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Shop Now - 20% Off All Used Gear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94|回复: 0

婆婆卖掉老宅把20万全给大伯,她来我家蹭住时我开始反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5-2 14:19: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青羽





 蓝叶并不是不孝顺的人,而是婆婆这些年的所作所为寒了她的心。

  





  1

  “等我忙完了这阵,就回去把我妈接过来!”临出门前,路远撂下这么一句话。

  正在厨房收拾碗筷的蓝叶脸色瞬间变得阴沉,刚想发作,路远已重重地甩上门,扬长而去,蓝叶气得直哆嗦,恨不得将面前的碗碟全部摔到地上,怕吓着女儿,只得作罢。

  近一年来,两人只要一提起这件事就会大吵一架,家里硝烟弥漫,早已不复从前的温馨。反复的争吵让蓝叶心灰意冷,有了放弃婚姻的念头,可是想到自己小时候对完整家庭的那种强烈渴望,她又不忍心女儿的童年有阴影,只能背地里偷偷流泪。

  平心而论,路远对她和女儿很好,工作再忙,也从来不会忘记她们母女的生日,出差回来会为她们准备可心的礼物,难得的假期,他会下厨为她们准备可口的饭菜,一家三口和乐融融,在邻居和朋友的眼里,这是一个模范家庭。

  事情要从前一年的九月份说起,远在芦镇的婆婆打来电话,说要卖了芦镇的房子搬来和他们一家一起住,路远愣了一下,看了蓝叶一眼,说要和蓝叶商量商量,电话那边的婆婆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立刻提高了嗓门:“有什么好商量的?你们家又不是没有我的房间,等房子卖掉我就过去!”说完没等路远答话,就气咻咻地挂了电话。

  “你妈不能过来!房子也不能卖!”蓝叶斩钉截铁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为什么?”路远有些惊讶妻子的反应这么强烈。

  “你忘了你妈是怎么对我的,我可永远不会忘!”蓝叶冷笑着说道:“她要是过来了,我还能过正常的日子吗?”

  “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路远心虚地打着哈哈,“你放心,我回去一趟劝劝她,让她别来不就行了。”

  蓝叶的脸色这才缓和下来。

  那一次,路远并没能说服婆婆改变计划。从那以后,婆婆隔三差五打来电话催促路远回去接她,要不是蓝叶坚决反对,婆婆早就已经住了进来。

  2

  蓝叶并不是不孝顺的人,而是婆婆这些年的所作所为寒了她的心。

  婆婆性格强势,在家里向来说一不二,年轻时公公受不了她的专横,只身去了异地打工,没几年就回来办了离婚手续,娶了当地的一个女人,从此扎根异乡。婆婆一个人拉扯大了三个儿子,在她的管教下,三个儿子无不对她唯命是从,这样的状况直到大儿子结婚后才有所改变,大嫂脾气火爆,婆媳几个回合斗下来,婆婆偃旗息鼓,再也不敢干涉他们的事,二嫂比大嫂还要霸道跋扈,婆婆彻底敛起了性子,成了大嫂、二嫂的好婆婆,帮她们做家务,带孩子,勤勤恳恳,任劳任怨。

  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婆婆深藏在心底的控制欲在蓝叶嫁给路远后蓬勃复苏,对这个小儿媳,婆婆是怎么看都不顺眼,起初蓝叶以为自己做得不够好,努力想要讨她的欢心,每次回去探望她,都带上大包小包的礼物,老太太们流行的衣服,她毫不犹豫地买下,生活费每次都给得最爽快,还时不时地打个电话嘘寒问暖,但她的付出,婆婆根本就没放在眼里,时间久了,她便也淡了心思。

  女儿出生后,路远工作忙碌,便将婆婆接到了家里照顾月子,路远在家时,婆婆勤快慈祥,只要他一出门,婆婆就不见了踪影,饭菜永远都是清汤寡水,孩子更是抱都不会抱一下,蓝叶气得几欲发狂,只怪自己太过信任路远,孩子出生前他一再保证婆婆会照顾她和孩子,她才没有提前找好月嫂,事到如今,后悔莫及。

  蓝叶的父母早已离婚,各自有了新的家庭,母亲在遥远的另一个城市,接到蓝叶的电话,她支支吾吾地说没法赶过来,理由是她的儿子快要高考了,这个时候她不能离开。

  蓝叶抱着哭闹的孩子,母女俩哭成一团,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竟然找不到一个可以帮她的人,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她的姑姑来看她时,见到侄女的处境凄凉,当下决定留下来照顾她们。

