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692|回复: 0

陈安:中国历史上最悲剧的状元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7 21:01: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历史控






常言道,人生三大喜事,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其实,细究起来,重要度还是不太一样的。

他乡故知不算个啥嘛,这故知初见感慨,转身就给你背后捅刀子也未可知;洞房花烛是具有普遍意义,除了特殊情况,人人都会有这么一回,何况有人被迫,有人无奈,百般地不情愿也是多多。所以,算来只有这金榜题名是真真儿的大喜事哈。

现在而今眼目下,高考得中,全家欢喜,如果考了个什么省市第一名,那就更不得了啦。这在古代也是如此,得中状元那是何等地风光,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朝看尽长安花。

明初,天下争战方息,那前面的元朝是不弄这科举的,后来虽然也时有科举,但作为信奉武力平天下的草原武人来说,对此是很不上心的,士人的地位还是很低的。直到朱元璋立国十几后的中间这百余年间,官员选举多为荐辟,直到洪武十七年才开始制定科试条例,科举取士才正式恢复。





陈䢿,一个福建小乡村的无名之辈,凭着自己刻苦攻读,焚膏继晷,从秀才而举人,由举人进会试,那一个艰辛岂是现在之人可以想象。特别是在殿试中,他发挥出色,硬是凭借出色发挥盖过了会试第一名的宋琮。经过朱元璋钦点,陈䢿夺魁,成为大明第六个状元。同时,录取了宋琮等52人为进士。
这把那陈䢿喜得,红花披身,骑马游街自是不可少。中间可能还得到多少大娘大妈的赞赏,交口称赞之中皆在想,要是我家那女儿能找到这样一位郎君,那是多么美妙的事啊;而那些少女们,又将这陈状元入了一夜的清梦。因为接下来这陈䢿便被吏部授予了状元所任的最高职务,他被授翰林院修撰之职。

俗话说,南方才子北方将,陕西楞娃站两行。中国这南北差异实在是太大,在当时来说,南方富裕,读书风气浓厚,故而学子众多,考中的状元自然也就多了。而相对地看,北方民风剽悍,世出武人,就一般情况而言,这读书实在不是强项。

据学者统计,现在有据可考的北宋进士有9630人,其中南方所占为9164人,北方仅有466人;而明朝276年期间,共出了89个状元,其中南方78人,北方11人。这个比例,大概就是南北方士子水平的真实差距。

自隋朝创立科考以来,历代状元有姓名可考者,自唐高祖武德五年的孙伏伽起,到清光绪三十年的刘春霖终,共有592人。

那个时候的高考是不分地域,不乱加分的,更没有少数民族考生特殊照顾一说。如果你要说在那个时候,我是青海西藏的考生,弄个三四百分就想上清华北大,那可是门儿也木有滴噢。在当时,你分不够,就只能去上南翔啦。

但是,南北之争在考场上一直就没停息过。如寇准、司马光等当朝时,就一直为北方考生鼓与呼,甚至最高当权者也努力为之,如那乾隆爷就硬是让陕西韩城的王杰,替代江苏常州的赵翼为状元。王杰后来得以位列阁老,而这赵翼则一生只好忿忿地去做学问去了。

陈䢿考中状元后自是一步登天,春风得意,身价倍增。但那些落榜的北方士子当然不服,考卷他们自是看不到,但把眼光盯在那榜单上发现,怎么这52个人都是南方人啊。长江以北的,一个也木有,这是嘛道理,其中肯定有猫腻。

不仅如此,他们很快又发现,三个主考官也全部是南方人。这还有什么好说的呢,肯定是偏袒南方士子嘛,难怪我们一个也考不中。于是落第的北方人就群起闹事,联名上书控告考官阅卷不公,偏私南方人。严重抗议中!

