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eNewsTree.com 返回首页

天柱山市王焰的个人空间 http://enewstree.com/discuz/?663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关于招募媒体记者和公益律师为精神控制人体实验10年受害人安徽潜山县王焰冤假错案彻底 ...

已有 30 次阅读2017-4-13 17:46 | 冤假错案, 610, 王焰, 洗脑, 退伍军人王焰

请求各级领导和朋友们关注

《关于招募媒体记者和公益律师为精神控制人体实验10年受害人安徽潜山县王焰冤假错案彻底平反的呼吁信2007——2017

(江苏南京73211部队退伍伤残军人王焰被锁定为精神控制人体实验牺牲品,并被公安局多次关押精神病医院残忍虐待)

(因权力组织搞秘密精神控制人体实验,故意地制造了冤假错案,并被潜山县公安局转化为精神病,现呼吁媒体记者和公益律师汇聚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用法律和正义的力量为王焰彻底平反:1是精神控制实验不是精神分裂症、2是因公伤残军人不是假残疾军人(用司法权力到部队取得原始档案或证明)、3得到应有的人身和精神损害赔偿(享受单位和政府的提前病内退待遇)、4向媒介公开承诺保障王焰和家人的生命健康安全)

(对事发地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政府涉嫌官僚腐败、不透明、谋杀以及不履行法定职责的控告)

(中国急需要一个由第三方民间团体组成的独立的真相调查委员会和平反委员会)

 

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纪委、中央政法委:

尊敬的各级政府领导:

媒体记者和法律界律师及社会正义人士:

我是精神控制人体实验受害暨揭秘者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王焰,198012月出生,199812月当兵,服役于江苏南京73211部队(舟桥旅),200312月退伍。在我27岁的2007年被安徽省民政厅、安庆市政法委、潜山县政府(民政局和潜山县公安局)等部门联手决策,把我移交给了权力组织610(掌管政治安全的特务秘密警察)充当了精神控制人体实验的受害人、牺牲品,他们联手在幕后指鹿为马地故意制造了冤案,并被潜山县公安局明目张胆地强押安庆市精神病医院关押后转化为精神病,算算至今已10年了,这10年来,我及我的孩子家人生活在一个充满欺骗、权力迫害和慢性毒药残害的一系列高强度不和谐的氛围之中,特别是针对我无所不用其极地使用了包括精神上折磨(社会迫害和多次强押安庆市精神病医院关押),肉体上摧残(被慢性毒药残害成肝硬化、动脉硬化、疑似糖尿病)、经济上搞穷(住50平米的房子不办证,生活水平较同标准战友同事相差一大截,当然,和大街上乞丐比较肯定要好一些)、名誉上害臭(煽动社会丑化妖魔化散布谣言:假伤残军人、伪装精神病、没有朋友圈子、好吃赖做、心胸狭窄、欺骗政府、欺骗社会、一无是处的家伙等等)。

这些权力实施者们(职业间谍)(暗中勾结黑社会组织和邪教组织)无所不用其极地,用一些非人道的、见不得光的手段(类似于邪教轮子功、拉人头、寻找代理人)把我的家人,同事朋友战友、甚至于政府部门领导(送钱送物送美女)吸收加入了他们的序列(极权主义群众运动),变成了一个对我和我家毫无保护作用的傀儡、传话筒、留声机,等于把我变成了一个不受法律和政府保护的、随操纵者肆意玩弄摆布的木偶,我不想在皮鞭和欺骗下做一只羊任其牵、任其杀,自20089月开始,到北京的第一次上访讲真相、求领导,但每一次都无果而终,相反,变本加厉地将我押送安庆市精神病医院或北京华一精神病医院关押。

我是一个遵纪守法的退伍军人,一个有抚恤金的伤残军人,现实中应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尊严的生活,但我什么都没有,有的是欺骗和谎言(洗脑)。

2013年以来,中央大力平反冤假错案的同时,加大了反腐败的惩处力度,面对千载难逢的机遇,我在家乡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发出呼吁,希望社会各界人士、媒体记者和公益律师关注安徽潜山王焰,并为王焰因精神控制实验制造的冤案后“被精神病”:信守规矩、尊重历史,还原真相,彻底平反。

主要有六点依法依规、合情合理的诉求:

一、趁我还活着,责令“事发地潜山县政府”职能部门找回或补充我原73211部队评定的二等乙级革命伤残军人档案和证件。

我原是73211部队(江苏南京舟桥旅)评定的“因病二等乙级残疾军人”(苏卫荣字第00209号),200312月退伍回潜山县民政局报道时,由于安置工作的需要,经县、市民政局相关领导同意后,到原部队变更了残疾性质,并取得了“因公二等乙级残疾军人证(据社会传闻可能是赝品?)”,并非假残疾军人,我是20037月赴江苏高邮抗洪抢险期间因病情加重致残的(强直性脊柱炎),现需要通过司法途径督促潜山县政府和潜山县民政局到原73211部队拿回并完善王焰的伤残档案或相关证明(地方政府故意销毁了王焰的军队原始伤残档案起不了诬陷的作用),这一步做实后基本解决了我的冤案形成历史基础,也解决了我为什么被精神病。(精神病人说话没有人会相信,也没有法律保障,到法院起诉都没有人受理,任由权力组织充当小白鼠),对我及我家庭今后的社会名誉起到决定性维护,要不给当地社会百姓留下稀里糊涂不明不白的印象。他们封锁和过滤相关信息造成我和潜山县百姓信息不对称,接触不到整个案件的真相和来龙去脉,以便更好地执行精神控制实验。

