹋自己的名声与信誉的。他要是不自己说出来,人民大众怎么可能知道他提前的预测是什么?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接受的不仅仅是总统上台后的国际战略咨询,而且在大选期间也接受了候选人的咨询。就拿这次大选过后基辛格立刻接受媒体采访来说,他之所以面对记者的问题回答时说他判断希拉里会赢,唯一的解释是两个原因:一个是希拉里早就咨询了他,他判断希拉里肯定赢。可事后他如果说谎,那希拉里肯定不干的,一定会揭穿他是骗钱的特务分子。明明知道闯王会赢,还说希拉里会赢。这么骗人肯定被揭穿的。另一个原因是他自己在采访时公开说出来的,当记者接着问他是否会给闯王出谋划策时他说:“跟以前的历届总统一样,他应该主动找我,而不是我去找他。如果他找我,我会给他出谋划策的。”(大意。大家可以顾狗去搜索)

再看基辛格博士对国际事务走向的判断力。苏联解体后,叶利钦带领厌恶了共产主义而向往民主美国的俄罗斯人民一股脑扎入美国的怀抱,而此时脑子里依然灌满了“连中反苏俄”的基辛格是抓不住这样的机会的,他的智商如何我们不清楚,但他的政治判断力与敏感性不高是事实。他根本就没看到在毛泽东领导下的中国人民与苏联共产党领导下的俄罗斯人民有着本质的区别,那就是:中国人民基本是都是农民,比例超过80%,而苏联早在斯大林上台后就开始并很快靠农民破产而快速完成了城市化。中国人民为了活下去那种勤劳那种为了找到能到城里打工就不要命的奴工精神与苏联勃列日涅夫给农民发工资发福利制度下苏联人民男人醉酒连女人都不想找而女人偷懒到生孩子给补助都懒得生,差别乃云泥之间,这个巨大差异导致的结局便是:俄罗斯不可能成为美国的竞争对手,而中国一旦给出就业机会那种巨大潜能的爆发加上比美国多数倍人口的红利,很快就会成为在经济上尤其是制造业超过美国的工业化国家。而基辛格是没有这样的政治眼光的,他是以中俄都是共产主义信仰,人民都一样,来定性中国与俄国的未来的。由于俄罗斯在科学技术和工业基础方面远远超过中国,他就认为俄罗斯依然是美国的第一潜在竞争对手,而不知道人的因素才是主要的。尤其是他不知道同样是共产党领导下,苏俄人民与中国人民在勤劳、奋斗、为挣钱舍命方面的巨大差异。

我这文章是写给网友的,那我们就多谈谈基辛格对中国内部政治运作的判断力。

在习近平与胡锦涛权力更迭过程中,由于基辛格早就对薄熙来、习近平甚至李克强有过当面接触的机会,他感觉到薄熙来的魄力和政绩远在习近平之上,而判断出薄熙来迟早会胜出的结论。这是他在薄熙来面临困境时还亲自去重庆为薄熙来站台的基础。连胡锦涛都不去重庆,而他不远万里专程高调去重庆,显示出他对薄熙来迟早会胜出的期待与判断。这如果还不够说明他的政治判断力之差的话,后面发生的更能说明这一点。当习近平已经把江泽民的左右手周永康以及庞大的石油系政法系围剿后,基辛格还亲自去上海给江泽民站台,他认为中国的实际政权还是掌握在江泽民手中,至少江泽民与习近平的恶斗还倾向于江泽民一方。直到徐才厚郭伯雄等大批原属于江泽民阵营的军方将领被抓捕后,基辛格才醒悟过来,不再与江泽民见面,而是直接与习近平套近乎。在此之前,他以为习近平被江泽民一派收拾是近在咫尺的事。

(三)基辛格的执着来源于何?

