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570|回复: 2

中国大陆这两三代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14 10:01: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酒哥 于 2018-8-15 11:13 编辑

大陆这两三代人受到的教育是残缺的扭曲的反智的反文明的
只残缺的教育一项后果就很严重。
这就好比派出的参加乒乓球比赛队员大多数没有受过正规的训练,只有个把个队员在专业队待了几天。
比赛打球靠犯规野路子得点分。
在一个大的报社或网站里,可能学了点东西的人只有一两位。这一两位可能是主编之类
他们也就知道得比一个普通工作人员所应该知道的知道得稍多,但做主编是不合格的。
报社网站的其他人员基本没什么文化。举例说大网站万维二十周年庆活动显得极没文化
语言苍白无力,虽然很想使劲。什么“二十刀起步,二十年的坚守”云云。
平时的常见标题则是“放大招”“某某甩某某几条大街”,“某某不干了”。
大陆大学科学界也如此。基本上一系专业合格的就一两位,但只是做普通教员合格,不是做“明星教授”合格。
这些教授所受的文化教育的欠缺是明显的。对比一下。这是香港学者写的帖子。这才是受到良好教育的读书人写的帖子。


http://www.math.harvard.edu/~siu/after_reading_xiang_wuyis_speech/



閱項先生講話記錄時 , 見教育園地網站海內外華裔數學家互揭短攻訐。意氣言辭 , 令人痛心疾首。
警惕針砭 , 有則改之 , 無則加勉。
鶴蚌相爭 , 獲利者誰 ?  藺廉敦睦 , 國得佐弼。
冀諸同寅 , 專業登峰造極外 , 言教身教 , 悉為後學表率 , 則中國數學界之大幸。是厚望焉﹗
。。。
。。。




本人意見只在此處本人網頁刊登﹐ 我從未寄任何貼子上網﹐所有   ytsiu,   siuyt   等署名貼子皆非我本人。

除此處外﹐ 所有其他網站上聲稱與我有關之書信文件﹐其刊登皆未得本人同意﹐真假待辨。

忍見海內外華裔數學家網上互攻﹐ 變本加厲﹐ 遺害深遠 。 改革以來中國數學中興成果﹐瀕付諸流水。

尤所憂者﹐莘莘學子﹐見網上數學家暴戾漫罵之言﹐ 誤以為數學科研圈子﹐皆只結黨營私﹐攀龍託鳳﹐圖一己之利﹐致有志數學者望而卻步。

望諸君相逢一笑﹐ 摒棄前嫌﹐庶幾中國數學壇﹐得重現瑞氣祥和。

蕭蔭堂  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九日





中国大陆这两代学人在专业上缺乏重大的真正的成就,这与所受教育不完整,没有科学文化品位有关与体制也有关。
单就笔者了解的纯数学谈谈。
四十年几百万大陆留学生,不仅顶级的数学结果没有,
做到Simon Brendle这类大致相当于五分之一菲尔兹奖结果的大陆数学家也只是凤毛麟角零星的很少几位。
能拿得出手只有张益唐的结果,这大致是顶级菲尔兹奖结果 50%。惨极。
港台的在相当于大陆文革这代人十万余人中产生了6+顶级(诺奖菲尔兹奖)科学数学结果。
在simon brendle这种的五分之一菲尔兹奖工作级别上的人有20+。
但全民机会均等(胡都北京低智人不能强占90%一线机会)及家庭内女性不张牙舞爪(男性能够专心致志)
的民国时代,大陆人才辈出,远非港台可比。
设想:如果乒乓球国家队如果不是公开公平选拔,而是强制(由0-12岁的日常饮食造成)稍低智北京人必须占90%
就不会有张继科马龙樊振东刘诗雯王楠刘国梁孔庆东王励勤马琳等。
也与男人在家庭内没有尊严不能专业致志有关。很难设想,一个有70%+的男人被老婆强制坐着小解的群体
会有真正的创新。



看下面这篇大陆“学”人写的帖子。虽说是以武侠小说的形式在调侃,但还是反映了作者的修养品味和态度世界观的。此公是名师之孙,还不是劣文产呢,只不过在劣文产大本营胡都北京读了几年书,做人做事之态度人生品味科研品味
就变得如此低劣与劣文产如此之像:混事而不是做事,混日子而不是做生活,混学问而不是做研究,对学问和研究没有尊重,对师长学长学弟学妹自己没有尊重。就像萧教授说的
誤以為數學科研圈子﹐皆只結黨營私﹐攀龍託鳳﹐圖一己之利
自己这么认为,也以为别的学者也是这样的。


------
摘星子煮酒论英雄 前几天又见到了俺师傅.



师傅瘦了,眼睛上带着黑圈,显得憔悴,苍老,虽然目光还是那么有神,唉, 这文革

闹得.



不过那天,望着他老人家慈祥的目光,俺突然开了窍, 耳边响起师傅宏亮的声音:"中华

数学的大难,便是缺乏领袖人物!"嘿嘿,意在斯人乎, 意在斯人乎!小子何敢让也!



