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Shop Now - 20% Off All Used Gear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05|回复: 0

悲凉的生命温热的谎言:你的苦心我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9 20:11: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知音





      妻子发现胃癌不久,硕士才毕业的儿子竟又受不了抑郁折磨而自尽。生活冷面两下,将中科院武汉物理与数学研究所高级工程师原学军推下深渊……

  怎么办?能将儿子死讯告知正躺在病榻上的妻子吗?她的生命怎么能受此一击?如果隐瞒下来,又如何才能不露破绽?原学军选择了“一个人的告别”,并将谎言进行到底。长达3年的悲怆岁月里,他捂紧一颗老年丧子的心,双手鲜血淋淋却决不让血外滴:他以短信编造谎言,来暖热妻子生命的最后时光。他并不知道,“被谎言”温暖的妻子,也在与他圆同一谎言……岁末的钟声中,江城武汉飘起了漫天飞雪。风雪中消息传来:原学军被提名感动中国第一候选人。


  妻癌子逝,横祸成双年味渐渐浓起来了。

  入夜,站在东湖边寓所的阳台上,还时不时能看见磨山那边的天空烟花绽放。2010年农历新年之前,原学军心情是愉悦的:夫妇事业顺利,儿子马上硕士毕业了……如果说,心里还有些不踏实,那也只是妻子的胃在闹小毛病,儿子比原来少言内向。他笑了笑:生活哪能十全十美?新年来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原学军是山东人,1950年生,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中科院武汉物理与数学研究所工作。1979年,经朋友介绍,他认识了在武汉体育学院校医院当医生的郑静峡。1980年,两人结为夫妻,次年生下儿子原野。

  1999年,原野高中毕业考上武汉体育学院管理专业。2005年,考上天津大学硕士研究生。

  原学军哪会想到,幸福竟是化了妆的厄运——

  春节还没到,郑静峡的胃痛竟再不消停。到中南医院做检查,才知已是胃癌晚期。原学军强制自己冷静下来,安排妻子住院并做了胃切除手术。妻子暂时留得一命。几近同时,原野在毕业论文答辩时,也出问题了。原来,自从进入天津大学,原野就感觉有些力不从心,渐渐自卑。后来因一件小事受到导师批评,他对导师心生畏惧,论文一筹莫展,迟迟无法通过。眼看别的同学顺利完成答辩,原野内心更加焦虑……

  消息传回武汉,原学军与郑静峡大吃一惊。想到妻子不宜车途劳累,他决定一人去天津,给儿子协调这事。不想,动身时,郑静峡竟一定要同行,原学军再三劝说,郑静峡只是流泪,最后,他只好挽着她远涉天津。

  三人见面,脸都变了色。父母看到,儿子将自己关在寝室里,几个月不见,脸寡白,眼灰黄。儿子眼中的母亲,人瘦削得只剩骨架,一脸的失望、伤痛及无奈……

  此后,原野终于完成硕士学业,回武汉寻找工作。工作岗位迟迟不得,他更加抑郁。一件天塌地陷般的事竟猝然间发生了。3月26日,看到妻子病情基本稳定,原学军受单位临时安排短期出差。出门前,他便给原野打电话,可电话总是没人接,原学军感到奇怪,儿子的手机都随身携带的。他不停地拨打,直到重拨了几十次,也没能听见那端传来熟悉的声音。儿子呀,你该不会有事吧?一种不祥的预感浮上原学军心头……

  焦急无比的原学军匆匆奔向家里,推开门,看到的是悬着身体的儿子,他已自缢身亡……

  电脑还是开着的。屏上,赫然看见儿子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的话——爸爸,妈妈:对不起,儿子先“走”了。儿子实在太累,学业累,心更累。眼前的天是灰的,地是黑的,对所有的一切都已了无兴趣。我整晚整晚睡不着,甚至,总听到黑暗中传来一些奇怪的声音。我也一直认定,妈妈的病就是我引发的,因为,我是她的累赘,过去是,将来更是。那一天,当手术后的妈妈站在我的面前,看到她那瘦弱的样子,我也心痛。后来,我终于明白:她是病人,无论如何,我都不能再拖累她了……

  一个人的道别:慈父在哭泣

  原学军无论如何也想不通:“儿子啊,你怎么可以如此脆弱,这么不负责任地放弃生命,丢下爱你的爸爸妈妈而去呢……”原学军也在自责:儿子心灵世界的恶化,当父亲的怎么独独给忽视了?!虽然妻子重病是个原因,但这能成为一条生命失去的理由吗?哭泣着,悲嚎着,明知已无回天之力,他还是抱着一丝希望把儿子送往医院,可是,原野早已没有了半点生命气息……

  伤痛,将原学军几近击垮。殡仪馆躺着一个,医院的病床上还躺有一个。望着儿子年轻的面容,那一刻,原学军心里在长嚎:静峡啊,你知道家里发生多大的事了吗?你来看看呀,看看我们的儿子,他就这样走了啊……

