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eNewsTree.com 返回首页

大实话的个人空间 http://enewstree.com/discuz/?38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新燕山夜话:(14)从贾宝玉之破处说开去(慎入,含 hardcore 36+ 内容,读者后果自付 ...

已有 406 次阅读2017-10-13 17:05 |个人分类:新燕山夜话

贾宝玉在何时何地被“破处”本来不是个问题, 却被红坛的“影射红学家”写成了惊天动地
的阴谋论,说是贾老太君带着邢夫人、王夫人,贾宝玉;大概还有(书中没提,但贾宝
玉在同辈中不应单独出席)黛玉,王熙凤,李纨和迎,探,惜姐妹, 大驾到了宁国府。
借着与尤氏,贾蓉夫妻饮酒赏梅的名义,实际上是请侄曾孙媳妇秦可卿为贾宝玉“破处”。
此高论一出,墙内一干吃瓜群众都被开了天眼,觉得自比二郎神都不含糊了。

那么让我们重温一下老曹是如何描述此事的。



一。 贾宝玉在秦氏卧房的梦境

在梦中, 警幻送宝玉至一香闺绣阁中, 其中更有一位“乳名兼美表字可卿”的仙姬。然后
直指宝玉“乃天下古今第一淫人也!”  宝玉说:“。。。年纪尚幼,不知‘淫’为何事”。
明明白白地说自己此时还是处男。

警幻“秘授以云雨之事”, 宝玉便“未免作起儿女的事来。。。。。。与可卿难解难分”。出
去游玩之时,路遇一道黑溪阻路,迷津内响如雷声,有许多夜叉海鬼将宝玉拖将下去, 吓
得宝玉失声喊叫:“可卿救我!” 秦氏在房外听得心里纳闷道:“我的小名儿这里从无人知道,
他如何得知,在梦中叫出来?”

按一般的常识看,雪芹从无闲笔。一笔写不出两个“可卿”。在梦中破了宝玉的处的仙姬难
道不是秦氏吗?

不过, 以上内容出自第五回“贾宝玉神游太虚境 警幻仙曲演红楼梦”, 而第六回的题目是
“贾宝玉初试云雨情 刘姥姥一进荣国府”。 也就是说, 贾宝玉直到第六回才真正被破了处。

在第六回中, 宝玉的丫头袭人伺候他穿衣时,在宝玉的大腿处摸到“冰冷粘湿的一片”。如
果宝玉此时已被破处,却发现这泡忪仍然留在裤档里。做何解释?

当晚吃过晚饭后, “过这边(荣府内宝玉的住处)来。。。。。。 迟了一会,宝玉才把梦
中之事细说与袭人听。说到云雨私情,羞的袭人掩面伏身而笑。宝玉亦素喜袭人柔媚姣俏,
遂强拉袭人同领警幻所训之事,袭人自知贾母曾将他给了宝玉,也无可推托的,扭捏了半
日,无奈何,只得和宝玉温存了一番。自此宝玉视袭人更自不同,袭人待宝玉也越发尽职
了。”

宝玉在梦中的性伴侣“乳名兼美表字可卿”,只能说是老曹故布疑阵。听到秦氏死讯时,宝
玉的激烈反应也表明了秦氏“天生一种妩媚风流”在其心中是有特殊地位的,但是他无从知
道秦氏的小名也是“可卿”。 警幻一针见血地指出宝玉只是“意淫”, 既并非真事之意。

在第五回的梦境中, “太虚幻境”四大字的两边有一副对联:“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
有还无”。  汝等自去体会。



二。 为何只有贾宝玉独享“破处”的待遇?

宁荣两府的深深侯门中, 封建礼法森严。王熙凤与平儿闲谈时,说起将来婚丧嫁娶的规格
那是一套一套的,每个级别都有相应的待遇;皇妃贾元春从宫中往娘家一大群人打赏礼物,
也是规格分明,让上上下下心服口服。 只有赵姨娘这类上不得台盘的狗屎,才会挑战礼法。

赵姨娘的兄弟死了, 正赶上女儿探春当家,便揣着一脑门“大陆法系”的思维方式, 按照
“县官不如现管”,“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 的观念, 质问探春道:“你不当家,我
也不来问你。你如今现在说一是一,说二是二!  如今你舅舅死了,你多给了二三十两银子,
难道太太就不依你?”