各位要怪俺说笑话了,嘿嘿,笑话也要有点根据不是?宝刀屠龙,武林至尊,倚天不出,

谁与争锋?不是不出,时机未到嘛.



各位听俺讲段故事.



几年前的一天在北京,俺田师弟,李师弟,做数论的张老弟,和做分析的林老兄这四位都

在,酒过三巡,俺心念一动,抱膝指四人曰:"公等做数学,可做至刺史,郡守." 这四个

家伙跳起来喝道:"那你呢?"俺但笑而不答.



李师弟的脑子最快,叫道:"侬这只星子,阿是要摆空城计寻开心..."



话音未落,突然窗外响声大作,抬头望去,只见云气缭绕,电闪雷鸣.俺说:"此天外飞龙

也,平时难得一见,不想今日有缘.公等亦知龙之变化乎?"



四人哈哈笑道:"这星子最好故作玄虚,你且道来."



俺说:"龙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 隐

则潜伏于波涛之内.如今夏秋之际,龙乘时变化,尤人之得志而纵横四海.在我等行业之

中,龙可比之当代数学界的英雄.公等在学界混迹日久,自然见过这等人物, 不妨在各

自领域中推举一二人来."



田师弟一向刻板无趣,头也不抬地说:"说英雄人物,不就是那些菲尔兹奖?可俺的菲尔

兹,哼哼,要不是...哼哼."



俺说:"这可是你的不是了,田师弟,菲尔兹算个鸟,一览众山小也不用这东西啊. 不瞒

你说,自从90年Jones 得了菲尔兹,俺就对它没了兴趣.Jones这种人能算英雄么?与这

号人并肩,连俺都不屑.往后更是一届不如一届,可你居然到现在还耿耿于怀,气量太小

了吧.俺现在要说的是真正的英雄."



众人笑道:"有理有理,老田该罚一杯."田师弟低头喝了一口.



李师弟最谨慎,说道:"星子的话太抽象,你倒具体讲讲,什么是英雄?举个例子?"



俺挠挠头:"这个这个,倒是有个例子,这可是MacPherson亲自给俺讲的.70年代的时候,

MacPherson刚刚出道,有一年到法国去访问,在IHES的Halloween Party 上见到

Deligne.Deligne问他在干什么,他说在搞一个新的同调论,Deligne请他举一个例子,

比如说,孤立奇点的情形,他的同调群该是什么?



"这个情形正好MacPherson知道,Deligne听完他的解释,说道,从层论来看,好象应该是

这样...说着随手在一张废纸上写下两个公式.



"几个月后,MacPherson带着这张破纸回了美国,整整想了两年,终于搞清楚了中间的关

系, 从而开创了相交上同调的理论,并由此一路做下来,一直做到IAS的教授.



"这就是英雄的力量,随手写下的短短几个公式,可以让一个一流数学家想上两年,而其

后的理论又能蓬勃发展几十年."



众人点头道:"不错,不错,Deligne自然算得上是一代英杰."



性子直爽的张老弟说:"俺有一次听报告和Deligne坐在一起,偷眼去看他的笔记本,只

见上面密密麻麻,字小如蝌蚪,根本无法看清楚."



田师弟喝道:"你偷看别人的笔记,算不算是高明的抄袭?"



众人笑道:"神经过敏,神经过敏,要是这样的话以后谁还敢和Deligne坐在一起?老田该

罚一杯."



田师弟低头喝口酒,叹道:"按这个标准,几何分析行业里,真正的英雄恐怕只有咱师傅

和Gromov 两位.其他的人,哼哼,都不在话下.只有这两个,仰之弥高,钻之弥坚,无法超

越啊."



俺说:"Gromov这个怪家伙,怎么能和师傅比?丫只知道在地上画几个三角形,然后凭空

想象,一通胡说, 你几时见过他写过一个完整的证明?师傅至少还知道算个曲率,搞个

估计,他算过什么? 怪异的是丫猜的居然都是对的,可谓瞎猫撞上死耗子."



众人笑道:"胡说胡说,猜对就那么容易么?星子该罚一杯."俺依言喝了一口.



张老弟说:"你们师傅当然是个英雄,可俺不明白他怎么近来改行写诗了?你看他写的'

宇宙颂', 俺老张反反复复看了几十遍,愣是一个字没看懂,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众人笑道:"该罚该罚,自己没文化,倒要怪别人不通,难道什么东西都要写成定理证明

么?"



俺说:"张老弟,你们数论这里呢?Wiles应该算是英雄?听说Wiles宣布证明费尔马之后,

你回家哭了三天."



众人笑道:"揭别人的隐私,该当何罪?星子该罚一大杯."俺依言浮一大白.