  可是,真能叫妻子来看吗?真能将这一切告知她吗?妻子刚做完手术,身体还十分虚弱。儿子一直是妻子的精神支柱,知道儿子过世,对她将会是一个多大的打击?对,只能先将儿子去世的讯息瞒着。

  第二天,在武昌殡仪馆,原学军与儿子道别。

  这是一对父子的孤独话别。看自己缔造的生命化成一缕青烟,钻出高高的烟囱,袅袅升入蓝天,他没哭,叹着气:儿子,父子一场,爸爸无数次将你目送,送你进幼儿园,进中学的校门,上大学及读研,今天,最后一次送你……

  这一天,丧事完毕,原学军把儿子的骨灰寄存在了武昌殡仪馆。他想,还有一个人,到时一定要来看看的。因为,这是她的骨肉。

  捂紧这颗滴血的心:天上人间短信连

  交代几位亲友一定要向妻子瞒住原野去世的消息后,原学军就往医院赶。一见面,郑静峡就惊诧地问:“学军,你怎么了?才出两天差呀,瘦成这样……”笑容僵在脸上,原学军故作随意地说:“没事,火车上一夜没睡……”话才说两句,郑静峡话题一转,就到了儿子身上:“好多天不见儿子了,也不知他工作的事落实了没有?我惦记着……”原学军心一紧,努力平复心情,说出了在心里面演练了无数次的话:“儿子觉得武汉没有好的机会,回天津找工作去了。因为匆促,没来得及来看你。他还说,让你不要担心他工作的事,他有很多同学留在天津,会很容易找到的。”“那是,硕士嘛,怎么会找不到工作。”郑静峡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原学军答应着,别过脸去,走出病房,来到洗手间……

  然而,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有那么多亲朋好友呢!真要保证妻子听不到关于儿子的一丁点消息,难啊。原学军思来想去,细数了一下自己及郑静峡认识的同学与朋友,把名字一一列在纸上,然后一个个打电话,请他们务必记住不能伤害一个患晚期癌症的母亲。大家听了,纷纷表示愿意配合。

  2008年4月下旬,郑静峡可以出院了。原学军担心极了,那天,一早就将家里清理了遍。当确信不会露馅时,他才去接妻子。郑静峡没有发现异样,但久久地站在全家福前,看儿子的像……

  很快,原学军又发现了新问题。儿子的任何消息都来自于父亲,妻子必会起疑心呀。怎么办?焦急之中,原学军突然想起整理儿子遗物时,他悄悄藏起来的儿子的手机。对呀,儿子那手机号码还是天津的,不如就使用这手机,让妻子和“儿子”保持联系!于是,这天,一到办公室,他就给妻子发了一条长长的短信——“妈妈,儿子这段时间实在太忙,竟没有问妈妈好,请妈妈原谅。今天,儿子给您报喜啦,儿子已经在天津商业大学找到了当教师的工作,一切很好,请妈妈放心。妈妈,请您一定好好养病……”闲在家里,突然收到儿子的问好,郑静峡高兴极了,连忙回复:“儿子真棒,妈妈真替你高兴,没有父母陪着,你一定要多保重。”看到回复,泪水又涌出原学军眼眶,“啪”,一滴泪落在手机屏幕上……

  自此,天上人间,短信连起母子心路。

  “妈妈,秋风起了,天气凉了。一早一晚要加衣。”

  “儿子,你也一样。”

  “妈妈,儿子又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转正了。明年春天,我还可能要出国深造。”“儿子,你真棒!”;“妈妈,你都快60岁的人了,身体又不好,要保重。”;“妈妈,今天是您的生日,儿子身体离您很远,但心离您很近,我用心祝福您……”“谢谢儿子,儿子的祝福就是妈妈收到的最好的生日礼物。”

  2010年年初,市场上出现一种新的抗癌药物。这天上午,原学军对郑静峡说起了这种药。下午,郑静峡收到“儿子”短信,短信说,他在天津看到一种新药,服过的人都说好,建议妈妈试试。郑静峡笑了:真是一家人心相连啊,上午丈夫说起,下午儿子又在推荐。她喜滋滋地叫来原学军,翻开这条短信给他看,说:“学军呀,你看,儿子懂事了,这大半年来儿子的变化多大……”望着妻子欣慰幸福的神情,原学军心里又打开了一个五味瓶。