  孩子满月后,她和路远送走了憔悴的姑姑和精神奕奕的婆婆,包给姑姑的红包被偷偷塞回在孩子的襁褓里,而路远给婆婆的红包则被安然收下,她甚至都没有包个小红包给孩子。

  此后,蓝叶对婆婆敬而远之,除了逢年过节,两人之间再无更多交集。

  3

  如果说婆婆做的这些事是导火索,那春节期间发生的事情,就是腾腾燃烧的火把,彻底点燃了她的怒火。

  除夕傍晚,看到大嫂在厨房忙碌,蓝叶过去帮忙,大嫂喜笑颜开地跟她聊了起来:“蓝叶啊,等云云考上大学,就要麻烦你这个婶子了。”

  蓝叶愣了一下,不明就里,“怎么会麻烦到我呢?”

  “婆婆说等云云考到宁城,周末什么的就住到你们家里,这样再好不过了,”大嫂笑得更开心了,“有你们照应着,我也就放心了!”

  “我们家里没有那么多房间啊……”

  “没关系,她和婆婆睡一个房间就行。”大嫂轻松地说道。

  “婆婆的房间?”蓝叶越听越诧异。

  “你家不是有婆婆一个房间吗?云云可以和奶奶挤着睡。”

  “我家小军睡沙发就行,听婆婆说客厅的沙发也很宽敞。”二嫂接着说道。

  “小军也要去宁城上学?”蓝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可不是吗,这孩子不爱学习,我和他爸商量过了,就给他到宁城读个技校,婆婆说住你家里也方便。”

  “家里重新装修过了,我们一个房间,苒苒一个房间,还有一间是书房,哪里有多余的房间?”

  大嫂二嫂的脸色变了,她们对视一眼,转脸问蓝叶:“你是说婆婆不会住到你家去?”

  “当然不会!”蓝叶的语气中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

  大嫂二嫂一起冲了出去,很快传来了吵闹的声音,年夜饭到底没有吃成。

  婆婆早就宣扬自己要去宁城养老,将卖房的二十万平分给了大哥二哥,在去宁城前,就暂时住在大哥家里。

  得知蓝叶根本没有接纳婆婆的打算,大嫂不乐意了,提出要婆婆搬到二嫂那里,二嫂一向精明,怎么可能同意接下这个烫手山芋。众人吵成一团,吵来吵去,发现只要婆婆去了宁城,一切问题迎刃而解,于是蓝叶成了众矢之的,所有的人都开始指责她。

  她毫不相让,与她们针锋相对,无奈势单力薄,终究不是她们的对手。在两个儿媳的挑唆下,婆婆甚至想要上前撕打她。

  路远还算有良心,将她护在身后,一番扰攘后,一家三口在除夕夜狼狈逃离芦镇。

  一路上烟花绽放,热闹喧嚣,他们度过了有生以来最冷的团年夜。

  

  4

  眼见蓝叶软硬不吃,始终不肯松口,婆婆也许是受不了两个儿媳的气,提着大包小包的行李不请自来。

  见到儿子,她还没开口眼泪就一串串地往下流,路远好说歹说劝了很久,老太太才抽抽嗒嗒地哭诉:“妈已经没有地方可以去了,如果你们赶我走的话,我就活不了喽……”

  蓝叶冷眼看着这一切,路远将她拉到房间里,低声乞求道:“先让我妈在这住两天,过两天我一定将她送走。”

  这一住就是半个月,婆婆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打算,慢慢将自己的物品侵占到每一个角落,那天蓝叶下班回家,恰好碰到两个人抬着一张熟悉的简易折叠床从电梯出来,她一眼就认出这是她当初千挑万选买来放在书房的,便拦住两人询问情况,其中一个人告诉她,九楼的老太太在家具城订了一张床,他们是送货的,老太太有了新床,嫌原来的折叠床碍事,请他们帮忙带下楼扔了……

  路远到家后见到的情景让他目瞪口呆,家里乱成一团,蓝叶和孩子不知所踪,母亲坐在沙发上生着闷气,一见到他,就气愤地嚷着:“你这个媳妇太不像话了,我怎么说都是她婆婆,哪有媳妇这样对老婆婆的!这就是个没有爹妈管教的野丫头,早就跟你说这样的女人不能要,你偏不听啊!”