张老弟打个哈哈,说道:"你等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别看费尔马搞得名气那么大, Wiles

其实还算不上,他证明Taniyama-Weil用的是一不入主流的险招,以后难以有所发展,

Taniyama-Weil本来也是一奇怪的猜想,只在Q上是对的. 和数论中那些系统的猜想并

不一样.Wiles做的Iwasawa Theory,也只是一小领域.俺这行里的大英雄, 恐怕还是要

指Tate,Serre,Langlands,Mazur这几位,甚至可以加上Faltings."



众人笑道:"有趣,有趣,你这是典型的哈佛学派观点."



俺说:"林老兄,怎么不见你说话?古典分析里,Charles Fefferman可算英雄?"



林老兄摇头道:"兄言差矣,Fefferman只不过一神童耳,他可以22岁当上教授,30岁得菲尔
兹,

但按你的标准,英雄是要主导数学几十年的,Fefferman干的,哪个有这个份量?古典分析

里真正的英雄还是Stein. 近年来Fefferman的小师弟Terry Tao异军突起,锋芒毕露,

眼光身手,已有超越乃师之势.下一代的英雄看来非他莫属."



众人道:"果然是后生可畏,我们为他干一杯."大家一饮而尽.



李师弟说:"我做代数几何是半路出家,讲不清爽啥个,不过阿拉的把头大阿哥Gieseker

讲过,代数几何里的英雄,应该还是Grothendieck,Deligne,Mumford这几位."



张老弟说:"你这人数太少了吧,这十年来Birational Geometry那么热闹,难道没有人

物?"



李师弟说:"不好讲不好讲,我可不要触别人的霉头,不过Gieseker说过,Biratonal

Geometry这个么什框架太大,工具太少,做来做去,有点象有限单群,实际上是自掘坟墓."



众人笑道:"胡说,胡说,真是欲盖弥彰,老李该罚一杯."李师弟依言喝酒.



张老弟说:"星子你呢?怎么不说话?俺给你出个难题,Alain Connes这几年如日中天,当

年和你们师傅一起得过菲尔兹,你来评评?"



俺道:"嘿嘿,你又不是不知道,俺从来就觉得Connes是个卖大力丸的,而且是法国产非

交换牌的大力丸. 法国这几年浮的人是多了些.被几个老家伙瞎捧,现在名气搞得那

么大,俺就从来没明白过丫到底想干什么?要是数学将来真是丫所说那样,'非交换'地

发展,那可真是悲哀."



众人笑道:"该打,该打,怎么能这么讲话?是大不敬,星子要罚一大杯."



俺举杯一饮而尽,说道:"诸位仁兄,数学的发展,既有理论又有问题,二者相辅相成,缺

一不可.近日Clay 列出了七个问题来悬赏,今日咱们不妨预测一下,十年之内,有哪几

个能解决?"



田师弟道:"Poincare应该差不多了,Perelman的文章大致已经通过,中间只有两个引理...

嘿嘿,不过不应算是大的困难,不用十年,一两年就应该过去了."



张老弟沉思良久,说道:"俺看应该加上BSD,嘿嘿,不就是算高阶导数嘛,谁不会?俺算过,

Wiles肯定也算过, 结果看上去杂乱无章,其实...嘿嘿,中间是有规律的,不知Wiles看

到没有...如果从Regulator来看...其实这些Abelian Variety都挺特殊...嘿嘿,

不能说,不能说,Wiles听到了可了不得."



林老兄说:"其实Navier-Stokes也有希望,嘿嘿,我仔细做过弱解的Regularity,几何测

度论方法真的穷尽了?嘿嘿,这可不好说...其实二维和三维的区别在很多其它地方也

能看到...不知他们知道...么?嘿嘿,不说了不说了."



李师弟说:"Hodge也有希望,Witten做的Morse Theory其实,嘿嘿,大有深意,因为可以...

别人看不清爽,如果再加上师傅的流...再反过来...那不就一下子简...不好讲了,不好
讲了,

再讲就吃不消了,回到屋里厢要吃生活了."



俺说到:"还要加上Yang-Mills.嘿嘿,Witten其实做了超对称的情形,俺和Witten长谈

了两次,有些想法, 嘿嘿,Witten从没写下来...其实这问题可做计算机模拟,俺算过几

次,要是Witten见到这数据,他不会看不到这中间有一个... 嘿嘿,不能说,不能说,

要是Witten听到可了不得."



众人皆抚掌大笑道:"好,好,不能说,不能说."



俺举杯说道:"诸位,不如我等在此约定,十个春秋之后,重阳登高之时,我等找个清

静所在,把老婆孩子打发走, 再来论道如何?现在不能说,那时就可以了."



众人齐声笑道:"这样最妙,最妙."于是一饮而尽.



嘿嘿,如今几载春秋已过,当日的诸君,可记得以往的承诺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27 01:27:06 | 显示全部楼层
在这样一批缺乏教育的人中会出现习这种千古逆贼是不奇怪的:
一是习是缺乏教育的这群人中之一员,
二是没有这样的群体这届人民及其胡化的文化凭习这样的做法习是不会成就现在这样的气候的。

这届知识分子。嘿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18-12-14 18:19 , Processed in 0.048081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