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021|回复: 1

曾国藩的大屠杀对文明之深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11 21:10: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重新审视:曾国藩的大屠杀对文明之深害zt


近代以来,对于中国传统文化,国人有两种截然相反的评价:
  一是认为中国传统文化是垃圾,统统革除也在所不惜。
  中共在上台之初,就是持这种决绝否定态度的,所以毛泽东一伙在五十年代一度要以拼音文字取代汉字,但是其后,尤其是“邓改开”以后,中共又摇身一变,装扮成中国传统文化的维护者。



  这种态度肯定是不可取的。汉文明有许多优点,也与西方文明有丰富的互补性,正愈来愈多地得到见证;日本民族是世界上最有鉴别力民族之一,对待中国传统文化,日本人态度,与那种自暴自弃的华人完全相反,他完整地保存和敬奉着中国的许多传统精华:如汉服、茶道、书法、中医(汉方医)、周易。.
  另一种则认为中国传统文化完美无瑕,是圣洁的“神传文化”。如国粹派就是这种态度。
  中国传统文化是否神传文化先不论,以它为完美无瑕,显然失之夸张。我们不能因为自己是中国人,就对自己文化的缺点视而不见,而象手电筒一样只照别人。
  凭心而论,中国传统文化也有很多缺点,它的最严重的缺点,就是缺乏人道主义——即比较残忍。
  宋亡以后,中国人即便不是世界上最残忍的民族,也是最残忍的民族之一。
  阉人制度就是残忍的一大标志,从周朝到辛亥革命一连两千多年实行这一制度的民族,全世界恐怕只有中国人;凌迟——这种把人千刀万剐的惨绝人寰惨杀,居然作为国家明正典刑,存在了数百年之久,全世界只有中国。这不能不说,与文化的缺陷有关。
  当然,中国文化也不是一直都很残忍,宋朝之前没那么残忍,宋朝更是文明到了取消所有酷刑,大大缩减阉人制度的近代文明前夜。.可惜这一进程又被蒙古的铁蹄踏断了。
  中国在宋亡以后越来越残忍,蒙、满的征服固然是主因,但也有自己不争气的因素,它以两个汉人为代表,就是朱元璋和曾国藩。
  朱元璋摈弃宋朝的文明,继承蒙元的野蛮在此不表,但说曾国藩:曾国藩是近代加剧中国野蛮化的头号“功臣”,中共之所以在各国共产党中,都属最为残忍之列(或许仅次于朝鲜劳动党与红色高棉),与曾国藩带来的残忍,密不可分。
  简明地说,各国共产党都是残暴的,但共产党与尤为残忍的中国近代文化结合起来,就生出了特别残暴的中共。
  而中国传统文化在近代之所以变得尤为残忍,曾国藩罪责难咎!
  曾国藩(主要在镇压太平天国过程中)极端残忍地滥杀无辜,大大加深了中国文化的残忍。
  2009年,盘古乐队的主唱手敖博、吉他手段信军前往台湾,途径曼谷,特意看望并宴请了正流亡泰国的笔者。席间信奉佛教的敖博说:中国地主士绅遭到中共的残酷屠杀,是曾国藩等人剥皮、凌迟惨杀滥杀农民的报应!
  余闻言心惊,不禁灵动而神往。
  以儒家信徒为代表的人则辩称:曾国藩杀的是天平天国暴徒,那些“贼”人该杀!杀那些人是仁义!
