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eNewsTree.com 返回首页

biruxie的个人空间 http://enewstree.com/discuz/?506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2019-12-03

已有 351 次阅读2019-12-3 08:24


毕汝谐的自白

吾乃纯孝之人,却背负不孝之名行走人间,悲夫!

文革前,景山学校讨论"是劳动人民养活我们,还是父母养活我们";全校人都说是劳动人民,只有我一个人说是父母,极端孤立。文革期间,我是少而又少的在革命与父母之间选择父母的大孝子!

1986年2月,我与家母借住华盛顿一对美国老夫妇家;有一天,母子俩去十几条街外访友;告辞出来后方觉气温骤降,两人冷得打抖,我当即脱下棉袄毛衣裹住母亲,自己着单衣疾跑回去!这种类乎卧冰取鱼的中国孝忱,令美国老夫妇震惊不已!

我出国后就在中央日报副刊发表系列小说;当时手头太紧,我借用一个善心教友家的电话给中央日报打越洋电话,询问稿费事宜;他们表示欢迎我与胡娜同时访问台湾,以制造轰动效应;我则婉言谢绝了。
我知道:迈出这一步,不仅名扬天下,还能财色兼收;但是会害苦双亲,我不可能这么做。

我刚到美国,民运宿将王炳章博士即邀我去中国之春杂志当编辑,承诺办理绿卡,我担心牵累父母,没敢应聘;一个萝卜一个坑,我的文友杨某就了这个位置,很快就拿到绿卡,而其在沈阳的父母乃至七大姑八大姨饱受国安部人员的骚扰,不胜烦恼!

作家出名,要么像魏巍,靠一篇"谁是最可爱的人";要么像刘白羽,连篇累牍,聚沙成塔。我同时具备这两种出名的条件:1987年2月,我以一篇“廉颇老矣 健饭如昔——陆铿先生印象记”轰动纽约及香港、台湾,洛阳纸贵;历年来,我在海外出版、发表各类作品逾二百万字。但是,我一直隐名埋姓,甘当没面目焦挺!

傅聪的成功,建立在傅雷夫妇的尸骨之上;我牺牲了作家至为宝贵的知名度(这是很高的人生代价!),换来父母安享天年(父九十岁又十个月四天,母一百岁又六个月十八天)!回首前尘,我为父母做了一个浪子作家所能做的一切,问心无愧!我左献芹国家民族,右厚待父母双亲,忠孝两全,此生足矣!

老了老了,重新使用毕汝谐这个名字,以便与"九级浪"相衔接,并申明叛逆写作在我生命中的决定性意义!

毕汝谐不可能不自由用笔,犹如刘三姐不可能不随兴唱歌;这是一种无可奈何的宿命!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20-6-6 02:39 , Processed in 0.021446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