这事还真就给闹起来了,并且还越闹越大,一直闹到朱元璋的耳朵里了。于是他叫来主考官刘三吾,一问还真是这么回事情。可刘三吾称这次取士完全遵循公平原则,以文章优劣定名次,没问题;再者,这些进士都是经朱元璋过目的,更没有问题。



按说,这刘三吾是湖南人,状元陈䢿是福建闽县人,榜眼尹昌隆是江西泰和人,探花刘仕谔是浙江山阴人,就连会试第一的宋琮也是江西泰和人,都跟刘三吾这个湖南人沾不上边。特别陈䢿,老家地处偏远的福建,跟刘三吾没有任何瓜葛,完全是靠着真本事考中状元的,何来刘三吾私其乡人之说?然而,北方士子死咬不放。
这时候的朱元璋疑心正重,杀功臣杀得兴起,那胡、蓝二案牵连数万人头落地,他连眼都不眨一下。尤其对贪腐和欺上瞒下是深恶痛绝,他对此事决定一查到底,以正朝纲。

于是他派前科状元张信等翰林高才重新阅卷,另外,不知道出于何种考虑,他还让新科状元、榜眼、探花也加入到了重新阅卷队伍。倒是这探花尹昌隆是个明白人,他洞悉朱元璋的真实想法,无非是让几个北方士子入榜,他的回复朱元璋比较满意。

其实朱元璋原本的打算,还真就是增录几名北方才子,让这件事情不再发酵,因为这关乎到皇朝的脸面,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才是为君之道,至于惩戒,暗地里执行就好。

但是,张信、陈䢿的回复却是北方士子文理不通,而且多有犯禁之语,跟刘三吾的意见完全相同。

在官场,有些事情做错了第一步,就只能一条道走到黑。陈䢿等人,这次其实是他们自己玩了个小聪明,也是秉承主考官刘三吾的意思。在其授意下,故意将一些北方士字写得很烂的文章作为案例,挑选出来交给朱元璋看,来证明此次高考的公正性。

想那朱元璋是何等聪明之人,在接到有人举报说刘三吾、陈䢿等人故意以北人陋卷进呈后,龙颜大怒,对参与阅卷者严加治罪。时已83岁高龄的刘三吾以年老免死,发配戍边,同时被发配戍边的还有会元宋琮、探花刘谔等人。而陈䢿、张信等人则全部处死。

接着,朱元璋在同年又另开一科,他亲自策问,录取任伯安等61名北方人为进士,经殿试后山东人韩克忠为状元,陕西人王恕为榜眼,四川人焦胜为探花。三人皆是上次考试之落榜者,而此次全部录取的是北方人。当然,上次南榜的52人则全部拿下,统统地作废不作数了。




由于陈䢿那科是春季开科,被称为春榜,也称南榜,后面补开的是在春夏季,称为夏榜,又称北榜。这便是历史上著名地"南北榜之争"。

朱元璋这样的行为,实在是属于出于政治笼络之心。作为他本人来说,是安徽凤阳人,安徽在管理上,大致可算江浙、安徽,江西等南方体系中。但平心而论,安徽能读书的了得之人,均出于江南之安庆和徽州两府,而江北靠近河南这边,也苦得来不行不行的了。他本人在凤阳不就是个讨饭的和尚。所以,你说这朱元璋是南方人也行,但我觉得,说他是北方人应该更准确,至少在地理上是这样的。

朱元璋此举的目的就是笼络北方士子,而把南方书生作为自己案板上的菜,切给北方书生看;然后再把棒棒糖扔给北方书生吃,唯一目的就是政治笼络。所以,所谓南北榜之争并不是一场科举舞弊案,而是一个明朝江南书生上至主考下至会试举子的大冤案。

可惜了陈䢿,更可惜那前科状元张信,据说陈䢿是被车裂,张信是被凌迟,很是悲惨。他们都成为朱元璋政治博弈的牺牲品,成了朱元璋为笼络人心的替罪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19-2-20 14:15 , Processed in 0.041794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