基辛格的崇拜者一定会对润涛阎上面的判断辩护说:基辛格的误判是他有执着的个性,而非政治判断力缺乏。那倒是有可能。然而,最近发生的事件完全否定了这一辩护所依赖的可能性。他在闯王当选后立刻安排记者采访他,显然他还想继续当白宫的国际问题专家与咨询师(是否挣钱,我就不知道了)。在他公开讲出如果闯王找他他会继续给总统提供国际关系咨询。而事实呢?闯王的确在上任后立刻找了基辛格。不是去听基辛格的“国际战略咨询”,而是给他派遣任务:去俄罗斯找普京,让普京跟美国联手共同对付中国。如果基辛格是一个对“联中抗俄”信念执着的话,他要么说服闯王改变观点,要么就违抗使命拒绝去俄罗斯。而事实是:他立刻启程去了俄国,并高调说出他是闯王的使者。这事实表明:他对“联中抗苏俄”的战略是不自信的,是经不起闯王的开导的,不是他说服了闯王,而是闯王说服了他。他早年“联合中国一同反苏”的观点是尼克松的定调,那时他只是干活的。尼克松让他去苏联谈判共同消减核武库,他就去了,谈得很成功;尼克松派他处理秘密访华的具体事宜,他就干得很漂亮。他本质上是个中国历史上的“说客”,有三寸不烂之舌;而非战略家。他把尼克松的政绩据为己有,倒未必是他干的,而是尼克松水门事件搞臭了自己而人们便把尼克松“联中抗苏俄”的战略功劳记在了基辛格头上,他的崇拜者就多了,而且人民大众有随大流的特质,一旦有人被拔高,便被乌泱乌泱的崇拜者神化。别说干过国务卿的人了,就是一个七门课都门门不及格的蠢货韩寒,还能骗人骗到美国最著名的杂志时代周刊定为影响世界100人思想家之一。基辛格根本就用不着骗,想甩掉乌泱乌泱的崇拜者都难,何况他不可能想甩掉一个崇拜者了。

(四)判断力比基辛格更糟的塞缪尔-亨廷顿

与基辛格出自哈佛(学士硕士博士三头衔都是从哈佛获得),亨廷顿也是差不多同期获得哈佛博士,除了在哥伦比亚大学执教三年外他一生都在哈佛任教。在苏联解体后,亨廷顿发表了《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对美国两党对国际战略的制定产生了巨大的无人可及的影响。我当时无法不仔细研读他的“宏文”,因为报纸电台都是报道他的理论。然而,那时候还没有互联网,我没办法发表我的担忧。因为此时对中东伊斯兰的伊拉克发动战争的老布什早已下台,而克林顿不想再搅合中东伊斯兰国家的战争,反而发动了站在伊斯兰一方的轰炸南联盟的战争,以弥补老布什搅入中东穆斯林导致的与穆斯林结仇。

亨廷顿的理论一出笼,等于把穆斯林给吓到“不拼命就没命了”的极端地步是毫无疑问的。不是美国一直站在以色列一方、不是老布什发动了海湾战争,而是亨廷顿的理论令穆斯林认识到美国要灭掉穆斯林的恐惧前景。因为美国在巴以冲突时,时常压制一下以色列。而且中东很多国家都在美国的斡旋下与以色列建立和平关系。老布什发动的海湾战争,也是得到了很多中东伊斯兰国家的支持。唯独亨廷顿的理论令所有伊斯兰派别都认为基督教的美国要与整个穆斯林世界为敌。不论亨廷顿是否是这么想的,他的理论一旦被伊斯兰信徒读一遍,立刻感觉到末日来临了,因为美国的军事与穆斯林世界相比实在太强大了。这就使得一直站在美国一边反抗苏俄的穆斯林包括本拉登,都转变了枪口,从此对准了美国。在亨廷顿理论发表后本拉登便筹划并在五年后实施了911事件。

911事件彻底改变了美国历史走向,小布什从此开始了轰炸并派地面部队追杀与911毫无关系的萨达姆并最终推翻了萨达姆政权。美国就把脚插入中东伊斯兰世界而难以拔出。亨廷顿的理论等于让世界重新走回到以宗教文明为冲突的思考,敌我之分重新回到不同宗教文明老路,这使得武器落后科学落后的伊斯兰世界倍感面临灭顶之灾的绝望而孤注一掷。这使得美国一些有识之士开始担忧,也最终令奥巴马上台。其实奥巴马的中间名字就是侯赛因,美国选民人人清楚,就是想让奥巴马当总统以减轻穆斯林脑子里已经被亨廷顿的理论产生了的宗教文明之间你死我活的担忧。而奥巴马没能做到这一点,穆斯林恰好利用这一机遇把难民扩展到欧洲甚至美国。这又令反移民拒绝穆斯林难民的闯王上台。

(五)亨廷顿的理论跟美国宪法精神背道而驰

美国在立国时就定下了不参与欧洲各宗教教派之间的战争,采取的是“孤立主义”治国之策。美国是基督教新教为主体信仰的国家但建国时就定下了美国不以基督教立国,主张信仰自由,最重要的是:秉持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后的以人权代替神权、以人民立法代替上帝律法、以个性解放个体自由代替宗教教条约束,等于在根本上扬弃上帝律法,这些用法律形式写入美国宪法各个修正案。亨廷顿的理论本质上是违反美国宪法精神的,他只不过是看到克林顿轰炸南联盟站在了穆斯林一边而担心以后美国不再保护以色列而提醒美国政界以后美国面临的主要矛盾是基督教与伊斯兰教之间的矛盾以及整个世界都是以不同文明为冲突的根本。其实这是强化美国建国以前的世界是以宗教文明冲突,等于走老路。这种理论上的强化,必然导致各个宗教团体已经被“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而利益可以与敌方“双赢”这一世俗化精神影响了两百多年的思维重新走回到“为自己的上帝而战”的宗教冲突老路。