  问题是,曾国藩的屠杀,远远超出了太平天国成员的范畴,不折不扣地是滥杀无辜:
  曾国藩指挥湘军顺江而下进攻天平天国,从九江到南京,湘军攻一城屠一城,直杀得“鸡犬不闻三千里”,湘军将领彭玉磷都感叹:“直教戮灭无遗种,尸涌长江水不流”(彭玉磷《克复九江屠城》)。
  其中,著名的大屠杀有三次:
  1858年屠江西九江,湘军将守城太平军暨其家属两万多人全部杀光,又大杀城中百姓,城中积尸数万,被抛尸长江者更难计数;
  1862年屠安徽宁国府,老百姓被杀者难以计数;由于尸积如山,幸存者太少,两个月后城中尸体还无人收埋;
  1864年七月,湘军曾国荃部攻破太平天国首都天京,立即执行曾国藩的屠城政策,三日之内,二十多万湘军见人就杀,见屋就烧,奸淫掳掠,无恶不作,南京城内数十万老百姓惨遭屠杀,其中许多人是幼儿、老人和妇女;时在曾国荃军中的赵烈文(曾国藩幕僚)见证:“••••••沿街死尸十之九皆老者。其幼孩未满二三岁者亦斫戮以为戏,匍匐道上。妇女四十岁以下者一人俱无,老者无不负伤,或十余刀,数十刀••••••”(赵烈文:《能静居士日记》);“秦淮河尸首如麻”、“三日夜火光不息”(《湘军纪》)。当年太平军攻占南京,南京城没有受到大的破坏,而经过湘军的浩劫,史载南京连一棵完整的树都没有,全城几乎变为空城。
  这就是湘军版的南京大屠杀!它比起七十三年后日本人制造的南京大屠杀,恐怕有过之而无不及。赵烈文估计:湘军之屠南京,杀了二三十万人;但后人评估,遇害人数远不止此数,因为太平天国全盛时期南京有一百多万人口,而太平天国灭亡十一年后的光绪元年(1875年),“江宁”(即南京)人口仍不及五十万人。
  然而莫大讽刺的是:制造日军版南京大屠杀的松井石根和谷寿夫成了战犯,早被判处死刑,而制造湘军版南京大屠杀的曾国藩,迄今荣享“圣人”牌位、仍然受到顶礼膜拜。
  面对如此故意屠民滔天罪行,冠名“儒家”的人仍无耻地辩称:这是镇压天平天国的必须!
  但曾国藩的滥杀老百姓,并不仅限于太平天国占区,早在湖南兴办团练时,曾国藩就在省城长沙设立“发审局”:凡团绅送被捕人到局,立即杀死,禁止尸亲呼冤,又禁止向团绅讲理;有一次曾国藩抓到十一个据说是抢了米行的农民,曾国藩竟然连审都不审,下令把他们全部砍头;曾国藩在湖南竭力鼓动滥杀滥捕,提倡团绅捕人,要求:地方官杀人、捕人要多,杀人要快,官杀人‘不必拘守常例’,绅捕人“不必一一报官”。湖南并非太平天国统治区,试问:此种滥杀,是镇压太平天国所必需吗?
  可见,曾国藩的滥杀,远远超出了镇压太平天国所必需,他的滥杀,是大规模的蓄意谋杀,曾国藩就是谋杀犯。
  曾国藩不仅大规模地滥杀无辜,而且杀人手段之血腥残忍,世所罕见,超越人伦底线,完全可以用禽兽不如来形容:
  在围攻江西兴国、大冶的战斗中,曾国藩把俘获一百三十四名太平军,不分官兵“一概剜目凌迟”;九江战役中俘获十二人,曾国藩命令立即‘凌迟枭示’、又生擒十三人,曾国藩命令“就地剜目凌迟”。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是:《湘军纪》载,“重阳战斗擒获七十余人,(曾国藩命令)杀死后令兵勇割人肉生吞。”
  生吃人肉是什么行为?这难道不是食人恶魔的行为吗?
  这就是曾国藩儒家道德“圣人”真面目!这就是李劼所赞颂的曾国藩内心“修为”的真相!
  有以“儒徒”为代表的人辩称:不能以今天的道德标准来要求古人,曾国藩式的滥杀,在当时的时代是很常见的。
  这完全是对历史无知的想当然。按今天的道德标准滥杀无辜是大罪,按当时的道德标准,滥杀无辜真的就不算什么吗?
  在率军讨伐太平军之前,曾国藩在湖南的大杀滥杀,曾惹得舆论大哗,落得“曾剃头”的骂名——请注意:“曾剃头”的绰号,并非来自太平军,而是来自曾国藩自己的湖南老乡!
