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847|回复: 6

五路加速! “总加速师”习近平或将成中共亡党领导人(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0-2 15:54: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唐浩 大纪元






习近平


由于习近平现在普遍被称为“总加速师”,意思是加速推动共产党走向灭亡的人,因此党媒公开使用“加速”这么敏感的字词,也引发海内外媒体的广泛瞩目,认为党媒也认证了“总加速师”的称号,甚至不排除党媒内部有反习人马在进行“高级黑”。

不过,我认为,不管这篇文章的标题是巧合还是故意,目前习近平的种种作为,确实正在加速带领中共走向亡党,而且还会让习近平成为中共的末代领导人。怎么说呢?我们可以从五种“加速”的动力来看:

动力一:空前集中权力 铲除异己 削弱党内派系

大家知道,习近平在2012年上任后,一开始是个没有派系势力当靠山的“弱主”,权力地位相当薄弱,政令不出中南海。所以习借重王岐山,以“反贪腐”名义对党内发动长期的清洗斗争,将大批反对习近平、或者想要推翻习近平的派系势力一一铲除。

所以那个时候是所谓的“老虎苍蝇一起打”,根据官方数据,在习近平第一个五年任内,就有超过140名省部级以上的高官被逮捕调查,被调查惩处的官员更是数以万计。

当时,包括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前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前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与徐才厚等高官,都相继落马被捕。

但是,中共官员的贪腐似乎无可救药,越查越可怕,光是在2018年一年内,被调查的人员竟然超过173万人次。即便到今年,又有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重庆副市长邓恢林以及上海副市长龚道安等等高官因为涉及贪腐被捕。

换句话说,习近平上任到现在,一直还在以反贪腐的名义进行党内的派系斗争,被抓捕、被斗倒的党内各派系大小官员,很可能已经数以百万计;从另一个角度讲,其它派系的人马与实力,也都被大幅削弱,而中共这个体制的力量也等于是被习近平削弱。

削弱对手的同时,习近平还大举扩权、高度集中权力。2016年,习近平先被赋予“核心领导人”的称号;2017年,“习近平思想”被写入了中共党章,提升了习近平的地位;2018年,再修宪取消国家主席的任期限制,为“无限期统治”铺平了道路。

现在,中共中央又要在《中央委员会工作条例》里头加入“坚定维护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的内容。换句话说,习近平要在中共内部更进一步收紧权力。

好,从刚刚的历史轨迹可以看到,习近平上任以来,一方面大幅整肃对手、削弱党内其它派系,也等于是不断削弱共产党的整体力量;但另方面,他又加强集中权力,让其他人更难插手政权,但也等于是把共产党的命运跟他自己绑在一起。

动力二:任期终身制 中共接班人“绝后”

习近平修宪取消任期制,等于开启了终身统治的可能性,也因此习近平颠覆了过去中共领导人只做两任、总共十年的任期,同时也动摇了中共领导班子会挑选接班人的交班体制。

虽然在今年八月初的北戴河会议以前,中共内部一度传出习近平可能会因为党内反习派斗争激烈,可能要被迫挑选接班人,来平息党内派系的反弹。但北戴河会议后直到现在,依然看不出习近平有交班的打算,反而是一再宣布抓紧集中权力。

因此,就目前局势来看,习近平很可能想在2022年后继续担任领导人,确保自己卸任后不会被敌对派系给清算,所以没打算挑选接班人。这也意味着,中共领导人很可能会“绝后”了。

动力三:经济衰颓 技术断供 当局自救困难

过去这两年,受到美中贸易战的冲击,以及中国工资成本上涨影响,许多企业相继外移,也造成中国经济与就业市场持续下滑。特别是今年爆发肺炎疫情之后,许多企业被迫停工、倒闭,或者撤出中国。

即便在当局强力推动复工复产之后,因为海外疫情依然严重,海外市场的需求明显锐减,也导致许多企业接不到订单,再次被迫停工或者裁员减薪。

经济学家评估,中国今年实际失业率可能会在15%到20%之间,甚至还可能超过25%;而今年的中国经济增速,也很可能会创44年来新低。

雪上加霜的是,美国政府已经全面封锁对华为的技术提供,让华为几乎断了生路,而且美方也准备制裁中国最大的晶圆代工厂中芯国际;加上美方加大力度抓捕窃取美国技术与知识产权的中国间谍,因此中共的高科技技术几乎被全面断供。

中共过去靠着低工资、低人权的劳力密集优势来吸引外国制造业投资,但现在大时代环境转变,中共想转型高科技产业来实现经济转型,但却又没有技术可用,再加上境内庞大的债务危机压在肩上。因此,中共想要挽救经济的难度相当大。

