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153|回复: 2

画面曝光!恶霸为讨好空姐 一脚踢破受害人膀胱(组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3-31 07:59: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casper 于 2021-3-31 08:01 编辑

网易




3月30日晚,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播出大型政论专题片《扫黑除恶——为了国泰民安》第五集《督导利剑》,片中首次曝光了孙小果在KTV逞凶踢裂他人膀胱和执行死刑前的现场画面,对这起震惊全国的涉黑大案进行了深度揭秘。

一起KTV故意伤害案 牵出涉黑大案主犯孙小果

2018年7月,云南某航空公司的几名空乘人员来到了昆明市一家KTV喝酒唱歌。醉意中,空姐李某与男同事王某发生了争执,愤怒的李某让对方别走,随后拨打了一个电话。



很快,一群刺着纹身的人冲进了KTV,带头的男子是此后震惊全国的涉黑大案主犯孙小果。

孙小果抬腿猛踢王某的腹部,当场将其膀胱踢裂。这是一起涉嫌故意伤害的刑事案件,但孙小果却若无其事、扬长而去。



从18岁起轮奸妇女,第一次犯下重罪,20多年来孙小果已经一次又一次脱身法外,他确信这一次也不会例外。果然,取保候审、达成和解,随后的一切都如同孙小果所预料的一样。但是,他没有料到的是,一场席卷全国的扫黑风暴让他不可能再像过去一样躲进“避风港”。

2019年3月,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在办理这起KTV故意伤害案时,孙小果三个字引起了工作人员的警觉。

“死刑不死” 孙小果死里逃生背后暴露惊人黑洞



孙小果,1975年出生,1994年因犯强奸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案件办理期间,他被取保候审、保外就医。没有被收监的孙小果,更加肆无忌惮,1997年4月至6月他以暴力和胁迫手段强奸四名未成年少女。1997年11月7日,孙小果及同伙在公共场所挟持两名17岁少女,进行暴力伤害和凌辱摧残,致使一名被害人重伤。

1998年2月,孙小果因强奸罪、强制侮辱妇女罪、故意伤害罪等多项罪名被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然而蹊跷的是,12年后的2010年,孙小果重操昆明的夜场,成为了多家夜店的老板,“死刑不死”的孙小果成了一个谜。



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副组长 张力:我们把它锁定为第一大案来进行督导。一开始的时候,我们也怀疑,他怎么一步一步这么多个环节,他都能把它打通,就走到后来这个程度,这个简直我们也是不可想象的。

2019年4月,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进驻云南,将孙小果案列为一号督导案件,会同云南省扫黑办调查案件真相。



孙小果死里逃生的背后疑窦重重,调查证实,1998年孙小果一审被判死刑后,1999年二审被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改判为死缓。2007年案件启动了再审,死缓改判为有期徒刑20年。期间孙小果又被多次减刑,实际服刑12年零5个月就被释放出狱。

native advertising


孙小果脱罪,暴露出一个惊人的黑洞:从一审、二审到申诉、再审,刑罚执行等多个环节被人层层击穿。

孙小果一次次逃出法网,都因为一张无形的“关系网”。专案组调查发现,多年来编织出这张关系网的人是他的母亲孙鹤予和继父李桥忠。



孙鹤予原本是昆明市官渡区公安分局的一名民警,曾因帮助孙小果伪造材料办理取保候审,在1998年被依法判刑并开除公职。



孙小果的继父李桥忠,从云南省边防部队转业后,先后担任过昆明市五华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和区城管局局长。



1999年,孙小果二审被改判死缓,在此后几年时间里,孙鹤予和李桥忠一直四处找关系想把死缓改为有期徒刑。要改判就得启动再审,再审得先能立案,李桥忠几经运作和当时的省高院立案庭庭长田波搭上了关系。

native advertising


李桥忠同时又请托了时任云南省人大常委会委员、内务司法委员会主任冯家聪,向省高院转发了孙小果母亲的申诉材料。自上而下打招呼,让孙小果案启动再审。

既有内应,又有来头,案件得以顺利立案,进入再审环节。然而再审过程中,合议庭对是否将死缓改判为有期,出现了不同意见。



时任审监庭庭长的梁子安是能否改判的关键人物。合议庭在对案件进行第三次讨论的时候,这个明知不能改的案子却还是被改判了。



李桥忠通过关系结识了时任云南省省长秦光荣的秘书袁鹏,借助这层关系给时任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的赵仕杰打了招呼。梁子安在收受孙鹤予、李桥忠价值11万多元的财物后顺水推舟,最终促成了再审改判20年有期徒刑。

native advertising



以虚假专利顺利减刑?孙小果提前出狱背后的荒诞黑幕

司法的威严与公正就这样在关系和金钱往来交织中被扭曲,但徇私枉法的黑手并没有就此罢手。改判20年有期徒刑的孙小果实际服刑不到13年就提前出狱,这背后又有着怎样的黑幕?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要求对蛰伏在监狱系统的“关系网”“保护伞”一查到底。



罗正云,时任云南省司法厅副厅长、省监狱管理局政委。他和李桥忠是同乡,也是李桥忠在边防服役时的老上级。在罗正云的牵线搭桥下,李桥忠和孙鹤予结识了时任云南省第一监狱政委的刘思源。



在刘思源等人的关照下,孙小果在省一监服刑期间多次受到记功、表扬,监狱干警两次对不符合减刑条件的孙小果报请减刑。



为了让孙小果以最快速度、最大限度减刑,孙鹤予等人还策划出了荒诞的一幕:由省一监总工程师提供设计图纸,管教干警把图纸带进监狱,同监服刑人员按图纸制作出模型,一个署名孙小果的“防盗窨井盖”专利发明出来了,整个过程孙小果从未参与。

为了排除阻力,让虚假专利顺利通过审核,李桥忠、孙鹤予又费尽心思把孙小果从省一监调换到省二监服刑,在云南省第二监狱副监狱长朱旭的帮助下,孙小果被认定为有重大发明专利,法院裁定减去有期徒刑2年零8个月。



黑恶之徒再难脱身法网!扫黑除恶让正义终被伸张

法律成了枉法者手中的“橡皮泥”,造成黑恶之徒脱身法网继续危害社会。为尽快依法彻查孙小果案真相,全国扫黑办在中央督导的基础上,又派出大要案督办组多次赴云南指导推进案件侦办。



2019年12月23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孙小果再审案公开宣判。

孙小果被执行死刑前画面首次公开



2020年2月20日,遵照最高人民法院下达的执行死刑命令,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孙小果执行死刑,扫黑除恶让正义终被伸张。

多年来一次次为孙小果枉法脱罪的孙鹤予、李桥忠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19年。



梁子安、罗正云、刘思源等17人因犯徇私枉法罪、受贿罪等罪被判处12年至2年不等有期徒刑。包括两任云南高院院长在内的6名领导干部也受到了党纪处分。

在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的强力推动之下,一些久攻不破的大要案件水落石出,一些百姓反映强烈的黑恶势力落网归案,一些关系群众切身利益的实际问题逐步解决,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民心工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3-31 13:08: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公检法警界的腐败黑幕急需揭开呀,里面不知道隐藏着多少污七八糟的案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3-31 13:09:4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恶公检法警的祸害对象都是普通老百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21-5-7 06:21 , Processed in 0.04689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