二、王焰自始至终都没有承认精神病。没有也没有必要伪装什么精神病来欺世盗名,所有的精神病症状都是有组织搞秘密精神控制人体实验形成的,是人造的精神病,希望通过司法途径为王焰摘掉精神病的帽子,这样才能找回人格尊严和法律保护。

三、除享受政策法律规定的待遇外,按照法律程序给予必要的赔偿。

2007年被锁定,2008年被精神病至今天2017年已有十年时间,杀人犯念斌冤案是在看守所关押8年,受尽折磨,我是断断续续在各个精神病院度过,出院后还被逼长期吃精神病药,这一点我前妻和家人(传话筒)可以作证,潜山县医保局把我报销的出院小结、药费发票也“销毁”了,看来这些权力组织都是长期玩弄法律的高手,但我保留有相关病历记录,安庆市精神病医院也保留有记录,念斌赔偿多少我就赔偿多少,何况河南农妇吴春霞被精神病132天都赔偿15万元。

更重要的一点是由于长期的被逼吃精神病药和慢性毒药残害,导致我现在的身体和大脑无法再参加和坚持8小时的正常工作了,从2015年开始就向潜山县梅城镇政府和潜山县人社局申请提前退休,但都以政策不允许为借口加以阻止:强行退休只有一点钱(每月800元左右,我说只要2000元每月保障生活就行了),这就是明显故意刁难。

四、对于慢性毒药残害引起的身体疾病。包括小孩的身体状况,我目前的情况是:肝硬化、动脉硬化、胆囊炎,由于该组织在我家自来水安装装置放置药物,导致我有疑似糖尿病而无法确诊,还不包括本身的强直性脊柱炎,身体是工作的本钱,念斌这点诉求国家不支持,法院不支持,我暂时也放一边不要求赔偿(同命同价=同冤同价)。

五、目前50平米房子没有办证。并且在潜山县房管局被注销登记,问不到理由和原因(被潜规则?),希望用法律途径督促潜山县政府强制执行。

六、通过法律途径督促安徽省和安庆市及潜山县政府善待王焰和王焰十岁女儿及其家人。不要无端扩大人体实验范围,不得刁难打击报复陷害,保障王焰按照党的法律政策享受的待遇不变。

上面是我呼吁信的主要诉求,也是解决以前权力操控者制造的冤案和矛盾,以及今后可能遇到问题的总结性处理,希望能得到各级政府和媒体记者及公益律师的高度关注,这不是闭门造车的幻想,也不是寻衅滋事的撒泼,而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对于精神控制(脑控)实验,记得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的邓子滨博士200151日《南方周末》第6版中说得更明白:某些专家拥有了这种技术,实验室就比法庭更有效,更不可抗拒地揭示真相,最终使法庭、沉默权、无罪推定之类,都成为一钱不值的东西,到那时,专家就是我们的法官那些执掌该项技术的人,就能控制我们,支配我们,事先知道我们要干什么,事后知道我们干了什么,随着技术的不断改进,最终做到让我们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拷问精神的幽灵在大地上游荡,我们对真相的追求只能服从于某种更高的社会价值,从被削弱、被操控的意识中攫取事实,每一项这样的技术都是对隐私权和意志自由的侵犯技术或许可以轻而易举地获得真相,却也可以更轻易地控制我们的精神。如果没有民主而公正的程序保障,对精神世界的窥探(脑控),就只能意味着恐怖。(被精神病、抑郁、自杀、病死、癌死、十来年全家灭门)

由于难以公开对抗一个从事秘密行动(谋杀)的权力组织,于是大家装作一切都很正常。

意识到精神控制人体实验严重后果的我,向各级政府领导和社会正义人士及法律界呼吁:关注潜山县王焰,关注精神控制人体实验,并向事发地的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政府施压,督促其公开公平公正地对待处理王焰因精神控制实验,指鹿为马地故意人造的冤假错案,并导致其“被精神病”9年的历史问题。

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天上”掉下来的百分之九十九点九是陷阱。在当今社会高速发展的今天,人们的思想舆论也变化无常,政府部门的法律政策、纪律规矩也日新月异,作为一个精神控制实验的受害人,如果无法适应社会的沧桑巨变,必然会被淘汰出局,走向“被死亡”的边缘,正所谓:弱肉强食,适者生存,这也是我写这封呼吁信的初衷。

各位朋友们,让我们紧急地行动起来,用王焰的精神控制人体实验受害典型案例公开地向“事发地”“安庆市潜山县人民政府”施压,以此阻止精神控制人体实验在王焰和其家人身上的继续,保障王焰后半生过上相对健康、一定尊严、有点幸福的生活。

同时,有必要呼吁全国人大以立法的形式杜绝政府公权力滥用到精神控制人体实验中,并在其中扮演的任何角色。

王 焰(签字盖章按手印)

20160501发表20161110更正

王焰,曾服役江苏南京73211部队五年

家庭地址:中国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王河镇皖潜村联合组(老家)

2003年退伍后经潜山县民政局2005年安置的工作单位: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梅城镇政府计划生育办公室(工人身份),单位电话:8921145。

邮箱:wangyanba001@gmail.com

手机+86 15055472117

请收藏好我的博客网址,关注王焰维权动态:

