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631|回复: 0

陪读七年,夫妻父子分隔:有惊喜,也有亲密关系的断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25 09:19: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埃尔特订阅号





我是一个陪读妈妈,我的两个孩子,女儿今年21岁,现在美国读大学三年级,儿子今年18岁,在美国一所私立高中读12年级,今年也要读大学了。

从我女儿上小学一年级,到现在她成为一名大学生,连我儿子也马上要上大学了,这中间经过了15年。这十五年的时间,我们有一半在中国,一半在美国。

十五年以前,我女儿在大连的一所还算不错的公立小学开始了她的学生生涯。在那之前,我对于孩子上学之后的形势绝对估计不足,所以孩子一上来,就给了我一个猝不及防。

我女儿没有上过什么幼小衔接班,在上小学之前也没有学过写字,结果一上学就出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她写作业、考试,效率很慢,同样的任务量,她要比别人多花两三倍的时间。同样的作业,别人回家写完了,玩了半天了,她还在奋斗。同样的考试,别人答完了还可以检查,她多数情况下答都答不完。

写作业慢的问题,困扰了她很多年。虽然随着她自己的年龄的增长,她的速度和效率也在提高,但是提高的速度,绝对跟不上作业负担提高的速度,所以她一直都是处于连滚带爬跟不上的状态。这形成一种恶性循环,就是为了单纯的完成作业,而顾不上质量,造成她学习成绩永远上不去,使得她越来越不喜欢学习。

所以我儿子上学的时候,我最大的愿望就是他一定不要像他姐那么慢。等他真上了学,我发现,我的心愿似乎达成了,他速度快的不得了。

打个比方,家里有小学生的家长都很熟悉这类题型,就是语文的组词,ABB类组词,比如卷子上老师给的例子是“一个个”,我女儿做这个作业的时候,东瞧瞧,西看看,抠抠手,抠抠橡皮,别人两分钟做完的题,她用五分钟,不过写的还算像样,老师的例子是“一个个”,她的答案是“一群群,一排排,一对对”,虽然慢,答案还不错。

我儿子呢,他姐用五分钟答完的题,他半分钟就搞定,例子是“一个个”对吧?他的答案是:“两个个,三个个,四个个”。

后来题目升级,卷子上的例子是“绿油油”,我女儿再次用别人双倍以上的时间,给出了还不错的答案:“红彤彤、金灿灿、蓝莹莹”。

我儿子,再次用半分钟时间给出答案,给出了他的答案“ 红油油、黄油油、紫油油”。



养这样两个孩子,可想而知,我那些年是怎么度过的。我用了最大的耐心来陪读,其中大部分时间是陪着我女儿。家里有两个孩子的可能都有这个体会,就是老大照书养,老二照猪养。尤其我女儿当时学习上面临的挑战已经足够占用我所有的精力,我几乎就顾不上儿子了。我有时候问女儿她喜欢哪门课,我女儿斩钉截铁的说:哪个都不喜欢”。

问我儿子,他回答:体育 音乐 美术。然后我问,最不喜欢的呢?答:数学 语文 英语。

就这样,我们连滚带爬一个学期一个学期的熬,我女儿跨过了小升初,而且她居然考进了大连市的一所重点初中。但是我当时不知道,这所学校是以超大的作业量和密集的考试著称的。进了初中以后,她在班级最好的成绩是第十名。

但是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她的成绩以显而易见的速度,向下滑。从第一学期最好成绩第十名,经过她半年的努力,滑落到班级倒数第二。

那个时候,她们年级的考试,是按照学习成绩划分考场,几百个学生,成绩最好的学生在第一考场,最差的学生在第七考场,在初一下半学期,她已经是常驻第七考场了。你想象一下,同一个班级的学生,大家都是好同学,好朋友,但是一到考试,大家分别走进象征自己能力水平的不同的考场,那么走进第一考场的学生,是多么的优越,自豪,走进第七考场的学生,多么的屈辱,自卑。还有那每一次考试,每一次家长会,每个学生和家长人手一张的排名表,以及学校墙上贴出来的大榜。

