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968|回复: 0

外国使节记者眼中的新疆:找不到西方的那些“想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3 18:36: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们希望有关媒体严格恪守新闻职业道德,珍惜自己媒体的信誉,不要再援引虚假或编造的消息。”在21日的例行记者会上,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对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一篇涉新疆不实报道进行澄清。此前,外交部曾多次严词驳斥外媒对新疆局势的抹黑报道。围绕中国对新疆的治理,国际上有人存在误解,更有一些人出于某些目的刻意污蔑。为让外界更深入地了解真实的新疆,去年12月28日至30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邀请巴基斯坦、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等12国驻华使节前往参观访问。今年1月9日至16日,又有来自孟加拉国、埃及、土耳其、阿富汗等6国的12位媒体记者走进新疆。近日,《环球时报》记者联系到这些外籍人士当中的3人,听他们讲述自己的见闻和感受。

巴基斯坦驻华使馆代办博楼池——

我没看到任何文化打压迹象

环球时报:能否为我们介绍一下您前不久的新疆之行?那次访问,给您留下了怎样的印象?

穆塔兹·扎赫拉·博楼池(巴基斯坦驻华使馆代办):2018年12月28日到30日,我同来自其他11个国家的大使和代办一起访问了新疆。考察期间,我们先后去了乌鲁木齐、喀什与和田。这不是我第一次访问新疆,不过这次考察再一次加深了我对这一地区的了解,即新疆是一个集聚多重文化与多民族特征的地区,它对中国西部的发展至关重要,且是“一带一路”倡议下实现区域联通的重要节点。

环球时报:考察期间,什么事情或现象让您感触最深?



博楼池:正如我刚才所说,我以前曾多次访问过新疆。每次考察,新疆飞快的发展速度都给我留下深刻印象。我注意到,新疆的发展与减贫政策不仅在较富裕的城市实施,也覆盖相对贫穷的城市与县乡。尤其是南疆基层为发展而付出的努力非常显著,这些努力旨在提升民众的生活水平。我印象特别深刻的还有村办工厂和中小企业,以及为农民开发的廉价住房。我相信,有了这些旨在改善民众教育、住房、生活、医疗和社会保障水平的措施,新疆一定能够实现其发展目标。

环球时报:您在访问期间实际走访了哪些地方?有没有去国际媒体最关注的新疆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

博楼池:我们此次考察涵盖的范围相当广。我们有机会参观新疆的伊斯兰教经学院、大巴扎、清真寺、警察局,一些经济发展和扶贫工程,以及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

考察中,位于喀什与和田的三个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被允许对我们完全开放。我们看到那里的培训方案包括教授国家通用语(汉语普通话——编者注)、宪法和法律知识以及职业技能,学员们参加体育、音乐、舞蹈等文体娱乐活动。我们还观摩了几堂职业技能课程。

参观期间,我们有机会和中心的管理层及学员互动。我们观察到学员的身体状况都很好,生活设施也相当现代化。他们住在男女分开的宿舍里,条件舒适,那里提供的食物是清真食品。

环球时报:您发现有强制劳动、文化打压或宗教压迫的情况吗?

博楼池:本次访问,我没有发现任何强制劳动或文化宗教压迫的现象。我们在清真寺遇到的伊玛目以及新疆伊斯兰教经学院的师生都表示,他们在信奉伊斯兰教方面享有自由,且政府在新疆各地清真寺的维护上也提供了帮助。我了解到,全新疆有超过3万座清真寺,它们是当地民众宗教生活的一部分。

同样,我没看到任何文化打压迹象。维吾尔族的语言、音乐和舞蹈等民族文化要素构成了新疆人民生活的一部分。我们注意到,在当地的官方机构、机场、地铁站、警察局和旅店,维吾尔语被广泛使用。我们甚至在清真寺和伊斯兰教经学院看到被翻译成维吾尔语的《古兰经》副本。中国政府保护维吾尔文化最明显的例证是开办的双语幼儿园,在那里孩子们从小就同时学习汉语和维吾尔语言文化。

环球时报:对于新疆正在实施的一些强化安全、打击恐怖主义的措施,您有什么看法?

博楼池:在行程中,我们获悉,最近实施的安全措施改善了新疆的安全局势,近几个月都没有发生恐袭事件。新疆正在采取的反恐措施是多方面的,不仅仅侧重在执法上,教育、扶贫和经济发展都是政府反恐战略的关键抓手。

环球时报:在您看来,这一系列政策措施是否有利于当地的稳定与发展?

博楼池:我理解新疆的发展是中国整个西部发展的关键。即使在新疆的偏远地区,比如南部欠发达地区,我们也看到发展的势头。基础设施、机场、铁路和公路网的修建增强了中国其他地区和新疆、新疆和邻近国家的联通能力。新疆已为在共建“一带一路”和中巴经济走廊项目中发挥关键作用做好准备。

新疆正在经历一场快速的工业化进程,它通过税收优惠吸引国内外企业入驻。自治区政府主席告诉我们,新疆与包括北京、上海、广东、山东和浙江在内的较发达地区展开经济合作,取得丰硕成果。现在新疆的GDP总量已超过1万亿元人民币。希望新疆的和平稳定加上这些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的政策,能进一步鼓励外界投资。随着职业技能培训和普通话的推行,新疆本地人口未来有望在该区域的发展中发挥更大作用。

孟加拉国记者拉赫曼考察9天——

找不到西方媒体那些“想象”的依据

“教室里,学员们正在学习普通话和国家法律,还有一些在接受各类职业技能培训。室外,很多学员正在进行体育锻炼,或做一些文娱活动……”不同于诸多西方媒体的“妖魔化”渲染,新疆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给孟加拉国记者西哈布·拉赫曼留下的是这样一幅画面。