  这年上半年,郑静峡接受了几次化疗。最痛苦的日子里,“儿子”的短信,又成了母亲最有效的止痛剂,帮助她一次次从伤痛中走出来。

  原学军高兴于谎言对妻子的功效,更担心它会在某一天偶然被捅破。每一天,他都如履薄冰,手机也总是随身携带着。事实上,“险情”也常常突然而发。一天上午,原学军在做午餐。郑静峡闲着无事,掏出手机来,当着他的面便给儿子发短信:“儿子,最近还好吗?妈想你了,几十个周末了,我们都没能一起过了。”手机就在原学军的口袋里,尽管调成了静音模式,但还是传出“嗡嗡嗡”的振动声。郑静峡听到,似有些不解:“学军,你与儿子约好了同收短信呀?”原学军心里有些紧张,敷衍几句,忙找借口下楼,躲在大楼转角处,赶紧掏手机回“妈妈”的话……

  就从这天起,原学军发现,妻子的神色异常起来。

  2010年农历年的除夕,“儿子”因为“攻读博士”又不能回家,郑静峡情绪低落极了。尽管原学军有意做了几个火锅,试图以热气腾腾来冲淡就夫妻俩吃团圆饭的那入骨的冷清,还寻找着所有话题,逗妻子开心,然而,她一直坐着,不动筷子,盯着手中的手机发呆。窗外烟花,亮如白昼,照着她木木的脸,时明时暗。终于,她再也克制不住自己,拿着手机给儿子打电话。这边,原学军的口袋里,手机“嗡嗡”响个不停。原学军的心悬到了口中,连忙起身,说到屋外去接个电话。一出门,一簇烟花猝然炸亮在眼前——江城今夜无眠,所有人在欢呼,在歌唱,千万人迎接新年的欢声笑语,夹杂着这座城市的万家灯火,将夜空照亮,而他,却接不了一个电话,因为,电话将传来妻子的声音……

  新年里,原学军再难看到“妈妈”的短信,连“儿子”频繁发出的短信,“妈妈”也不再回。幸好,悬着心过了一段时间后,那手机又响了,一看,“妈妈”终于来短信了——“儿子,妈妈还是在想你,你答应妈妈,你一个人,一定要保重……”

  你的苦心我懂:来世还做一家人

  新年春来,东湖柳绿,郑静峡身体却每况愈下。

  4月,中南医院检查表明,癌细胞有转移迹象。5月,新一轮化疗没有显示出太多效果。7月,她有了生命大限将近的感觉。望着越来越孱弱的妻子,原学军又疼又急。在所有办法似乎都无力挽留住妻子生的脚步时,他又想到了儿子的短信——曾经,这些短信带给妻子多么强大的抗击病魔的力量。于是,他再度频繁地给“妈妈”发短信。出乎他意料的是,每一条短信,竟比过去还回复得快,更愁肠百结,很多话还扯到自己——“儿子,你是否知道?你有一个多么伟大的爸爸!妈妈病后,他不离我左右,为我真是操碎了心。儿子,你知道30年前我们是怎么相爱的吗?我们在东湖边,他给我承诺,他这一生,生生世世呵护我。我想,他是做到了的。”“儿子,还有一件要紧事你要记住:妈妈如果不在了,你要劝劝爸爸,一定要找个新的阿姨。这就是我此生最放不下的事情,慎记!”……

  “母子”短信频繁的往来中,2011年来了。元旦过后,郑静峡的病情急转直下。后来,她连上下床、穿衣脱衣都只能依靠原学军帮助了。再送医院检查,发现癌细胞已经扩散到骨头。一切已成定局,她的生命,将与原野共一个出口。1月19日这天晚上,她再度陷入昏迷,原学军守护着妻子,一刻也不敢离去。晚上10时,她睁开眼睛。生命在回光返照,她的状态变得很好。郑静峡叫来丈夫,说了声“谢谢”,脸上露出浅浅的带有几分调皮的微笑。记起30年前,原学军又心如针扎。晚上11点45分,一切归于平静。

  次日,原学军在亲友的协助下给妻子办了葬礼。同一天,他把儿子的骨灰盒从武昌殡仪馆取出来,将母子俩一同安葬在武汉九峰山。

  斯人已去,亲友们竟给原学军揭开一个惊人的秘密:郑静峡原来早就察觉了他的谎言,她给儿子发短信,丈夫身上手机就响。她心里有了疑问,就给天津商业大学打电话,结果发现儿子早已离自己而去了。以后的短信,都是她心里滴着血回给丈夫的。她不想揭穿丈夫的谎言,丈夫的爱,她此生无以回报,她要丈夫心安,也用谎言来回馈……

  原学军心如刀绞。当晚,清理妻子遗物时,打开妻子的手机,他看到,草稿箱里有条没有发出的短信——那是发给自己的:“亲爱的,你的苦心我懂。谢谢你,来世我们再做夫妻,来世我们还是一家人。”

  夜色阑珊。一切恍如隔世。

  原学军想起,此前多少个春天,在这个窗前,他与妻儿一同看这美好人间,灯火武汉。
Acetag.com Smart Phone Accessories Free Shippi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hop Now - 20% Off All Used Gear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18-10-18 01:25 , Processed in 0.041082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