现在回忆起来,我比那个时候更加痛恨这一切。因为我更清楚的看到了这一切对一个青春期的女孩子的自尊、自信的彻底摧毁。我女儿在初一那一年,变得越来越厌学,也越来越沉默寡言。




这个时候,我儿子已经在小学四年级了,仍然最喜欢体育音乐美术,最讨厌数学语文英语。

我们出国的决定,是在我女儿初一结束的时候做出来的。由于工作的原因,我和我爱人在年轻的时候都曾经在国外生活和工作过,我也曾经频繁的往返于中美两国,所以我对美国的教育有一定的了解。我和我丈夫当时讨论的结果是,我们孩子学习的问题不能全怪在国内教育的大环境上,但是毫无疑问,这样的大环境对她们没有任何积极的作用,我们必须做出改变,否则不仅仅是学业的问题,孩子的心理健康都要出问题了。

对于一个家庭来说,这真的是一个无比艰难的决定。两个孩子,一个初中,一个小学,年龄太小,必须有父母陪在一起。所以我们第一个决定就是,我停止工作,全职陪读。孩子爸爸两边兼顾。但我们当时也都明白,这样的决定,意味着在接下来的若干年里,一个家庭天各一方将成为常态。另外,我们为了自己的儿女而远赴千里之外的异国他乡,那么双方老人怎么办?这都是不得不考虑,但永远没有圆满答案的问题。

从带着孩子们出国到现在,七年过去了。七年的异国他乡陪读生活,现在说起来,仿佛是一转眼就过去了。但其实我们度过的每一年每一天,都并不容易。

首先是一家人的聚少离多,一年有一半的日子,我们天各一方。我在白天,他在黑夜。我在今天,他在昨天。我遇到困难的时候,没有办法向他求助。我拿起电话,又放下,因为不想打扰他的休息。即便我们两边都有时间聊很久的时候,我们也只聊开心的事情,因为不想让对方担心。我们说着那些开心的事的同时,我们知道自己藏起了心事,也知道,对方一定也藏起了心事。我们永远都不知道,在那七年的时间里,对方遇到过什么样的难题,也永远错过了那些本该互相陪伴、互相扶持的时刻。

其实,最可怕的不是在你遇到困难的时候,他不在身边。而是经过几年的时间,你发现,你自己可以搞定所有的事情,你自己可以面对所有的困难。午夜梦回,你会突然被那种不依赖,不指望,不求助的状态吓住,因为那种互相不再需要的感觉,几乎意味着一种亲密关系的断裂。

七年,我们全家没有在一起过一次春节,没有在一起过一次中秋。因为这样的时刻,我要陪着孩子,他得陪着老人。





好在,这七年已经过去了,女儿已经上大三,儿子也马上要上大学了,我们夫妻可以团聚,再也不必天各一方,我们可以用很多未来的日子,去弥补我们错过的那些时刻。但是生活中并不是所有错过的,都有机会弥补。七年当中,我的父亲和公公相继去世,我都没能见到他们最后一面。我父亲突然病重,我赶回国内,见到他的时候,他在殡仪馆。我公公弥留之际,我和孩子们对着电话,跟爷爷做了最后的告别。


一年又一年,我们付出了预料到的和出乎预料到的代价,对于一个成年人来说,我不知道这样的付出是不是值得的。现在回头看,我只能说,这七年在海外的学习和生活,对于我自己孩子的成长来说,是有非常大的帮助的。

我的女儿在美国从9年级,也就是高中一年级开始读。我儿子那时候在国内五年级毕业,在美国从6年级,也就是初中开始读。也就是说,我女儿读了美国完整的高中四年,我儿子读了完整的初中三年,高中四年。

到美国之后,立刻出现了一个神奇的改变,就是困扰我女儿多年的写作业慢的问题,从她在美国读书的第一天开始,就彻底消失了。首先,作业量大大减少,当然负担就轻了太多。另外,用孩子自己的话说:“美国学校的作业有意思,我喜欢做"。作业负担减轻,而且没有了那种枯燥的死记硬背式的作业,更多的是开放性的问题,让孩子可以开动脑筋,真正全身心投入进去,她的学习态度一下子就转变了。