——http://www.1339624141.tumblr.com/

disk dv——http://1drv.ms/1l8aSHq

王焰原73211部队军残证编号:苏卫荣字第00209号,

地方换发的残疾军人证编号:皖军H014929

事发地潜山县民政局:05568921041

事发地潜山县公安局:05568935099

事发地潜山县人民政府:05568921091

事发地潜山县政府网站——http://www.qsx.gov.cn/

这封公开的呼吁信希望得到: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办公厅、中纪委、总政治部、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原江苏南京73211部队、民政部、公安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安徽省民政厅、安徽省公安厅、安庆市公安局、安庆市民政局、安庆市人社局、潜山县政府、潜山县民政局、潜山县公安局等政府部门高度关注和积极响应,同时也希望:北京大学法学院贺卫方老师、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邓子滨教授、深圳律师黄雪涛、中国政法大学洪道德老师、北京市旗鉴律师事务所刘晓原律师、前北京刑事辩护律师李庄、北京泽博律师事务所周泽律师、北京瑞丰律师事务所李方平律师、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莫少平律师、北京大禹律师事务所张燕生律师等有条件代理王焰行政民事诉讼,依法维护受害人王焰的合法权利。

 

附:王焰被精神控制人体实验案情介绍和几点社会关切:

 

一、从受害人王焰的角度来看“被精神病”的来龙去脉2007——2016。

 

王焰,1980年12月生于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王河镇皖潜村,1998年12月当兵,服役于江苏南京73211部队(舟桥旅),2003年7月随部队赴江苏高邮抗洪期间,因左臀部疼痛,无法行走,后转送到南京解放军81医院,住院46天,经主治医师葛华和外科会诊,确诊为强直性脊柱炎,同年10月被原73211部队评定因病二等乙级残疾,发革命伤残军人证(苏卫荣字第00209号),2013年12月退伍回潜山县民政局报道。

由于安庆地区对伤残军人安置这块执行的是因战、因公安置工作,因病的没有特殊情况不安置工作,我就向潜山县民政局安置办工作人员说明了我抗洪受伤的事实,并出示相关证据证明,要求安置工作,安置办领导让我回原部队重新换取因公伤残证,于是在战友的帮助下到部队,换取了一份因公伤残证及档案材料,并于2005年经安庆市和潜山县民政局以红头文件形式和其他20个左右的退伍军人一起进行了安置,我被安置在梅城镇,后抽调到潜山县砂石管理站工作。

在2007年的时候被好事者捕风捉影,到处举报,当时社会上流传的一些,我也有耳闻:一是说我伤残抚恤金很高,在王河镇数一数二的;二是在我身上看不到伤残的影子,在潜山卫康制药厂和潜山饭店打零工期间也没见过伤残缺陷,和正常人一个样。当然,传言归传言,我所享受的待遇和工作并没有丢失,只是工作中受到领导和同事迫害。迫害或压迫的定义是,指任何人或团体在某社群中所受到的严重不公平对待,包括严重的歧视、不公正的法律、社会规范,以及暴力等。在2007年4月份我就要求调回到梅城镇,迫害是极难取得证据的。因此,这些曾经迫害过我的人,他们反咬一口不承认,甚至对外宣扬对我很照顾、很关心,也是无可奈何的,当然也包括他们迫害我的家人。

在2008年6月左右,除社会迫害外还被有组织暗中对我下慢性毒药,搞得我频繁的上吐下泻,肝胆疼痛,胃疼痛,我就预感到权力组织对我有“杀人灭口、搞研究搞实验”的动机,于是,除了找到潜山县当时的领导县长石力、公安局长吴宿华、法院院长胡信春、政法委书记徐雷生等,借着看病就医的机会,还到安徽省民政厅、安徽省公安厅、安徽省信访局,2008年8月左右还到过原73211部队,当时在战友帮助下见到了时任卫生队队长的周勇,他随便帮我翻了一下记录和档案,说查不到,让我找地方领导处理,其实这时候我也呐闷百思不得其解,难道这些权力组织对部队也做了“手脚”,在2008年9月到北京协和医院找钱家鸣主任就诊,2008年11左右还到国家信访局、中纪委、民政部、公安部及后来的中央军委办公厅接待室等部门信访,说明真相希望得到有力的帮助,但都没有受理,只是让我回事发地处理。

在2008年12月左右从北京信访回家即被关进安庆市精神病医院,这就是我被精神病的来历。当然,这个精神病是权力组织24小时暗中高密度的监控迫害和无法无天的慢性毒药残害的。属于“被精神病”,带有强制性和政治性

一个人一旦被精神病,就是有十个嘴说话都没有人信,就是被害死也是死有余辜,被精神病比被抑郁更恶劣。2008年的官场抑郁成风,自杀成风,我只是一个小喽罗,直接跳过抑郁到被精神病。

2011年3月在北京信访无果下到天安门撒传单被天安门公安分局抓进华一精神病院关押一星期,由我家人来北京接回家,这些年我最对不起的是我的父母家人和两个姑爷,把他们跟后面受牵连(传话筒)。2011年4月无法在潜山县安生,只好赴广州打工,在九号行馆水疗城当服务生,2011年8月转到南京益丰大药房,并在江苏省人民医院确诊了动脉硬化(心绞痛、两腿发僵),这时候又去了一趟原73211部队,当时的旅长已是张正军,我退伍的时候旅长是戴华。

2011年11月回潜山县,因为散发精神控制(脑控)真相资料,被潜山县公安局汇同梅城镇政府及防暴队(这个事实具体由梅城镇余副镇长和汪会计作证,国保两位警官我不知姓名,但我记得长相),将我强制押送安庆市精神病医院关押半年,春节都无法出院过年,这次残迫害严重到差点死在安庆市精神病医院,主治医生张斌可以作证