美国领导的世俗化运动走了两百多年后,就连最顽固的伊斯兰中东各国除了跟以色列有冲突外,基本上属于守势,而非扩张。即使跟以色列的冲突,他们也是认为是地盘利益的冲突,而非宗教文明的冲突。这是经过美国斡旋后埃及等伊斯兰国家都跟以色列和平共处了,更别说沙特还是美国的盟友。但亨廷顿的理论一出笼,就连沙特的穆斯林都害怕了,以为到了末日决战的边缘了,想跟美国拼命的恐怖分子迅速增加。美国的盟友沙特成了跟美国拼命的恐怖分子大本营。

(六)亨廷顿为代表的美国民主派错在哪里?

退一步说,美国需要改造伊斯兰世界,那亨廷顿等美国民主派的战略战术照样是错的。改造伊斯兰世界以杜绝原教旨主义的唯一办法是世俗化,就是走当年欧洲基督教从中世纪的黑暗神权社会走向宗教改革后的人权社会。由于那时欧洲的基督教(那时还没有新教教派,主要是区别于东正教的天主教,二者都是基督教)统治下的整个国家民族的权力完全由教宗控制,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最后发展到“杀猫导致半数人口灭绝”的惨剧,教宗的控制才走向动摇,才开始了宗教改革文艺复兴运动。而那时的伊斯兰世界,权力被不同的王室分享,其社会黑暗程度远比天主教好得多,因为权力多少有制衡。由于物极必反的原理,基督教反而走向改革,而伊斯兰教一直没有这样的机会。

那么,在现在的伊斯兰世界,如何从原教旨主义走向世俗化的宗教改革呢?首先我们必须清楚,虽然伊斯兰教的“真主”与基督教犹太教的“上帝”是同一人---耶和华,原教旨主义的内容指的是基督教旧约里的“上帝律法”(现在的伊斯兰世界其原教旨主义程度远没有中世纪的基督教那么严重),但基督教改革文艺复兴运动的路也就是民主之路并不是伊斯兰教走向世俗化的捷径。依润涛阎之见,这条路是错的。十几年前刚上网时我写文章提到过毛泽东虽然罪恶滔天,但他也有两个贡献,一个是中国的妇女解放,一个是铲除一贯道等无数宗教或宗教性质的迷信。

中东伊斯兰世界搞宗教改革走向世俗化的捷径是灭掉“世袭王室制度”,才能走出原教旨主义。最近的半个世纪里在伊斯兰教国家出现的无数自杀恐怖主义分子中绝不会有一个王室的孩子。如果王室的孩子也信仰宗教,那就应该也会出现王室的孩子由于献身基因被开启而成为恐怖分子。事实上一个都没有。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些王室自古以来都清楚信仰导致有献身精神,他们就会告诉他们的孩子们:你们千万别真的信!让穷人们信,他们信了就能舍身保护我们;可你们要是信了,你们要保护谁呢?孩子们从小被大人的教育免疫了,这样一代代就传了下来。

这里提出润涛阎第26定律:伊斯兰世界王室的后代世世代代是王室,穷人的孩子世世代代是穷人,因为地球资源就那么多,他的后代当王室,你的后代就当不上了。那王室宣传给你的,跟宣传给他自己孩子们的,不是一个东西。要是一个东西,结果就是他的孩子跟你的孩子要换地位的。那中东伊斯兰世界就跟中国“富不过三代”、“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帝王将相宁有种乎”一样了。所以,他们让你信的东西,他们不会让他们的孩子真信的。

而灭掉世袭王室制度的途径是经过一个程序,否则欲速而不达。这个程序就是:世袭王室制度---->个人独裁者---->民主法治。

为何要经过个人独裁者这一步?独裁者得权后,面临最大的威胁是有人打着神权的旗号把他赶下台,而且即使他有足够的军权搞镇压能杀住造反者,他照样会感觉到只有崇拜他本人才是最安全的最靠得住的也是最惬意的,那他就必须减少人们对神的崇拜。让人们减少对神的崇拜最不受发达国家干预的办法是让人们发家致富,用金钱的力量(时时刻刻思考怎么赚更多的钱)把他们从神的紧箍咒里走出来。世俗化说穿了就是“见钱眼开”,走不管黑猫白猫捉住老鼠就是好猫的路线。如果没有强大的独裁者,比如萨达姆卡扎菲之流,世俗化是不可能战胜原教旨主义的,因为宗教最大的特征就是诱发人的恐惧基因和献身基因的表达。只有当独裁者令他们更恐惧时,他们才会走发家致富不想宗教的事。这是为何有萨达姆卡扎菲的统治,就没有原教旨主义恐怖分子的原因。

