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eNewsTree.com 返回首页

chinawangyan的个人空间 http://enewstree.com/discuz/?222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2017年冤假错案引发的精神控制实验受害人王焰北京上访有感

已有 95 次阅读2017-2-11 23:34 | 北京上访, 冤假错案, 精神控制, 被精神病, 退伍军人王焰

2017年冤假错案引发的精神控制实验受害人王焰北京上访有感

下面是我20170205到北京国家信访局、中纪委、军委办公厅、公安部、民政部等各部门上访的材料,上访接待人员只是例行登记一下身份证,材料略扫了一眼就退还给我,只有东堂子胡同的公安部接待室每次都发一张纸条,让上访者写一下500字的上访诉求。在北京待了有三整天时间,除各部门上访外,还到过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找邓子滨博士,但电话打不通,门卫说邓博士不坐班;到北京协和医院找钱家鸣主任检查一下身体,但除了2008年第一次进京看病外,再也挂不上她的号了;还到过三里屯的纽约时报中文网,当时工作人员都下班了,材料只是硬塞到玻璃门内,不知会不会关注我?还打了两个电话:一个是位于青蓝大厦内《中国律师网》的刘耀堂编辑,这是个网友, 2008年左右在qq上认识的,唉,我认得他,他不认得我;还有一个电话是北京泽博律师事务所的周泽律师,他说他现在不接案子了。为什么我到北京都见不到我想见的律师记者和社会人士呢?就连我想和2014年一样到天安门广场照张相的师傅都没有了(真的是春节期间有事?)或许正如原政法大学的一个编辑对我说的:你不要打电话给我,你的电话可能都被监控了。
信访结束回家的时候,顺道到安徽省的省会合肥上访,到过安徽省信访局、安徽省公安厅、安徽省民政厅,态度比过去好多了,新建的坐落于包河区中山路的安徽省信访局发给我一张纸让我写上访内容和诉求,公安厅也让我填一张纸,比起其它各部门的只收不出示,安徽省民政厅每次都开给我一张回程的火车车票(这算是对当过兵人的一种福利吧),我把它当作这次上访之行的唯一的证据或凭证。
在合肥开往天柱山(潜山县)回家的火车上,我一直在思索,为什么有些上访者数十年、十多年,甚至于从开始进京上访的后半生,都在为追求所谓的洗冤、清白、公正中度过,是不是他们都被锁定为精神控制实验呢?如果是这种受害人该如何及时回归正常社会生活呢?我想,这就好像医生和律师一样,诊断准不准,治疗得不得当,官司能不能打赢,做为专业的医生律师望问闻切或证据材料一看心里就有数,而做为陌生领域的人们,是不可能知道的,也无从下手,即使律师辩护和医生诊断,关键还要法官判决,合理药物治疗,而对于专业搞精神控制实验的秘密警察来说,玩弄法律栽赃陷害污名标签化受害人是他们的拿手好戏,信手摘来,作为受害人甚至普通百姓是永远无法知道道貌岸然组织在幕后干的哪些永远见不得光的勾当,正如邓子滨博士曾说过的:如果没有民主和公正的程序保障,对精神世界的窥探(脑控),就只能意味着恐怖。我想作为受害人唯一要做的就是严格要求自己,像千百万中国上访大军一样,不断地向北京申诉、向社会大众申诉自己的遭遇和冤曲,求得理解同情和关注。这样才有可能让自己、家人生活得有尊严的同时,生命安全有所保障,要不就只能弱肉强食的丛林中苟延残喘任人鱼肉了此一生,因为搞精神控制实验的组织是强者,他们是为追求更高价值服务的(ZHENZHI),表面上看是有一定的法律规律规则,但都是遮丑布,和痞子流氓相差无异,有时候等同于黑社会和邪教组织,我也经常跟当地的律师说,一个人被政府精神病了,需要当孬子,说明这个受害人在政府部门眼里就不是个人,是肆意玩弄的木偶、孬子、牺牲品、实验品,更不要谈什么人权了,在我们这样的受害人身上发生任何侵犯人权(关押精神病院、枉法判决蹲监狱)的事情都不足为奇。
可能有网友问,你上访也有十年了,你具体的诉求和结果是什么?我想用我在中国政府网给李克强总理的留言就可以画龙点睛:就事论事地说,我目前的状况是冤假错案没有公开平反,被精神病也没有司法机构出面鉴定,遭慢性毒药残害也没有组织出面承担,幕后操控、秘密监控和谋杀式实验还在暗中进行……………
我想问一下网友:如果是你遇到这样的事,你该怎么做呢?你比他们的智商都高吗?