一旦中国经济失控造成严重失业,或者债务风暴引发金融系统性危机,将会对中共政权带来最致命的生存危机。

动力四:战狼霸凌 以疫谋霸 国际反弹围堵

过去,世界各国面对中共的霸凌式外交,多半是敢怒不敢言。但自从疫情爆发后,中共隐瞒疫情导致各国误判防疫工作,造成各国人员严重伤亡。

加上中共事先抢购各国的防疫物资、囤积起来,在疫情蔓延全球后,各国物资短缺,中共再拿出来贩售或“捐助”外国,进行所谓“口罩外交”,趁机扩展对外国的影响力,甚至还不断要求各国要“感谢”或“称赞”中共,让各国相当不满。

中共这种“以疫谋霸”的作风,让各国相继认清中共“趁火打劫”的真面目;而中共近期对香港、新疆的人权打压迫害,对南海国家的霸凌,以及对台湾严重的武力恐吓,都让世界各国历历在目,他们相继站出来批评中共,反对中共,甚至加入美方的“反共全球大联盟”。

10月1日,美国国会众议院共和党“中国工作组”发表了重磅报告,公开指出“中国共产党是美国最大的长期威胁”。报告还针对美国对华政策提出432项建议,第一项建议就直指:

“政府应该清晰公开地阐明其击倒中共极权主义的意愿。美国的目标绝不能是无止尽的与一个怀有敌意的共产国家共存,而是要终结共产党对权力的垄断。”

所以,中共长年的战狼霸凌以及今年的以疫谋霸,促使各国彻底认清中共的真实面目,开始谴责中共、远离中共、孤立中共;而美方更把中共视为首要威胁,并且公开宣示要“终结中共”。

动力五:国际与中国人民 认清“中国不等于中共”

美方过去两年来的对华政策,不断重申一个重点:中国不等于中共,中国人民不等于中共政权。特别是今年七月,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演讲时再次公开强调这一点,并且呼吁中国人民一起站出来对抗中共,结果让中共相当害怕。

习近平在日前亲自上阵,喊出五个“绝不答应”,说绝不答应“任何人、任何势力企图把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割裂开来、对立起来”。习近平的发言,被认为是蓬佩奥真正打到了中共痛处与罩门。

特别是传出美国准备禁止中共党员及其家属入境,已经入境的人将会取消他们的签证,并且遣返回中国。这项消息传出后,让大批中国民众相当在意,纷纷上网咨询相关法律意见,许多人也纷纷认清中共与中国是不同的,从而相继退党。

“退党”这个词也成为网络热搜,因为有没有退党的文件记录,可能会成为未来能否进入美国、或者留在美国的重要佐证。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3.6亿人宣布退出共产党、共青团或少先队等中共党组织。

换言之,这波退党潮,以及中国人民认清“中国不等于中共”的意识醒觉,也正在加速削弱中共的力量与民意基础。

好,看到这里,相信您应该也看出来,中共目前在“总加速师”的领导下,不但共产党的力量在减弱、没有接班人,中共也越来越被国际社会孤立,还成为美方想要“终结”的首要威胁。

同时,还有大批中国人退出中共党组织。因此,中共确实正稳健地走在加速衰亡的道路上,如果习近平自己不解体中共,中共就会被国际社会与中国人民一起解体。

我们再总结一次,习近平很可能成为中共亡党领导人的主因,也是加速中共走向衰亡的五项动力:

动力一:空前集中权力 铲除异己 削弱党内派系
动力二:任期终身制 中共接班人“绝后”
动力三:经济衰颓 技术断供 当局自救困难
动力四:战狼霸凌 以疫谋霸 国际反弹围堵
动力五:国际与中国人民 认清“中国不等于中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0-2 17:19:0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从1月4号就开始秘密加班加点以作战状态开发疫苗,却在同时欺骗武汉人民,本国人民,和全世界病毒不会人传人的政权实属罪大恶极!