等到独裁者死去了,下一代人从小就在世俗化天天想钱的环境中长大,就算下一代依然是独裁者,那社会走向民主的路虽然不会一步到位,但至少原教旨主义被世俗化金钱所代替了。在世袭王室制度下则不同,只有王室家族是弄钱玩女人的世俗化,而没有穷人信徒的世俗化。在个人独裁者统治下,从独裁者到穷人平民,都是世俗化了,都是思考钱。人们便思考独裁者钱多我们钱少,要民主的要求就逐步形成了。而在世袭王室制度下,人们不思考这问题,因为他们思考的是如何为信仰活着或战死。

美国的民主派们总想来个杀鸡取卵,而且竟然专门杀掉世俗化了的独裁者,而专门保护世袭王室制度。结果呢?本来已经走向世俗化了的伊拉克利比亚等伊斯兰国家,又重新成了原教旨主义恐怖分子的大本营。美国是在911后借助世袭王室制度的沙特干掉了专门压制住恐怖分子的萨达姆和卡扎菲。卡扎菲不仅仅领导世俗化,而且妇女解放也开始了,他用的很多保镖都是女性。

(七)美国为何会把基辛格、亨廷顿当成“政治战略家”、“国际事务专家”、“智者”?

亨廷顿本来就是一个“愤青”,跟中国清朝时给慈禧巨大压力要跟列强宣战的“爱国者”其实是“害国者”。而基辛格就是一个勤奋、有三寸不烂之舌的外交谈判家。让他去干具体的谈判,告诉他底线和目标,他就会干得很好的“干部”,而非对形势有准确判断能力的政治战略家。然而,历史总是阴差阳错。尤其是出自藤校,别说他们俩还是哈佛的博士了,就是一个地位一般的人有忽悠能力,或参与过某重大事件,一旦被别有用心的人或自己吹了出来,就立刻被乌泱乌泱的崇拜者们放大其能力。就一个七门课都挂红灯的半傻子韩寒,被媒体一吹,就当上了千万粉丝的意见领袖,最后还被世界顶级杂志时代周刊评为影响世界的领袖100人之一。就像一辈子都没有考过一次A的最笨的学生小布什照样被媒体吹捧后当上了八年总统。其实是有电视,如果想中国历史上的皇宫里的皇帝,不是小布什,就是用一只猴子竞选,只要媒体一吹捧,这猴子当上总统。哪怕当上总统后人们知道那是一只猴子,只要媒体继续吹捧,照样能连任。没有网络媒体,闯王连第一关都出不了。

科技精英们也一样。在硅谷的高科技大公司的无数亿万富豪CEO们,只有一个大佬判断出闯王会超过270票当上总统,可他是投闯王的票的。其他的所有数百大佬们,没有一人判断出闯王会得到超过270张选票。有人说判断出闯王胜出的有很多人,可事实是:那些人都是投闯王的票的,是屁股决定脑袋的结果。润涛阎不论哪次大选时投谁的票,绝不会影响准确的判断形势,因为能做到用脑袋思考而与屁股坐在哪里无关,是非常难的。

结论: 二人其智商和智慧不足以担当"政治战略家"地位,没有金刚钻,揽了瓷器活。

后记:最近收到不少网友电邮询问我最近怎么没写文章。其实,我写了,而且还不少。要不您去看看我博客里的“润涛阎版《悼死猪》”已经扩大到20首了,代替他人填词不是容易的,尤其是同一话题,填20首,有点难,也费时间。何况还得照顾每个人的个性与文风。最近添加的有:毛泽东(2首)、民国时的汪精卫、清朝的纳兰性德(4首)、宋朝的晏几道、辛弃疾、柳永、秦观、周邦彦。他们每个人只按照自己的个性写,而我得模仿他们十几个人。我可是根据词谱按照平水韵一个字一个字地查对后填入的,每晚填一到二首。有兴趣的网友可以在茶前饭后慢慢地欣赏。没人喜欢也没关系,玩文字玩出乐趣本身就是一种愉悦。(辛弃疾和周邦彦的两晚填一首,模仿的最像。主要是找灵感。一个是玩潇洒,一个是玩深沉。两个极端性格的人。)

涛阎版《悼死猪》20首,链接: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1666/201303/14478.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17-3-27 10:15 , Processed in 0.041882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