由冤假错案引发的精神控制实验后被精神病10年
受害人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王焰北京请愿2017

(关键词:皖安庆市潜山县公安局、冤假错案、司法腐败、精神控制、脑控、慢性毒药、人体实验、庞氏骗局、黑白不分、被精神病、结案赔偿、南京花旗营73211部队、伤残军人、王焰、2007——2016)

中共中央:
国 务 院:
中央军委:
中 纪 委:
中央政法委:
敬爱的习主席:
李克强总理:
王歧山书记:
孟建柱书记:
我是来自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的,原江苏南京73211部队当兵的普通退伍伤残军人,在我27岁的2007年由潜山县公安局主导下,潜山县民政局配合的故意制造冤假错案(销毁证据),对我实施秘密精神控制实验(见不得光的手段),并暗中勾结黑社会组织和邪教组织,通过煽动社会迫害和慢性毒药残害,有计划地将我操控成一名精神病人,并多次被潜山县公安局和梅城镇政府强制关押安庆市精神病医院,从2008年9月份开始逐级向上级部门乃至进京信访,但都装作一切都很正常,导致我冤假错案后被精神病一直得不到彻底平反和解决(清白做人)。
我记得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的邓子滨博士在2001年5月1日《南方周末》曾说过:如果没有民主和公正的程序保障,对精神世界的窥探,就只能意味着恐怖。(被精神病、抑郁、自杀、病死、癌死、十几年全家灭门)
2007至2017算算也有十整年,这十年来,我及我的孩子家人生活在一个被操控者制造的,充满欺骗、权力迫害和慢性毒药残害的一系列高强度不和谐的氛围之中,特别是针对我无所不用其极地使用了包括精神上折磨(社会迫害和多次强押安庆市精神病医院关押),肉体上摧残(被慢性毒药残害成肝硬化、动脉硬化、疑似糖尿病)、经济上搞穷(住50平米的房子不办证,生活水平较同标准战友同事相差一大截,当然,和大街上乞丐比较肯定要好一些)、名誉上害臭(煽动社会丑化妖魔化散布谣言:假伤残军人、伪装精神病、没有朋友圈子、好吃赖做、心胸狭窄、欺骗政府、欺骗社会、一无是处的家伙等等)。
现根据《信访条例》维护受害人王焰的切身利益和权利,逐级上访,鉴于事发地潜山县政府和上级安庆市政府、安徽省政府从2008年至今的信访并无任何效果后,才来到北京各部门信访,希望按照法律政策为王焰解决以下几点诉求:
1王焰的冤假错案的原始问题是当兵时原73211部队的《残疾军人档案》可能被秘密销毁。事发地民政部门可能涉嫌腐败或不作为。
王焰的《残疾军人证》可能是空壳,其档案有可能被有组织秘密销毁丢失,需要到原服役的江苏南京73211部队(舟桥旅)找回原始材料和伤残签定档案(苏卫荣字第00209号)。这件事我在2008年10月第一次逐级信访时,到安徽省民政厅、民政部说明过、信访过、求助过(我是在部队服役期间因参加江苏高邮抗洪抢险时病情加重致残(强直性脊柱炎)被原部队评定因病二等乙级残疾,后来退伍回潜山县由于安置工作的需要,找民政局相关工作人员前往部队更换的因公二等乙级残疾军人档案可能有问题(赝品?),但都没有答理。(这个问题向中央军委办公厅来访接待室反映、向中纪委反映、向民政部反映。)
2潜山县政府(公安局)故意人造冤假错案,可能涉嫌司法腐败。
王焰的冤假错案是在2007年人为故意制造的,并且我怀疑是潜山县公安局操控的,并上报到安庆市政法委,是他们暗中勾结了黑社会组织和邪教组织,对我及我孩子和家人启动全方位的精神控制实验,给我家带来了毁灭性的灾难,潜山县地处大别山区,穷山恶水,山高皇帝远,地痞流氓、黑社会、邪教组织等秘密活动猖獗,大部分官员法律意识谈薄,没有政府强力部门(公安局)的保护,甚至是暗中勾结纵容(职务腐败),我和孩子家人的生命健康安全将得不到保护,据考证,邪教组织基本都有各种损害人民身体健康的药物和毒药。(这个问题向公安部反映、涉嫌官员(司法)渎职、腐败、涉黑、涉邪的向中纪委、公安部反映)
3单位潜山县梅城镇政府故意阻止我依照党的法律政策享受病(内)退待遇,可能涉嫌腐败。
我是2003年12月退伍回家并经潜山县民政局审查并于2005年安置工作于梅城镇政府(公勤人员)的,单位在2007年秘密配合相关组织对我实施迫害和残害,人为的将我关押精神病医院,最近一次是2012年5月,由于身体健康状况的不允许,2016年左右我就开始向单位梅城镇政府、潜山县人社局、潜山县政府等部门请求给予我病(内)退待遇,但至今没有任何回复。(这个问题向国家信访局、人社部反映)
4小县城潜山县2014年购买的57平方米单元房开发商拖延不办产权证,怀疑有组织对我执行潜规则(暗中抵押、冻结、刁难)。
在我被锁定为精神控制实验受害人的2007年初(2006年12月)向亲戚小叔王永中家购卖了一幢原潜山县物资局职工宿舍楼(二楼二底),该处房屋于2011年12月左右拆迁,由于被精神病或在安庆市精神病医院接受强制药物镇静,拆迁安置事宜交由潜山县王河镇皖潜村乡下父母和原配偶许节荣打理,结果2014年分房时只有57平方米,潜山县整个县城由于处于被操控状态,开发商都找借口和理由不买房子给我,而现住的57平方米的房屋当时购买的时候潜山县房管局、住建局工作人员都说能办到产权证,并且也给我备案了,现在二年过去了,房屋产权证一拖再拖,还没有办理,通过法院打官司一我没有这个本钱请律师和交诉讼费用,二潜山县法院曾经以我有精神病为由拒绝过我的诉讼请求,三官官相护,潜山县法院也是玩弄法律的工具。希望住房建设部领导能给予我关心。(这个问题向住房建设部反映)
5潜山县法院肆意将我定性为精神病人,剥夺王焰依法维护权利的权利,涉嫌官官相护或司法腐败。
安徽省潜山县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5潜民一初字第00914号》,没有经过调查和司法鉴定就认定我是一个精神病人,这是对我当兵抗洪抢险受伤的残疾军人的侮辱,也是对法律权威的挑衅,使我在潜山县基本丧失了通过法律维护自身权利的途径(得不到法院、律师支持和帮助),这将给我后半生带来致命的缺陷。(有没有法官涉嫌腐败,涉黑,这个问题向最高人民法院反映)
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纪委及国家各部委信访接待室,我本身就患有强直性脊柱炎,加上从2008年后被有组织暗中放置的慢性毒药残害出来的,并经江苏省人民医院确诊的肝硬化、胆囊炎、动脉硬化等疾病,并且我家庭生活困难,来京路费住宿费用难以承担,我真不想进京上访,是下面特别是事发地潜山县政府(公安局)有权力组织故意制造冤假错案和操控事端,政府又不出面为我做主和主持公正,甚至于落井下石,置我及我家于遗臭万年、倾家荡产、家破人亡的永不复生之境地。
当官我不是王立军,经商我也不是陈信滔,普通百姓我也不是武钢徐武,我就是我,一个部队抗洪抢险期间受伤并被原部队评定的残疾军人王焰,我只想和我的孩子家人按照国家的法律政策,生活在一个阳光普照的土地上,而不是被操控者勾结黑社会组织和邪教组织制造出来的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丛林之中。
王焰
20170101
手机号码:15055472117
家庭住址: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王河镇皖潜村(老家)。
操作手段:煽动社会迫害+慢性毒药残害+读心术=精神控制实验(脑控)!
具体方法:精神上折磨——肉体上摧残——经济上搞穷——名誉上害臭!
人生结局:被精神病、抑郁、自杀、病死、癌死、十来年全家灭门!
组织形式:(邪教模式+传销模式)幕后操纵者——特权骗子—传话筒留声机——受害人傀儡! 