简直如魔法一般,一个连续七八年都困扰着孩子的作业问题,突然就消失了。

而且到了美国,她突然发现,自己的数学可以跳级了!不得不承认,美国的数学课难度,完全不能跟我们国内相比,所以她在美国高中的四年,数学一直是跳级学习的。这一方面减轻了她的学习负担,同时也为她树立了自信心。

我女儿由于有数学的优势,加上她出国前强化英文给她带来的益处,所以她留学之路,开局开的不错。更重要的是,是她心态发生转变了,她喜欢学校里几乎所有的老师。在国内的学校里,从小学到初中,她一直是老师眼中那个后进生,所以她从小到大,跟老师所有的交流,如果那也能称之为交流的话,几乎都仅限于默默地接受批评。

但是美国的老师,给了她既是老师,更是朋友,甚至家人的感觉。老师、校长、这些过去在她眼中高高在上,让她噤若寒蝉的形象,如今跟她是朋友,是用尽所有美好的词汇来表扬她,鼓励她的人。





可能会有人觉得,美国老师对孩子是放养的,而且由于美国的文化影响,老师习惯于在家长面前夸奖孩子,其实孩子并没有多么优秀,不能把老师的客套当真。但我认为,老师对孩子的夸奖,并不是因为出于礼貌和客套,核心的原因是,他们从不认为有一种单一的标准可以评价所有的孩子,他们从不把孩子当作考试的工具,不认为有一种评价标准可以把学生区分成“好学生”和“差学生”。在他们看来,每个孩子都一定有他闪亮的地方。

孩子在报考大学的时候,申请材料中有一项重要内容是activities,就是孩子的业余活动。当然孩子的体育音乐美术等活动是业余活动的组成部分,另外,孩子参加的所有课外活动,义工、等等,都要包括在内。除此之外,升学顾问跟我们说,即便你的孩子放学之后要回家照顾弟弟妹妹,这类你看起来很小的事,也一定要写进activities里面去,因为这代表了你的孩子用他的业余时间承担了家庭的责任。这一切构成了一个学生是怎样度过她的业余时间,让大学更清楚全面的了解她是怎样的一个人。单纯的GPA或者SAT,都不是一个人的全部。一个人怎样度过他的业余时间,更能说明他是怎样的一个人。

我陪孩子赴美读书,首先感受到的最明显的不同,就是学校的老师和校长,都没有用单一的标准来衡量孩子。

我相信,教育的目的,应该是让孩子热爱学习、懂得学习,进而成为一名终身学习者。学校和老师,都应该是努力成为孩子最好的学习环境,在这个环境里,孩子逐步懂得如何与自己相处、如何与他人相处、以及如何与这个世界相处,这是贯穿一个人一生的主题。对于一个孩子来说,除了家人,他的幼儿园、学校、他的同学、老师、校长,这一切,就是孩子的世界。所以这个环境里他所受到的待遇和沟通方式,对她来说,就等同于这个世界是如何对待他,如何与他连接的。

我眼见着我女儿,像一块海绵,迅速地吸收着新的语言,新的知识,更吸收着周围显而易见的那种友善的,平等的、自由的、互相尊重的那种能量。我眼见着她就变了。她越来越主动的与人沟通,无论对方是她的同学,老师,甚至校长、乃至校董事会主席。

给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她高中最后一年,她从美国学生那听到了关于校董事会主席的一番不太恰当的言论,尤其是校董事会主席说的一句话,有歧视中国学生的意思,我女儿居然直接跑去学校行政办公室,要求办公室秘书帮忙约校董的时间,她要找校董谈话。后来,校董果然跟她约了时间,她们两个人谈了半个多小时,校董说“我不记得我说过那样的话,如果我说了,那是很不恰当的,我道歉”。那一次谈话,两个人有些观点并没有完全说服对方,甚至对两个人来说都不算是一次愉快的谈话,但是在会谈结束之后,校董还专门又发来邮件,邮件中说:“你很勇敢,很强大,并不是所有的学生都敢于质疑,我很欣赏你,你会有个很好的未来”。