2012年11月再次进北京信访无果,跑到美国驻华大使馆翻墙,被便衣殴打后押送到附近派出所,并被安庆市政府驻京办接回

2013年、2014年、2015年基本每年都到北京信访一次,2014年还带女儿到北京儿童医院体检发现腹膜数枚淋巴结肿大,淋巴结肿大可不是好事,肯定在做某一秘密人体实验。

从我2007至2016年的信访情况看,基本都没有效果,连最基本的信访受理回执都不给,就是登记一下身份证,现在都是“无纸化电子化办公”,这些权力组织随时可以将证据销毁得一干二净,连蛛丝马迹的证据都不留,当然,我还保留了仅存的二张安徽省信访局的回执单。

为什么我总是提“销毁证据”呢,因为我在2014年民政部统一换发新版残疾军人证的时候,本来要求半年就换发好的残疾军人证,潜山县民政局拖到8月份还没有办下来,到10月份的时候由潜山县民政局优抚股余劲松股长给我一本“因病六级残疾军人证”,备注栏写了“因公精神分裂症”字样,这种侮辱性证件我当时就没有接受,让他们重新办理,因为对于我们这种正常接收,正常安置的残疾军人,只要人在、证件在、伤残档案在,退伍回来是怎样,换发证件就是怎么样,没有借口和理由,看来潜山县民政局把我档案搞丢失了或销毁了,如果伤残军人档案真的丢失了,就应该查清原因或到原部队查验,以区别真假,不是我喷水,残疾军人证坐车半费或免费的情况下,在中国每一个省民政厅总计不少于上千份假残疾军人证(不是街头假证,而政府部门作假),除非不查,一查一个准。

后来优抚股不知哪里弄来了原73211部队的“因病残疾档案”(三张纸),这一点“潜山县民政局余劲松股长”可以作证,当时的潜山县民政局周凤扬副局长还把我叫到办公室指着网络上流传的“说我造假贴子”给我看,我回复说网上东西不可全信,特别是我被处于监控状态(被精神病状态),什么流言都有,就像大嘴宋祖德乱喷陈晓旭一样,捕风捉影,拿芝麻当西瓜说。因为搞精神控制实验都是秘密的,信息舆论对外是严格保密、过滤、封锁和不许泄露的,包括我父母,都神神秘秘的,相当于,你不了解我,我不知道你,所有的消息都是经过权力组织为操控目的需要而散布的谣言,就事论事地说,有些是该组织通过技术手段人造(搞鬼名堂)出来的事实。(比如在受害者人事档案内放一些党政纪处理表,一个县的萝卜公章只要权力组织找一点借口或买通个别主要领导就可以实施,处分的目的主要降低社会百姓对受害人的认可度,达到丑化妖魔化的目的,使受害人生存权限进一步受到影响,找不到稳定的工作,有时在档案放些黑材料受害人根本不知道(阴招连连)。)

社会大众就像盲人摸象,即使管中窥豹,也窥不到真实的豹子(可能是人造伪装的模型)

后来,2014年12月份的时候,我的因公残疾军人证还是补办给我了,不知出于什么目的,残疾证上面还盖着两个钢印,不过我仔细推敲,这其中必有猫腻,因为,我的因公残疾材料是后补的,销毁了就没有了,就像无头案,当然,像我们伤残军人原部队评定的,是有档案记载的,我以前说过,包括受伤治疗的军队医院(南京81医院)、原部队的卫生队(73211部队卫生队)、评残的上级批准机关(江苏省军区后勤部卫生处),有些是省军区,有些在大军区级批准,现在都改成五大战区,但有些在部队移防、撤编、裁军过程中自然消失的,这些人的原始档案材料有些是永远找不到的,那么,时间久远,档案又被权力组织销毁了怎么办呢?只能任其栽赃陷害,就像杀人案,除非“亡者(真凶)归来”,像我残疾军人,物证如果销毁了永远都归不来了,有些网友不明白:你是残疾军人他们有什么理由不承认,隔行如隔山,在部队一般情况下只要受伤,达到一定标准都给予评残,包括骨折愈后,还有疾病的,骨折、断手、断脚、瞎眼的这种伤残老百姓一眼就看得出来,即使在部队没有评残也能糊弄人,像我们这种强直性脊柱炎,还有高血压、糖尿病、精神病的,这种残疾,按照中国民政部的解释,残疾军人是由伤残和疾病两种形式组成,一种是受伤,一种是疾病,而我就是后者,这种情况下如果被权力组织以中奖的机率选为“人体实验”对象(专业的秘密人体实验,对外一切理由都是借口),那么就是百口莫辨,他们可以施放药物气体麻醉剂类,维持一个让外界看似比正常人还正常的健康状态,就像动动员吃兴奋剂一样,造成了医院不易检查的假象,还好,我是强直性脊柱炎,双侧骶髂关节肯定病变,这个CT、X线一目了然,权力组织主要是胡弄老百姓,像民政局医院等专业人士是胡弄不过去的。

当然,在部队有病不一定都能评上残疾军人,有些是“带伤回家”“带病回乡”的,还有些一身是病一样手续都没有就退伍回家了,我是抗洪时病情加重无法行走,组织上主动要求给我申请评残,按道理还应该立功,三等功到地方也就一张纸,像我当兵五年,除非领导主动给,自己张口要三等功,还真不好意思。

