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eNewsTree.com 返回首页

Jiangweiping的个人空间 http://enewstree.com/discuz/?715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薄熙来秘书何以成为监狱贵族

已有 176 次阅读2019-10-21 13:15 |个人分类:评论

薄熙来秘书车辉何以成为“监狱贵族”?

姜维平

由于中美贸易战僵持不下,处于胶着状态;香港反送中运动如火如荼,北京支持的牵线木偶“林蛾”一筹莫展,尽显习近平及中共新的权贵内外交困,进退失据,海内外长期潜藏的薄熙来残余势力,又开始蠢蠢欲动,沉渣泛起,其典型的代表人物,跟随薄熙来最久的铁哥们,原薄熙来生活秘书车辉,虽已经吉林省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刑入狱,但却成了“监狱贵族”,很多狱友和管教都津津乐道,戏称,薄熙来东山再起的可能性较大,到了那天,车辉就是“王瑞林”了。于是,服刑的罪犯成了监狱里仅次于监狱长的“狱老大”。囚徒与管教都趋之若骛。

 

勤杂工”背后“败而不朽”的“保护伞”

 

如今,在吉林省会城市长春市近郊的铁北监狱12监区,每天进出忙碌的囚徒上百人,按规定,不论谁见到管教都要立正,行注目礼,喊口令“领导好”,但有一个矮胖,大眼,肤色较黑的中年男子,却无此限制,不仅一般的小管教,监区长,他不理睬,连监狱各个处室的领导,也不放在眼里,他习惯于泛着白眼打量人,既不参加劳动,也不按时饮食起居,不吃“劳改饭”,更经常缺席“洗脑会”,还经常以鄙视的目光盯着小队长,鼻子里溜出一个“哼”字,这些已是囚徒皆知的故事,只有见到监狱长,他才露出讨好献媚的笑容,把好话说尽。

 

原来,他就是车克民,又名“车辉”,原大连市国家安全局党委书记,后来官升重庆市委办公厅副主任,别看他现在身穿一套带斑马线的蓝色囚服,显得委琐而庸肿,但回溯上个世纪,在长达20多年里,他如鱼得水,名利双收,依仗薄熙来的势力,曾权倾一时,达到呼风唤雨的程度,在大连和重庆,薄熙来指向那里,他杀向那里,骗人,抓人和杀人,他均是行家里手,其指鹿为马,徇私枉法,罪恶累累,真是双手沾满人民的鲜血。

 

不料,随着王立军逃往美领馆,谷开来杀人东窗事发,薄熙来于2012年初被抓,受其牵连,车辉也倒了大霉,原计划薄熙来任政法委书记,他任国安部副部长,没想到从重庆一个跟头栽进了长春的铁北监狱,成了专职给囚徒打饭的“勤杂工”,但监狱长向他转达的一位省监狱管理局党委书记的话,他记得很清楚:在这里,你是虎要卧着,是龙要盘着,只要薄熙来不死,你就有放虎归山的希望,现在必须“潜伏爪牙忍受”,如今,车辉靠一部德生牌短波机,知道了大墙外的一切,薄熙来的小儿子薄呱呱成了律师,他与美英的政客关系密切,正忙于幕后运作;以前熟悉的“钱袋子”徐明不幸地死于非命,证据也带走了,只留下一段视频;与谷开来连手杀人的张晓军提前四年放了,还在2019年出现在纪念薄一波去世11周年的祭奠活动里,而薄熙来的前妻和薄的长子李望知,2019513日,在山西定襄县的薄家故居留影,等等,这一系列被海外媒体报导的新闻,都给他注射了强心计,他觉得自己越来越象邓小平的大秘“王瑞林”了。

 

受贿额5个亿,不断缩水

实际上,吉林省长春市中法20141029日做出的关于车辉的判决书,已露出可疑之处,与其他人不同,法院只列明他20011月至20124月期间的罪行,而同案的主子薄熙来,另一秘书吴文康等都是算总账,即,查处历时约20年的贪腐证据,并给予严惩,但唯独对车辉网开一面,据知情者透露,由于车辉一抓进去,立即跪地求饶,痛哭失声,他深知多年追随“薄骗子”,犯下的多起命案,并贪腐金额近5亿元,强奸妇女数十人,等等,一旦查清,必死无疑,但专案组遵照上级指令,要他检举揭发薄熙来和谷开来,以换取重罪轻判,他为求自保,立即竹筒倒豆子,全力配合,与专案组交易,结果只查证他任商务部秘书以后的罪行,受贿额不断缩水,最后缩到区区239036184元,这正好与上级内定的刑期吻和,才判了12年,而且,还只退赃了一部分违法所得。按法律规定,罚没金应一下子追缴,但专案组为了拉拢他针对态度强势,死不认罪的“薄骗子”,就例外开恩,余下的罚没金,他可以换成钱票在监狱里消费,直到冲抵完毕,并作为经济贡献而公然写在{2017}01刑更3201号的刑事裁定书里,读者诸君如果不信,可网查该文书,始知中共党管司法制度的黑暗与荒谬。

 

每月花钱1737元,吃管教“食堂饭”

 