我很感谢那位校董,即便他真的说了不恰当的话,即便他不是一个完美的教育者,但是他肯接受一个普通学生的当面质疑,肯花半个多小时交换各自的意见,并且在不能跟这个学生达成一致的时候,表达对这个学生的肯定,这本身传达的平等、尊重,已经足够珍贵。

现在,我的女儿在一所全球排名前三十的大学读大三,还是大学剑道队的队长,带领着几十人的队伍训练、比赛,同时还在电视台做实习生。相对于考上名校,我更欣慰的是,她在以自己的方式经历她的人生,寻找她的爱好,寻找她的使命,我想这是很多成年人到今天都在迷茫中的。而我呢,也学会了不再以考试成绩这个单一的标准来衡量孩子是否成功,孩子在成长,我也在成长。

我的儿子到美国的时候,小学五年级刚毕业。在美国,小学初中都可以称得上是学生的天堂,学习负担非常的轻,所以他有的是时间去学习英文,交朋友。

七年过去了,他的兴趣爱好并没有转向科学或者文学,他爱过海洋生物课,爱过一些老师推荐他们读的书,并且把这些书推荐给了我。上个学期,他疯狂的爱上了物理课,他的物理课老师是全校最棒的一位老师,他的教学方式非常的新颖,他把整个一年的物理课设计成了游戏的方式,而且让学生们在学期开始的时候自己选择想得A还是B,如果想得A,那么你的作业、你要做的项目,就要多。想得B,那你任务就少。而且他设计用获取游戏币等等方式来进行多种方式的考核。这种游戏通关式的教学和考核方式, 以及老师的高质量授课,极大的激发了我儿子对物理的热爱。他上学期几乎有一半时间放学后是晚回家的,因为他总要在放学之后去物理老师的办公室,跟他探讨物理问题。

但我的儿子最终也没有变成一个专攻学术的孩子,他喜欢过一些学科,但他更加热爱体育音乐美术,这也让他的初中和高中生活过的歌舞升平,其乐融融。体育方面,他用五年时间学习了高尔夫,在美国参加了很多比赛,获得了一些不错的成绩。音乐方面,他在国内学过钢琴,但那个完全是我给他安排的,他自己不愿意练,没想到去了美国,他爱上了好几种乐器,吉他、架子鼓,都是到美国之后学的。在学校里,他参加所有节庆所有活动的表演,这几年,没有任何一场表演,是他不参加的,甚至曾被学校评为年度音乐人。这些让他开心的事,都是在国内曾经被老师批评为“不务正业”的。

我的这两个孩子,老大出国之后找到了自信,各科成绩都是A,偶尔有个B,她会跟我说“妈妈,对不起,这个学期有个B”。 但是我儿子呢,是这样跟我说的:“妈妈,我这个学期,全是B,一个C都没有,怎么样,得表扬我一下吧?”我也真是无语了。

美国的教育,在我女儿身上像是施加了魔法,让她从美国的第一堂课开始,就发生了转变。但同样的魔法,并没有施加在我儿子身上。

他的成长经历,似乎更像一个纯粹的美国孩子,就是我不管父母期待我考什么排名,念什么专业,我有我自己的想法和规划。我和我爱人曾经希望他走高尔夫的专业路线,因为他确实非常有天赋,但是他一句话堵住了我们的嘴:“我只想把高尔夫当作爱好,不想当作职业”。他自己拿准了主意,确定了他未来的职业方向,是要做时尚管理,所以他申请的学校,都是时尚专业的学校,他完全不考虑这些学校的综合排名,只关注他们是不是有很好的时尚管理专业。并且,为了积累时尚行业的经验,他已经从去年开始做兼职,他现在业余时间在一个美国本土品牌的鞋店做销售员。