现在,我就把情况往最坏的地方想,就当做无头案(物证销毁了)等于亡者也归不来了,那么我只有“人证”,曾经见证过我在部队抗洪受伤并评军残过程的领导和战友们:包括原73211部队的舟桥三营教导员陈锡财(后交流到江苏金湖县人武部任政委,现不知去向)、营长罗一平(现任江苏南京浦口区安监局副局长),73211部队卫生队的2003年评残的经办人周勇军医、陈溪根队长,批准方经手人是江苏省军区后勤部卫生处的方干(有些是军残证上写的名字),以及南京81医院的主治医生葛华,潜山县民政局安置办的原马竹飞组长、优抚股许惠云股长、余劲松股长、以及安庆市民政局朱科长等,还有一些见证过参加抗洪受伤过程及军残证的战友们:许于发(福建)、王满星(南京)、王庆为(安徽枞阳)、张国良(浙江平湖)、叶新鹏(福建南平)、肖宏进(安徽潜山)、李金灿(安徽潜山)、华张生(安徽潜山),我父母及两个姑爷。

因为部队《革命伤残军人证》退伍回地方后就要交到地方民政局换取地方证件,部队的残疾证一律上交。

还有一种情况是现役军人在部队当兵受伤没有评残的,但有医疗记载的,退伍到地方后可以向地方民政局申请补办残疾军人证,这个是地方残疾军人,不是部队残疾军人,抚恤金是一样的,但历史不容篡改,荣誉不能颠覆,颠倒黑白,指鹿为马,迷惑人民的事在法治健全的今天时有发生,以后还有谁相信公权

所以,在原始档案销毁情况下,人证是尤其重要。不管是什么案件,证据无非就是两个:人证、物证。假设物证销毁,只能是人证,这里面本人是起关键作用,因为还有一个“伤”,精神控制实验的权力组织就是要搞“灭口”,如果我被灭口了,我这个家和小孩子一生就毁掉了,就是跳到黄河都洗不清家庭的耻辱,并且不断地被权力组织丑化妖魔化,以至数十年后:遗臭万年、倾家荡产、家破人亡(在网络时代有据可搜,有规律可循)

这也是我不断地向社会揭露真相的原因,只有趁我活着的时候逼政府公权力启动,把事情通过法律形式做实了,做成铁案,做成全社会众人皆知的案件,做成经得起历史检验的案件,那么,权力组织就永远不会借机毁灭证据、玩弄法律,制造事端,陷我及我家于不义处境,而不是利用权势对受害人处处进行“潜规则”玩弄于股掌之间。

 

 

二、下面回答一些网友疑问和关切:

 

第1个问题是部队现役军人评残的基本常识(自己的经历和网上搜索的)。

部队现役军人在受伤和疾病医疗期满后,达到残疾评定标准的,由部队统一组织认定,并发《革命伤残军人证》,一般残疾性质有因战、因公、因病三种,伤残等级原来四等六级,改为现在的1至10级,对于受伤的,但达不到评残条件的退伍回地方后三年内可到当地民政局申请补办,带病回乡的不能补办残疾军人证这里面(规矩)名堂有点多,外行人一般不懂。其实我也不懂,只是经历过才慢慢体会到。有网友发问部队也有造假的残疾军人,我可以百分之九十九的告诉你:这种情况只有万分之一,原因有几点:一是部队伤残军人只有等级高低,不会造假。二是没有必要,如果一个士兵真有造假的本领和门路,那么他可以立功、提干、考军校、转士官照样有前途,不可能冒着违法犯罪的风险要个破残疾证,就是当兵想要,干部也不会拿自己前途搞这事。三是当过兵的都知道,一个士兵在部队基层最大的就是连长,他不可能有通天本领造这个要省军区大军区审批程序严格的残疾军人证。四是造假多发生在士兵退伍回地方,因为中国是群居社会、人情社会,腐败的社会,如果这个退伍兵在地方有权势关系,为自己方便找民政局领导胡弄个假残疾真证件是人之常情的事。

第2个问题是目前“事发地潜山县政府”对外的统一口径(猜测的):

对于王焰被精神控制人体实验2007——2016,10年了,事情发生在原县委书记韩斌、原安庆市政法委书记王章来手中的事,后来的石力县长(现坐牢)、卓晓静书记(退休待处理),还有政法委书记徐雷生已退休,纪委书记方立洋也受到党纪处理,民政局副局长马竹飞等退休,一个县城极短时间内大批官员退位处理,这在官场是极不正常的现象,说明这个地方政治生态已被破坏或控制了,对于我个人来说,2007年是2007年的政府决策,现在是现在的政府决定,从我想象的推测,如果有网友或获知此事的人询问潜山县政府相关人员:你们县可在搞精神控制实验这个事?你们县可有王焰这个人?网上王焰反映的问题可是事实?潜山县政府领导目前有五个对外口径:一是不清楚。新上任的领导包括张劲松书记、梅耐雪县长不清楚王焰的情况,也搞不清楚这个人,具体由下面潜山县民政局和单位负责。二是对王焰已经搞清事实,彻底平反了,按照当前政策法律兑现待遇了。三是尊重历史,在没有新的证据证明王焰有问题的情况下,暂时保留当初退伍接受时待遇不变,我们还正在继续密切监控。四是王焰的情况他的家庭(家事)了解最清楚,做为政府我们仁之义尽,公事公办。第五种情况最坏,王焰的情况是在2014年民政局换发新证的时候被政府发现的,当时没有找到王焰的因公原始军队伤残档案,王焰又有精神分裂症(搞不清楚是不是装孬),民政局找到他父母,并以拒换新证为由要求他父母交待情况,并拿出了“因病残疾军人证”,因为换发新证的时间有限,潜山县民政局把这种情况向安徽省民政厅做了汇报,民政厅领导同意按原接受方案换发新证,并在新证上盖两个钢印,等待后续观察再做严肃处理。(这里说明他们留有一手,为以后权力组织等待有利战机,再发动新一轮攻击找借口),(这里证据有两点:一是原部队因公残疾军人档案失踪了,我个人是接触不到档案;二是新残疾军人证上盖有两个钢印。说明这里面有“鬼”在搅局,老百姓看不出来,看出来也没有用,跟政府作对没有一个好下场)。

第3个问题是有网友问,像你们残疾军人潜山县政府能不能取消优抚待遇和没收残疾证?