拉赫曼是孟加拉国英文报刊《每日太阳报》的执行主编。一周前,他刚刚结束对中国新疆为期9天的采访考察。这趟旅程中,他先后走访乌鲁木齐、喀什、克孜勒苏等地,并深入被外界广为关注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不过,他看到的却是一个和西方媒体报道中完全不同的新疆。

“通过和很多名新疆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的学员交谈,我才了解到,这里的学员或是此前犯过一些小的刑事犯罪行为,有宗教狂热主义、极端主义或恐怖主义行为,或是被发现有这些思潮的倾向。有的学员说,他们此前甚至不了解国家的法律,也不知道他们参与的犯罪行为会导致(受到)惩罚。”拉赫曼对《环球时报》记者回忆说,“一名46岁的男性学员告诉我,他以前经常虐待自己的妻子,理由仅仅是因为她擅自外出或没有戴头巾。现在他们相信,培训中心将帮助他们不再犯错误,回到正确的道路上。”

虐待、压迫和强制劳动,这是部分西方政客和媒体对这些培训中心完全缺乏事实依据的“想象”。拉赫曼告诉记者,他没有在这里以及他在新疆去过的任何地方发现这些迹象。“我很直白地问过好几名学员:你们在培训中心有没有受到任何形式的压迫或虐待?所有人的答案都是否定的。他们对得到的待遇、食物和住宿都很满意。”

“培训中心的负责人告诉我们,学员通过语言和法律考试后,还会接受为期3个月的职业技能培训。如今,已有大约1000人从那家培训中心毕业,大多数已就业,一些人自己做生意,另一些人则进入各类企业。这名负责人说,培训中心还可以为那些找不到工作的学员安排就业。目前,中心还有约2000名学员。”这位孟加拉国记者说。

在采访中,拉赫曼反复向《环球时报》记者强调他所看到的当地政府保护少数民族文化习俗同时提升其生活水平的努力。“我访问的所有地方都充满少数民族社区以及活跃的文化活动,这远远超出我的期待和想象。”

拉赫曼曾参观一个约有1000户柯尔克孜族家庭的社区。此前这些民众住在山上,生活艰辛,现在当地政府把他们带到一个新开发的住宅区,为每个家庭提供一套配备家具的公寓。“社区拥有各种现代化设施,比如诊所、图书馆、社区中心、购物区、娱乐区等。政府为他们提供土地和种子树苗,教授种植技能。这大大提高了他们的家庭收入。”

拉赫曼说,在喀什古城,人们被赠予与各自住宅相连的商铺,以便在增加收入的同时,从事乐器和手工艺品制作等少数民族世代从事的行业。“我相信,所有这些措施都有利于新疆的稳定和发展。”他说。

一名匿名外籍记者的遗憾——

很希望我国也这样做,可是……

进入培训中心探访的记者还有阿巴斯(化名)。这名记者不愿对外透露真实姓名与供职媒体,因为他担心一些人会因他对新疆的积极看法而“被污蔑拿了中国政府的钱”,虽然他“只是想说出亲眼看到的东西”。

“西方把这些培训中心称作‘再教育营’,‘营’这个字眼会让你的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锁链、劳累沮丧的民众等画面。然而,这完全不是我看到的情景。”阿巴斯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这些培训中心看起来完全像是大学校园,有宽敞的教室、很好的宿舍,还有食堂和大操场。”

据阿巴斯讲,许多学员在与他的交谈中表达了对培训中心生活与课程的积极态度。《环球时报》记者向他追问,是否怀疑过这些同他聊天的学员是政府有意安排的,他摇了摇头说:“所有人都是我随机挑选的,而且不是从一个教室里挑的。所有教室里都有学员和我聊过,我们想问谁都可以。”至于这些人的回答是否是在压力下被迫说的,阿巴斯拿出手机,为记者展示了许多他在培训中心拍摄的照片:“你看这些人,看他们的眼神和表情,还有笑容,他们像是生活在压迫中的人吗?完全不是。”

在阿巴斯看来,新疆采取的诸如职业培训中心等一系列举措,目的在于推动民众更快地融入“主流社会”。他通过采访得知,培训中心的学员大多来自极其贫困的地区,温饱难以得到保证,“有的一个月才能洗一次澡”,许多人连中文都不会说。“如果你连自己国家的主要语言都不会说,你怎么找工作,怎么和人做生意?”他对新疆推广的汉语教学评价道:“这是在帮助学员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也是在帮助他们提高生活水平。这难道是一件坏事吗?”

阿巴斯认为,汉语的普及和对宗教、文化的尊重并不矛盾。身为一名穆斯林,他在此次访问中专门留意了新疆政府和社会对宗教与民族文化的态度。他注意到,在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许多学员穿戴着自己民族的传统服饰,饮食中有鸡有鱼,都是清真食品;在清真寺里,信徒们可自由祷告,“没有任何人阻拦,而且我还看到了阿拉伯语版的《古兰经》”。

“有意思的是,中国的新疆和8个国家接壤,但所有这8国中,没有一个(对中国的新疆治理政策)有批评或怨言。而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和新疆一点关系也没有,却在不停地批评。我不能理解这种逻辑。”采访快结束时,阿巴斯说。

阿巴斯告诉记者,他的国家也受到极端主义困扰,他很希望自己的国家能有类似中国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这样的机构来帮助那些人找到出路,也希望政府能对减贫有更多投入,从根源上减少极端化。“但这需要大量的财力和投入,我的国家无法像中国这样做到这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19-6-18 05:25 , Processed in 0.043369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