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890|回复: 3

香港兴起另类旅游热 专门展现繁华大都市阴暗面(组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1 12:57: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wang7 于 2017-8-1 13:04 编辑

纽约时报



导游艾拉·刘(右)带领游客在周日游览香港深水埗。



在香港旺角的天桥上社交,家政从业人员汇集在这里度过休息时间。这些工人的薪酬低于该地区常规的最低工资



艾拉·刘喜欢讨论香港的住房危机。她在一些房地产中介公司门外停下脚步讲解楼价,而没有带着团员去逛波鞋街——想买便宜货的游客最爱的地方



深水埗无家可归者的临时住所

香港——在破败的香港深水埗地区,艾拉·刘(Alla Lau)飞奔于桂林街的路牌之间,在路牌后边张望,直到发现自己的目标。她向一群游客招了招手。游客大多是穿人字拖、带美国口音的白人。

“在那边,”艾拉·刘一边说,一边指着一张白色标贴,上面用手写的中文指明了街对面一座脏兮兮的大楼。这是一则香港臭名昭著的笼屋的广告——每月只要花1200港币,就可以租到三层铁笼床位中的一层——空间很小,几乎无法直起身。

艾拉·刘带的这个团,要参观的是这座极为富有的城市中不那么光鲜的角落。三个小时的游览过程中,游客们了解了香港的低薪外国家政工人、四处游走的街头摊贩,以及因为不堪家长在学业方面施加的压力而自杀的年轻学生。

艾拉·刘说,笼屋的条件十分恶劣,但它们依然不便宜。每平方英尺的月租金竟然高于香港一些更为高档的公寓——要知道,香港的住房市场价格可是居于世界前列的——而且,很多住在笼屋里的人每月赚的钱,远远低于港人约1.2万港币(约合1540美元)的月收入中位数。

现年26岁的艾拉·刘每周带八九个团,总是让大家在旺角地铁站集合。旺角是一个熙熙攘攘的区域,去年夏天因为警方试图打击街头的小贩而爆发过冲突。身穿荧光夹克、脸上挂着灿烂笑容的她,会一边和游客打招呼,一边递上色彩明亮的地图。最近的一趟行程起初似乎与别的旅行团没有任何不同,她引导团员经过用塑料袋装着金鱼售卖的街头摊贩身旁。

但这趟行程已经有些不安的气氛。

带领游客从一群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家政人员身旁经过时,艾拉·刘悄悄告诉其团员,那些女人不受香港的最低工资标准保护;适用于她们的是另一个较低的工资标准。游客们在把数额换算成自己国家的货币后,表达了惊诧之情。

艾拉·刘是在欧洲进行背包旅行期间受到启发,产生了在香港当导游的念头;她游览过保加利亚的索非亚,那趟行程以索非亚较为灰暗的一面为重点。

她决心把类似的体验引入香港这座生养她的城市,于是加入了一个旅行社,但让她失望的是,每天要说的解说词都很肤浅。她对告诉游客去哪里购物不感兴趣。

艾拉·刘跳槽到了香港自由旅行社(Hong Kong Free Tours),因为在那里她有机会跟游客分享她和她的朋友们面临的问题,其中包括维持生计的艰难。

“人们来香港三四天,会看到特斯拉,奔驰,中环的摩天大楼,都是政府竭力想要展示的东西,”她说。

“如果我是游客,看到这些,看到这里的所有一切如此昂贵,我会想,‘香港人一定过着很好的生活,’”她继续说道。“这只是香港的一面。它没有讲述很多人的故事。”

当旅行团向九龙深处行进时,艾拉·刘谈起了这座城市的住房危机。九龙是一个宽阔的半岛,从那里可以遥望香港岛上闪亮的高楼。艾拉·刘在一些房地产中介公司门外停下脚步讲解楼价,而没有带着团员去逛波鞋街——想买便宜货的游客最爱的地方。

闪身进入一栋地标式建筑的大厅——那栋楼是一所培训学校的所在地——艾拉·刘谈起了学生面临的巨大压力,她说这是推高香港年轻人自杀率的一个因素。

在深水埗边缘的无家可归者聚居地通州街,她领着团员从破烂不堪的临时住所之间穿过,事先提醒大家不要拍照。

“这是他们的家,”她说。

23岁的亚历山德罗·达托(Alessandro Dutto)和24岁的安德烈·裴托迪(Andrea Pertoldi)是两名意大利背包客,在其栖身的旅馆看到了关于此次游览活动的传单。尽管被同行的一名旅客告知不必多此一举,因为香港的这部分“没什么好看的”,他们还是出现在了艾拉·刘面前。

“这是我们在香港能做的最有趣的事情之一,”裴托迪说。

在历时三小时的徒步游览结束之际,艾拉·刘仍旧面带微笑,接过大家给的小费。导游服务是免费的,但游客可以选择付费。一些人消失在香港的地铁系统中,十分钟后他们就可以重回港岛阔气的中环购物区核心地带,那里有开着冷气的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和阿玛尼(Armani)门店。

艾拉·刘是在黄大仙祠旁一栋公屋里长大成人的,那里离她所导游的区域不太远。她的父母现在依然住在同一套两居室公寓里——她和自己的一个姐妹以及一个兄弟曾分享其中一间卧室。

她目前的生活,比父母在她这个年纪时轻松许多,但香港高昂的居住成本意味着游客常常光顾的地方——城中心熠熠生辉的令人向往之处,对她来说可望不可即。

“我认识的人当中没有谁会在中环或金钟吃午餐,”她谈及香港岛的主要商业区时表示。

她带团时会提到的一个问题是香港动荡的政治氛围。2014年“占中”运动期间,艾拉·刘在香港中心地带的街道上住过好几个星期。她说,四名亲民主立法会委员今年7月被取消任职资格一事,让她认识的人深感愤怒和沮丧,一些人甚至正考虑离开这座城市。

第二天的游览过程中,艾拉·刘谈及了最新的政治动态。她说,等到香港达到另一个忍耐极限的时候,希望她带的游客能通过新闻报道得知消息,并感觉自己和这个地方是有关联的。

“这座城市不会像政府期待的那样悄无声息,”她说。“人们感到愤怒,一定会有事情发生,很大的事情。我不知道会是抗议、游行、革命,还是别的什么。”

来自科罗拉多州博尔德、现居关岛的谢里尔·迪尔克斯(Cheryl Dilks),第一次到访香港就参加了这一游览活动。她说艾拉·刘的观点让她耳目一新。

“外人很难看到这座城市的这一面,”她说。“每个地方看上去都很整洁,你见不到大量无家可归的人。因此我真的很感谢她能把不平等的状况讲给我们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 13:07:21 | 显示全部楼层
在香港旅游都市阴暗面没有生命危险,谁敢去底特律或芝加哥旅游阴暗面?非得挨枪子不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 19:09:08 | 显示全部楼层
多看看亚洲的阴暗面,找回点往日白人高高在上当道德婊的感觉。中国人就没那么幸运了,到纽约黑人区拍照被帮老黑打得鼻青脸肿,连相机都被抢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17-11-18 11:18 , Processed in 0.044611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