通常在没有证据证明该受害人带有违法犯罪时,是不能无故取消的,即使一时取消,待处理完毕后也要恢复其身份,因为残疾军人体现的是中国政府人道主义和政治荣誉感(当兵时为国家利益受伤或得病并得到部队肯定的,这就是政治规矩),不便无故取消,只能灭口(暗中搞死),我现在面临的就是这个处境,要不政府怎么会把我“政治化精神病”,还下慢性毒药做实验,说明潜山县government买逼还要立牌坊,把我搞死一了百了,无非政府赔几个钱,只是我暂时还没有被搞死,要不受害对象把事情闹大了会低毁当地政府形象(干丑事到了不要脸面的程度,在老弱病残的人身上榨取政治资本),告到北京就低毁北京形象。

第4个问题是地方政府和610权力组织的相互关系和扮演的角色。

在一个地方搞精神控制实验,说明这个地方有一个首领山寨王(经过职业间谍培训安插在潜山县的耳目,通常身份隐藏的极深),首先生事找借口找靶子,然后是锁定受害人这个目标,取得“事发地政府授权”并报高层批准(这个事情政府“公法”不方便插手,交给610“家法”伺候),再动员社会百姓热情积极参与,带有明显的政治性、运动性(类似于文革),通常都把这个受害人丑化、妖魔化、标签化,如杀人犯、贪污犯、精神病等,再把自己神化成救世主,“为民除害”,“为民除贪”“为民请命”,这个社会这个政府需要他们这样高、大、全的神通广大组织来拯救,像洪秀全拜上帝教一样,跟着教主有肉吃,有酒喝,有钱花,还有帅哥美女享受,然后一步步把当地或政府需要利用的人拉下水,成为他们的传话筒、留声机和代理人让当地人们自发的走了一条最符合操纵者利益的路(有一定的规则)

据说只要被他们组织吸收进的人(有些是单线联络),只要听到对方深沉洪亮的电话“* * *,教主想见你一下”,吓得小便都有可能失禁或腿脚发抖,极权社会都是这样管理。这也是为什么把这些成员称为驯服的羊,任其牵、任其杀,而不是猪,因为猪在死之前还有点反抗挣扎的能力,而这些人是被该组织长期秘密篆养训练并利用的工具,半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或况还有致命的不可告人的把柄在其手中,发生在任何人身上都不行(不听话就被谋杀或造事端送进监狱、精神病医院折磨到死为止)。

一般政府实权部门里只要培养吸收一两个该组织的成员(公安法院),推行他们想要的运动计划就容易得多,其它人员只要掌握一点把柄,再小恩小惠拉笼一下,没有多少,也没有必要为受害人而反抗牺牲自己的利益。

该组织通常以执行任务为幌子要求政府部门配合,那么这个时候的政府就是傀儡,就像未代皇帝傅仪暗中听命于日本人一样,受害人或受害人家庭遇到麻烦需要主持正义或公道的时候,找政府找法院,那就是跑龙套,做形式,不要说就事论事的公事公办,甚至是合情合理的事情都百般刁难,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就像发生于中国近几年有影响的冤假错案,颠倒黑白,指鹿为马,毁灭证据等等,不要说律师,连三岁小孩子都分得清的东西在政府或法院却理不清思路,说明这个时候的政府没有用了,也是传话筒,按照幕后操控者的要求去做。

用李克强总理的话形容叫做:尸位素餐。(有几个模子在那里办公办事办案)

他们这样做主要为了借机整人(顺便研究人的心理活动规律、毒理结果和社会反应),网络上有网友指出这叫“国家报复制度”“杀鸡儆猴”,就是要让受害人及其家庭过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以教育社会“损害Dang和政府公权利益的”就是这么个下场,要公平正义干什么,一粒老鼠屎不能害着一锅汤。当然,他们玩的是手段,玩的是法律,玩的是阴谋诡计,用行话叫“高级黑”。

第5个问题是有网友发问,没有真凭实据就是谣言。

王焰整天到晚在网上制造谣言,妄想迫害,有没有真凭实据,凭空捏造谁能信服?是潜山政府仁慈,一般早就抓起来搞死了。

关于证据,这里需要强调一下,因为权力组织就是掌管和玩弄法律方面的高手,他们都是在幕后操控,一般掌握不到什么证据,就像抓小偷一样,你以为你是公安局的,大街上哪个监控探头你都有权调取啊,如果真是有过硬证据也会遭到权力组织销毁,而具体到幕后操控者更不一样,他们像邪教一样把受害人需要操控的人用非道德手段牢牢控制住,这个人就像灵魂出窍,鬼魂附体,肉体还是本人,但其思想行动语言已经在按照操控者的意愿进行,可见多么恐怖。