放在过去,我可能并不能坦然的接受他的这个选择,对我来说,我远渡重洋,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我当然会希望他也像他姐那样,用大学排名来简单粗暴的给我一个惊喜。但我这些年在美国遇到的一些人,让我改变了对孩子的看法。

我女儿当时所在的年级,有一个学生, 她高中阶段成绩全A,业余活动非常丰富,而且了不起的是,她在考美国的高考ACT的时候,第一次考,就得了满分。在所有了解她的人的眼里,毫无疑问她可以申请美国最好的学校。她的父母都毕业于斯坦福,都是出名的大律师。我们以为她可能会选择做她父母的校友,或者选择其他跟斯坦福同级别的学校。如果我是她的父母,我当然会希望,而且也会在从小到大就给她灌输,让她也做个律师。但出乎意料的是,她最后去了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学习兽医。

她不是唯一的例子。我儿子有一个同学,也是学习成绩、SAT成绩,以及业余活动都非常出色,按照经验来看,他考进排名前三十的大学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他早早的接受了科罗拉多矿业大学的录取,这所学校排名80。

学兽医的那个孩子,和去矿业大学的那个孩子,他们选择的大学综合排名都并不高,用我们通常的看法来说,可惜了他们那么好的成绩。但是这些孩子选择学习他们喜欢的专业,而不是去追求所谓的排名。

还有一个例子,让我感触很深。

由于我儿子打高尔夫球,所以在他十五岁半之前,他还不能开车的那几年,每一次去球场我都要陪他去。有时候遇到其他打球的人,就会闲聊一会儿。有一次我遇到了一个外州过来打球的老先生,我们闲聊了一会儿,他说他自己偶尔也会跟他儿子打球。然后我们的话题就到了他儿子身上,他说他儿子是一名中学老师,而且说做一名老师是他儿子的梦想。其实教师这个职业,在美国人尽皆知,是一个收入蛮低的职业。这位老先生说了两句话,让我永远都记得,他说:“我儿子非常非常爱他的工作,他穷死了,但是他开心死了”。说完之后,他哈哈大笑。




这样一个描述,让我惊讶极了。因为在我看来,他的这样一个说法,根本不成立。对于我来说,一个人穷死了,怎么可能同时开心死了呢?而且,如果我的孩子穷死了,我作为父母,我怎么还可能在假期坐着飞机飞到外州打球,而且哈哈大笑的提起我穷死了的孩子呢?如果我是那个孩子的父母,我得把坐飞机、住酒店、以及打球的钱,全省下来,随时准备贴补给孩子,对吗?我相信这会是大多数中国父母的选择。这位老先生真的带给我很大的震撼。

但是,也就是我所见到的这一个又一个例子,一次又一次颠覆着我过往的理念,我也渐渐的真的明白了那句话:“我们终此一生,就是要摆脱他人的期待,找到真正的自己”。或许我自己没办法做到,但应该给孩子这样的机会。
作为一个在美国陪读多年的母亲,我认为,美国的教育不一定有多好,但可贵的是它让我们的孩子不再被一个统一的标准所衡量,每个孩子都可以去寻找真正的自己,而不是努力变成一个统一的标准所定义的“好学生”。

我们常说,每个孩子有受教育的自由,但这个自由应该包括选择最适合自己的方式来接受教育,同时也包括了可以自由选择自己最适合或者最热爱的那一条路。

这就是我们七年陪读经历。我从来不会说,出国是最好的道路,适合所有的孩子。也从来不会说,孩子学习不好没关系,出国就好了。我看过很多出国留学得到好结果的学生,但同时也看过,因为没有好的学习习惯,没有自我管理的能力,加上家长不在身边,所以完全失控,最后被学校开除的例子。

所以你问我,孩子该出国吗?出国好吗?我没有一个统一的答案,因为没有什么是完美的,我得到了惊喜,同时也看到了很多的问题。

出国留学,不一定能解决所有的问题,甚至也会带来新的问题。但我想说的是,多元的评价方式和自由的选择权,不一定能帮助他改变世界,但一定能改变他看世界的方式,以及与这个世界交往的方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19-3-26 19:11 , Processed in 0.044040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