中共犯了反人类滔天大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0-2 17:21:46 | 显示全部楼层
外界一般认为至少在18日前,北京当局并不真正掌握武汉疫情蔓延的情形。然而日前公布的习近平讲话让观察家很茫然。完全不是这样!习近平早就知情。接着而来的疑问是,既如此,北京为什么要等到两个星期以后才下令武汉封城?尤其令人困惑的是,为什么习近平要以第一人称单数表明,是他在亲自指挥对抗疫情?习近平是被迫的吗?因为舆论一直指责他从1月21至2月10日离奇地缺席;或者是他看到了胜利在望,像毛泽东讥讽蒋介石那样,要从峨眉山下来摘桃子了?
『求是』公开的习近平2月3日的讲话显示,武汉市长周先旺有关十二月份就把疫情上报北京的话相当接近真实。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2月3日常委会上亲自表明,他在1月7号已主持常委会讨论了武汉疫情。而那个时候,不要说全中国人民蒙在鼓里,武汉市民绝大多数人都毫无知觉。尽管,武汉卫健委在12月30号发出情况紧急的内部文件,武汉公安局当日拘押了向朋友圈透露新冠病毒情况严重的李文亮医生要其画押认错,1月3号,中国外交部首次通报美国,大约同时,中方通告了世界卫生组织。但是,武汉市面繁荣,人民忙着采购,媒体照旧宣传,一切都很正常。
习近平为什么要说他早已知情?
官媒留中不发?
1月7号那次会议习近平究竟说了什么?部署了什么?没有细节,新华社1月7日报道了习近平主持的常委会,但没有提到关于疫情的一个字。问题出在哪里呢?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2月17日写的“惨重的代价能否换来新闻自由?”一文质疑,『求是』发表的习近平讲话强调他不断做出指示批示,部署指导动员抗议疫情,在时间节点上,他最早发出的指示是在1月7日。“我们姑且不说1月7日已经是疫情爆发一个月之后,也难以了解部署、动员的内容究竟如何,一个令人震惊的事实是:1月7日讲话涉及武汉疫情的内容似乎被官媒作了‘留中不发’的处理,外界根本无从知晓。讲话者是否知道他遭到了‘屏蔽’,抑或讲的内容不适合让公众知道?假如最高领导人的讲话也遭到封锁,那‘两个维护岂非笑话?’说到底,根子上在于自由。如果湖北、武汉的报纸、电视可以就疫情进行自由而负责任的报道,何至于依赖这相互诿责的官僚体系?何至于武汉以及全国要这么多的人受感染、遭厄运了!”
过年比防疫更重要?
北京学者荣剑质疑:“1月7日发表指示,而且是对常委会发表指示,问题是发的什么指示,是严加防控,还是说不要让疫情冲了年味?然后是1月20日再次发表指示,可惜来不及了,疫情已成不控之势。23日春节团拜会讲话,对武汉疫情不提一字,直至大年初一,才开始真正重视,这些事亲自指挥亲自部署的时间表,是亲自说的”。胡平则认为1月7日的习近平主持召开的常委会决定的事不公布疫情,当然也就不采取防控大行动(别冲淡了节日的年味),才耽误了防止疫情扩散的黄金时机。新华社1月7日政治局常委会议的报道,“没有一个字提到疫情。这正好说明习近平当时提的要求就是不要公布疫情,不要搞大动作,所以相关报道才只字不提。”香港『明报』2月17日刊出署名钟仕的评论援引匿名北京消息人士的表述似乎间接坐实了上述分析:习近平在1月7号会上要求“有关措施不要影响节日气氛”。
还有的分析认为存在两种可能,一种是习近平提出要求,但下面不当回事,顺其自然,愈演愈烈;第二种是习近平没有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要求只是轻描淡写,自己也没当回事。但有人质疑,习说出一月七号就指示防疫,说明中共也惧历史铁笔。但是,习插手疫情的重点不是指示控制疫情,而是控制疫情的舆情。结果,耽误了时机。
7号到20号,关键的两个星期,北京似乎什么也没做。根据官媒,13号习近平在中央纪检会上发表讲话,随后出访缅甸,考察云南,好像没有任何大事发生?二十号习近平做了一个简单的批示,武汉疫情正式公开。
习近平2月3日讲话中称,1月22日,他要求湖北对人员全面管控,次日,武汉下令封城。为什么武汉封城之后的严酷日子,他又率领众常委团拜?并在团拜会上一句也不提武汉疫情?为什么他要等到大年初一,全国恐慌,舆论指摘中央领导人不作为的时候才匆匆召开常委会,而且此后又消隐数日?
习近平同日讲话随后提到大年初一那次召开的常委会他如何部署抗疫,并且成立了中央抗疫领导小组,习近平主持常委会,罕见的把抗疫领导小组组长的交到李克强手上。那是25日,武汉封城,湖北封省,疫情已扩展全国,舆论质疑习近平人在何处,为什么不亲临武汉慰问?
习为什么使用我而不是我们
习近平的讲话落脚在年初一以来,他说,“从年初一到现在,疫情防控是我最关注的问题,不断做出口头指示和批示”。这一段表述采取习自述的方式,连续使用第一人称单数,而不是中共领导人重要讲话中通常使用的代表党中央的第一人称复数“我们”,这不是一个常见的用法。中共领导人即便毛泽东,讲话时通常也使用“我们”,而不是“我”,习在这里使用,恐不仅仅有特意表达他“亲自指挥,亲自部署”的意思,有人分析,习近平或有种恐惧感,疫情做得这么大,即使在中央内部,习也开始孤立。这一“我”的流露,不仅披露了习内心的恐惧,但还要霸王硬上弓,以“我亲自”来镇住“我们”,这是否一如学者裴敏欣所分析的“他想要改变一直以来对高层非常不利的叙述”,或者如纽约时报引述专家分析,“似乎是把自己的声誉押在了抗击疫情的结果上”。但恐越抹越黑,却泄露出一个很真实的情况:习是从年初一起也就是一月二十五日起才真正重视疫情,因为这时候不但武汉失控,全中国也失控了。
二十号前岁月静好二十号后人间地狱
年初一前,习近平带领常委参加春节团拜,看文艺演出,发表讲话,一句不提水深火热的武汉人如何抗疫,遭到民间尖锐批评,湖北几千万人悲泣,北京还没有取消春晚这种庆祝升平的盛大晚会。民间怨声四起,习讲话中特意提到“年初一”召开常委会,应是一种对批评他不作为的自卫。
这篇讲话为什么要以这种形式,以“我如何如何”的形式全文刊登,可能同全国人民的愤怒,党内的指责有重大关系。纽约时报的评论认为这是一篇习近平“自卫式”的讲话,法国汉学家高敬文则不认为这是习的权力遭到削弱的表示。
很悖论的是,习把自己如何“亲自指挥亲自部署”从头至尾细讲一遍,同时暴露了另外的隐情,就是他虽然是在第一时间就知道了武汉的疫情,但没有及时作出反应,二十日,他才作出“批示”,又耽误了两周时间。武汉疫情最终发展到不可控的地步,究竟是谁的责任呢?地方官员自有难以逃脱的责任,但正如有的分析所言,习上台以来推行强人治吏策略,全党上下造成一种恐惧文化,地方官员乃至中央常委,人人不敢作为,事事请示,要不贻误时机,要不地动山摇,一刀切,武汉疫情二十号前后的处理正好反映了这种形态,二十号前,岁月静好,二十号后,人间地狱。这一切都是习近平恐怖统治的后果。
习近平在2月3日的讲话里称:“总的看,党中央对疫情形势的判断是准确的,各项工作部署是及时的,采取的举措也是有效的”,习根本否认贻误了时机。
有分析指出,可以想象,新冠病毒如所有疫情一样总有终结的时候,一旦疫情得到控制,党中央要开庆功大会,这一切功劳将归功于“亲自指挥、亲自部署”的习近平。官媒现在已经开始报道习近平亲信应勇如何“改换打法”为习近平亲自部署“得法”铺垫,『求是』发表习的讲话,用途应在此,为日后的庆功做铺垫。但是,揽的权越大,甩不掉的锅也越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0-2 17:22:36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还不能肯定的只是:中共是否有意放毒。