目前具体的摆在桌面的证据也有:一是民政局把我部队原始伤残档案搞丢失了,这个概率不是没有,但一般很低。除非档案室发生失火、失水、盗窃或专人陷害,有网友问你档案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光,如果真有见不得光的就应该摆在桌面上,该追究什么责任就是什么责任,而不是连受害人本人都不清楚的前提下私自销毁栽赃陷害“被精神病”。万幸的是我问过其他战友,部队伤残军人评残档案一般一式三份,地方民政局只能销毁一份,还有两份,看来还是部队有经验,防止个别地方胡乱地搞。因为地方是个大染缸,公检法司政党、三教九流无所不包,个别“地方大佬”权倾一方为所欲为,大搞人身依附,即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故意制造个冤案整人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政治法律社会效益相结合),又能借机升官揽权敛财。二是我2014年换发的新版残疾军人证有两个钢印,无缘无故搞两个钢印干什么?说明里面有名堂,有鬼,为将来哪一天发动攻击找到口实。三是我在部队当兵五年,受过正规军事化训练,都没有得什么精神病,家庭也没有精神病史,独独退伍回潜山县整了个“精神分裂症”,说明这个地方水土不服,人心不古。其它的证据无非年纪轻轻30岁被慢性毒药残害全身是病:肝硬化、胆囊炎、动脉硬化、磨牙破坏好几颗,用邪教歪理邪说的话“是人都有生病的时候,正常”。

大凡搞精神控制实验的地方,自古都是地痞流氓土匪丛生,为一碗饭能打破头出人命的地方,大家看:陕西西安、中国上海、湖南张家界、贵州铜仁、安徽安庆(潜山)、湖北武汉、福建福州,后两个地方更是一踏糊涂,三天两头冒个哄动全国的案件。

第6个问题是王焰、孩子和整个家庭的危险处境和未来走向(推测可能被操控结果)。

当操控者使用的手段一切都是欺骗,一切都是虚假(表面形式)的时候,操控到今天这个局面,内容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表面形式,做做样子对得起观众。

从2007年被操控到今天,我及我家的处境目前非常危险,一般到这个时候10年左右,大多数都被残迫害“被病死的被病死”、“举家搬迁的搬迁”、“下监狱的下监狱”,反正社会上很少看到受害人信息了,类似于强迫失踪的,权力组织动员百姓搞运动的结束时间到了,再拖下去“权柄”不灵验了;二是被识破了,三是除非变换个版本继续搞。一般有黑脸、红脸两套方案轮流搞,搞到死为止(脑控实验程序的设计都很科学严密,经过长期实验推算总结的)。我及我家也是风雨欲坠,去年离婚、50平米房子不办证、我本人和家人身体都不好,工作想退退不了(要精神病人上班,荒唐,或许哪一天被迫害得殴打赶出来,因为单位曾经强抓我到精神病院了),如果有一天潜山县政府借机发力取消工作和残疾待遇,潜山是待不下去了,只能背井离乡,到北京告状,除非不回潜山县,只要回潜山县就会抓进精神病医院或找借口下监狱,这种案例屡见不鲜。如果现在再取消待遇,只能等到下一个10年了,因为中国造冤案申冤基本规律时间是10年左右一周期,这个10年申诉解决不了,只能等下一个新领导人上台解决。

有网友问,你这地方没有法律吗?对,就是没有法律,像搞精神控制实验对当地普通百姓是公事公办,能照顾的照顾(免税、低保、工资等方面优待提高,以换取这些民众的热情支持拥护),但对政府需要打击的对象就变本加厉,就像练习射击时的靶子,越往靶心打越好。野蛮加阴暗等于恐怖。

第7个问题是精神病医院和监狱有什么区别。

监狱和部队差不多,就是没有训练,劳动和规矩都一样,精神病医院就不一样,首先就没有了法律保护,里面都是精神病人,还要吃药,被传染个疥疮是家常便饭,要是权力组织下阴招给传染个肝炎、肺结核的那下半生完蛋着,更为恐怖的是如果受害人在里面不守规矩,不老实做人,甚至挑拨精神病人打断腿的、挖眼睛的。

并且被政府或相关单位“被精神病人”送到精神病医院的住院没有时间长短,主要看受害人家庭关系硬不硬,如果受害人家庭人单势薄,一关两三年,甚至在精神病医院住到终结一生的都不是不可能的事(父母双亡,没有妻子儿女的,想想真恐怖),住院的费用(钱)对政府不存在问题,对于一个有精神病住院史的人,政府的随意性很大,可以到需要送进去就送进去的程度,试想,一个没吃没喝没住的“被精神病人”,不找政府求助找谁,对这种人政府通常都是关进精神病院发扬“人道主义精神”。

不像“被监狱”,一个相对有法律保障,程序相对复杂一些,二个有明确法律时间限制,三个如果有过错出来还可以申请国家赔偿。

中国的精神病院不是单纯的人道主义做好人好事的场所,大多数都带有政*治任*务的,里面的少数医生还是带有公安局编制领双份工资的。

总之,这两个地方都不是正常人待的,是对需要打击制*裁或灭口对象使用的。

第8个问题是王焰每天在网上揭露精神控制实验,要达到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网友们啊,我王焰每天在网上不停地揭露精神控制实验,不可告人的目的比幕后操控者简单的多:就是需要网友们关注王焰被操控发展到哪一步,关注安徽潜山县政府能否善待王焰和其孩子、家人,能否保障其生命健康安全。至于诉求中要求赔偿,命保住就不错了,还赔偿?一没有法院受理,二没有律师公益代理,这就好比一个女人走到荒山野岭遭一群匪徒轮奸:你就是喊破嗓子也没有人管。