没想到探春深得两府封建礼法的精髓,完全是“海洋法系”既“判例法”的思维方式:
“这是祖宗手里旧规矩,人人都依着,偏我改了不成? 。。。。。。谁是我舅舅? 我舅舅
早升了九省的检点了!  那里又跑出一个舅舅来?  。。。。。。”  直接把亲娘拍到沙滩
上了。

在第四十四回中,贾琏被凤姐抓奸在床后, 恼羞成怒做势要杀凤姐。“贾琏明仗着贾母素
昔疼他们” -- 曹公此句有石破天惊的效果:贾宝玉虽说是贾老太太的心头肉, 但也只是贾
老太太膝下排行第三的正房直系孙子。当贾宝玉连液体都不是的时候,贾珠,贾琏难道不
也是贾老太太的“命根子一般”? 

如果说贾宝玉成年之前需要被“破处”,那么按照判例法, 贾珠,贾琏在成年之前,岂不是
更有资格享受“破处”的待遇? 这就引发了一系列的问题,试问:到底是谁给贾珠,贾琏破
的处?

红墙论坛的驻坛“影射红学家”指出:宁府中处在封建等级制度最低层的秦氏,被迫承担起
给隔壁荣府的宝二爷“破处”这样一个艰巨的任务。

这就相当于宁府 did a big favor for 荣府。讲究礼数的荣府的太太们大概在“破处”这样的大
事上, 曾经让宁府欠过人情吧? 那么, 到底是谁给宁府的贾珍,贾蓉破的处?

当初史老太君嫁入府时,也是处在秦氏的地位, 从曾孙媳妇做起的。 那么按照判例法,贾
老太太年轻时是否也承担过给宁府的爷们“破处”的义务? 以此类推, 要是老太太在这件事
上以身做则,那邢夫人、王夫人, 尤氏, 李纨, 王熙凤之流,还不得有样学样,是否也像
秦可卿那样,承担过给自己的丈夫以外的爷们“破处”的义务呢?


三。 结论与展望

I have a confession to make - 其实阿拉没看过《牡丹亭》。本来以为只要自己不说就不会
有人知道,没想到写剧评时写错了男主角的名字,被人踢爆了这个秘密。 基于同样的原则,
阿拉有充分的理由铁口直断:红坛的“影射红学家”根本就没看过《红楼梦》的程本,程甲,
程乙, 庚辰, 甲戍乃至列宁格勒等版本,而只看过早已经失传了的; 由“不法螺第二才子”
所著; 被称为《黄楼梦》的版本。 

猜三妈要是能把这版失传已久的枕中密籍贡献出来,不仅是红学界,更是黄学界的一件盛事。
从此以往, “两岸三地”大被同眠, 一枕《黄楼梦》。谁还有功夫打架啊?

有诗为证:猜记红学,下笔千言难破处;  孤臣影射,离题万里成姥姥。




附录:
=====
http://www.chinagonet.com/forum/view_post.php?pid=2822926

 • "不在梅边在柳边“ (485字, 点击: 318) 猜想2 2017-06-15 01:53:57

大实话你个傻逼,连篇发《牡丹亭》剧评,竟然不知道“不在梅边在柳边”。这句话在剧中反复出现不下十次,处处暗示剧情的关键脉络:

[妾身杜丽娘鬼魂是也。为花园一梦,想念而终。当时自画春容,埋于太湖石下。题有“他年得傍蟾宫客,不在梅边在柳边。”谁想魂游观中几晚,听见东房之内,一个书生高声低叫:“俺的姐姐,俺的美人。”那声音哀楚,动俺心魂。俏然蓦入他房中,则见高挂起一轴小画。细玩之,便是奴家遗下春容。后面和诗一首。观其名字,则岭南柳梦梅也。梅边柳边,岂非前定乎!因而告过了冥府判君,趁此良宵,完其前梦。想起来好苦也。]

读过汤显祖的人,一定不会不知道“梅边柳边”的故事,也一定不会错成“柳梦海”。能把柳梦梅误成“柳梦海”的人,一定是没读过没听过《牡丹亭》的。世上99%的人是这样的,不丢人。写剧评的人就不该犯这个错误了。大实话这个傻逼,不学无术爱装B,写了八九篇剧评,一路错到底,所以丢人现眼。什么柴可夫斯基气候,你那不是笔误,是脑误好或不好?

吟诗一首,记此盛况:

三藕伏碧池,九评柳梦海。不在梅边寻,只向龙宫买。连篇意自吹,白字抽脖拐。草拟二大爷,老脸往哪摆。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18-9-25 16:56 , Processed in 0.023367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