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431|回复: 0

人是先成了人之后,才能去“做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11 07:35: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人是先成了人之后,才能去“做人”
社会主义只成立在“做人”的经验上,遗漏了“人之是人”
人是先成了人之后,才能在后天里习得智慧,有了智慧才能去“做人”。可人之成为人是被动的,不能自觉到,而“做人”是能动的,可自觉到。所以人就把“做人”当成了人生的全部,这也是马主义所以为马主义,《共产主义宣言》所以为《…宣言》所根据的。亦是社会主义所以错误,所以致人类于长久而普遍的灾难的原因。
为什么这样说呢?
因为人之能想什么、要什么,及“如何”去实现所想所要是可经验的,老马才能根据着这些经验去设计主义。但人还有智慧形成前的不能经验的人生阶段。是智慧生成前的无智慧的生命支撑起智慧的应用,因而无智慧的生命阶段也是人生的构成部分,而且是先于智慧的。
既是人生的构成部分就在人生中发生作用,
既是人生中的先验的部分,在人生中发挥的就是先在的即根本的作用。
可老马只根据着“如何做人”的经验来设计主张,这样的设计就遗漏了那先验的、即根本性的部分所起的作用。
正是这一遗漏使他误得出他已把空想变成了“科学”的结论。他的共产或社会主义只是据着“如何做人”的经验,就未计算进能经验之前的那个无智慧的生命阶段。这就割裂了后天智慧的人生阶段与先天的尚无智慧的人生阶段间的联系。也就闹不清其实是尚无智慧的先天的生命阶段支配着后天智慧的应用。后天智慧的应用只是对无智慧的先天生命的实现。
毫无疑问:可经验的智慧的应用在后,是果,是末;而先天的尚无智慧的生命阶段在先,是因,是本。是无智慧的先天生命来支配着“如何做人”;可经验到的“如何做人”来实现生命的意义。
子曰:“物有本末,事有先后,知所先后,则近道矣”。但马克思没去思辩“人之是人”在先,是本。“如何做人”在后,是末。他就犯了“未知所先后,从而没有近道”的错误。这一错误导致了“其本乱,而末治者,否矣”。因老马所厚者实际上是薄,他所薄者实际上是厚”。
老孙评曰:那“马主义”和他的《宣言》是只依据了“如何做人”的经验所完成的社会设计。他没思考到“如何做人”的经验不是人生的全部,而是人生的一部分,并且是做为结果,亦即末稍,是被决定的部分。他却把这部分理解为起决定作用的部分了。
因“人之是人”是先验的,不能进入到经验。“人的是人”虽不能进入经验却是人生的根本的,起着动因或支配作用的部分。马主义的主张中没有对“人之是人”的思辩,因没有对“人之是人”的考察,也就没被纳入进人生的意义之中。
马克思看到了在使用工具的是手,却没看到支配着手来“使用”工具的其实是能意识的大脑。他的科学社会主义和《宣言》只根据了手的活动,却遗漏了大脑对手的活动的原理支配。
社会实践所应回答的是“人之是人”的全部要素,但由于“人之是人”未能进入经验,就使社会制度的设计原理只局于经验,社会主义与其《宣言》就不是建立在“人之是人”全部要素上,而是建立在智慧形成后进入应用的那后部分要素上。马就犯了用人生的一部分要素来回答全部人生的意义的错误。因人生还包括智慧未生成前的那个阶段。并且因这个阶段是先经验的,因而是比可经验的那个阶段更为根本更重要得多的阶段。
马克思的共产或社会主义所根据的只是经验。经验告诉他:既可如此亦可如彼去发动行为;既可发动亦可中止一行为;他经验了可通过对他老婆珍妮的威胁制止她想对外说的话,也经验了和佣人发生的啪啪啪,经验了啪啪啪造出了的产品,经验了可能丢人的尴尬,还经验了与恩格斯的密商达成脱胁为他的脸面由恩格斯掉包他的私生子……他也就根据经验得出:人的自由意志既可自由选择行为,选择说话,那他就为社会的设计出禁止说的话和禁止发动的行为。也就是霉毒患者列宁说的——无产阶级夺取政权后最紧迫的任务就是加强无产阶级的专政。
这就是为什么全世界的共产政权都疯狂杀人,连眼都不眨一眨的原因——共产主义是为满足私欲设计出来的——“工人阶级不能简单地掌握现成的国家机器,并运用它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贯穿《宣言》的基本思想:每一历史时代的经济生产以及必然由此产生的社会结构,是该时代政治的和精神的历史的基础;因此(从原始土地公有制解体以来)全部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即社会发展各个阶段上被剥削阶级和剥削阶级之间、被统治阶级和统治阶级之间斗争的历史;而这个斗争现在已经达到这样一个阶段,即被剥削被压迫的阶级(无产阶级),如果不同时使整个社会永远摆脱剥削、压迫和阶级斗争,就不再能使自己从剥削它压迫它的那个阶级(资产阶级)下解放出来”。
此可清楚的看出:自名为共产党的人所讲的不是人类公理,是部分私欲特别强烈的人的私理,这段话宣布了共产党是以不讲公理为本性,他们用“全部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完成了共产党不再受人类公理约束,只讲暴力的流氓本性。
人类是有理性的动物,这个理是什么呢?就是人类之所以为人类所根据的,也就是“人之所以是人”的这个“是”字。“是”就是普遍与必然,而阶级只能是类里的一部分。部分是特殊,特殊是对普遣与必然的破坏与解构。因社会主义是一种把特殊推到超越普遍与必然的制度。特殊一旦超越了普遍与必然它能不伴以迫害的方法论吗?此即《共产主义宣言》的秘密所在——把特殊超越到普遍与必然之上,使流氓的共产党成为无限超越的力量,即无法无天的力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19-2-22 08:44 , Processed in 0.041879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