通常情况下,如果有正义记者、社会人士来潜山县秘密调研或公益律师代理,这些权力组织会对其公关洗脑,一般也就两招或文或武。文的就是诉苦,“记者同志啊,你们远道而来潜山县,这个地方穷,要吃饭的多,我们也难管理,不是我们要对王焰怎么样,而是王焰这个人怎么怎么差劲,他有精神病,领导怎么怎么难做,请你们来潜山县多到天柱山旅游一下,请客吃个饭,顺便找个电视台主持人(美女)陪陪(下圈套),或给个红包。一般接触不到受害人王焰,我本人24小时监控了,打我电话也监控着,半军管状态也没有记者敢采访。武的就是借口执行任务,闲杂人等不许接近受害人王焰,不许打探小道消息,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一律由潜山县政府统一对外口径,不听话不上路子一般会找地痞流氓暗中制造事端殴打,当然,潜山县是国家级旅游县,这些权力组织不会蠢到人造恶性事件,一般都使用技巧手段公关。对代理律师也一样,毕竟是搞精神控制的,公关洗脑的手段就是软硬兼施,使人心服口服,顺从于权力组织。

9个问题是目前有哪些疑似受害人及对付精神控制实验的方法。

从我对网络研究来看,疑似的太多,包括彭公乾、吴巧妍、刘华铭芝、郭汝泉、黎永强、贾宏声、陈晓旭、王均瑶等等,在这些人身上能发现到共同点和规律性:包括“嫌疑人身份”“父辈亲属受害对象”“被精神病” “谣言四起”“英年早逝”等等,至于对付其方法,只有熟悉权力组织搞精神控制实验的规律,才能知已知彼,“就事论事”“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证据意识强”“政策法律意识强”,而对于受害人应该“理性思维”“脑控思维”“严格自律”“遵纪守法”“未雨绸缪”“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创造条件到美国。

之,从被锁定充当精神控制人体实验受害人那天起,一日被控,一生被控,揭露不揭露结局都一个样:被病死。只是时间长短罢了,闹得凶社会关注度高的,他们会让受害人活得时间长一点,像湖北武汉彭公乾,前后搞了15年,时间跨度非常大,最后实验出个胆囊壶腹癌42岁就死了。动静小的,会出阴招搞死,包括车祸、触电、意外死亡等,也有像福建福州吴巧妍才搞四五年,就忍不住疾病羞辱折磨而自杀。

这些幕后操控的权力组织无所不用其极地用非人道的手段残害自己同胞,使用了人类有国家文明以来找不到语言形容的阴暗手段,比日本731部队,比纳粹法XI斯有过之而无不及,唯一的区别是当自己的民族在残杀自己人时比侵略者更为残忍(百度语录)。

如果广大民众一味沉默,或许下一个就是你,是值得人们反思和警醒的时候到了。

 

附证据:《退伍军人证》证明王焰曾当过兵。(其实这个证据也能销毁,但销毁对权力组织起不了作用,诬蔑说王焰假当兵经历没有必要,也不可能)。

当兵受伤时治疗的南京81医院出院小结,病案号、X光号都有,像病人住院病历,现在只要有权限到81医院还能找得到,但也有可能丢失。

王焰2003年部队抗洪受伤时申请评残的证明材料一份。(像我这种在抗洪期间因病加重的伤应该算事故,带队领导不隐瞒就不错了,怎么可能立功呢?立功主要是救人救物对象,像部队正常训练中骨折受伤也算事故,但和评定《伤残军人》都不影响)。

原江苏南京73211部队《因病残疾军人证》及档案材料。可惜当时没有手机拍下,只能是复印件,复印件比没有,空嘴说白话要强,毕竟也能算证据。更可惜的是当时没有证据意识复印出《因公残疾军人证》及材料。

2014年安徽省民政厅换发的新版残疾军人证,上面清晰地显示两个钢印(大家仔细看看,说明这个民政局确实有点“鬼”名堂)。

我从2008年上访过程中留下的两张安徽省信访局回执单。(这个证明我信访过、申诉过,可惜北京方面有经验,对我们这类人信访什么手续都不给)。

王焰被慢性毒药残害到医院检查的影像报告(得病正不正常医生来解说,这个只能增强说服力,无法当作证据使用)。

2014年带女儿王欣睿到北京儿童医院体检时的B超报告。

2009年和2012年王焰被强制抓进安庆市精神病医院的出院小结。(当过兵难道就不能得精神分裂症吗?这个与被迫害和慢性毒药没有多少证据链。今天能被精神病,明天或许也能被精神病,反正这一生是完蛋着。)

my blog ——http://www.1339624141.tumblr.com/

操作手段:煽动社会迫害+慢性毒药残害+读心术=精神控制实验(脑控)!

具体方法:精神上折磨——肉体上摧残——经济上搞穷——名誉上害臭!

人生结局:被精神病、抑郁、自杀、病死、癌死、十来年全家灭门!

组织形式:(邪教模式+传销模式)幕后操纵者——特权骗子—传话筒留声机——受害人傀儡!

精神控制实验的对个体实施控制范围:制人脑电脑权、制信息(网络媒体通讯)权、制舆论权、玩法律权(钻空子)。

特别强调的是制人脑权,可分为:制情绪权、制心理思维权(意识潜意识)、制脑影像权、制思维模式形成权、制记忆分析权、制生存能力权、制人格尊严权、制社会交往权(这部分通过煽动社会迫害取得控制);制精神状态权、制身体感觉嗅觉权、制休息睡眠权、制健康病患权、制内分泌优略权、制生命权(这部分通过暗下慢性毒药、药物来取得控制)。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17-4-23 05:52 , Processed in 0.022597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