附相关证据:
2011年和2013年安徽省信访局信访回执单;
潜山县民政局2014年换发的新版残疾军人证皖军H014929复印件;
原江苏南京73211部队2003年退伍是发给我的苏卫荣字第00209号革命残疾军人证复印件;
潜山县民政局2004年五月接受并安置时的公函;
57平方米房屋只有备案证明没有法律效力的产权证;
2009年至2012年二次被潜山县公安局关押安庆市精神病医院强制治疗时出院小结;
2011年在江苏南京打工时医院确诊的动脉硬化,时年31岁(毒药长期残害的);
地址: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王河镇皖潜村(老家)
Wechat:15055472117
my blog ——http://www.1339624141.tumblr.com/
操作手段:煽动社会迫害+慢性毒药残害+读心术=精神控制实验(脑控)!
具体方法:精神上折磨——肉体上摧残——经济上搞穷——名誉上害臭!
人生结局:被精神病、抑郁、自杀、病死、癌死、十来年全家灭门!
组织形式:(邪教模式+传销模式)幕后操纵者——特权骗子—传话筒留声机——受害人傀儡!
精神控制实验的对个体实施控制范围:制人脑电脑权、制信息(网络媒体通讯)权、制舆论权、玩法律权(钻空子)。
特别强调的是制人脑权,可分为:制情绪权、制心理思维权(意识潜意识)、制脑影像权、制思维模式形成权、制记忆分析权、制生存能力权、制人格尊严权、制社会交往权(这部分通过煽动社会迫害取得控制);制精神状态权、制身体感觉嗅觉权、制休息睡眠权、制健康病患权、制内分泌优略权、制生命权(这部分通过暗下慢性毒药、药物来取得控制)。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chinawangyan 2017-2-11 23:34
关注73211部队退伍残疾军人王焰因精神控制实验而被强制性精神病9年——http://www.1339624141.tumblr.com/——https://1drv.ms/1l8aSHq——手机微信15055472117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17-4-25 16:20 , Processed in 0.022517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