  老太太习惯性地用食指去戳路远的脑门,路远侧身避开,不耐烦地说道:“你给我省点事吧!蓝叶是什么样的人我最清楚,收拾收拾东西,明天一早我送你回家!”

  老太太愣了几秒,随即嚎啕大哭,怒骂道:“你这个没良心的白眼狼,我当初怎么就没掐死你!你让我回哪里去?我哪里还有地方可去?”

  路远用家里的积蓄将芦镇的老房子又买了回来,这边安顿好母亲,那边又马不停蹄地去蓝叶的姑姑家接回了妻女。

  他心中清楚,事情还远未解决,离开前,母亲一再叮嘱他,让他尽快回来接她。

  5

  隔三差五的电话并没有收到成效,儿子在电话中含糊其辞,明显是在敷衍她。

  老太太改变战略,采用亲情攻势,在电话中绝口不提来宁城的事,更多的是说起对儿子的思念以及他年幼时自己对他的付出。

  这个方法果然奏效,路远回芦镇的次数明显多了起来,陪蓝叶和孩子的时间越来越少,蓝叶抱怨过几次,他冷着脸说:“要是把我妈接过来哪里有这些事?”

  “她怎么就非得和我们住一起了?”蓝叶也火了,“她为老大老二家做牛做马了半辈子,凭什么年纪大了就该我们来伺候她?”

  “就凭她是我妈!”

  “那是因为你傻!”蓝叶冷笑着说道,“她总以为你挣钱容易,恨不得所有的花销都由你一个人承担,这么多年,她只要一生病就打电话找你,明明和两个儿子住在同一个镇上,为什么舍近求远非要找你?是因为跟你最亲近吗?还不是舍不得那两个儿子花钱!”

  “我-乐-意!!!”

  路远从齿缝中挤出的这几个字差点没将蓝叶气晕,她长叹一声,只得由着他去。

  路远时不时地说上一回要将他妈接过来的话,无非也就是过过嘴瘾,用来气气蓝叶而已,他并不愿意付诸实施,一方面他还爱着蓝叶,不愿意失去家庭,另一方面房子的首付是两人共同的积蓄,贷款也是两人一起在偿还,说到底在这个房子里他只有一半的决定权,没有蓝叶的首肯,他不敢擅自将母亲接过来。

  工作繁忙,难得的休息天也不能好好休息,再加上时常为母亲的事情犯愁,路远的两鬓添了很多白发,蓝叶心疼丈夫,劝他多休息,话音未落,婆婆的电话已打了过来,追问路远打算什么时候回去陪她……

  蓝叶只得默默作罢,亲妈都不心疼自己的儿子,自己这个做妻子的再心疼又有什么用?


  6

  一个多月后的一天傍晚,出差回来的路远顾不得休息,放下行李拿上车钥匙就要匆匆出门,蓝叶不放心,拽住他问个究竟,原来在他回来的路上接到了婆婆的电话,说是病了,非常难受,要路远尽快回去一趟。

  “你又不是医生,赶回去有什么用?还是先休息一夜,明天回去吧。”蓝叶劝道,“你要是不放心,打电话给你大哥二哥,让他们带着去医院也是一样的。”

  “那不是你妈,你当然不着急!”路远没好气地抢白道,说完头也不回地扭身就走。

  几个小时后,蓝叶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一下子就被吓得魂飞魄散。

  路远因为疲劳驾驶出了车祸,正在医院抢救。

  等蓝叶赶到时,手术已经结束,路远还在昏睡,婆婆也在病房,脸色红润的她哪里有一点病态的样子?

  蓝叶顾不得计较这些,赶忙找到主治医生了解情况,医生说有淤血压迫神经,必须再做一次手术才能恢复,但这个手术风险极大,费用也高,希望家属慎重考虑。

  婆媳二人对手术一事没有异议,但婆婆了解了风险和费用后,开始犹豫,很显然,她不想人财两空,蓝叶咬牙告诉医生,她一定会凑齐手术费用。

  万幸的是手术顺利,路远醒来后看到病床前的母亲和妻子,他一言未发紧紧攥住了蓝叶的手。

  长久折磨他的问题不解自消,昏迷时她们商讨他手术的话他一字未漏地全听见了,该怎么做答案已经明了。

  “老婆,我好想快些回家……”他哑着嗓音轻轻说道。
Acetag.com Smart Phone Accessories Free Shippi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hop Now - 20% Off All Used Gear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21-5-18 16:14 , Processed in 0.041163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