在上述的对车辉减刑5个月的法律文书里,监狱给他编造了很多成绩,又是有悔改表现,又是获得三次表扬,煞有介事一般,但实际上,他不像一般犯人那样作苦力,吃“劳改饭”,而是用每月多达1737元的伙食费,和管教一样,吃饱喝足,优哉游哉,逢年过节,还要饮酒作乐,下棋打球,读书听广播,每顿还得警察派人给他送饭,甚至有时监区长亲自给他送“外卖”,因为委托人都是大连和重庆非富即贵的神秘人物,所以,减刑裁定书写明:他本次考核期内执行财产刑,人民币多达40000。这是多么可怕的数字,按规定,他的犯罪所得应一次性强制地由法院没收上缴国家财政,但薄熙来是“太子党”,是特殊人物,不仅他自己在秦城监狱休闲养老,而且秘书也跟着享受特殊照顾。这也充份说明,薄熙来案是货真价实的腐败案,也是中共高层政治内斗的产物。

 

可靠的消息来源说,车辉几乎每周都有一些身份不凡的人来探视,经常送来食品饮料和牛羊肉,鱼虾等,中秋节前收得月饼堆成小山,一大半转手给了接见室的管教,所以,迎来送往,人气兴隆,知情者说,还有警察给他买来全波段的收音机,以便他掌握薄熙来及中共官场的动向,他所在的监室只有三个人,还有电视机和电炉子,可以自己炒菜煮饭,因为他们都是有门路的犯人,而其他囚徒是12个人一屋,面对四壁,没有电源,每人每天拼死拼活地劳动,动辄挨打挨骂,累得筋疲力尽,获得的“减刑分”还特别少,而车辉用物质利益贿赂管教,找到了一批“保护伞”,可以高速减刑,自得其乐。囚徒都称他是铁北监狱的“大贵族”。

 

狱中主讲薄熙来故事

 

我们知道,车辉的名字多次出现在201310月发布的《薄熙来案一审判决书》里,他以证人身份出现,说明他已出卖了主子,但中共官场就是这样,主子有权有势的,下面跟班的都耀武扬威,一旦倒了台,大家都落井下石,不过,由于薄熙来在法庭上扮演了一副李玉和式的宁死不屈的光辉形象,而他的案子是由共青团派大佬们制造的,同样是“红二代”的习近平,对其态度嗳昧,较之野心膨胀的“薄三”,他更仇恨令计划之流,因此,习近平既不纠正薄熙来在辽宁搞得冤案,也不给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老板平反,而车辉和吴文康等是仅有的受牵连入狱的秘书,薄在大连公安和国安的大批党羽都隐藏下来,期待主子有朝一日东山再起。车辉对狱友声称,如不是刑讯逼供,我怎么会讲薄熙来有罪,那都是专案组逼的。

 

每当夜幕将临,他所在的监舍就成了最吸引人的故事会所,不仅有犯人,而且有管教过来听有关薄熙来的传奇故事,不过,我想他不会讲,80年代,他和薄熙来一起在辽宁省金县找乡下处女玩的旧事,由旅顺基地的小“志愿兵”,薄熙来先把他留在地方,当司机兼厨师,又入党提干,送到辽宁党校混文凭,再逐级往上窜,一路风生水起,成为正厅级干部,他心里记得“勃起来”的恩情,却隐藏了薄熙来杀人整人的种种令人发指的恶行,他更不会披露大连“57空难”的黑幕,也会对电视台美女主播张伟杰之死的细节守口如瓶,他说,邓小平还三起三落呢,别看习近平闹得欢,他的能力远不如薄书记,等再搞下去,天怒人怨,老百姓就要求平反薄熙来案,到了那时,你们再巴结我“王瑞林”就晚了,自从他酒后讲过这句大话之后,几乎铁北监狱的管教,领导都找机会接近他,监狱长经常约他聊天,监区长过来看他已是家常便饭。

 

王沪宁帮助薄熙来翻案有望?

今年817日,有一条消息由海外网站发表,不仅读者们关注,铁北监狱的不少犯人和管教都知道,新加坡的复旦大学校友会和校友王燕青邀请电视美女主持人姜丰高调亮相,媒体图文并茂,广为传播,一时人们纷纷猜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故事?而姜丰恰恰是与薄熙来关系特别密切的人,也是薄谷在法国的别墅的管家,而把她介绍给薄家的人就是亿万富豪,大连实德集团的老板徐明,她移居海外,沉寂很久,为何现在忽然重现,并一再强调是记念1993年的所谓新加坡国际辩论会,那次,姜丰扮演了一次成功而漂亮的角色。

 

旧事重提,却有诡异的新意,如今,在中南海高层权力了得的王沪宁,受到习近平的青睐,他正是当年复旦大学参加这次辩论比赛并获得冠军的领队,知情者说,车辉得到这一消息,兴奋的手舞足蹈,他说,薄熙来这下有救了,只要他获释重回中南海,我就又会杀回北京,干它个翻天覆地。可靠的消息来源说,817日至今,车辉不断给他在大连的部下,王富选,郑义强,彭东辉等一些国安特务们打电话,传递信息交换意见,有的已退休的哥们还跑来看他,都认为薄熙来卷土重来的梦想要实现了。我半信半疑,禁不住问,像车辉这样敏感犯人,与家人通电话是可以的,一般是规定每月两次,但须有管教监听,但知情者描述说,车辉是“监狱贵族”,自己私藏一部苹果手机,随时都可以打,甚至可以打国际电话,我知道,监狱里这样的囚徒不少,由于监狱腐败盛行,酷吏贪得无厌,“有钱能使鬼推磨”,很多管教把手机借给犯人用,他们的家属再与其权钱交易,或权色交易,如此而已,车辉乐焉。

2019911日于多伦多。

香港《前哨》杂志8月与9月好合刊首发。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19-11-20 19:42 , Processed in 0.023330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