中共早就清清楚楚这个病毒会人传人而且毒性猛烈。以下这些都是证据:

1 抢先在1月20号注册瑞德西伟。按照中共自己说法1月5号才分离出病毒序列。申请专利是一件非常花时间的事(正常情况至少2-3个星期),而且还要在十几天内从几百种药物中先试验再筛选出瑞德西伟,这根本不可能吗!几乎没有疑问中共早已在1月5号前就临床试验了许多批病人。

2 早就在准备疫苗。中国国药集团副总裁张云涛在4月12日获得中国首个新冠病毒灭活疫苗临床试验许可时说:“在4月12日拿到疫苗临床试验批件之前,我们进行了98天的昼夜奋战。”回忆这段时间,国药集团中国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张云涛将其称为“作战状态”。 “作战状态” 日做16小时!  98天,也就是1月5号分离出病毒序列那天!那时中国对内对外都还在大肆宣传 “不会人传人”!

3 那个口口声声“可防可控”,“不会人传人”后来却自己也被感染上的的中共专家组组长王广发透露他用了一种抗爱滋病毒的药,一天就好了。难道他们会随随便便在专家组组长身上搞试验不成?明显早就有了对策。

4 中国有记录的第一个新形冠状病毒病例是12月1号。迄今为止中共公布过这个病人的详细情况吗?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副院长黄朝林:12月1日发病的患者是个70多岁长期卧床的患者。没去过华南海鲜市场。没去过那市场也被感染,只能经过人传人。而传给这位老人的那个人的染病时间应当在11月或更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0-2 18:15:27 | 显示全部楼层
写这种东东也就是自娱自乐罢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0-2 20:16: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最佳历史选择是让中共自我改良,向国民党学习,把中国大陆导向民主政治制度。这不是没有可能的,因为党内真有民主派。你越唱衰中共,它的斗志越强。困兽犹斗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0-3 00:06:5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演变中共很容易,只要更替它的党魁。这是因为党国的根本组织大法是民主集中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20-11-25 08:55 , Processed in 0.044872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