  当时目睹湘军的屠杀,不少士绅、甚至连满清的地方官都看不下去,他们曾上书清廷弹劾曾国藩,指控曾擅杀良民。(但清廷置若罔闻,反而多次下诏表彰,这反映出满清政权的非法性)
  湘军屠城的血腥残暴,甚至连湘军的将领都看不过去。湘军大将彭玉麟就先后于1861年安庆屠城后、1864年南京屠城后,两次致函曾国藩,要求曾国藩“大义灭亲”——即杀掉屠城的直接责任人曾国荃,曾国藩置若罔闻。
  以上能够反映出:滥杀无辜按当时的道德标准稀松平常、不算什么吗?
  无需比历朝中最为文明的宋朝,比比明朝如何?万历年间,为了反抗太监孙隆征税,苏州人罢市、游行示威、殴打明廷税监,有人提议动用军队镇压,“但太守(总兵)朱公燮元曰:不可。兵一御外寇者也,吾不能锄奸,以至招乱。若又击之,是重其毒也。切众怒难犯,若之何抱薪救火哉!”(《吴葛将军碑》)。
  更早且在汉族正统王朝中最为残暴的明朝人,都知道不能动用军队滥杀老百姓的常理,这能够说明古人的道德标准,不以滥杀无辜为大不了之事?
  曾国藩何止不符今日的“普世价值”?他既不符合古道,也不符合“儒道”。孔子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论语-卫灵公》);孟子曰:““行一不义,杀一不辜,而得天下,皆不为也”(《孟子.公孙丑》)
  试问:惨无人道、滥杀无辜的曾国藩符合什么儒家之道?
  难怪儒家信徒蒋介石在日记中会批曾国藩“近乎伪”,蒋介石最崇拜的是王阳明,而非曾国藩。
  难怪毛泽东会对曾国藩五体崇拜,他直言:“愚于近人,独服曾文正,观其收拾洪杨一役,完满无缺。使以今人易其位,其能如彼之完满乎?”(毛泽东1917年8月23日致黎锦熙信,见《毛泽东早期文稿》第85页)。
  显而易见,曾国藩惨无人道、滥杀无辜的腥风血雨,大大地加深了当时中国社会的残忍,但把这种残忍大而化之,深深影响后世的,却是曾国藩身后的满清皇室——爱新觉罗家族:
  鲜有人注意到:正是以贼鞑子伪咸丰和叶赫那拉们为代表的满洲妖孽,把杀人权下放——给予了曾国藩、叶名琛、骆秉章、李鸿章之流惨杀、滥杀的权力(百年后,毛泽东把这种手法玩得炉火纯青);
  而更是殖民中国的满洲妖孽们,一次又一次地表彰曾国藩们滥杀、惨杀,并给予了杀人犯们“曾文正公”等荣耀和地位,终于使得杀人犯文化登堂入室,成为中国文化的正统主流,以致独裁者中良心和善根都很大很深的蒋介石,都未能免俗。
  可见贼鞑子满洲妖孽树立的这个“曾武歪公”,其流毒之深!
  呜呼!满清对中国传统文化、道德仅次于中共的戕害,世间有几人能明了!?
  有以“儒徒”为代表的人,以中共曾经批判曾国藩,来为曾国藩辩护。其实,中共批判曾国藩是在毛泽东时代,且以马列阶级论的角度进行批判(因中共自命是造反农民阶级的同盟),中共批判曾国藩代表的“阶级”,而从未批判曾国藩的惨无人道,更未提及他制造的“南京大屠杀”!
  毛共以阶级论批判曾国藩是错误的,不等于“邓改开”时代重树“曾文正公”就是正确的。
  将曾国藩这么一个惨无人道、滥杀无辜的杀人犯长期奉为圣人,不能不说是中国人的耻辱、不能不说是中国文化的悲哀!
  不重新审视曾国藩的滔天罪孽,人道主义在中国就树不起来,而中华文明的缺陷无法修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4 07:28:30 | 显示全部楼层
湖南山东北京东北是近代中国的乱源,反文明反历史反中华的乱华新五胡劣文产盛产地。
红一代多出于新五胡,大到曾国藩毛病主席高文化粟裕周佛海吴化文尚可喜。。。
小到何贫拉拉李跳垃蛇之流。
红二代不改其父辈之打砸抢分子反文明反历史反中华之社会渣滓搅s棍之本色,
让人感悟到:人的成长环境文化实在是太重要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17-9-23 20:55 , Processed in 0.045316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